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999 / 我的图书馆 / 白术三味通便汤,老年救命之良方

0 0

   

白术三味通便汤,老年救命之良方

原创
2014-07-29  寰宇999

三年前出差外地,在等车期间,在一书摊随便翻阅一本小册子,记得有一个治疗老年便秘的偏方,因为方子就白术、生地、升麻三味药,很好记忆,没想到三年后竟派上了用场,不但使我的母亲免于手术之苦,并救了一命.

老母亲今年已八十六岁高龄,去年三月份因电解质紊乱入院治疗,病情好转出院后,仲秋节前又因排尿困难再次入院,经一段时间治疗,丝毫不见好转,做CT 片好发现膀胱颈口钙化,医生多次建议做膀胱造瘘手术,因考虑老人年老体弱,经不起手术之苦,加之在膀胱上打个洞,身上再挂着个尿袋,除卫生难以保证外,生活质量也严重下降,随拒绝手术而出院。在家调养期间,请了当地有名的老中医开了个中药方,连服两个多月,虽有所改善,但无大的起色,老人几乎三五分钟就得去一次厕所,一个晚上也要从床上抱起来三五十次之多,时间久了,残留尿逐渐增多,小腹胀如鼓,由于老人年老体虚、胃肠运动减弱,粪便不能及时排出,导致粪便内水分过度吸收而粪便干结,连续几天不能排便,又出现了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头晕乏力、全身不适、失眠等一系列症状。加之休息不好,身体已极度虚弱。即便吃一口饭也要一点一点慢慢喂上。“两便”不通,已把老人折磨的奄奄一息。为了延缓老人的生命,减少病痛,又从医院请来两名专家会诊,商讨治疗方案,无奈医院也无回天之术,均表示已无入院治疗的必要了。再请老中医开方,老中医也无奈的直摇头,开不出方子,难道就这样等下去,眼看着老人饱受折磨?难怪古人讲“为人子者,不学医谓之不孝”了!在无奈的等待中忽然想起在书摊上曾看到的那个方子,何不一试?

为了慎重起见,除了对照方子中的药物、剂量及配伍查阅了相关资料外,并在网上搜索依方治疗的例证,经查,白术用于治疗通便,传统医书中均无记载,而一向认为白术为燥湿健脾,用以治疗泄泻。难道此方有问题?再查阅典籍,在医圣张仲景所著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有“白术能通便、、、”,“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者,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术汤主之”。看来医圣此方用意明显是取其润肠通便之功了,但是一想,古人方子用量折算到现今仅为四钱,似乎不足以通便,在医圣用白术的组方中有二十九方之多,最多用量折算到现今也就八钱,可见医圣用白术分量之轻!倒是在七九年《新医药杂志》中查到了用白术、生地、升麻三味药治疗便秘的临床试验,该试验治疗患病者十三例,仅服用一剂即凑效者十一例,另以此方治疗妇科手术后便秘五十例,其中三十六例仅服一剂即可排便。一九八一年《福建中医药杂志》及九零年《浙江中医药杂志》也先后登载了以单味白术磨粉冲服治疗便秘的经验,并取得了不错的疗效。看来此偏方不仅有依据而且有奇效。

次日,即到药店按白术60克、生地20克、升麻4(将原方钱数换算出的克数,白术用量有增加)抓取了四副药,回去按一般煎药方法煎煮,自己先喝了一碗尝试,除了略有些甜味外并无其他异味,等了半日未现肚疼泄泻,其实先尝主要是考虑服此药虽能通便但会不会猛峻而引起肚疼泄泻,因为几乎所有长期便秘之人为求一时之快,都服用过猛峻之泻药,西药药力强劲,中药也不差池,如巴豆、牵牛、大黄、芒硝、番泻叶之类,服用后均可引起肚疼泄泻,但泻过之后胃肠功能失调,服药十几天后更加便秘不通,老年人哪能经受得起,试过之后才敢给老母亲服下,一连三天按方服药,吃完了这三副半药,未见其它反应,但也未排便,是此方虚妄,还是年老虚弱也或药力不到?正疑惑着,也就是服完药后的第四天,不仅大便通了,而且还有意外之收获:小便也通了!心中一块石头终落地,两便一通,加上精心照料,十几日后老母亲竟能下床自己走动,从去年十月到现在身体已恢复到前几年的状况,到现在未再服用一剂,两便皆通,也未出现过反复,身体越来越好,一切生活均能自理!

