lindan9997 / 大众娱乐 / 胖编怪谈(第80期)

分享

   

胖编怪谈(第80期)

2014-06-14  lindan9997
,   胖编怪谈

  【郑重提示:本栏目设立只为最大程度满足易友们多样化的阅读需求,内容只适合喜欢悬疑灵异的朋友,内容很可能会引起强烈不适,未满18岁,胆小者,心脏不适者请勿再向下滑动点击。】

  怪谈语音版
怪谈语音版

  最近发生了这样一件恐怖的事情。

  据法新社6月12日消息,南非西开普警方12日通报一起“吃心”案件,一名男子因妒忌,吃掉了前女友现任男友的心。

  警方发言人称,警方接到了受害者邻居的电话,赶到现场后发现一名津巴布韦籍嫌疑人,正用刀叉吃着一颗人类的心脏。

  易友们有没有发现很多起离奇的凶杀案,其实最开始警方可能已经锁定了嫌疑人。但是这个人往往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因此无法被逮捕。

  看到这相信易友们一定会问,难道一个人还能分身了不成?

  【神秘的分身事件】

  传说当一个人看到另一个自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离死亡也就不远了。类似目睹另一个自己的事件,被称为“分身事件”。历史上很多著名的作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并在有生之年留下了相关的文字记载。

  1889年一天晚上,曾经创作了《羊脂球》、《漂亮朋友》等众多脍炙人口的小说的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在房间中执笔创作之时便遇了另一个自己。这位悄无声息地走进房间的不速之客,在写字台对面坐下来后,便开始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讲述莫泊桑的作品《我们的心》尚未完成的剧情。惊讶之余,莫泊桑立刻记录下了这一不可思议的事件。怀疑是天降言灵的他走近一看,却发现坐在那里的正是如假包换的自己。

  在歌德年轻时,有一天他骑马走在一条林荫小道上,突然发现对面骑马走来另一个自己。然而对面的男子迅速消失于无形,8年后,当歌德再次骑马走在这条小路上时,他突然恍然大悟,现在自己穿着的衣服,正与8年前自己曾经目睹的那另一个骑马的自己别无二致,不过与传言不同的是,虽然曾经目睹过自己的分身,但是歌德却获得了长寿。

  日本遭遇自己的分身最为著名的人物便是大作家芥川龙之介了。他曾经写就了一篇名为《两封信件》的风格独特的短篇小说,小说上屡屡出现“分身预告死亡”的桥段。在一次座谈会上,有人问芥川老师是否真有接触分身的经历,他回答“一共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帝国大剧院,另一次是在银座附近”,在被追问是否可能是错觉时,他回答道: “如果这样解释的话显然最为轻松,但是,当时确实发生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事情。”

  还有一个更加奇特的案例。

  有一位名为爱米丽·赛智的女性,受困于分身事件不得不放弃了教师这一职业。 1845年,这位32岁的女教师前往拉脱维亚的一座名门寄宿学校就职。当她站上讲台时,却引发了骚乱,学生们纷纷表示他们看到了两个赛智老师!

  最初,她以为这不过是学生们想出的一个恶作剧,但是她马上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全班42名学生竟然全部表示看到两个自己。据说,看到这一景象,学生们都无法触碰“另一个”老师的手。而赛智本人却对另一个自己毫无知觉,由于骚动愈发严重,她被迫调离了这个学校。但是,在新的就职学校,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她只好被迫放弃了教师这一职业。

  与赛智女士的经历相反, 《世界石油》杂志的主编戈登·巴罗斯曾经得到过分身的帮助。1947年他25岁时,有一次在大雪封路的山谷中迷路了,而他的分身便及时出现为他指明了方向。

  一个人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的现象被称为“异地分身”。生活于美国缅因州的布雷纳就深受这种现象所困扰。从她13岁时候开始,就发现自己的分身会同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她的分身从来不与别人交谈,因此被人指责“刚才跟你打招呼竟然一言不发”的情况成了家常便饭。在她结婚生子后,这样的现象仍然没有停止的趋势。更为不可思议的是,类似的事件也出现在她的女儿身上。

  在日本江户时代的随笔集《奥州波奈志》一书中,记载了一个叫做北勇治的男子在遭遇自己的分身后死亡的故事。其实,在北家三代以前的一位先祖身上,也发生过同样的遭遇分身旋即死亡的奇异事件。

