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8386 / 情感美文 / 如梦令

0 0

   

如梦令

2014-07-31  我心飞扬8...

 

 

如梦令

    —— sissy

 

 情之所至,一片闲愁不由人,时有鹧鸪飞去来。
频回首,何时能把青梅嗅?
心素如简,念念犹咨嗟,弄一窗花影。 

 

 图片


 

=1=

   

   走远,走近,似乎总在一念之间。总有一些人,无论走多远,一定都会重逢,也总有一些人,无论走了多久,也无法抵达彼此的内心。


   缘起缘落缘何处,谁懂谁心?水清见月,若没有相惜,懂得何在?来去之间不过过客匆匆,能保留一份美好有时亦是一份奢侈。是不是那些珍惜,也要恰如其分,便不会成为负担?


    若我的沉默,你会懂,那些不安,也会无言静美。再也无须张扬着那些妖娆,那颗与岁月相守的心,自由行走着,终会素雅安然,在诗经里唱和,在沧桑的岁月里饱满。


   临水,照花,光阴,寂寥了心底那抹胭脂色,却也成全了风轻云淡。风住沉香花落去,岁月终会记得所有的温润,只是那些爱与忧愁再也别无去处,悄悄落入诗意里栖居,即使枯萎也风骨粲然,那些盛开过的感动,洒落一地般若声声……

 

图片


=2=
  

   若懂,何须言语?纵使缄默,一切,都在心里,早已是不改的山水,不能说,不能想,却不能忘。一些过往,从未刻意,却总是不经意在生命里兜兜转转。


    多少转角处的遇见,去去来来,一经光阴和沧桑洗染,便会更加完美,漫卷西风,犹如还魂。旧年华的暖色,隐约着栀子的气息,沉香了记忆,在心的回响里,那些柔软的底蕴,不必告白,怎么看,都是最美的存在。


    安分守己的眷恋,多少留白浸染了月白的诗,洒落一地梨花似雪。历经万转千回沧海桑田,一缕炊烟慢慢从指尖袅袅,妩媚着那一抹胭脂色。


    多少念,无声胜有声,那无法逃逸的喜欢,隔水的云箫,在骨子里沉淀着分外的缠绵。浅浅呢喃着几分纯真,在岁月里,在心里,在珍惜里,种一路蔷薇......

 

   
图片


=3=
 
   

记忆如花隔云端,深邃了夜的温柔,一念,生暖。相视一笑的温婉,沉香了岁月,经久不息回旋着幽幽诗意。


    那朵娇羞,指端缠绕,一直惊艳,从不曾疏离。一眉好水,柔软了多少春秋? 清荷,素心,玉壶缱绻。多少等待,悄悄落入一卷经书,梵音袅袅。


    悄悄临摹着灵魂的诗行,总能抵达一份清远的永恒。斜阳,潋滟了黄昏,海岸熏染了暖色,风声正好,隐约一束花开的清欢。那把心伞依然伫立于青石板的小巷口,多少微笑便在沧桑的岁月里青翠。


   隔着一首诗聆听潮起潮落,辨别着熟悉的气息,泛舟心事未央,半生风花雪月,早已醉了一地温和。咀嚼一瓢清浅,落雪听禅,静默无言着一份珍贵……

 
  

图片



=4=
 

无所遁形的呼吸,尘烟深处飘荡,薄如蝉翼的喜欢,又何须一一捻破?总有一些情愫无法抵达,无须承认,却从不曾片刻疏离。


    指尖的温柔,终是无法摆脱时光的匆忙。日子旧了,默契不会旧,缘来缘去,那些心动与感动,却依然回暖着流光。


    搁浅的情节,不经意总会旖旎而来,摩挲着灵魂的疲惫。鲜活的暗香,缠绕岁月的青藤,那些没有老去的习惯,心无旁鹜,收藏一季季纯白,优雅着岁月的平淡。


    情深终难自持,隔着回不去的岁月,装帧着花儿的清喜,一份简单的懂得,随意蔓延。尘埃纷纷,终不过日月无声,修剪着新生的枝蔓,温婉着纤纤风骨。无瑕的静然里沉醉,不问今夕是何年,无论何种姿势,那些隽永的味道,还有那千年的愿望,都将一一插入瓶中。
 

   


图片


=5=


      心底的柔波,荡漾着岁月的小影,一朵朵珍惜,明媚自如,悄悄化作满园郁香。那些笑声,在深夜的乐府里缠绵,落入眼帘的都是慈悲。与爱无关,与爱有关,多少记忆,都是入眼入心的念。



      总有一些花开的悸动,在心的回响里起伏。或许只有风花雪月的尽头才能看到清风明月,封存点点滴滴的安好,遥寄岁月,晒干的温存,芳香依旧。


        
岁月的清幽,逡巡着光阴,多少眼神的交集,多少微笑的温馨,来过,总是有迹可循,有暖可依,有意无意的颓废,都是魂兮归来不可言喻的欢喜。


    所思在远道,多少禅意,在窗外的篱前,道别重逢,一曲箜篌,弹破古老的岁月,浮云温柔,多少暗香盈袖,就在那岁月的小桥流水里莞尔……
 

   

 

图片 


 

=6=


    那些悸动的潮涌,纸背上行走,总有一些清瘦,心底凝固。碎眠七月,梦里一树繁花开得正欢,不经意总能听到远方轻轻的呼唤,一地婆娑,似乎多少暖,便有多少念。


    三千古意,云端飘缈,那些不能诉说的秘密,散入错落的诗行,都是等待的温柔,是否缘分不够深,只够同船渡?油纸伞下多少无眠的期盼,隔岸的斜阳烟雨,百转千回。


    往事的清秀,岁月里莞尔,风里云里追逐,缄默着年华去远,一支竹蒿,何时弄潮岁月的彼岸?沉溺于最深的烟火,唇边的笑
意,细数着清欢。人在其中,心不由己。隐秘盛开的长相思,与窗外流云,寂静无语。


    即便渐行渐远渐无书,即便秦淮月凉如水,落梅胜雪,终不会荼靡花事了。往事里静坐,但闻人语响,依然是岁月最后的神话。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