查阅有关资料,知白术可通便,只是用量要加大,但是服用此方剂是如何通小便的不得其解,为了探究这个方子的效用,使更多的老年人不受二便不通之苦,闲暇之时便研究起这个组方来,

白术为菊科植物白术的根茎,多年生草本,生于山坡、林缘及灌丛中,分布于长江流域,现全国各地多栽培,以浙江为最。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待地上部分枯萎后,先晴天挖掘根部,除去泥土,剪去茎秆,将根茎烘干,亦可晒干。根据炮制方法的不同又分为白术、焦白术、麸炒白术、土炒白术。白术味苦、甘,性温;归脾、胃经;芳香质柔,可升可降,守而不走,具有健脾益气,燥湿利水,固表止汗,安胎之功效。主治脾气虚弱,食少腹胀,大便溏泻;痰饮,水肿,小便不利,湿痹酸痛,气虚自汗,胎动不安。但阴虚内热、津液亏耗者慎服;内有实邪壅滞者禁服。

白术,甘温味苦,燥湿利水,本为阴虚内热者禁用,皆因恐伤及津液,老年人一般津液耗伤,阴虚内热而觉口渴,为什么该偏方大剂量使用白术呢?该组方妙就妙在配伍了滋阴清热、凉血生津之生地,更有助于通便。此方更妙在少佐升麻,可升清阳之气,而降浊阴之气,使得该方更有利于无力排便的老年人,三味合用可谓恰得其所,天衣无缝!

现在网上,书上,中医,西医都会告诉你解决便秘多吃水果及多纤维质的麦皮,西梅也可缓解便秘之苦,如症状轻微尚可奏效,但却不能治疗顽固性便秘,或虽有效果,但不持久,下次再用之时便无反应。而白术三味汤(我给起的名字),好就好在无副作用,服用后更不会像服用大黄等泻药而引起肚子疼,更没有依赖性,尤其值得称赞的是服用量少,仅仅几剂,便可治愈,无需长期服用。

其实、单味白术磨粉冲服,效果也不错。无需煎煮,更为便利。可请药店代为加工,但须过100目筛,可每天服用三钱(三茶匙),空腹用水冲服即可,每天两至三次,此份味道甘香,易于入口,并不似药典所述如此味苦。但这里说的白术指的是生白术,它苦而甘温,专入脾胃二经。功可燥湿利水、固表止汗。最早运用生白术通便的医家当属张仲景,但医圣用的是否为生白术不得而知,据有关医籍记载,白术炮制的使用,约从唐宋开始,原方白术未注明用法,应当属生用无疑。而生白术,苦甘温,功以燥湿利水见长,怎么又具良好的通便功能呢?历代医家的认识在《本草求真》中说:“既能燥湿实脾,复能缓脾生津。且性最温,服之能以健脾消谷,为脾脏补气第一药也。”《医学启源》载白术:“除湿益燥,和中益气”,“和胃、生津液”。陈修园的《神农本草经续》:“白术之功在燥,而其所以妙处在于多脂。”《本草正义》记载其“能振动脾阳,而又疏通经络,然又最富脂膏,虽苦温能燥,而亦滋津液,且以气胜者流行迅利,本能致津液通气也”。《本草崇原》亦谓:“白术气味甘温,质多脂液,乃调和脾土之药也……白术作煎饵,则燥而能润,温而能和,此先圣教人之苦心,学者所当体会也。”《本草通玄》则云:“补脾胃之药,更无出其右者,土旺则清气若升,而精微上逢;浊气苦降,而糟粕下输。”《本经逢原》亦认为“白术甘温味厚,阳中之阴,可升可降,入脾、胃二经……补脾胃药以之为君,脾土旺则清气升而精微上,浊气降而糟粕输”。由此不难看出生白术既健脾益气、升清降浊、滋生津液、不通便而便自通,又质润多脂,无伤阴之弊,故为通便之良药。现代药理研究也表明:生白术通便,不仅有中医的理论基础和临床效验,而且也得到现代药理研究支持。如《常用中药药理研究与临床新用》一书载:“大剂量白术水煎能促进小鼠的胃肠运动,通过胆碱能受体介导,与α受体有关。较少剂量对离体豚鼠回肠平滑肌收缩有轻度抑制,较大剂量则增强回肠平滑肌的收缩,呈量效反应关系,白术煎剂有明显促进小鼠胃排空及小肠推动功能作用。”可见白术有通便与止泻双向调节功能。现代药理还表明白术具有利尿作用,且作用明显而持久,同时还具有降糖作用、强壮作用、抗凝血作用、抗肿瘤作用以及血管扩张的作用,本给老人用以通便的白术三味汤顺便解决了排尿问题就不足为怪了。

    生白术通便的药证及用量,在通便剂量上,现大多趋于重用,如《百味草药妙方》及《常见中药效验新用》皆载生白术通便时的量为30-60g。生白术虽具有通便作用,但并非适合一切便秘之症,据笔者考证,生白术的性味、功效特点,只适合气虚便秘,阴虚津枯者或脾虚湿阻、腑气不通之便秘。用之效果则立现。此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已有列举。桂枝附子汤所治之证为风湿留着肌肉证,若风祛湿存,且大便干结,小便通利者,则无需桂枝通阳化气、达表祛风,而加白术健脾燥湿,使脾运化水湿功能恢复正常,外合附子除湿止痛,内则升清为胃行其津液,加之生白术有质润多脂之特性,故湿祛津达,肠道自润,其便自通。由此认为,生白术通便之关键,在于能使脾运水湿的功能恢复正常,能为胃行津达液,再加其自身质润多脂,虽苦温但不伤津耗液。由于造成便秘的原因很多,决不可一方通治,如症见舌红,苔黄脉弦之实热肝郁型,舌泔苔润,脉沉迟之脾胃阳虚型用之则不可,否则伤人。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