  其说了这么多,今天想为各位易友介绍一起经典案件。相信喜欢悬疑和灵异的朋友一定听说过。

  【黑色大丽花】

  1947年1月15日上午,洛杉矶西南的雷麦特公园,一位名叫贝蒂·博辛格的女士带着自己3岁大的女儿在散步时,遭遇了恐怖一幕:草丛中横躺着一具面貌恐怖的女性尸体,其姿势之诡异以至于这位女士在刚看到时还以为是一个被丢弃的人体模型。在意识到她们面对的是一具尸体后,博辛格捂住了女儿的眼睛,抱着她冲到附近的住户处并报警。

  残忍的陈尸现场

  警察随后赶到了现场,仔细调查了恐怖的陈尸现场:尸体面朝上横卧,全裸,嘴角处被用刀撕开至耳部从而使脸部显现出一种极为怪异的笑容(和蝙蝠侠中的小丑一样),尸体被从腰部割断成两段,手肘高抬至头侧,小臂自然上扬,两腿分开。

  尸体内的血液已被全部排尽,但现场除尸体伤口处以外没有任何血迹,表明此处并非案发现场。而尸体上被清洗过的痕迹也说明了这一点,同时警方还发现尸体的手指出现了皱缩,所以他们认为凶手很可能曾经将尸体置于冰上。

  尸体下的露水表明弃尸的时间可能约为当日凌晨2时。尸检认为,死者腕部及踝部有绳索捆绑痕迹,表明她生前曾经被拘禁于某处;头前部以及右部有擦伤,右侧蛛网膜下腔出血,反映受害者头部曾遭受重击。

  调查过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混乱:当警察到场时,一大批记者和围观者同样闻讯而来,他们甚至冲进了案发现场到处踩踏,因此有些证据很可能已经在第一时间被破坏。当时警察和媒体的糟糕合作很可能是案件未能破解的重要原因:警察花了数日才实现对案件调查的全面控制,而在此之前,记者可以随意进入警局并抢在警察之前获得证据。

  警方在经过初步的调查后毫无头绪,只能先尝试确认死者的身份。警方从尸体上提取了指纹,将其与尸体照片发送到FBI总部并与记录在案的1.04亿个指纹进行对比,56分钟后,FBI确认这枚指纹来自圣芭芭拉的伊莉莎白·肖特,这一结论同时也得到了照片对比的支持。

  利莎白·肖特于1924年7月29日生于马萨诸塞州,在伊莉莎白年幼时,父亲克雷奥由于自己经营的高尔夫球场在大萧条中倒闭,伪装跳河自杀,抛下了整个家庭,孤身去了加州。19岁时,伊利莎白踏上了去加州投奔父亲的火车,期望能够在加州进入演艺界。机缘巧合加上她亮丽的外表使她一度接近了自己的梦想,然而由于未成年饮酒,她在圣巴巴拉被捕,并被送回了麻省的母亲家。

  伊莉莎白拥有20世纪40年代女性的理想形象:肉感的大腿,圆润的臀部以及小巧而坚挺的鼻端。接下来的几年,她漫游在全美的各个角落,沉浸于音乐、夜店及身边沉迷于自己美色的男人们带来的快乐。直到1944年12月31日,她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空军少校马特·戈登,他们一见钟情,在伊莉莎白写给自己母亲的信中,她称戈登上校“十分完美,与其他人不同”,并称对方已经向她求婚。

  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日本投降后,正当伊莉莎白天天盼着戈登上校回国时,她却盼来了一纸阵亡通知书:马特·戈登在一次空难中丧生。伊莉莎白此后一蹶不振,并恢复了自己放荡的生活。同时,她开始对黑色展现出了一种近乎狂热的爱,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鞋子和提包……据《洛杉矶先驱报》报道,由于当时电影《蓝色大丽花》热播,伊莉莎白的朋友们开始将她称为“黑色大丽花”。但洛杉矶地方检察官认为这个绰号是当地的媒体炒作出来的。

  在伊莉莎白生命的最后6个月,她奔波于南加州的各个角落。由于没有工作,她甚至难以支付每日1美元的旅馆。旅店同住的室友后来告诉媒体,她当时“没有工作,每晚换一个男友”,“常出没于好莱坞附近”。

