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意趣 / 文学和诗词 /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哀情...

0 0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哀情唐婉(下)

2014-08-04  云山意趣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哀情唐婉(下)

2014-08-04       转自- 陌上花开

 

                     


时间飞转,又到了第二年春天,唐婉怀着重重的心事,再次来到沈园。她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看着柳色依依,迈着沉重脚步,当走到去年和陆游相见之地时,猛抬头,忽然瞥见墙上陆游题写的那首《钗头凤》。唐婉反复吟诵词作,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相亲相爱的情景,不由得心潮起伏,悲恸不已。感情的闸门轰然打开,相思交织着悲苦,无奈交织着无助,放不下又心不甘。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随手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人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从这首和词,可以看出唐婉的确是个才女。 

  黄昏薄暮,雨送花落,独依栏杆,泪痕残留,几多的幽怨?今非昨日,病魂缠绕,怕人寻问,咽泪妆欢,几多的相思难寄?赵士程虽然是个体贴宽容的丈夫,给了她感情的慰藉,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士程无论多么爱他,都不可能走进她心的最深处。她把一份纯净执著的情,永远留给了陆游。 

  世情恶与人成各的痛苦折磨,现实和旧爱的矛盾,思念和愧疚的双重煎熬,终于使她心力疲惫,日臻憔悴,悒郁成疾,不久,她的香魂便化作一缕幽幽的凉风,飘然而去。 

  唐婉的难能可贵,在于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她既又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无限怀念,对陆游的无限思念,但她对赵士程一定有愧疚之心,从她和词“瞒!瞒!瞒!”的无奈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点。 

  如果隔在现在,一些想得开的女子,一定认为唐婉改嫁赵士程是她的福气。陆游有什么好,不就会写诗填词吗?他软弱妥协,重功名富贵,而赵士程温厚宽容,大度重情,知书识礼,这样的好男人哪儿找去?和士程这样的男人一起过日子,该多么的踏实幸福! 

  赵士程爱唐婉丝毫不亚于陆游,但他偏偏走不进唐婉的心里。这是不是爱的悖论? 

  有些人的爱情之花,只能开放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也正是因为一次,开的太盛大,释放出所有爱的激情后,再也无人替代。唐婉的爱就是这样。 

   当为情死,不当为情怨。关乎情者,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虽然既云情矣,此身已为情有,又何忍死耶?然不死终不透彻耳。有一种感情,当不能爱,又不能怨时,只有一死,才能表达爱的刻骨铭心、千回百转。 

  那是一种刮骨疗伤似的的痛,那是烟花释放所有生命激情后的凄美,那是昙花一现时的决绝和冷艳。只有死,才能让一份难以明说的情,永生! 

  唐婉就这样去了,带着不舍和思念,带着幽恨和离情。但她的早逝,给陆游的心灵上留下了巨大的创痛。因为,陆游懂得,她是因他而去的。 

  有人说,爱的最高境界是焚心,是懂得。唐婉的心碎了,被情爱和思念烧焦了,她即使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了,所以,她只有一死。她去了,也带走了陆游的心,因为他是爱她,懂她的。 

  唐婉去世后,陆游春风得意,仕途通畅,一直做到宝华阁侍制。这期间,他除了尽心为政外,也写下了大量反映忧国忧民思想的诗词。但功名富贵如浮云,怎能抵得上一份幽居于心的难了的情?再多的诗词,再大的名利,两鬓如霜时,都淡如悠悠的春江水了。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离恨越长,思念越深。 

  死生离别两悠悠,人不见,情未了,恨无休。 

  七十五岁时,陆游告老还乡。此番倦游归来,唐婉早已香消玉殒,自己也至垂暮之年。旧事如天远,沈园依旧在,那曾经的一幕幕,就像一个个特写镜头,在他的脑海里反复重现。春风迎袖,花红柳绿,夕阳晚暮之时,常常看到一个黑衣长衫的老者,在沈园的幽径上踽踽独行。解不开离恨情,诉不完相思曲,物是人非,只有一颗孤寂的心,如黄叶般在暮色中飘飘荡荡。 

  唐婉成了陆游心里抹不去的痛。 

  沈园里,那伤心欲绝的惊鸿一瞥,那哀怨的眼神、消瘦的容颜,那锦书难托的无奈,都如刀子般剜割着他的心。思念的潮水汩汩滔滔,无需点染,他愤然写下了几首沈园怀旧诗,其中最有名的是《沈园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如果说《钗头凤》是在吟味稍纵即逝的相遇,是在书写昔日的山盟海誓,还有珍藏心头的锦书,那么这两首诗在体验惊鸿照影的虚无飘渺时,已感受到香消为土、柳老无绵的生命极限了。 

  有一种爱,超越生死,跨越古今,以致千百年之后的人,再来感受时,仍会泫然泪落。在生命的极限处,爱在申诉自己的永恒价值。感天动地! 

  就在他告别人世的那一年,85岁的陆游,白发如银,步履蹒跚,手拄拐杖,重游沈园。他怀着满腔的情和怨,写下了最后一首悼念唐琬的《春游》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此后不久,陆游带着无限的爱恨,溘然长逝。 

  在唐婉离世后的漫长岁月里,陆游苦苦思念了55年。他们的爱情,就像那滚滚的长江水,淹没了两人,也感染了后世。 

  唐婉虽含恨早逝,但她以自己的温婉和才情,赢得了两个男人真实深刻的爱,她这一生短暂,也算值了。她像烟花般,拼劲了所有的生命之爱,璀璨的绽放之后,便是凄凄的凋落。留给陆游和后来人的,是无限的追思和惋惜。   千年来,沈园已成为唐婉和陆游凄美爱情的历史见证。但在那故事的背后,我仿佛看到一条条无形的鞭子,抽打着那个时代相爱的男女,孝道礼教,功名利禄,摧残了多少美好的爱情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