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浓 / 心学 / 心学视野下的儒学重建

0 0

   

心学视野下的儒学重建

2014-07-29  丘浓
 

   心学与当今汉文化运动的对话

汉文化这个话题并不新鲜,直到今天还有许多人喜爱、欣赏、研究汉文化。中华文化、华夏文明、汉文化实际上很容易被人忽视。中华文化是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的综合体,华夏文明是汉文化的古城,因为汉民族在汉帝国以前是华夏民族,汉族文化自然就是华夏文明或曰华夏汉民族文化。可以说,汉文化就是中华文化的主流文化,中国的主流文化;即使在今天,不论什么人出于什么初衷、什么立场、什么利益、什么目的、什么想法都无法否认汉文化才是中华文化的主流,华夏文明才是真正的的中华文明;否则,视中华文化当中的一个或一切支脉为其本身只能是中华文化的皮毛甚至是半中华文化、假中华文化乃伪中华文化。所以,为了捍卫我们文明的纯洁性和正统性,我们使用华夏文明这样内涵和外延都明确的概念而不是中华文化这样相当宽泛的概念。虽然我们无法忽视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互通有无的事实,但我们坚决反对那种为了讨好执政者和少数民族肢解汉文化,虚无化汉家王朝及其民族英雄,弱化华夏汉民族的行为,这种人愚蠢无知占少数,别有用心恐怕占多数吧。我虽然不便妄下结论,但谁能保证没有这种人呢?

因此之故,汉文化运动在2003年兴起于民间。如果说,学术界的汉文化研究还只是停留在梦幻般的玄想世界而回避严酷的现实与残酷的事实的话,那么民间的汉文化运动比学术界全面得多。汉文化运动及其学术研究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这些年轻人注意到汉文化不能永远躲避在现实之外的玄想的世界,它必须通过作为华夏文明的感性直观面对并不明真相的广大人民群众和浅薄的阴暗动物的责难、非议、诋毁。所以,这些优秀的年轻人在今天重新穿上了我们的祖先从黄帝到大明王朝一直穿在身上的表现着天人合一、情景合一、形神合一,交领右衽,宽袍大袖,系带束带的潇洒、飘逸、清新的作为华夏汉民族文化载体的汉服。许多人向我们诉说着那段惨不忍睹的痛彻心扉的用华夏汉民族无数祖先的殷红的鲜血与无助的眼泪书写的不为人知的苦难岁月,他们唯一真心期盼的不是向哪位少数民族同胞举起血腥的屠刀而是在对人性的呼唤与兽性的鞭挞中不让悲剧重演,他们之所以冒着那些遗忘自我出卖自我的奴才指责为韩国人与日本人的风险带领我们去追寻那衰微的华夏文明与中国意在以华美的汉家衣裳告诉千千万万名华夏儿女我们不姓耶律,不姓完颜,不姓孛儿只斤,更不姓爱新觉罗,我们唯一的姓氏是华夏与汉,唯一的图腾是龙凤,唯一的家园是夏商周秦汉隋唐宋明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孔、孟、荀、董、韩、程、朱、陆、王创建的华夏不会毁灭,秦皇汉武奠基的华夏不会逝去,唐宗宋祖重建的华夏不会消失,明太祖和孙中山光复的华夏不会灭亡。

喜欢也好,讨厌也罢;赞成也好,反对也罢;参与也好,观望也罢;他们的所作所为至少揭穿了谎言,说明了事实,推翻了谬论,奠定了真理;我们暂且不论学术界的观点和态度,不论某些学者的反对言辞,更不论这件事本身的是非曲直,只说那些自称为学者、专家、教授的人终日满口的中华民族一家亲却偏偏容不得华夏、汉族这样的词语,胡言什么以复兴汉家衣裳为切入点的汉文化运动是狭隘民族主义、文化秀、复古倒退之类云云,更有甚者把曾经不劳而获,双手沾满人民群众的鲜血,无视人民群众血汗泪水与惨痛疾苦的蒙元满清贵族统治集团与今日认同华夏文明自食其力的满族公民与蒙古族公民混为一谈,认为批判满清的奴性思想,指责满清的罪恶,揭露满清贵族统治集团的罪行就被某些人冠之以“大汉族主义”、“制造民族歧视和民族分裂”、“破坏社会和谐安定团结”的罪名并施之以刑罚,那这个社会的和谐安定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根基也太脆弱了。

诚然,我们终日倡导复兴华夏文明,易中天、于丹、傅佩荣等人在百家讲坛纷纷品读《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论语>心得》、《<庄子>心得》、《孟子与老百姓的智慧生活》,其他学者在百家讲坛的国学讲座,某位国学大师应用国学于企业管理也不是什么新闻,但只要你仔细观察一下他们身上的中式衣冠无非是立领衫或满清马褂改良版的唐装,至今尚未看见汉服在正式场合中出现过。

也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既然如此,有人就喜欢拿什么内容与形式之类的言论反驳之,但问题是我们连自己祖先的形象都没有搞清楚就像一个孩子不记得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就大谈特谈复兴华夏文明,塑造新时代的人文精神,解放华夏人于满清奴性思想当中岂不是一句空话?所以,当我们再次看到穿着交领右衽、宽袍大袖,系带束带或圆领窄袖袍服的中国人的时候,请不要妄下断言说他们是日本人或韩国人,日韩衣冠只是华夏衣冠的翻版。

心学作为华夏文明的精神理念必须以华夏汉家衣裳作为自己的现实形象传承、变革、重建儒家心学的哲学思想观念理论体系。即使赞同以复兴汉家衣裳为切入点的汉文化运动如果只停留在复兴汉家衣裳这一点上。失于内涵,,或许真的被人们指责为一场文化表演;所以,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些清晰直观可见的文化活动,更需要在华夏汉民族文化塑造下成长的大哲学家、大政治家、大科学家、大文学家、大艺术家……以及以心学唯理论形态的人本学的哲学体系。

然而,每当我们言及人的问题、观念、思想、理论时往往会想到西方哲学;因此,心学也就必须与西方哲学开展对话;这样,心学才有可能成为一门人本学理论形态的哲学即哲学人本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丘浓 > 《心学》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