  生前最后一个见到伊莉莎白的人名叫罗伯特·曼利,一名25岁的销售员。他在1947年1月遇到了无处可去的伊利莎白,两人在圣地亚哥的一家旅店休息一晚后,曼利将伊利莎白带到洛杉矶。1月9日,伊莉莎白告诉曼利自己要去比尔蒂摩酒店见自己的妹妹,此后直到伊莉莎白死亡,过去了整整一周时间,而无人知到在这一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验尸官认为,伊利莎白的死因是头部重击所引发的严重的内出血。验尸还发现,尸体内外均未发现精斑,但死者生前曾经遭到过惨无人道地虐待,死后尸体也遭到了凶手的破坏与侮辱。警方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走访陈尸现场附近的住户及店铺,找寻可能存在的带有血迹的衣物或凶器,除此之外还盘问了伊利莎白超过20名前男友,不过所获甚少。

  1月25日,贝蒂的黑漆皮钱包和黑色的鞋子距离其尸体被丢弃地点只有几公里处的25街区1819E单元处的一个垃圾桶内被发现了;而在1月23日,报社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内有贝蒂的出生证明、社会保障卡、她生前与许多军人的合影、一些名片、报导马特·戈登死亡的剪报、存放行李的寄存票以及一本通讯录,通讯录上虽然有几页被撕掉了,但是依旧剩下了七十五名男性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随包裹寄来的一个信笺上有用从报纸或书刊上剪接拼凑的几句话:“这是大丽花的财产,还会有信件寄来。

  1月28日,一封短信被寄送到警署,这回是用手写的几句话:“周三,1月29日上午10点是转折点,(我)要在警察那里寻开心。”落款是“黑色大丽花复仇者”,很多人依据该信笺的内容推测凶手很可能将要在上述时间自首。

  当然,凶手并未如“约”自首,而是马上又寄给警方一张剪接加手写修改的信笺,上面说:“(我)改变主意了,你们不会和我公平交易的,大丽花的死是合理的。”

  以上三封信笺中,第一封可以说无疑是犯罪人寄来的,第二和第三封被推测为极有可能是也是犯罪人寄来的。在所有十六封疑似犯罪人寄来的信笺中,只有这三封信是得到了官方各专家和学者一致认定的。

  遗憾的是,在这三封信笺以及包裹里的物品中都未能找到犯罪人的指纹或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案件见诸报端后,居然有超过30人前来自首,声称自己是凶案的始作俑者。虽然这些人不可能是凶手,但警方为了证明他们的清白,仍然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警方认为,凶手很可能不是伊利莎白所认识的人,而是一个陌生人。由于腰部切断的断口非常整齐,警方认为可能是专业人士所为,为此他们还向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南加州大学的医学院索取了上百名学生的资料,不过没有发现疑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够被找到,取而代之的是成千上万可能对案件有帮助的“线索”以及一个个被塞满的档案柜。

  1月23日,《洛杉矶先驱报》接到了一个自称是“黑色大丽花复仇者”的电话,宣传自己将会给报社发去一系列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包裹。第二天,报社收到了这个包裹,它已经经过仔细地处理,抹去了所有的指纹,里面包括伊利莎白的照片、出生证明、社保卡等私人物品,以及一张包括75名男子姓名的名单。警方随即对这一名单进行逐一调查,发现这些男人均曾搭讪伊利莎白寻求一夜情,不过都遭到了拒绝。25日,伊利莎白的钱包以及一只鞋被发现于距弃尸现场数英里以外的街道的垃圾桶内,而最后一个见到伊莉莎白的曼利确认了这些东西属于伊莉莎白。

  洛杉矶警方一度将曼利作为本案的第一嫌犯,不过在两次测谎实验和一些不在场证明面前,警方将曼利释放。此后曼利开始出现幻听,并逐渐精神失常。在他被送进精神病院后,医生曾对他使用过硫喷妥钠,也就是俗称的“吐真剂”,而这次,曼利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清白。1986年,64岁的曼利因意外坠落身亡。

