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轻纱凉如梦 悲绝人寰总关情

2014-08-08  喜好喜好

 


 
作者: 媚骨红颜    编辑:喜好喜好
 
   每个人,与生俱来就背负着使命。或是为了圆满前世的一段姻缘,或是为了书写一个崭新的故事;亦或是为了兑现一个诺言,为了偿清一份债约。青葱的年华里,不论你是要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用爱走完这一生,还是要幽幽静静、独守清欢的随心过完这一世,命运早已无声无息的,在你必经的阡陌路口深埋下伏笔。
  
   喜欢追寻那种残酷的美感,爱那繁华之后的寂寥。我相信,每一座青山,每一条河流都有无法言说的故事;每一棵古木,每一块青石都有无法破解的谜底。或许,我们还能凭借岁月遗留的细碎痕迹,找到那些曾被繁华堆砌的城墙里面,世人无法抵达的荒凉和落寞。或许,我们还能凭借薄如蝉翼的书扉文字,打捞一段轻纱如梦,悲绝人寰的旷世奇缘。


  
   《红楼梦》中,绛珠仙子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故事,感动了无数的人。上苍给了黛玉惊艳的容貌,赋予她绝世的才华。她转世人间,结草衔环,用一生的泪水还尽了前世欠宝玉的债。历史上,还有一个这样的女子,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姓,不知道有关她的任何背景。她亦如黛玉一样,用自己花样的年华,如梦的青春还清了前世所欠的情债。这个女子,就是纳兰容若的表妹,一个温柔似水,冰洁娴静的女子。
  
   说到纳兰容若,我们总能联想到在他身上发生的一段段刻骨的爱情。一个柔情似水的才子,一个风采卓然的少年。他长在富丽堂皇的明府,却偏思篱园茅舍的清幽;他食尽玉粒金莼,却向往粗茶淡饭。在众人眼里,他是那道令人艳羡的风景。有多少如花的红颜,愿意心甘情愿的在他冰洁如水的情怀中消融。他的一生中,邂逅了诸多的缘分,却唯独与表妹的这段浅薄,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像黛玉一样,纳兰的表妹,也是一个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寄居在纳兰明珠府邸的伶人。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也许是家道中落才会寄人篱下。也许,在前世她也欠了纳兰的债,此生为此而来。她像一朵洁白的梨花,纤尘不染,清新绝俗,安静的盛开在明府的一隅。在四季青翠,鸟语花香的明府花园里,这样一个寄居客,自然不会拥有那份心安理得的快乐。多少个青翠的日子,她与纳兰在这栋花园里一同成长。那个多情的少年,用他纯真善良的内心,给予了这个可怜的女子以欣喜和热情。在她苍凉的人生中,纳兰无疑,成为了人世赐予她唯一的安暖。


  
  世间就是有这样钟灵毓秀的女子,让年少多情的公子,捧在手心来疼爱。纳兰谜一样的恋上了她。恋上了她嘴角洁净的笑靥,恋上了她眉间淡淡的轻愁。这个小小的女子,给了纳兰对爱情所有美好的想象,也给了这个初识人世况味的少年,对人间情爱最温柔的渴慕。一个是俊朗不凡,面若秋月,眉如春风;一个是美丽娇俏,肤如软玉,冰洁娴静。可想而知,这样的如花美眷将是人世间多么惊艳的风景。
  
  然而,千百年来,命运总是自作主张的安排着人事。缘分,有时候比人还要固执。缘尽时,不容你是否舍得;缘来时,不问你是否需要。渺小如尘的我们,如何能预见自己的未来?碌碌红尘,纷繁人世,有太多的禁锢,事事往往总于心相违。虽说,这世上,无非爱与恨,无非你和我,可冥冥中偏又多了许多的惊扰和无奈。有些缘分,看似唯美,实则凄冷。有些挚情,明明相爱,却终究要错过。许多的时候,真的并不是我们奢求太多。与相爱的人,执手日出,共赴日落。平淡的共赏四季炊烟,执手诗酒红颜的幸福。看似多么微不足道的心愿,却总有命运从中阻挠。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开始太过美丽,所以结局就注定要凄然。
  
  两个情不自禁被爱包裹的人,在无情的现实世界里,终究还是难以逃脱命运设下的局。因为明珠夫妇的反对,表妹被无情的送进了宫中,成为了帝王的宠妃。两个相知相恋的人,终究被硬生生的拆散。
  
  可想而知,在残酷且不能更改的事实面前,那滔天的愤恨,和入骨的撕痛将如何的啃噬他们脆弱的灵魂。痛苦中的纳兰亦是幸运的,尽管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子,但是,在他肝肠寸断的时候,依然有疼爱他的双亲和整个明珠府的人,为他奔波忙碌。而那个深陷囹圄的女子,何其的孤苦。只身在那个阴森恐怖的皇宫里,处处是陷阱,步步如地狱。如此一个未经世事,单纯净白的小小女子,没有任何的背景下,在那个到处是魔鬼的牢笼里,又将面对如何的生还。


  
  我常常想,在这多变的红尘里,如果没有那么多的不幸和别离,纳兰与这个动心的女子又是否真的会天荒地老,永生幸福?然,我们只是这万千红尘中之一息,是浩渺苍穹中之一念,如此卑微的我们,如何能预知轮回中,早已安排好的宿命。就像那个已经步入深宫的纤弱女子,在我们还为她的处境惴惴不安之时,她却以顽强的意志,安然的生存了下来。
  
  不是被五味杂陈的烟火浸染,也并非向悲欢冷暖的世情低头。在那片繁芜中,她用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为自己寻得了一片看似简约安宁的天空。忆起这个惊世女子悲惨的结局,许多人会觉得,她既是深爱着纳兰,又将繁华富贵视如烟云,为什么不会在初入宫中的时候,就选择了结自己的一生,留给世人永生的贞洁和刚烈?
  
