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鹏载舟 / 肿瘤治疗 / 癌症的中医治疗 的更多相关文章

0 0

   

癌症的中医治疗 的更多相关文章

2014-08-15  负鹏载舟
中医痰火论对癌症病因病机的认识。
本书阐述了中医病因病机学的概念、特点、研究内容、发展简史、形成原理和基本观点等;论述了各种发病因素及其致病特点;系统阐述了在病因作用下,人体脏腑经络、气血精液等发生的病理变化。
中医病因病机学。
胃癌的病因病机研究进展。
胃癌的病因病机研究进展。
中医辨治疑难杂症的思路与方法?寒热并用临床上不少疑难杂症可见寒热错杂证,这时应将寒性药与热性药并用。攻补兼施许多疑难杂症晚期出现虚实夹杂证,如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因机体状况差,限制了手术、化疗和放疗的有效应用,此时癌细胞浸润扩散,气血亏虚,治宜益气养血,清热解毒,攻补兼施,调整气血阴阳,增强机体的免疫力以稳定病情,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治风祛风法   由风邪所致的疑难杂症,可分为外风证和内风证。
痞证的病位、病因、病机、证型、治法和方药摘要:纵观近二十年以来诸多学者对痞证的病位、病因、病机、证型、治法和方药,以及微观化研究等方面的论述,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当今中医界对痞证的认识无论从广度,还是从深度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虚寒痞证用理中汤 ,夹表邪的加桂枝 ,虚寒痞证而气逆较甚的 ,即于理中汤去温运升阳的干姜、白术 ,加辛开和胃的半夏、生姜 ,甘温益胃的大枣 ,更加旋覆花、代赭石以增强降逆的功用。
白塞氏病概述。根据白塞氏病的临床特征,与中医学“狐惑病”颇为相似。清代魏念庭指出:“狐惑者,阴虚血热之病也。”对其病因病机作了初步探讨。80年代以来,资料不断增多,其中有多达158例的大样本病例报道,不少医者结合临床实践,对白塞氏病的病因病机进行了探讨,见智见仁,提出了不少有意义的观点。关于本病的病因病机,历来大多以湿毒蕴火立论,亦有持脏腑虚损论者,现代,还有医者认为气滞血瘀是该病的主要原因,或以脾肝肾三脏功能失调为主而导致本病。
仲景之乌梅丸,方后注云“亦主久痢”,对于暴痢下注,历代医家多有避讳,是恐乌梅之酸收敛邪。然《千金要方》中乌梅丸(由黄连、乌梅组成)却用以治疗暴痢、新痢,且“服之无不瘥”。有人应用乌梅丸治疗激素依赖型哮喘,临床症状改善,激素撤减成功率增加[3]。除上述疾病外,乌梅丸临还被广泛应用于治疗各种疑难病症,只要掌握厥阴病寒热虚实错杂的病机特点,当出现虚实夹杂,寒热错杂症状时,皆可运用乌梅丸方进行加减治疗。
(接上篇)三阴病的提纲,“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盛,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这是讲的太阴病的主要证候,太阴脾虚寒证的症状表现;“胸中满(men)”,我为什么在这里把满(man)读成满(men),我们在讲太阳病篇“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men)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的时候,我已经谈过了。你看短短的条文,既有经脉受邪的证候,也有胆腑郁火循经上扰心神的证候,体现了少阳病经腑同病的特点。
从《伤寒论》厥阴经论甲状腺机能亢进症(原作者:刘艳萍)[摘要] 甲状腺机能亢进症,属祖国医学的“瘿瘤”、“气瘿”、“肝火”或“心悸”的范畴。从祖国医学理论分析,甲亢不只是单纯的寒证、热证、虚证、实证,而是上热下寒、寒热错杂之证,从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六经论甲亢,甲亢属厥阴经病则更为贴切。下寒证是指肝体肝经本病兼肝犯脾、肾,导致下焦寒证,并且虚实夹杂,所以甲亢的治疗也不仅仅用疏肝活血理气化痰之法。