  两张照片带来的转机

  时间来到了1999年。退休在家的洛杉矶警察史蒂夫·霍代尔听闻91岁的父亲乔治过世,连忙赶往父亲在菲律宾的家处理后事。霍代尔在整理父亲的家庭相册时,偶然发现了两张照片,上面都是一个很漂亮、很迷人的年轻女性,有着忧伤的眼神,乌黑的头发上别着美丽的鲜花。霍代尔觉得她很眼熟,于是询问了继母,但是继母也不知道她是谁。

  霍代尔曾在洛杉矶警察局(LAPD)做过24年的警察,调查过300多起谋杀案,对“黑色大丽花”案的案情也很熟悉。从洛杉矶警察局退休后,霍代尔继续在华盛顿州从事私家侦探的工作,多年来的工作经验让霍代尔觉得这两张照片非同一般,背后肯定隐藏着某些故事。他仔细研究照片,猛然注意到了那女人头上的鲜花,想起“黑色大丽花”案中的受害者伊丽莎白也常常喜欢在头上别几朵鲜花。父亲照片中的女人会不会就是伊丽莎白呢?为此,霍代尔特意找到了“黑色大丽花”案的相关资料,发现照片中的女人果然正是伊丽莎白。

  这个发现让霍代尔很是吃惊,也让他不禁联想到:父亲和伊丽莎白是怎样的关系,他会和“黑色大丽花”案有关呢?带着心中的疑惑,霍代尔决定自己重新调查“黑色大丽花”案。

  霍代尔花了几年的时间搜集到了很多和“黑色大丽花”案相关的线索,综合在父亲乔治的家中找到的其他线索,霍代尔证实了那个无法接受,但却是事实的疑问————父亲正是杀害伊丽莎白的凶手。

  首先,当年负责“黑色大丽花”案的调查人员曾有过这样的结论:“凶手切割尸体的手法非常专业,而真正有外科医术的人才能做到的。”而霍代尔的父亲乔治刚好曾经担任过外科医生。其次,在伊丽莎白的尸体被发现后不久,一家报纸曾收到凶手亲笔所写的,充满嘲讽语气的字条。霍代尔从家中拿出有父亲笔迹的文件,请专家鉴定,结果证实两者笔迹吻合。霍代尔还发现,当年在调查“黑色大丽花”案期间,洛杉矶警方也因乔治和伊丽莎白有密切关系,曾将乔治列为首要嫌疑犯之一,并对他采取了监视手段。在一名《洛杉矶时报》记者的帮助下,霍代尔拿到了此案的大陪审团文件,其中包括安装在乔治家的窃听器的文字记录内容。在一次谈话中,乔治跟人吹牛说:“就算是我杀了伊丽莎白,他们现在也无法证明。”

  乔治·霍代尔不是个普通人,他聪明,颇具魅力,但私生活极不检点。15岁时,乔治的智商就达到了186,比同龄孩子高出很多,破格被加利福尼亚技术学院录取。但是才过了一年,乔治就被学校开除,据说是因为他和一个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女性发生了不正当关系。之后,乔治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毕业后成了一名外科医生。与此同时,他的私生活混乱到了极点:他结了3次婚,与5个女人生了11个小孩。

  乔治出身名门,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因此有着不一般的魅力。20世纪40年代,在乔治的组织下,洛杉矶曾举办过多场狂野派对,有很多好莱坞明星和大腕参加,包括著名的电影摄制人约翰·豪斯顿、小说家亨利·米勒以及摄影大师曼·雷。多位好莱坞女明星都曾被乔治的魅力所吸引,与他密切交往过,伊丽莎白是其中的一个。霍代尔回忆说:“在伊丽莎白被杀后,有5个目击证人曾证实我父亲与她密切交往过,他们认为我父亲就是她当时的男朋友。”

  那乔治为什么要杀害伊丽莎白呢?霍代尔表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嫉妒。乔治的占有欲非常强,而伊丽莎白在和乔治交往期间,也和另一个男人保持着亲密关系。另外,霍代尔还表示乔治有虐待狂的倾向,能从杀人中得到快感。除了伊丽莎白外,另外十几名洛杉矶女性被杀案也和乔治有关。

  乔治虽然曾一度被列为嫌疑犯,但是由于他和警察部门的某些人合伙从事非法的堕胎生意,因此得到了特别保护,警方对他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1950年,当地方法院检查官准备重新调查乔治时,乔治已经离开了洛杉矶,逃到菲律宾,并在那里生活了40年。“黑色大丽花”案的凶手至死也没有接受任何法律上的惩罚。

  本案遂成为了二战后美国加州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悬案。

  贝蒂—伊丽莎白·安·肖特——“黑色大丽花”,最终被安葬于奥克兰的一处公墓中,在她的葬礼上,只有六名亲友来凭吊了这个年仅22岁的,命运悲惨的女性。

  (小编有话说: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以上材料均来自网络,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网易同意其观点。)

  怕不怕都可以来砸胖编“解气”,金币、钻石您随意。

  思想者,苏weilin
思想者,苏weilin
开门!送车!进!

