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xyz123 / 神志病 / 马融运用和解少阳法治疗小儿癫痫体会

0 0

   

马融运用和解少阳法治疗小儿癫痫体会

2014-07-29  123xyz123
 癫痫是一种反复发作性神志异常的病证,俗称“羊痫风”,临床以突然意识丧失,甚则扑倒,不省人事,强直抽搐,口吐涎沫,两目上视或口中怪叫,移时苏醒,一如常人为特征。吾师马融教授从事中医儿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30余年,治学严谨,学验俱丰,在继承和发扬中医理论,运用中医、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小儿癫痫疾病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并制定出一系列方药运用于I临床,屡获效验。作为学生,随师诊治众多病人,受益颇深,今就马融教授运用和解少阳发治疗小儿癫痫的经验举一案例阐述如下。
    某女,15岁。2009年10月17日初诊。主因“间断四肢抽搐1月余”,患儿因压力过大于2009年9月10日寐中发生意识模糊,伴四肢抽搐,闭目,口吐痰涎,口中异声,面青,口唇发青,持续1—2分钟后自行缓解,缓解后头晕乏力,遂就诊于总医院,确诊为“癫痫”,予拉莫三嗪25mg Bid口服治疗2周,未见明显好转,以后相继发作4次,症状同前。刻下患儿精神可,偶心慌,喘大气,偶口唇发白,自汗盗汗脾气急躁,好胜心强,记忆力可,纳食一般,寐欠安,入睡难,易醒,呓语,大便质可,一二日一行,小便正常。舌红苔白,脉弦滑。查体:神清,精神反应好,呼吸平稳,面色尚可,体态自如。头颅无异常,咽、扁、心、肺未见异常。腹软,肝脾未及,脊柱四肢无异常,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个人史:足月剖腹产,脐绕颈(+)。既往史:否认高热惊厥史、惊吓史及一氧化碳中毒史。家族史:否认家族遗传史。外院查脑电图:散在及阵发尖波。脑CT:桥脑偏左侧现状异常信号考虑畸形。脑MRI:桥脑偏左侧现状异常信号考虑畸形。诊其为:中医:痫证(痰痫),西医:癫痫(强直一阵挛性发作)。此为痰浊素盛,肝阳化风,痰随风动,风痰闭阻,上蒙清窍所致。法以涤痰熄风开窍定惊。予涤痰.汤加减:石菖蒲10g,胆南星12g,天麻10g,川芎10g ,陈皮10g,半夏10g,茯苓15g,羌活10g,煅青礞石30g,铁落花30g,煅磁石30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僵蚕10g,炒枳壳10g,甘草6g。2010年5月29日二诊:服上方加减治疗半年余,患儿药后共发作10次,平均每月发作1—2次,多于睡梦中发作,表现基本同前,持续1分钟左右自行缓解。现患儿神清,脾气急躁,时自觉头晕、腹胀,自汗、盗汗,纳少,寐欠安,多梦,时有呓语,大便稍干,一二日一行,小便正常。查体:舌红苔白腻,脉弦数。马老师看过病人后,认为患儿邪犯少阳,胆胃有热,痰热互结,故治以和解少阳,安神定志法。予柴胡桂枝龙骨牡蛎汤加减:柴胡10g,桂枝10g,生龙骨10g,生牡蛎15g,党参15g,黄芩10g,白芍10g,地龙10g,僵蚕10g,干姜5g,大枣3枚,浮小麦10g,甘草6g。2010年7月3日三诊:患儿连服上方1月余,药后共发作3次,表现同前,持续1分钟左右自行缓解,缓解后乏力。现患儿神清,纳可,寐尚安,脾气较前好转,仍多梦,时有呓语,自汗盗汗,大便正常,小便量可。查体:舌红苔白,脉弦数。后改服涤痰汤加减:石菖蒲10g,胆南星12g,天麻10g,川芎10g,陈皮10g,半夏10g,茯苓15g,羌活10g,煅青礞石30g,铁落花30g,煅磁石30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僵蚕10g,炒枳壳10g,甘草6g,生龙齿30g,合欢花15g,党参15g,白术10g。患儿服上方加减治疗半年余,患儿药后仅于2010年7月31日夜间劳累后发作1次,后未见癫痫发作,无明显不适。