黄芪亦当慎用。《本草备要》述黄芪“生能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温分肉,实腠理,泻阴火,解肌热,炙用补中,益元气,温三焦,壮脾胃。生血、生肌、排脓内托,疮痈圣药。痘症不起,阳虚无热者宜之。”黄芪虽是今日应用最广泛的一种补药,但是临床上绝不可滥用。张锡纯认为,黄芪善治肢体痿废之证,即西医所谓脑贫血之证。此证痰瘀比较,痰湿重于血瘀,改用祛痰为主,稍加祛瘀之药,以五爪龙代黄芪,证遂好转。
支气管扩张=病因病机。痰湿 寒邪犯肺,积寒生湿,聚湿成痰,痰湿阻肺,痰出咳减,旧痰虽一时排出,但湿邪未除,新痰复生。痰浊恋肺,郁而化热,痰热内壅,化毒成脓,脓痰蓄肺,咯出不利,日久积少成多,故时有脓痰排出。阴虚 素体阴虚,或病程日久,热灼阴伤,以致肺燥津枯,燥热日益耗阴,其阴难复,肺失清肃,宣降失司,津液不布,而吐痰沫;
支气管哮喘疾病病因病机。疫唾喘病机多责之为痰。外感风寒失于表散,凝而成寒痰,或过食甘肥酒浆,内酿痰热,上干于肺,敛聚成热痰。痰伏于内,胶结不去,而成宿根,一经新邪诱发,引动伏痰,痰郁阻管,气道失利,痰随息动,从而导致哮鸣气喘等症。近年来,尚发现哮喘发病与瘀亦有关,痰饮内伏,多与气郁、血瘀互为因果,本病羁留日久,气郁痰滞,络道不畅,血行被阻,可出现瘀痰胶结不解。
自学中医之路丛书_病因病机学说。
这一过程称之为辨病性,包括寒热属性(寒)与虚实属性(虚实夹杂)。依据胃脘部疼痛,食欲不振,恶心,时泛酸水,确定其具体病位在胃,确定其表里病位在里(无寒热并见、寒热往来,而是既不发热也无恶寒、脉沉)。简称寒热错杂(证),或称寒热错杂、气机壅滞(证),或称寒热错杂、脾胃不和(证),或称脾胃寒热虚实夹杂(证)等,因属脾胃寒热虚实错杂之里证,根据辨证施治原则,宜寒温并用,攻补兼施,辛开苦泄,升降并举。
李赛美教授关于麻黄升麻汤加减临床运用举例 [复制链接] 精华 江公望 电梯直达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37:4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麻黄升麻汤可以说是《伤寒论。治以麻黄升麻汤寒温并用,方中麻黄发越肺经之火郁,为防发散太过,麻黄炙用,兼顾宣肺止咳; 升麻升散解毒,使阳郁得伸,邪能外达; 知母 、黄芩、天冬、玉竹、石膏清肺胃之热,兼以滋阴; 当归、桂枝合用养血通络;白术、干姜、炙甘草健脾温中。
李士懋教授应用乌梅丸经验浅谈。乌梅丸是厥阴病主方 , 具有温脏补肝 , 调。士懋教授基于长期的临床实践 , 认为乌梅丸的。审症求因 , 辨证测机 , 法随机出 , 依法施治 ,凡是符合乌梅丸适用病机 ———肝虚而寒热错杂。的 , 无论何证都可广泛的应用乌梅丸。2 谨守病机、寒热错杂。寒热错杂的病机 , 临床并非少。的寒热错杂证 , 皆可适用乌梅丸。厥阴病其实质是肝木虚寒、寒热错杂。见临床随证加减 , 是乌梅丸广泛应用的必要条。
中医文献特殊类型癫痫的辨证与辨病治疗。关键词:腹型癫痫 头痛型癫痫 辨证治疗 辨病治疗 辛热开破法 癫痫二号片。在癫痫临床中,常可见到一些特殊发作类型,如腹型癫痫和头痛型癫痫。由于癫痫致病之痰与一般痰邪不同,往往具有深遏潜伏,胶固难化和随风气聚散的特点,其位深,其性粘,非一般祛痰、涤痰药所能够消除,故我们选用上述药物,并加入蜈蚣、全蝎等通络之品,以辛散涤痰、通络熄风;乃停服煎剂,以癫痫二号片维持治疗。
五证病机及其症状群 中医讨论版 基层医生网 经方在“证”的认识上,有“六纲证”和“类证”两种分法。比如,中风证,下利证,胸痹证,腹满寒疝证,积聚证,血证等,是对杂病的系统分类,都有对应的系列方。1、燥证.燥证的病机原理:阳明实热燥伤津血。治疗痞证的方剂,组方药物的配伍关系:【辛苦除痞,佐以咸酸,守于清温。】4、滞证.滞证,包括气滞、血瘀、痰凝、风、寒、湿。备注:燥证、烦证是阳证;饮证、滞证是阴证;
从乌梅丸的临床运用谈中医的异病同治 【摘要】乌梅丸源于《伤寒论》,全方酸、甘、苦、辛并列,寒热合用,扶正祛邪,刚柔相济,阴阳并调,是治疗蛔厥的经典方,后代认为它也是治疗厥阴病的主方。以苦酒渍乌梅,同气相求。乌梅丸重用乌梅既能滋肝,又能泄肝,集酸、苦、辛、甘于一身,寒热并用,具有温上清下,扶正祛邪、调和阴阳之功能,酸与甘合则滋阴,酸与苦合则泄热,是乌梅配伍的主要方面。方药:乌梅丸加减。