  【惊悚1分钟】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曼文和香寒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学姐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曼文和香寒的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曼文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香寒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后来的话只有香寒听到了。

  这天晚上曼文和香寒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曼文对香寒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香寒寻声走去。香寒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曼文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曼文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曼文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香寒,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香寒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曼文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香寒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曼文,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怪谈问一问】

  昨日答案

  某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某地发生一起恶性案件,经过连续工作,警方抓获了3名犯罪嫌疑人。该3人分别出示了事发时他们不在现场的证据照片:A在某地公园、B和C分别到日本、埃及旅游。如果你是警察,你会相信这些照片吗?请分别说明理由。

  【易友怪谈】

  易友“kklove1985”真实经历。

  事情发生在我15那年,我是山东人,11岁跟爸爸去的云南闯荡。由于没什么生意做所以就跟爸爸做起了炸油条的生意(我15辍学)炸油条都是在晚上和面,要弄三个小时!那天晚上照常9点左右和面,最后一遍揉面在12点左右!揉好了面准备睡觉爸爸跟我说油不够了下去买点,我们在边境傣族自治区,不夜镇,我想了想看看老爸很累我就去了。从家门到下面的小卖部是一个下坡路挺远,我提着油桶拿着手电就去了,急匆匆的下去了,打油的时候老板看了看我说:小伙子赶快回家,路上别休息,我很纳闷二十斤的油走上坡路,想累死我啊!心里还念叨老板有毛病!(这老板以前是和尚后来还俗了之前不知道,后来来看我才知道!)

  我提着油桶往上走,走到一般的路程有棵大树,树下有石头,我就停下了,想休息一会。可是不由自主的就朝着大树底下去了,一坐下就感觉凉嗖嗖的,一边休息,自己一边望了望大树,突然间,那棵大树抖动了,是全树抖动那种!(那棵大树四个人都抱不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肯定是猫头鹰之类的动物,自己笑了笑,对着大树喊了一声,有本事你在抖擞一下我看看,吓唬谁呢!其实心里很害怕,话音刚落,只见那大树使劲的又抖了抖,这次比上次抖得更厉害,我当时感觉自己要崩溃了!突然商店老板的话浮现出来了!小伙子:不要停留!我那手电朝书上一照!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女子,在我左边的树叉旁,穿着清朝的衣服,大家都知道高粱叶子吧,全身上下跟高粱叶子一样宽!脸那么长!我多时间大脑空白,仿佛被石化了!我大骂一声:XXX,拎着油和手电就往家跑!那个速度比喻不出来!一到家我半哭半笑的坐在地上!跟我爸说爸爸树上有鬼!我爸说我脸怎么一点血色没有!我在哪里呆了有十分钟,浑身是汗,不吹牛头发真的竖起来了。我回过神自己摸了头发是竖着的,我当时头发挺长!后头都是竖起来的,就这样出完汗!我彻底的崩溃了!昏睡过去...

  未来的一个星期一直处于半梦半醒发着低烧!去医院检查医生只说是发烧!最后实在没办法我爸去了村里的缅寺,长老说让我爸去找个人,就是那个商店老板!他来了对着我念念有词,我迷糊的感到他的手掌在我的额头上,一阵清凉!我就睡过去了!我爸爸按照老板的意思请了60个壮汉在我家吃了一顿饭!第二天我退烧了能出门了!后来我请教大师,大师说我有阴阳眼,当天晚上是我开眼的时辰一开始我是单眼皮,而从那天以后我一单一双直到现在!

  浓浓的段子味。

  看来祖坟选址很重要。

  有易友能解释一下吗?

  据说人死后一段时间是有意识的。

  不行!

  村干部灵异事件。

  目测这应该是个故事。

  最近大家鬼压床了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