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一花花公子--

2014-08-31  麻寮嗲嗲
          20年代轰动上海的一起绑票案
  1929年7月间,在上海的法租界发生了一起掳人勒赎事件。由于被绑架的“肉票”是法租界一位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因此轰动一时。
  魏廷荣,天主教徒,中法银公司经理、法租界公董局的华董兼法租界华人商团司令,拥有大量地产,徐家汇 2/3的土地属于魏廷荣所有。他的岳父朱葆三,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法租界第一条以中国人命名的马路就是朱葆三路。魏廷荣靠着精通法语,到过法国留学,又靠着岳父的牌头,特别受宠于法租界当局。他是法租界唯一能与杜月笙抗衡的人物。
  魏廷荣自述:
  赵慰先绑架我的原因
  赵慰先从法国留学回来,失业三年,住在苏州他母舅朱竹坪家里。有一次我到苏州去玩,朱竹坪把赵介绍给我,托我栽培他,于是我就把他带回上海,住在我家,并且把他安排在中法银行当职员,月薪50元,后来又请他在义勇团当教操官。因为住在我家,他就认识了朱九小姐(我元配妻子的妹妹)。他和朱九小姐谈恋爱,说自己没有结过婚,但经了解,他结过婚,把对方抛弃了,因此我和朱九小姐的四哥认为赵有欺骗行为,不赞成这件事。但因朱九小姐本人愿意,终于成婚。
  赵慰先被拘后,朱葆三家的兄弟都气愤万分,主张严办。只有朱九小姐、赵班斧、赵含英、王正熙(受朱竹坪之托)不断地向我求情,此外没有什么人向我为赵说话。朱九小姐多次跪在我妻面前哀求,赵班斧断指写血书,我终于做了感情的俘虏,不考虑后患,请求捕房把对赵的控诉撤回。

  杜月笙与绑案的关系

  杜月笙和这个绑案有关,并不是凭空怀疑,而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我和杜月笙之间向有矛盾,古话说“两雄不并立”,那时在法租界我和杜月笙各有一部分势力,而法国领事比较信任我,在杜月笙看来,我不能成为他的心腹,就必然会成为他的敌人。

  事实上我是不肯和他同流合污的,在某些方面还和他对立。他势必要拿点颜色给我看看,使我服服帖帖地入他的彀中。适逢赵慰先有绑架我的企图,经过一些帮匪的串连,于是杜月笙就成为这一案件的幕后人物了。

  任何有旧社会经验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凭着我当时在法租界的地位,一般的匪徒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人撑腰,怎敢动我的手。这一点,从我被绑架以后,杜月笙的一些活动也可以看得出来:

  (一)在我脱险以后,赵慰先被捕以前,杜月笙曾登报声明他与我的绑案无关。虽然樊庭玉告诉过我说,“有后台老板”。但是我在别人面前,在捕房里,在法庭上,并没有指责过杜月笙。他只要问心无愧就够了,何必登报声明呢?这不是做贼心虚吗?

  (二)赵慰先被捕后,为他辩护的律师是秦联奎和章士钊。这两人是上海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出庭费很贵。赵慰先已经赌得倾家荡产,哪有力量请他们。这两个大律师很可能是杜月笙为赵请出来的,因为秦联奎和杜月笙最要好,解放前夕,还和杜一齐往香港。

  (三)赵慰先和杜月笙原非素识,但是赵从淞沪警备司令部释放出来后,就和他的妻子朱九小姐经常在杜家出入,杜还介绍他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当副官长。杜为何这样不避嫌疑地帮赵的忙呢?当然是怕赵暴露真情,对他不利。

  (四)赵慰先被释放后,登报指责我要绑匪朱竞成诬扳赵慰先和“名人某公”。朱竟成在法庭上只说我要他扳举赵慰先,并没有说我要他扳举“名人某公”。在声明中,赵慰先却把杜月笙扯上,若果没有杜的授意,赵敢这样做吗?

  其他问题

  赵慰先和赵班斧是否在帮,我不知道。但“大侦探告密信”里说赵慰先“拜山人作老头子”。赵班斧是那时上海市社会局局长,从他的职务来看,他和杜必然有联系,因为蒋介石和杜月笙拉得很紧,蒋要利用杜在上海进行反共活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