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屋6366 / 我的原创 / 小小说 母子

0 0

   

小小说 母子

原创
2014-07-09  石头屋6366
   
                               母 子
                                                                     王 霞
 
       夜班。

        墙上的表指向3点50分,她看了看对面床上睡得正香的同事,侧耳听到外面车间钢炉电机的隆隆声、工人们大声的说话声。从工人的话语里听得出,第一次送检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她悄悄起床,去作分析前的准备工作。

         她把所有分析用的药品检查了一遍,准备好所用仪器并进行调试。调试碳硫仪时,手里的水准瓶刚刚举过头顶的一瞬间,腹部撕裂般的疼了一下,水准瓶差点脱手。她把瓶子放在工作台上,蹲下,手轻轻的按在腹部,以为刚才举瓶子抻了一下,没太在意。继续把仪器测试完。然后,回到屋里,躺在床上。

         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对面床上的同事听到她的呻吟声,起床问她用不用去医院,她说不用,可疼痛已经使她无法站立。她一点力气都没有,痛得蜷缩在床上。同事见状赶紧跑到厂医院找医生......十分,二十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同事终于回来了,却没有医生。电炉上几个工人闻讯赶来,说必须送厂医院。去叫医生的同事说,“厂医院晚上只有一个医生值班,正在那里准备急救药品。”大家便很快连抬带背把她送到了厂医院。

        .她躺在病床上,医生问了一下病情,先在她腿上扎了行针。然后量血压,输液,时间像停止一样,腹部的疼痛变成了胀痛,她整个人都被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着。她微微闭上眼睛......

“妈妈“她突然听到孩子的喊声。她睁开眼用手拉住孩子的手,问“这么早起来,谁告诉你的”。“老虎(老虎是同事的绰号)叔叔”孩子答道。

        “他不到六点就起来了,说到外面等妈妈,结果碰上了老虎。就赶过来了”。她的丈夫说。小男孩到床边拉住她的手说,“妈妈疼吗?”“不疼”她说,“妈妈快快好了吧,好了回家。”......

         医生和护士陆陆续续都来了;有量血压的,有化验血的,有来回跑着拿药的:她右手和脚上都扎着针,左胳膊上缠着血压计,液体一滴一滴的流向她的身体,止血的、升压的、维持人体电解质的,能用的都用上了......   
     
        她眼皮沉沉的好想睡一觉,年轻的医生不停的和她说着话,怕她睡着了。她微微睁开眼,问医生,:“几点了?”,“七点十几分,我们已经和省二院联系好了,你不用担心,没事的”。她缓缓转过头,对着床边的儿子说:“乐,你自己回家,拿上书包,去找刘爷爷。跟爷爷说妈妈病了不能送你上学,让爷爷送他家小悦时带上你,中午还跟爷爷一起回家,记住了”。“嗯”儿子点着头。“快点,要不爷爷走了,就没人送你了”。她催促着。“妈妈,我听话”,儿子答应着,然后一步三回头,慢慢地走出了病房。

       从医院到家有十多分钟的路程,儿子只有六岁,刚过了生日。连早饭都没吃。她闭着眼,泪顺着眼角淌进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医生叫她,她感到好累好累,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发现旁边坐着一位老者,是位医生,可她不认识,旁边的小医生好像猜出来了,说”这是二院的专家,你不用担心,没事”。“我的孩子还小,还那么小”,她幽幽地说着。医生说,“没事的,血压稳定了,就去二院,正在联系。二院今天是停电日,没有安排手术,专家都在那儿等着呢”。这时院长走了进来,吩咐旁边的一位护士,“赶快去血站取两袋血,越快越好。”护士答应着走了。

        她心里明白,这种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手术,越快越好,输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维持血压和血液在一定的范围,延长抢救时间罢了。可是她从发病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四五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她已经听不太清医生和护士的谈话。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听到医生的话“快!快!”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到好多人,大家七手八脚把她抬出了病房。抬上救护车。车子急促的驶出医院,往二院方向驶去。

        .“快叫醒她”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她感觉有人在拍她的胳膊,叫着她的名字,她微微睁开眼,看见两个医生站在床边,俯身和她说话,她听不明白,没有作答。眼睛又闭上了。好想睡觉......

         .“呜——呜——”她忽然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哭声,谁在哭呀?好熟悉的声音。妹妹?这是在哪儿?她努力地想着......

       “别哭了,一会就醒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还有一个人在说话,也很熟悉。

她慢慢睁开眼,头转向说话的地方,妹妹就坐在对面的病床上,眼睛红红 的,妹夫也在。旁边是单位的同事,正在劝着妹妹。

       “谁告诉你的?”你醒来了!同事、妹妹赶紧来到床边。

       “我没事,你快回去吧,”她对妹妹说,“妈妈还在医院,我回不去,你和姐多费点心,别跟爸妈说。”      “嗯,一会再走”妹妹说着又哭了起来。

      “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嘛......几点了?”她问。“快五点了”同事回答。她转向妹妹又说,“    姐过几天就出院了。快回去吧,晚了就没车了。”        又看了看旁边坐着的妹夫,“你也回吧,大姐还在医院,没人做饭,”    同事也说   “你姐这儿没事了,有我们照顾,不用担心,你妈妈还在医院呢,别让你姐着急。她现在也不能着急。”      “那我们就回去了,”妹夫边说边站起身来。

      “等咱妈出了院,我们再来看你”妹妹说。

      “我好点了就回家看妈,”她说。“嗯”妹妹应着,和妹夫一起走出了病房。

           七天后,她出院了。.她走进家门,来到院子里。帘子动了一下,从屋里走出一个小男孩,好像几天都没洗过脸,身上穿着不知什么年代,什么颜色的衣服,因为少了个纽扣,衣角飞着。她怔在那里,心像被针刺了一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妈......妈.....”小男孩笑着张着双臂飞一样来到她的面前。她弯下腰把小男孩揽在怀里,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小男孩的头上。男孩仰起头,看着她问:“妈妈,还疼吗?”她紧紧地搂着男孩说:“不疼了”。“妈妈不哭”,男孩伸手擦着她脸上的泪。“妈妈高兴”她说着,站起身。拉着男孩 的手走进屋里。
 
        没一会,一个身穿白色短衣裤,满脸笑容的漂亮男孩儿,从屋里走出来。她跟在后面,看着小男孩,略显苍白的脸上堆满了笑。院里的树上一群麻雀唧唧喳喳地叫着,小男孩顺手捡起一个小石子扬起小手扔上去,人小力小,但麻雀还是唧唧叫着扑棱棱的飞走了。小男孩看着得意的对妈妈说,“怎么样,我厉害吧?”“厉害,我儿子多本事啊。”她说。母子俩愉快地向广场那边走去了。那边有健身器,小朋友,还有一弯水塘,塘里有数不清的锦鲤......
 
                                                                                                      编 撰:石 头 屋 6366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