    按语:该患者的治疗过程生动反映了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重要性。《丹溪心法·痫》云:“无非痰涎壅塞,迷闷孔窍。”癫痫为病,病理因素总以痰为主,每由风、火触动,痰瘀内阻,蒙蔽清窍而发病,故发作时可见神昏、口中异声、口吐痰涎,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神气怯弱,更易发此病,正如《景岳全书·癫狂痴呆》云:“盖小儿神气尚若,惊则肝胆夺气而神不守舍,舍空则正气不能主,而痰邪足以乱之。”《寿世保元·间证》:“盖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恐气归肾,惊气归心,并于心肾,则肝脾独虚,肝虚则生风,脾虚则生痰,蓄极而通,其发也暴,故令风痰上涌而痫作矣。”可见癫痫与五脏均有关联,但主要责之于心肝,顽痰闭阻心窍肝经风火内动是其主要病理特点,久则耗伤精气,可致心肾亏虚,气血不足,可见心脾两虚,而其病机的转化决定于正气的盛衰及痰邪之深浅,本病患儿病程较短,本患儿发作时见神昏、抽搐吐涎,且持续时间不长,1~2分钟即可自行缓解,观其舌脉,舌红苔白,脉弦滑,辨其正气尚盛,但其发作较为频繁,当急则开窍醒神以治其标,方选涤痰汤,方中胆南星、陈皮、半夏、茯苓、青礞石理气豁痰;川芎、枳壳行气降逆活血;天麻、铁落花、磁石、僵蚕熄风定惊;羌活通督脉经气;石菖蒲、龙骨、牡蛎清心开窍;诸药合用,以达涤痰开窍之功。
    然初用涤痰汤,患者未见明显好转,笔者认为,人作为一个以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在其时间和空间的发展过程中,始终要维持一个相对动态的平衡。机体好似一个庞大的平衡系统,其中包括有阴阳的平衡,卫气营血运行敷布的平衡;气机升降出入的平衡等等。而少阳位置和功能都有其特殊之处,其处于半表半里之间,正邪进退之所,又有三焦气化、水液输布之司,对于维持人体的动态平衡有着举足轻重作用,人体的各种疾病都有可能责之少阳,故在治疗过程中,医者当审证求因,重视和解少阳,而本案患儿脾气急躁、头晕、腹胀、多梦、呓语、舌红苔白腻,脉弦数,此为邪犯少阳,胆胃有热,痰热互结。
    在《徐氏医家六种·伤寒类方·柴胡汤类四》中云:“此方能下肝胆之惊痰,以之治癫痫必效。”,方选《伤寒论》柴胡桂枝龙骨牡蛎汤加减为治。方中柴胡、桂枝、龙骨、牡砺、党参、半夏、黄芩暗合柴胡桂枝龙骨牡砺方,取其和解少阳、镇惊安神之效;干姜温中散寒,并与黄芩相配,寒热平调,和解少阳;地龙、僵蚕豁痰、开窍、止痉以治其标;佐以党参、甘、麦、大枣,取其养心调肝,除烦安神,和中缓急之效,诸药相合,共奏疏利肝胆,调和阴阳,镇惊安神之效。
    后患儿舌苔渐薄,脾气好转,少阳枢机得利,再用涤痰汤以镇惊熄风、涤痰止痉,然《幼幼集成·痫疾证治》有云:“从前攻伐太过,致中气虚衰,脾不运化,津液为痰,偶然有触,则昏晕猝倒,良久方苏。”,故本方在用大剂重镇安神之品的同时,加用参苓术草以健脾益气以防攻伐太过。后患儿症状明显好转,未见发作。
    由此可见,少阳在人体生理、病理方面的重要性,提示我们临床治疗辨证同时,兼以和解少阳,运用具有疏通和解作用的药物,调整某些脏腑、经络、营卫、气血等失调关系,以消除疾病,达到解除病邪,调整人体机能的目的。使机体的整体功能顺畅,整体协调,使整体趋于一个平衡稳定的状态,才能促进机体恢复正常的功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