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君如竹,我如兰

2014-08-10  喜好喜好


 


作者:空谷幽兰  编辑:喜好喜好
 
 
幽幽竹影秀风清,

皎皎兰心挽月明。

玉韵禅弦歌漫漫,

怀云抱水两晶晶。

风儿悠悠、竹影幽幽,风摇竹韵、竹逸风清。月色姣姣、兰心皎皎,月洒兰斋、兰挽月明。月白风清的夜,独对半窗竹影,弦纵满怀思情,琴音流转,心曲回环,伴着竹声玉韵在指尖上潺潺流动。

———题记

 

总有一种声音,像旷古的箫声,飘载着清远悠然的竹香,蜿蜒而来,逶迤而去。总有一种心性,在这亦真亦幻的妙音中渐渐苏醒,宛若幽兰一样,波澜不惊,于寂寂山谷中伴着清风竹韵,淡然开放,安静而从容。无数次的问自己,你是否就是我心深处千呼万唤的情,红尘内外千寻万觅的梦。

“四时花草最无穷,时到芬芳过便空。惟有山中兰与竹,经春历夏又秋冬”。一首《竹兰》题画诗把人带入真实无妄而又空灵淡远的意境中。透过板桥书画的水痕墨迹,穿越古今,漫步红尘四季,滤遍万千繁华的起落轮回,寻寻觅觅中,仿佛看见了前世的你我,是那么幽雅淡然、风姿卓绝。是的,前世的你我本应是竹兰相伴相依、相知相惜,幽谷长风中与云岚共舞,与山水共栖,任四时流转,风雨来去,依旧是雅节隽永、清香远逸。

而今生红尘里,我,已不是我,你,亦不是你,因为在我迷失了自己的同时,也就遗失了当初的你。所以要想找到你,更需要找回我自己,于是,我开始了一场孤独的心旅,漫漫天涯路,茫茫云水间,无数次的寻觅、寻觅、再寻觅。

风起的时候,我动身去寻你,山,很高,谷,很深,云雾飘摇,芳踪杳渺。你在峰巅?在深谷?还是在山腰?

雨落的时候,我动身去寻你,路,漫漫,水,迢迢,夜漆寥廓,烟锁渔火,你在天涯?在海角?还是安隐在我的身边,却让我无法看到?


冬去春来复年年,日升月落几度换,庭前的新竹已然成林,竿竿劲节、枝叶漫展。轩窗外又传来清脆的破土拔节的声响,还有阵阵清风送来的淡淡竹香,那是我最熟悉的声音和味道。鸟儿在窗前飞来飞去且不停的喧叫,似乎在提醒着人们什么,哦!春天来了,我是不是又该动身去寻你了?可我怕,怕四顾茫然时又惹了满心惘然。犹豫不决间,从竹林深处传来一缕清越悠扬的旋律,是那么空灵曼妙又牵魂引魄。那是子瞻“轻胜马"的“竹杖芒鞋”穿过潇雨竹林时越古的余音吗?还是板桥画中飘逸出来的清风竹韵?何茫然?何惘然?山若平川,孰能称为山?谷若浅滩,岂可称为谷?路远水长,又怎能无风无雨?何不如你这般裁云作裳,剪水为镜来装点一下自己的兰心?带着一份悠然出发,再去寻你!

如诗的梦,似画的情,红尘深处,终又相逢。或许我是板桥泼墨描兰时滴落在宣纸外的一滴水,君是板桥挥毫画竹时袖洒的一缕清风,今生注定要心随你动,情为你涌。而无情的岁月瘦了几多儿女情长?稍纵即逝的时光凋零了几回梦的想往?流年似水、红尘沧桑,是不是我们已改变了当初的模样?尘缘如梦,聚散无常,我们可否像竹兰一样,以尘世间最美的姿态相守至地老天荒。

若时光不会逝远,而生命的脚步又不会随之停留或放慢,是不是我们可以撷取一段最美的风景作为永久的陪伴,而不用担心被抛在时光之外,独守在记忆的空间。如果可以,哪怕到了生命的尽头,看身边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依旧是如初般令人眷恋,只是自己该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享受同样的寂寞孤单,那么我将没有一丝遗憾,会微笑着将今生你给的美好典藏在坟墓里,在我一瓣兰心上刻画成不灭的印记,留作来世里与你相遇相识、相知相守的期盼。

素笺淡墨、诗情画语,终抒不尽今生对你的千般眷恋。静斋幽室、檀香禅境,终剪不断今生对你的万缕挂牵。相逢时无语,相别时亦无言,一切的一切皆在两两沉默时,将片片兰语、丝丝竹念飘散在云水间,化作隽永流芳的云水之情、晶晶之恋。

时光涓涓似水流,陌上凋芳又一秋。风儿悠悠,竹影幽幽,风摇竹韵,竹逸风清。月色姣姣,兰心皎皎,月洒兰斋,兰挽月明。月白风清的夜,独对半窗竹影,弦纵满怀思情,琴音流转,心曲回环,伴着竹声玉韵在指尖上潺潺流动。

挽一袭月辉,舞纤纤素手,拈一缕兰香嵌入清弦,于幽篁深处抚一曲《云水禅心》与君相寄。

愿,君如竹,我如兰,翠恒香远山水间。幽谷长风伴君舞,笑与天地共云烟。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