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归客 / 古诗学习 / 细雨闲花绝妙词

0 0

   

细雨闲花绝妙词

2014-07-12  杏坛归客

送严士元(1)

春风倚棹阖闾城,水国春寒阴复晴。(2)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3)

日斜江上孤帆影,草绿湖南万里情。(4)

君去若遇相识问,青袍今已误儒生。(5)

注释

  (1)严士元:论者或谓,其乃吴(今江苏苏州)人,曾官员外郎。

  (2)倚棹(zhao四声):《汉语大词典》:靠着船桨,犹言泛舟。或谓把船桨搁置起来,意思是停船。阖(he二声)闾(lv二声)城:亦作阖庐城。苏州的别称。

  水国:犹水乡。复:又;再。

  (3)闲花:野花。或幽雅的花。

  (4)日斜:太阳偏西。

  草绿:因古人有句:“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于是在诗词歌赋中,春草与离别之情就常常联系在一起。

  (5)君:对对方的尊称,犹言您。

  青袍:青色的袍子。唐贞观三年,规定八品、九品官服青色,显庆元年,规定深青为八品之服,浅青为九品之服。青色:在这里指绿色。误:耽误;妨害。错误。儒生:儒士,通儒家经书的人。

今译

春风吹拂下将船停在苏州城,

春寒里的水乡天气阴晴不定。

毛毛细雨湿了衣服看而不见,

野花儿轻轻地飘落听而无声。

日头西斜大江上只一片帆影,

芳草青青遍布湖南万里牵情。

君前往如果遇见有熟人问询,

就说是官职低微误了我前程。

蓊斋语语

  论者或谓,《全唐诗》卷二零七李嘉祐名下也有此诗,诗题曰《送严员外》。我查《汉语大词典》,在“闲花”条下,曰:“唐李嘉祐《赠别严士元》诗:‘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满地落无声。’”在“倚櫂(同棹)”条下,曰:“唐刘长卿《赠别严士元》诗:‘春风倚櫂阖闾城,水国春寒阴复晴。’”既然连《汉语大词典》,都将同一首诗在这里归到刘长卿名下,在那里又归到李嘉祐名下,不能确定究系何人所作,我们不去管它也罢。总而言之,此乃一首送别之作。

  “春风倚棹阖闾城,水国春寒阴复晴。”在春风的轻拂下,把船停在了苏州城里或者也许是城外,春寒之中水乡泽国的天气,一会儿阴一会儿晴没有定准。这是在写作者与朋友相见和送行的地点、节令、天气等方面的有关情况。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天气忽阴忽晴,阴的时候就下毛毛细雨——细得仅仅能感到身上衣服的潮湿,然则举目看时却一无所见,或者,如果不是去认真细看的话,就不能看见。与此同时,那些因春风摇曳掉落地下的花朵,则没有一点儿动静,任凭怎么认真去听也不能听到。想来,这应该是作者在与朋友交谈时或交谈的间隙中,看到的景象。

  “日斜江上孤帆影,草绿湖南万里情。”既然是送别,便终究是要告别的。太阳已经偏西了,作者还在遥望,遥望那江浪之上渐行渐远前往湖南——是行政区划的湖南?还是太湖之南?——的一片帆影,一腔诚挚的留恋之情,有如无边无际的萋萋芳草,将会追踪到万里之远。

  “君去若遇相识问,青袍今已误儒生。”您在旅途之中,或者到达目的地以后,假如有熟悉的人问及我的情况,请您告诉他说:这些年来,我这个儒生的前程,都被这一身绿色的袍子给耽误了。朋友已经走了,他又说这样的话,显然是属于倒叙。换言之,即,这两句话是作者先前在同朋友交谈时或告别时说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在朋友走后自言自语。

  该诗之“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两句,是人们公认的名句。记得若干年前,我第一次读到这两句诗的时候,就深为作者的观察入微和体味真切所倾倒。

  细雨湿衣看而不见也好,闲花落地听而无声也好,一般说来,乃人人都有的体验。可是在刘长卿之前,谁也不曾道出。一者,言人所未言,一者,以诗的形式言出,描摹精到,对仗工整,而且非常浅显易懂,不见雕琢痕迹,以致,无须特意铭记,搭眼进入脑髓。此后,每遇到下极细之毛毛雨的时候,就想起并默念或吟咏这两句诗,每看见有花朵从枝端飘落,也想起并默念或吟咏这两句诗。

  文学魅力之神奇,于此可见一斑。

  或曰:除字面上反映的意象外,这两句诗还有没有其他的意蕴或哲理寄寓其中呢?以我有限的眼界而论,还真没见有论者提及。照我想来,如果说有的话,联系该诗结末一句的意思,似乎可以用这样的八个字表述:职低功小,人微言轻。

  “青袍今已误儒生”一句中的“误”字,也可以当“错误”讲。假如以“错误”的意思解“误”的话,那么,这一句的含义就应该是:这些年来,我这个儒生进入了仕途,不啻是误入歧途呀。这样解读,令人想起了陶渊明的《归园田居》诗:“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不过,作者既然以儒生自许,而儒家是主张用世的,所以,进入仕途应该说并不违背他的心愿,违背他心愿的是,官小职微,无法实现自己曾有的抱负。

  大凡古代的读书人,都有着或大或小的个人抱负,而且还多是有着较大或很大的抱负,所谓“出将入相”。但抱负不等于本事。有的志大才大,有的志大才疏。志大才大者官小职微,既是个人的悲哀,也是人才的浪费。志大才疏者官大职高,个人是高兴了,但却浪费了那个职位。两种情况都会给国家造成损失。一个人们不以为怪的现象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多见人嫌自己官小,不见谁嫌自己官大,包括那些决策一再失误、政绩一塌糊涂的官员在内。这一点很值得世人深思。这是题外的话,顺便说及。

  论者指出,刘长卿是个刚而犯上的人,曾两遭迁谪,后官居随州刺史。

  不知道刺史任上的刘长卿,是不是还兴“青袍误”之类的感叹。

  我们所知道的是,他有“五言长城”的诗名。照我想来,他这个诗名的获得,应该与两遭迁谪的仕途坎坷不无关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