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润儿 / 魅力女人 / 丁香花开,女人若水

0 0

   

丁香花开,女人若水

2014-07-02  村姑润儿

 

丁香花开,女人若水

 
 

写字的女人如水,如缓缓的一泓春水,纯净、清澈,却也能掩起生活所有的给予,静静的泻向遥远的千里。

 

隔开岁月,绕过盛开的杏花,落樱的桃红。她与两岸匆匆的景致,慈悲的相望。心会记得每一片花瓣深深浅浅的颜色。

 

于是,便有了那些柔柔的、缓缓的文字,记叙着日子点点的好、轻轻的痛,那些文字饱含着她们心情里水一样的韵律,让人读出了温暖、舒缓,也读出了清明和潋滟。

 

尘世的风景里,她们懂得“青山更在青山外。”

 

所以,情愿放一挂水晶的帘,将自己与红尘隔开。背对一面墨香的书橱,面朝那个清冷的屏,她们沉思、码字,码字、沉思。敲敲打打里,那份专注、那份执着,延生出那些轻悄灵动的句字,没有雕琢,没有做作,有的只是行云流水般的自然和超脱。写字的女人会沉在文字的柔软处,看流年如逝。一些生命的感悟;一些生存的疑问;一些人生价值的探索,带着些许细微的暖意,都沉在那些汉字里,水一样润泽着别人的心田,也映照着她们处子的灵魂。

 

她本身就喜欢云,觉得天和地之间,那片片洁白的云朵,就是童话的帏幕,虚无缥缈间,就可以给她们无穷的幻想和灵感。于是,她的目光,常常被那些游离的云,亲密的牵绕。

 

那丝丝缕缕的亦舒亦卷,那片片断断的亦真亦幻,像人世间多少起起伏伏,有惊心动魄,也有缠缠绵绵。总归,会成为人生的过眼云烟。

 

写字的女人,便在这云烟里刻录那些“明月光”,记载那些“朱砂痣”,似梦非梦间,点点心事若云,若烟。

 

半卷长风轻扶她们永远童贞的眸子,她看到远山更远,浮云更浮。于是,她们是人群里最先无言、最先沉默的人。

 

写字的女人都有一颗脆弱而敏感的心,她可以感受到一朵花开的疼痛和美丽,也可聆听到一片叶落的清脆与叹息。她会在那些花开叶落里体味灵魂的重、身体的轻。

 

清爽的风吹过来、阳光照下来,一个可爱的孩子的笑都可以是她快乐的理由。候鸟的迁离,时光的流转也会成为她伤感的前题,于是,便也有了那些婉约,凄美的文字,跟随着她们感受着日月的浮华,那些过往,也一如前世她们臂上的那棵守宫砂的失去,都淡弱在时光里,微风轻拂,绿草怡然,长袖轻舞,好梦长圆,她深信真爱不疑,前世今生她最终会成为他的绕指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