  其实,一个信缘的人,应该明白,世间的缘分,聚散早有定数。缘在则聚,缘尽则去,前世的因果早已注定了今生的结局。聪明如她,又何必去强求一段无果的姻缘。相逢即是拥有过,也许她不想祈求太多,也无需收获太多。只要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微风中,即使只能感应到那缕熟悉的气息,纵使空间,纵使距离,也好过天上地下的永诀。已是根深蒂固,又何惧离别?又何以不安?爱情,在每个人的心里,种下了不同的因果。有些爱,细水长流,淡而有味;有些爱,刻骨铭心,誓死相随。这个女子对纳兰的爱亦是如此,做不了细水长流,就只能将那份刻骨封存,誓死相随。


  
  从此,这个美丽的女子将自己幽居在深宫,每日看雨从檐角落下,每夜听风在窗外穿行。一个人孤独的坐在春日薄暮的黄昏,回忆那些过往似水的烟云。光阴催人老,花样的年岁,却靠咀嚼回忆度日。因为有了回忆,生活才有了些许的人情味,日子才不至于毫无血色。
  
  纳兰容若,是大清王朝中一颗璀璨的星子,他用旷世的才华编著的《通志堂经解》和《绿水亭杂识》,一经入世,便轰动朝野。很快,他的多情和才情被那个享有最高权杖的帝王赏识,并被荣光万丈的晋封为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随意出行朝堂。
  
  许多看似拥有的,未必真的拥有;许多看似失去的,也未必真的离开。那个身居宫中的女子,静静的关注着有关纳兰的一切。不管是随军出征、伴驾随行,还是后来在无尽的恩宠里,娶妻卢氏,奉旨完婚,她都一如既往的爱着他。纳兰是她的天,是她的地,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收获和付出,是她如水华年里唯一的喜悦和痛苦。
  


  这世上,就是有这样执迷不悟的人,为了一溪流云,一帘幽梦,而交换心性,倾注深情。殊不知,痴情的本身就是一段寂寞的行程。一个看似已经寡淡漠然的人,倚楼听戏,临池赏荷,可以为一朵花开含笑低眉。但是,那份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清冷和薄凉,那份骨子里的情深和义重,早已雕琢在了冷暖的岁月里。其中的悲欢苦涩,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方知其中的真滋真味。
  
  也许是天妒英才,也许真的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纳兰容若,在他三十一岁的年纪,因疾病终结了此生。他用三十一载的光阴,书写完了他既短暂又辉煌的一生;用几十个春秋冷暖的岁月,谱出了他不为人知的多情与落寞。人的生老病死何其自然,纵使一个惶惶王朝也要接受被取代的命运。
  
  然而,我们总要为一些渺小的事物感动。
  
  该怎样吟哦一首动人的诗歌,才不会惊动已经平静的心情?该怎样讲述一个过客的故事,才不会打扰行将安宁的日子?人的情感和命运,就像漂浮的白云一样无法掌控,时聚时散,时离时合。在获知纳兰死去的第十天,那个身居宫中的人儿,无声无息,无波无澜的死在了宫中。


  
  是聚终要散场,是戏终要落幕。这个女子,若不是前生欠了纳兰的债,今生又因何而来?她这一生,就像那朵为了装扮春天的花儿,春去了,她就只能是凋零。她是那傲骨寒梅前晶莹的白雪,待梅谢以后,大地春暖,雪终将消融。
  
  怎样的一段爱情,带着难言的凄美,有如花落冰弦,诉说着无尽的冷韵。我们都知道,这人生,本就是一场无法更改的轮回,繁华落幕,寂寞登场。掠过尘世的浮生,万般事象,皆化作梦幻泡影。然,我们依旧会被一些人,一些事触动。不是执着于他们的千秋功名,而是欣赏他们的生活态度。同样是华服锦衣,拥有着不可一世的富贵和尊荣,而他们追求的却是生命真实的性灵,以及内心深处的柔情。
  
  怎样的一场落叶匆匆,让死亡也这般地灿烂从容。韶光如梦,看惯了秋月春风,可终究割舍不断曾经美丽的相逢。往事像一场无言的秋红,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群山寂静,流水无言。就这样告别过往浅薄的华年,一夜之间,将所有的得到或失去,缘灭或缘起,向流光悉数交还。

用凄美的图片表达自己不安的心情


  
  这个非同寻常的女子,在失去了此生唯一的挚爱,了断了今世那一线牵念后,释怀一切,再也无挂无牵。聪慧如她,与其一个人孤老在世,每夜听雨打落花,忍受那些源源不断的相思。莫不如,给自己找一条更宽广的路,免了四季轮回,少了凄苦冷暖。在世一生,悲辛的为情寂寞;决裂凡世,潇洒的与尘埃挥手。落地之时,便背负累累情债,血泪偿还。离世之日,红尘为她让道,天地也休敢多言。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