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脉香 / 百家经验 / 郭霞珍治咳用药心得

0 0

   

郭霞珍治咳用药心得

2014-08-31  杏林脉香

郭霞珍治咳用药心得

郭霞珍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著名老中医程士德教授的学术继承人。郭师熟读经典并勤于临床,学验俱丰,从医30年,于内、妇科杂病的诊疗均有独到之处。笔者随师出诊,耳濡目染,深感导师治疗咳嗽用药思路活跃,立意深邃,疗效显著。兹将其相关用药心得总结于下,以飨读者。

1.培扶正气,重用黄芪

郭师宗《内经》“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此必因虚邪之风,与其身形,两虚相得,乃客其形”之理,强调人体正气的强弱盛衰在咳嗽发病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故郭师在治疗咳嗽久不愈或年老体弱患者时,多在处方中加上黄芪30g来调整患者的整体状态,常常起到明显的治疗效果。这是因为黄芪性虽温补,能通调血脉,流行经脉,但无壅滞之弊。古代许多医家均重视黄芪的使用,如李杲曾曰:“黄芪既补三焦,实卫气,与桂同功:特比桂甘平,不辛热为异耳。”可见,黄芪之性温和,补而不滞,除用于治疗咳嗽外,还可广泛用于临床各科虚证的治疗。

2.因人制宜,酌用过敏煎

咳嗽是临床常见多发疾患,虽然四季均可发病,但有一些特殊体质的患者咳嗽发作表现出明显的季节性和规律性,多在花粉或粉尘多的时期病情复发或加重。现代医学将这类咳嗽命名为“过敏性咳嗽”,又称“咳嗽变异性哮喘”。其实,该病在《内经》中早有记载,如《灵枢·刺节真邪》云:“振埃者,阳气大逆,上满于胸中,大气逆上,喘喝坐伏,病恶埃烟,不得息。”其中“病恶埃烟”一语道破该病的病因,但相关治疗方药,古籍中并无明确记载。郭师一向主张融汇古今,中西贯通,将今人研制的过敏煎用于过敏性咳嗽十分有效。过敏煎由金银花、银柴胡、五味子、乌梅、防风组成,以该方为基础,根据患者情况辨证用药。如卫气虚、营卫不和者,可与玉屏风散合用;肺虚有邪者,与紫苏饮子合用;无表证者,与苏子降气汤合用。专病专药与对症选药两种用药思路相辅相成,并行不悖。同时,可以看出,郭师既强调秉古代制方用药原则,又注重吸收现代药理研究成果。

3.整体论治.善用诸子

郭师认为,对《内经》所言之“五脏六腑皆能令人咳,非独肺也”,要有一个全面完整的认识。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脏腑间的功能活动相互影响,其他脏腑的功能失常影响及肺,可引起肺的宣发和肃降功能失常,导致咳嗽的发生。常见有肝郁气滞,引动肺气上逆致咳;若气郁化火或其他原因导致肝火过旺,则木火型金,灼伤肺阴,使气道不畅而咳;脾不健运,土不生金,导致水湿停聚成痰,阻滞气道而致咳;素体阳虚、年老体衰之人,也因肾不纳气而导致咳嗽的发生。故《内经》论咳的专篇中,载有肺咳、心咳、脾咳、肝咳、肾咳,以及胆咳、小肠咳等名称及其症状特点的论述。但无论是五脏之咳,还是六腑之咳,病位均在肺,故又不能与肺完全分离。正如陈修园在《医学三字经》中所说:“《内经》云:‘五脏六腑皆能令人咳,非独肺也。’然肺为气之主,诸气上逆于肺则呛而咳,是咳嗽不止于肺,而亦不离乎肺也。”因而,治疗咳嗽用药时既要顺应肺的生理特性,又要兼顾其他脏腑功能影响及肺所出现的伴随症状。为达到这一要求,郭师巧妙地将各类种子()类药物应用于咳嗽的治疗中,这是因为果实类药物一般富含油脂,性润,与肺喜润恶燥的特性相符。另外,也随其性味不同而用于咳嗽伴见症的补泻治疗。如肺气壅实者多用杏仁、紫苏子、白芥子、葶苈子、莱菔子散之、泻之;久咳肺肾气虚者用五味子、益智仁、砂仁等敛之、补之:肝热者用栀子、决明子、车前子等清热;脾虚痰多用砂仁、白蔻仁、薏苡仁来运脾化湿;大便不通者用柏子仁、火麻仁、瓜萎仁、桃仁来养血润肠。这种从肺系本身的生理特性、肺与五脏的关系出发,采取攻中有守、补泻兼施的治疗方法,可在临床获得较好的效果。

4药食同用,内外结合

郭师临床主张药食同用,不仅因为药食两用的食物作用平和,无毒副作用,同时药食同用也能减少药量,减轻一些患者对“苦汤药”的畏惧心理,乐于被患者接受,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疗效。在治疗咳嗽时,对于那些素体虚弱或年老体衰的患者,郭师常建议患者用当归、熟地黄、黄芪等补气补血之品熬汤食用,以使气血之源充足则驱邪外出,同时改善体质,起到预防作用。对于久咳肺阴亏虚的患者,可用百合、莲子等煮粥,时常服用能起到良好的辅助治疗效果。至于名贵中药材冬虫夏草,如果与其他药材一同入汤剂煎煮,难以避免其药材的耗损,采用直接食用的方法则能解决这一问题。郭师指导患者将冬虫夏草和冰糖一起放入碗中同蒸,熟后细嚼连汤一同咽下,效果更好。另外,由于一些咳嗽是咽源性疾病所导致,在内服汤剂的同时,郭师常嘱患者用茵陈和麦冬两味药开水沏后漱咽部,使局部气血流通,痰邪得清则邪无所停留而咳嗽自除。

5.典型病例

患者,女,42岁,2007513日初诊。患者从20072月开始咳嗽,至今未愈。曾住院2个月,先后静脉点滴或口服青霉素、头孢拉定、头孢三嗪、阿奇霉素和病毒唑等无效。现咳嗽时轻时重,大便秘结,咽喉部不红肿,舌脉无异常变化。诊断:咳嗽(肺气上逆)。治法:降逆止咳。处方:银柴胡10g,旋覆花10g,紫苏子6g,紫菀10g,金银花20g,防风10g,五味子10g,乌梅10g,生甘草10g,瓜萎皮10g,生大黄(后下)6g7剂,水煎服,每日1剂。

2007520日二诊:服上药第3剂时,咳嗽明显减轻,无痰。现基本已愈,偶尔还有几声咳嗽,大便已通调。仍守上法,去生大黄再服5剂以善其后。该患者后来因其他病来就诊说,咳嗽一直未再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