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123911 / 重庆老照片 / 《城.视》-城门记

分享

   

《城.视》-城门记

2014-08-21  xg123911


 
 
 
“城门城门鸡蛋糕,三十六丈高,骑白马过桥桥,走进城门砍一刀。”童谣声中,城市的记忆也飘到数千年之前。公元前316年,为巩固秦朝统治,张仪在故巴国国都江州(今重庆渝中半岛)始筑城墙,明太祖洪武四年(1371年),戴鼎在旧址建成象征“九宫八卦”的九开八闭共十七座城门。现在,重庆的城门仅余4座,其他城门虽已消失,却也以地名的形式,给这座城市留下的深深的烙印。我们寻找老城门,也是寻找那些失落的曾经……

城门记

隐匿的老重庆记忆

文/包怡 图/邹乐 李自洋

 

从朝天门的批发市场一路往下,穿过儿童服装城、鞋城,路过喧闹的人声与繁杂,行至江边,手机地图导航停止在一面略显斑驳的墙边。头上是新开通的东水门大桥,现代气息浓厚的红色,让映衬下的这一片墙体更显落寞。

我依然无法确信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水门。史料记载,东水门,重庆老城正东的大门,这里面临长江,城内是阛阓喧阗之区,还有重庆城中的最高行政长官衙门川东道署虎踞于此,明清时期东水门是有名的古渡口,这里外地商贾云集,人烟稠密。同时,它也是清代“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在重庆的重要物证。

岁月的痕迹只留在一墙暗绿色的青苔中,留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留在刻有“东水门及古城墙”的石碑里,几乎所有的旧迹都已荡然无存。对比老照片中城墙下的旧木房,新的白瓦黑墙商业街区已经取而代之,墙的前方是开阔平坦的滨江公路,汽车的声音不时呼啸而过,与过去的爬坡上坎的狭仄环境再无联系。而几步之遥的湖广会馆,明清建筑风格,湖广填四川的壮丽背景,从早晨起就吸引着一批批前来旅游观光的人们。只有城墙,默默守候……

尽管如此,往朝天门送货的力哥还是偶有选择这座城墙作为途经之地,沿着祖辈们走过的石阶,步入山城的另一片繁华之中。

“城门城门鸡蛋糕,三十六丈高,骑白马过桥桥,走进城门砍一刀。”童谣声中,城市的记忆也飘到数千年之前。寻找老城门,我们也是寻找那些失落的曾经……
从朝天门的批发市场一路往下,穿过儿童服装城、鞋城,路过喧闹的人声与繁杂,行至江边,手机地图导航停止在一面略显斑驳的墙边。头上是新开通的东水门大桥,现代气息浓厚的红色,让映衬下的这一片墙体更显落寞
史料记载,东水门,重庆老城正东的大门,这里面临长江,城内是阛阓喧阗之区,还有重庆城中的最高行政长官衙门川东道署虎踞于此,明清时期东水门是有名的古渡口,这里外地商贾云集,人烟稠密。同时,它也是清代“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在重庆的重要物证。
 
过往的游人少有知晓,在重庆城的这个角落,还有一座城门在静静守候。岁月的痕迹只留在一墙暗绿色的青苔中,留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留在刻有“东水门及古城墙”的石碑里,几乎所有的旧迹都已荡然无存。
 
而几步之遥的湖广会馆,明清建筑风格,湖广填四川的壮丽背景,从早晨起就吸引着一批批前来旅游观光的人们。城门的失落,可见一斑。
 

对比老照片中城墙下的旧木房,新的黑瓦白墙商业街区已经取而代之,墙的前方是开阔平坦的滨江公路,汽车的声音不时呼啸而过,与过去的爬坡上坎的狭仄环境再无联系。尽管如此,往朝天门送货的力哥还是偶有选择这座城墙作为途经之地,沿着祖辈们走过的石阶,步入山城的另一片繁华之中。

对于重庆人来说,可能最熟悉的还是位于七星岗的通远门,处于闹市中的通远门,作为主城区唯一的遗址公园,可同时容纳3000多人在这里休闲玩耍。而钻七星岗通远门洞子到较场口,这也是重庆人到解放碑走惯了的老路。

不过这两个通车的隧道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通远门,旁边那座需要拾阶而上的小门洞,才是正宗的通远门洞子。

通远门在城正西,为全城最高处,地势险要,屏障全城。通远门同时也是老重庆城乡的分界线,通远门那座小门洞历来是重庆城通往外界唯一的陆路通道,门外的七星岗则是一片乱坟岗。一首流传至今,以城门为内容的《重庆歌》中唱到,“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

现在通远门的墙体已被补修,还恢复了城墙上的箭垛,还原了其以冷兵器时代的特色。为了让市民可以更真切地感受到当年城门边上发生的激烈战斗情景,在修复老城墙的过程中,工作人员还精心设计了一个攻打城门的场面。不过据文物保护爱好者介绍,相比从前,通远门留下的遗迹面积也不过辉煌时的三分之一。

新发掘的两座城门——人和门、太平门,先后于2012年、2013年因当地拆迁而重见天日,如今尚处于保护性考察阶段。他们或掩藏在瓦砾之下,或隐身于建筑工地之中,若不是有专业人士带路,难以发现。图为曾经太平门城墙内的道路所在。

太平门在重庆城的东南,有瓮城面西南,城门上书“拥卫蜀东”四个大字,为全城政治中心。重庆开埠成为通商口岸后,外商、洋行集中在城门内白象街,成为金融中心。2013年7月,太平门被发掘出来,得以重见天日。

我们5月末到访时,修步道的吴良秀已经在太平门城墙的洞子里居住了一个多星期了。在这座渗水严重的洞子里,还一度存放着香蕉批发商堆积的货物。“听说以后会开发,但是现在还没看到动静。”吴良秀说。而对于周围的住户来说,尽管从太平门发现至今已有10个月之久,知晓这里还有城门的少之又少。

事实上,在一个多月前,考古专家们还在此地进行考察,未来勘察范围将从现有城门洞附近扩展到周边城墙地基和城内路网等。据悉,未来太平门有可能在原址处被还原为城门步道,成为连接市内和亲水江岸的一条重现历史的步道。

掩藏在滨江路工地内的人和门,古时在太平、储奇二门之间,所谓天地人和,故名曰“人和”。门内有重庆各类镇台衙门,歌曰 “人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人和门原有石板路向南转东,至人和码头。2012年1月,因当地拆迁,发现该门露出。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有更多尚被掩盖着的城门被一一发现,不过,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欢呼过后,这些承载着老重庆记忆的城门,又将何去何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