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秾姿独看来 / 待分类1 / 乡梦紫薇花

分享

   

乡梦紫薇花

2014-07-07  一树秾姿...

乡梦紫薇花

秋天,又一次去华盛顿。这一次不看白宫,也不看林肯纪念堂。专走华盛顿的小巷,看看美国首都的民居,应是别有一番情趣吧。

民居周围非常干净,小巷也一样,路上连落叶都没看到。

小巷两边栽满了树木花草,在晚风中摇漾;走在小巷里,凉风吹拂。真有点心旷神怡。转来转去,在一条小路的转角处,忽然看见了巷子两边都栽满了紫薇花;大多是小乔木,灌木很少。小巷大约三百米,居然有四、五种颜色的紫薇花。有赤艳似火的红薇,有花色白净的银薇,连最名贵的蓝紫色翠薇也有好几株。观赏了一回儿,似乎觉得,并没有故乡紫薇花品种、颜色那么多,花蕊形态也显得单调了一些。

我的故乡,在中国东部沿海一个美丽的半岛。灵峰山麓和灵峰溪沿岸,一年四季开满了鲜花。特别是海风习习的夏秋交替的时日,各种颜色、各种造型的紫薇花,争相开放,同婀娜的垂柳,映日的荷花,秋江的芙蓉,一起成了故乡的一大景观。你可以想象得到,那两岸的绿柳红花,和溪中的流水相映,会是怎样的一幅美丽的图画。

故乡的灵峰溪两岸,生长着一种小紫薇,树皮脱落,老人家叫它“猴子脱”,意思说树皮光溜溜,猴子上去都会脱下来。这种小紫薇,因为枝干幼小,人们一般是不攀折的。如果你触摸一下树干,整棵树就会微微颤动起来,似乎还发出“喀喀”的声音。老大娘说:“胳肢一下就颤动,笑个不停,所以古早都称它叫‘痒树痒’。”

想到这儿,我真走上前,摸了一下:华盛顿小巷的紫薇花是不是也怕痒?手才一接触,果然有微微的“感应”,轻轻地颤抖了几下,只是没有故乡紫薇树会发出细微的“喀喀”的声音。

走了几步,发现接连有几株银薇,一片惨白。

我的故乡,灵峰溪沿岸的银薇,同华盛顿的不一样:有的白色当中带点淡淡的绿意,有的白花中泛着萱草那母亲花的深黄。前面连着约四五十米长,都是深紫色的紫薇,花序顶生,几个穗连在一起,构成一个个轮盘似的形状。这种深紫色的紫薇花,挂在枝头似乎有些重,所以花枝也往下垂了一点,但花蕊还是翘首对着路人。

忽然想起在中国家里的门前,移栽的一棵紫薇花;每年中秋前后才开花,但是梢头最高的花儿却丛聚,合成几个圆形的花蕊,骄傲地伸向高空,像是要飞出去一般。由于花期在中秋,花丛又像圆盘,友人便戏称它叫“团圆花”。

故乡的紫薇花,也许并不令人一见钟情,实际上它也确实没有牡丹、芍药、菡萏、秋菊那么令人怜爱。但是,只要你存有深沉的情谊,对她有深刻的理解,她会显出她的真容,令你爱不释手,神魂颠倒。

故乡的紫薇花呀,你不与春花争艳,虽然六月始花,但在江南,却能一直开到十月。

在夏秋没花少花的季节,你尽情地开放,让爱花的人,即使在夏秋,甚而至于初冬,也不至于感到寂寞。

你躲过春阳高照,避开和煦的春风,在炎炎夏日和秋风肃杀的季节,你来

了,而且一住就是半年!

 

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

谁道花无百日红,紫薇长放半年花。

 

杨万里这诗,写的自然是红薇,所以红薇也叫“百日红”,也叫“满堂红”。我的中国故乡,最多的就是“满堂红”了。唐代诗人杜牧,曾任职校书郎,因为有《紫薇花》诗,人们称他叫“杜紫薇”。其诗云:

 

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

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

 

李商隐有一首咏紫薇的诗,七、八云:

 

天涯地角共荣谢,

岂要移根上苑栽!

 

人生也如同花草,不论天涯海角,一样枯荣,居住哪里都是一样。“野人怀土,小草恋山”,只要根在故土,心在故土,又何必问生在“乡野”,或者长在“上林苑”中呢?

华盛顿小巷的紫薇花,妆点着都市的民居。可是不管怎样花多、花美,又怎能比得上我的故乡的紫薇花。

这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徜徉在紫薇花海之中,可那不是小巷,而是故乡的大道……

啊,乡梦紫薇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