娄先生在这一件亲历中,得出了只要方证对应,便不必审证求而治病的结论并且称之为“论治的最高形式”,而对于《黄帝内经》的辨证论治传统则颇有微词,他认为:“内经记载了中医学初期病因决定论''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这是病邪决定论的阶段,和其相应的思想,如‘寒者热之,热者寒之’等把压制对抗疗法当做常规。这种疗法临床证明疗效不好,往往旧病未去,新病复起,即使暂时治愈复发率也很高。”
中医与肿瘤(11)癌症的辨病与辨证。治癌要从辨病入手,那就先要明确该病的基本病机是什么?我依据自己长期治癌的得失后认为,癌病的基本病机应为癌毒蓄发、气滞血瘀痰结(白血病等少数癌病因无肿块而有他症,故其病机中癌毒蓄发依然,其他则随机而定)。因为病家不明白:其实所谓的不同,并非是指同一(类)疾病本质的不同,而是指此本质即共性之外的人的个体差异即个性的不同,即非病的不同而是人的不同。
半夏泻心汤治疗胃病的和方半夏泻心汤治疗胃病的和方。半夏泻心汤治“心下痞”等病。关于半夏泻心汤,张仲景是这样讲的,《伤寒论》载:“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金匮要略》载:“呕而肠鸣,心下痞者,半夏泻心汤主之。”痞,就是堵塞的意思,一般不胀不痛,但也有伴有胀或痛的,只要是符合半夏泻心汤的病机,就可以使用,千万不要局限于症状是堵是胀还是痛,因为中医开方子是根据病机而用的。
前医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常用方——泄泻7个月,进行性消瘦杨某,男,37岁,初诊日期2005年9月7日。初起未及治疗,继而治不如法,胃病伤脾,脾失健运,转为泄泻。其次,乌梅丸的组方原则为寒热并用,酸苦甘辛同施,而非升阳益胃汤之补益泻火与升阳燥湿药同用;第三,乌梅丸之临床功效为温脏安蚘,而非升阳益胃汤之升清降浊;第四,乌梅丸之治虽时有后重肛热,但无他处发热见症,而升阳益胃汤泄泻之同时,每见面热,心烦,身热等症。
经方方证要点 【组成】乌梅(三百枚)、细辛(六两)、干姜(十两)、黄连(十六两)、当归(四两)、附子(炮,去皮,六两)、蜀椒(四两)、桂枝(去皮,六两)、人参(六两)、黄柏(六两)。2、析证:厥阴寒热错杂证=阳明轻证+太阴证+少阴证。蛔厥者,乌梅丸主之。思其病久有寒热虚实错杂之势,乃改投乌梅汤:乌梅9克,花椒4.5克,马尾连9克,干姜6克,细辛4·5克,黄柏6克,党参9克,当归6克,肉桂4.5克,制附片6克。
乌梅丸方证识。乌梅丸重用味酸之乌梅,以酸属木味,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也。因其组方重用乌梅,既能滋肝,又能泄肝,酸与甘合则滋阴,酸与苦合则泄热,是乌梅丸配伍意义的主要方面。乌梅丸中重用乌梅,取其至酸之味,至柔之性,入肝经以敛肝泻肝(肝以散为补以敛为泻),又以川椒、细辛、干姜、附子、桂枝之辛温刚燥,配以黄连黄柏之苦寒,则寒热刚柔并用,泄厥阴而和少阳。乌梅丸为蛔厥专方,更为厥阴正治之方,理肝要剂。
痰有燥痰、有寒痰、痰热、痰湿、风痰、顽痰等好多种痰,顽痰是什么,《症因脉治》指出“顽痰,坚结胶固,吐咯难出,脉见沉牢,……痰在咽喉,咯不出,咽不下,即老痰、结痰也”,事实上顽痰多是蕴在经络之痰。血瘀多为肿瘤致病因素,也为病理产物,血瘀多为寒热痰湿气滞所致,血瘀也可造成寒凝(手足寒凉)、热生(瘀而化火)、痰阻(血瘀造成痰湿未从血管代谢掉)、气滞(胀痛加重),在肿瘤形成发展中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张子和积聚理论与现代肿瘤病辨治新思路-广东省中医王新民-搜狐空间 张子和积聚理论与现代肿瘤病辨治新思路(转贴)二、张子和的积聚理论对中医辨治肿瘤病的启发(一)、"邪气实"是肿瘤病贯穿始终的重要病机"病之一物,非人身素有之,或自外而入,或由内而生,皆邪气也",这就是张氏论病首重邪气的著名观点。(二)、攻邪法是治疗肿瘤病的最主要手段从临床表现看,根据肿瘤病发生、发展及变化规律,不外实证、虚证、虚实夹杂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