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风啊 / 潘昭佑命理 / 易学的苦难

分享

   

易学的苦难

2014-07-09  三月的风啊
社会有一种奇怪现象,作为纯粹唯心的佛经、圣经在社会上却广泛被接受,而作为纯唯物的易经却总遭人误解,长期被戴上“卦建迷信”的帽子。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些激昂陈词批判易经之人,甚至都没有读过《易经》。
美国国会开会前,先要由牧师带领议员们祈祷;美国总统就职演说结尾,必然要祈求上帝:“愿上帝保佑美国”。中国官场、民间信奉佛教的比比皆是,有事则祷告佛,请佛保佑,有罪则祷告佛,请佛帮忙,让他免于惩罚。
对于神与灵的物质与能量的存在问题,我们暂且不去探索,客观地来说我们认识不到或认识不清的现象不一定不存在,有待考证与认识。但退一步讲,明显的客观存在与唯心信念是已经区分了的。但多数人却愿意蒙住眼,说瞎话,却不愿意接受现实的客观存在。
西方人在认真努力创造的基础上,追求心理慰寂,愿上帝保佑。并勇于追求真理,提出“向易经求教”的口号,可敬可叹。而中国人却并不接受至力于社会进步,致力于认识社会、改造社会,甚至抵制认识世界的法宝——易经。即使有部分人接受易经也只不过是接受其部分世界观,而不接受易经的主体——认识世界的方法。
易学以象数理占相统一的方式,全面地反映万事万物的过去、现在、未来状态。易学告诉我们,人类的生命轨迹及其生存的环境是可被认识的,即天、人、地是可以被全面认识的。以人为本,反映生命及生存环境的学术有很多种,反映生存环境,天地变化的风水术,生命固定轨迹的八字预测术,动态事物的六爻方法,为常见的实用学术。
上述所列的三种常见宝贵学术,除了历史原因,传承方式的原因外,至使到目前为止,世人虽有千万人学易,但知其真正实质全面使用方法的却几乎无人。这真是易学的苦难,中国人的可悲。或许有些易学者不能赞同这种说法,认为易学大师大有人在。但我们不妨静下来细细分析一下,作为易学的抽象理论的部分掌握,或许有人,但是真正把作为数所反映的方位、空间与节律变化,象表达数的内容的客观存在结合理而占断出符合客观的结果的完整学术和掌握这种完整学术的人存在吗?学术是存在的,但人却不一定存在。
就拿风水来说,目前风水学的流派、方法、大师,著作真是太多太多。有峦头为主的学术派别,有形势为主的学术派别,有以卦气阴阳归藏为主的学术派别,有以天星变化为主的学术派别等等,并且各以为是,无法统一。更为糟糕的是,竟然没有一种方法能全面正确地反映一个环境的吉凶信息,说到这里,肯定又有易学者不赞同,认为有的风水师能反映客观吉凶信息,但作为一个完整学术的风水学,不能仅是反映了一点点信息,就作为风水学的全部,更不能因此就认为掌握了风水学。
早些年学风水,无非是没有完整确定方法的龙脉、气场,和不知怎么用的风水原则。气乘风则散,遇水而止,一些形势上的什么东高西低,冲煞等等,以卦气归藏理论,注重门气与宫位的八宅风水,这都是易学在风水术中运用的一部分,而不是风水学整体,所以在此学术基础上没有人真正懂得和掌握风水术,后期又出现以八宫先天卦气分阴阳定吉凶为主的“金锁玉关”以及在基础上运用的过路阴阳,解决了人丁定位及部分不变化的吉凶问题。在运用中,人们很快发现其固定性而不符合变化的客观实际又让风水师重新思考。当完整的来龙朝向及天时的认识运用方法、杨公风水传世时,人们才相对立体地认识到风水的天、人、地的运用方法,欣喜之余,回到城市大厦林立,无坐无向的城市住宅,懂得了风水的高级风水师,一下子连坐向都找不着了,甚至连八宫是砂是水是阴是阳也分不清了。于是现代城市风水,又成为一个完整的风水学面前的新课题。
易学就是认识变化的客观世界,变化的客观世界,有待于完整的易学理论去具体认识。现代的风水,终于被以形势为主,理气为用的指导思想襄括了,但是符合易学理论的形势的认识上却出现了不统一,理气上的三种方式的相互不统一,还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归藏理气、先天卦阴阳、形势配合理气和天时旺衰理气出现了宫位、方位、阴阳上大大的不统一,让懂得风水术的易学者再次困惑。实践,用实践去检验,对!但是易学的奥秘在于,正确的理论指导实践,用实践检验正确理论的实用性及其变化性是成立的,没有正确的理论,实践几乎等于徒劳。
易学的苦难!其苦难不在易学本身,而在于易学者,在于易学者的各执一端而形成了盲人摸象的局面。
