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999 / 心情美文 / 一枕月光,梦里凉

0 0

   

一枕月光,梦里凉

2014-08-17  冰心999




                文:栀青    编辑:冰心



  梦里一曲夜白月下,小巷廖落几更,等了一程又一程。散了月光,淡了容妆,瘦了朱颜。
  
  八月,夏末秋初,阳光暖软。
  
  八月,风叩窗扉,栀子余香犹存。
  
  八月,和自己说声,生日快乐。
  
  文/栀青
  
  月光清浅,搁浅了谁的思念?杳杳飞花,散落了谁的天涯?那一弯曲水前的栀子流香,仿佛清香还回荡在季末。是谁的寂寞还失落点缀那一地的白色。微风轻浮,掀起层层涟漪,荡漾在心际。那一抹忧伤,状如花瓣雨落下。红尘深处,抒一纸浅墨;岁月浸透,怀一心淡然。如今我已知晓,飞花早已散落在天涯,月光亦是搁浅了思念。
  
  栀子揺落了夏风,明月摘下天边的红霞,放逐于云烟,带走斜阳的黄昏。月色阑珊在等那一声幽笛奏响。我也等着有人能携一枕月光,踏过梦里寒凉,来到我身边,温暖我所有的凉薄。
  
  朝夕错落,悠悠思念。一朝回眸,千年等待。那一份执念轮回了几世,穿越了时光千万年。苍白了海枯石烂,黯淡了地老天荒。天涯海角的尽头,是谁摇曳着那长长的衣袖,舞动着永不变迁的誓言?
  
  一如初见,恍如初见。隔着月华,想起与你初见在幽香渲染夏末。只是,初见时那心花无涯的惊艳,如今,却错落成点点滴滴的无言。三千年的历史画卷,无法捕捉的镜像,谁又能将这红尘深处的眷恋,浅淡相宜的绘进生命的素绢?
  
  看浮生若梦,听故里八月雪。执念回忆的深陷,岁月不言,月光都不暖。时光,缘分,总是令人感叹。陌上浓荫绿,花前寂无声。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时光之畔,幽静如画。寻常巷陌,斜阳点点。待到风景都看透,只想与你青衣策马,惯看秋月春花。只是,我知道我们终是等不到风烟俱净的那天。徒留,枕边月光一缕,梦里寒凉满地。
  
  模糊的月色,洇染了整个心房,就像枫叶染红一个季节。这个八月,你留下一段刻骨的思念,放任我的悲伤流浪在整个夏天。月华如水,我的悲伤,和着窗外的风,任凭岁月打湿我的脸庞。
  
  月色滢盈,满帘落花,一梦千年。天涯太遥远,往事随记忆风干,徒消瘦了容颜。我看见,错付的琴弦隐约缭绕;我看见,红粉佳人的笑声落在杨柳岸边。可是,我看你不见。
  
  推开云烟灯又点几盏,寒梦一凉,寻你到阑珊。
  
  栀子流香,花朵似雪。是谁浅笑嫣然,黯淡了那八月的日光?红影幽窗,醉看流年。是谁守望在渡口,等了千百个年华?
  
  婵娟眉目笑意清浅,素手轻描指间的云月,衣袖浮动拨开湄稍的烟雨。一朵清欢,在岁月里低眉,嫣然。一如你温暖了我所有的凉薄。海誓山盟,地老天荒的遥远,我真的不需要这些迷离的梦幻。只要你依旧如此,温着我的凉,暖着我的寒。
  
  铺满红霞的夜里,那些滢满心间的温暖,花一样的绽放。我要沿着岁月拢成的花田,让心春去,让梦秋来,让你离开。书上说:能相逢,留一笑,君不识我又何妨。便只求一世路长。哪怕别人的芳华早已开满你的心底。
  
  倩笑留香,月色含秋,涟漪太温柔。徒留一笔守候。
  
  似水流年的最深处,我愿以时光为笔,以深情为墨,用一尾岁月的尺素,笔尖轻扯月华,写满一行行深情墨香。甘愿略过心殇,只为你守在身旁。
  
  光阴瞬转,悠然远走。曾浮现的笑意轻柔,此时已不见。八月十三,繁华还未谢幕,弯月斜照烟水。山抹微云,思念散落在天边,泛起涟漪片片。
  
  栀子濯露,幽香笼烟。仿佛心事又被谁说起,又轻易的在月色流转的风里荡漾。
  
  风,摇曳着笔杆,写下今生的眷恋。那些红尘深处的情感,眼角眉梢的情愫,尘世未了情缘,轻放心底在蔓延。盈一怀花落漫季的唯美,趁着月色正好,隔开梦里凉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