易学的苦难,在于重易理之人不用易理去认识象数的客观存在,而指导正确的占断,在于知一点占断方法之人和知一部分象数客观存在之人不太通易理。不能用象数理占相统一的方法认识世界。
再如八字预测术,从邵伟华掀起八字热开始,成千上万易学爱好者,去照着邵氏书中断语背诵,最终没有一个人会断八字,能懂得八字。这深深伤了易学爱好者的心。余下部分不甘心的勇士,沿着古人的思路继续学习探索,终于懂得了一些方法,有了一点准头。局部点滴的方法,但为了应付诸多求测者的要求时,太苍白了。于是为了颜面,为了挣钱,大师们掌打脚踢、手脚并用,什么招数,什么套路都用上,以求对付求测者这一道道难关。于是出现盲派人用江湖军马术,睁眼人用上相面术,用上外应,更有怪者,断八字用上了风水术。
传统八字方法弄不出太好的结果,随着盲派八字方法的揭秘,盲派八字方法的简单直断,认人折服,于是盲派八字方法一下子又为易学爱好者的追崇,被认为最上乘的认识命理的方法。新派八字的出现,其容易掌握,断事细致又再次让广大易学爱好者醉心。随着在实践中遇到阻碍、新的方法出现,旧的方法,一次一次地被置疑、被否定、被漫骂。如今,回过头来看看,想想,还有什么大师,什么方法被广大易学爱好者认可的呢?,答案是几乎没有,真是苦难的易学,易学的苦难。
那么,八字预测术就没有全面系统可用的方法了吗?任何一个易学受好者的回答都是肯定的,有!否则历史上不会出现那么多优秀的大方家。那么,目前的局面又怎样解释呢?原因只在于传承与认识的不足。
八字运算用的是干支五行。而这五行从方法区分上可纳卦气而有洪范五行,从干支一体上成纳音五行,和受太阳的影响产生阴阳冷暖的正五行。当然除了太阳的影响以外,还有许多其他较近的星体对地球产生影响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八字之论首先在于太阳的作用。那么,太阳给地球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呢?四季冷、暖昼夜变化,首先归纳为天地人一体的太极概念和阴阳概念,所以阴阳是八字吉凶的要领。由于阴阳平衡与失衡,产生了命局的吉凶、夭寿、贫贱、富贵。现在出名的几位盲派命理大师,也在书中论吉凶、夭寿、贫贱、富贵,但方法确实不在命理之中,占断也无法准确。
盲派命理方法不是系统完整而高于传统命理的方法,而是传统命理理论指导下的部分着重于宫位六亲吉凶的简便易断的方法。目的在于让没有文化的盲人易掌握而好挣钱糊口。而如今被推崇到至高无上地步,实在偏颇,这也是八字预测学没有被认识的悲哀,是易学的苦难。应该冷静一点,冷静地去分析盲派“做功论富贵,串宫压运论应事,三垣的应用论断,”显然实用的有局限性,并且作者显然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解释上明显表现出不懂命理的牵强。但是盲派断命中六亲及应事方法也有明显的优点,在懂命理的基础上,用盲派的简便直断方法,准确而且快捷省事。
八字中天干主动,地支主静。天干成象应事明显,地支为天干力的来源,所以,以李涵辰为代表的新派八字方法,用天干成象损益方法断运年应事,有明显、细致的特点,一下子让广大八字爱好者着迷,但在实用中发现,其方法在命理上是空白、在天干成象定位上有缺陷,方法须调整,而让其方法符合易理,能更好地在应事上使用。另外,其方法中存在一个重大缺陷,在于,由于其方法只在天干成象损益上,而没有阴阳之理,所以,无法断富贵、贫贱、夭寿、吉凶,没有干支喜忌运用,所以无法断命主特性。
真是易学的苦难,在古人是完整的学术,到如今却变得支零破碎。我们后人倒底是在继承和发扬易学,还是在分食易学?苦难的易学。真希望有仁者、智者合作努力,还易学为整体,让其成为中国永久的文化瑰室,而不要有朝一日,成了小日本韩国或其他什么国家的文化遗产。不能象近代史上,洋人用我们发明的火药来侵略我们的国土。不能让我们的后代,到国外去学易经。
 
 
 
                                      
                                     潘昭佑   http://www.nj-zy.net/  潘昭佑 
                                   2009年6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