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鳳 / 赏析诗词 / 邊城浪子 谈谈我对古诗词格律的看法

分享

   

邊城浪子 谈谈我对古诗词格律的看法

2014-09-02  冷鳳
【声明】此文乃转载两位老师的文章,他们分别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也谈谈我对古诗词格律的看法
作者:遇见那片海
   
  初来贵论坛,发现一些朋友诗写的很棒,但很遗憾格律有很大问题(题目已标明是“律诗”或“绝句”),还有些朋友对格律甚是抵触,小可不才,且习诗未久,便发表言论一二,若有不对或您不解地方,我们可以积极讨论,以便共同提高,先谢谢各位了。
  写诗不必强按格律,谓之曰“古风”,若冠名之“律、绝”,则必须按格律,否则对不起律诗中“律”这个字了。就像你写议论文不“议论”,写抒情散文不“抒情”,自会贻笑大方耳。
  先问大家个问题,我们耳熟能详的名诗名句,哪个朝代最多?无论谁都会说是唐朝,而格律是什么时候发展成熟的?也是唐朝,这不是偶然。纵观全唐四万八千余首诗,脍炙人口者多为律诗,且集中于中后唐。而格律恰好至中唐发展完善,可以说,没有格律,就没有今天的唐诗,也就没有这一瑰宝。有人说诗经楚辞也没格律啊,不一样是经典?我想说,现代诗也没格律呢,不一样有脍炙人口的作品?它们形式不同,与唐诗是没有比较性的,就像你无法比较唐诗和宋词孰优孰劣一样,只能说你更喜欢唐诗一点或更喜欢楚辞一些。
  你一定想说,我是那种“格律重于一切”的人吧。然而我要说:你不能把格律看的太重了!我可以告诉你,宋诗数量之大,诗人之多,远超唐朝,然而珍品无几,耳熟能详的更少,何也?那就是因为宋人太注重格律了,严的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所以这就造成了负面影响。
  那我们究竟要不要遵守格律呢?答案是必须要,我来说说为什么。
  诗,最初有三个字的,四个字的,五个字的,六个字的,七个字的,也有杂言诗,最后只有五言诗和七言诗流传最广,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我们说话时语调必有升有降,不能一味上升或沉降,否则有“窒息”的感觉,这一升一降我们叫“音节”,诗中都是两个字为一个音节,再加上韵脚,字数必定是奇数,然三字句太短,九字句太长(不信你读一首每句九个字的诗,感觉很气闷的),所以注定是五言或七言,这是和四言、六言最大的区别。你若不按格律,那么便失去五七言这一最大优势了。唐诗为什么朗朗上口,经久不衰?就都“音节”的功劳。
  有些人对格律对古韵很反感,那是你没领悟到格律与古韵的精妙之处,他们不是桎梏,相反可以大大便利你古诗词创作,对写诗词很有益,可能你不信,听我解释完你就信了。在学诗词初期,我们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格律,而在于词汇,就是用精炼准确的词语把你想表达的意思写出来。当你写诗的时候,如果一个词语不合平仄,你必然想办法换意思相同的词语,这无形中就扩大了你的词汇量(除非你写口水诗白话诗,诗贵乎精炼,要真是这样的话,你还不如改成现代诗)。等到你写作娴熟了,你会发现格律不仅不是桎梏,反而像说话一样自然了(或者说二者是语法和语句的关系)。
  写诗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学不好格律固然很难写出好诗词,就算学好格律了,也很难写出好诗词。我认为意境才更重要,格律只是诗词的筋骨,意境才是诗词的灵魂,格律很好学,一晚上就可以学会了,而好诗好句只能“妙手偶得之”。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写出几首让人称道的诗词来,就是这个道理。
  自唐中期格律成熟以后,千百年来无一不是恪守格律,为什么到了现在,既要用“律诗”名又不守格律呢?说格律是“古董”的一定不是爱诗之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五言诗、七言诗、宋词也是“古董”,现代诗每一句是没有字数要求的,你既然可以遵守古诗词的字数限制,也应该遵守格律等其他规则,否则,你大可抛弃古诗词这一体裁。
  格律不难,古韵也不难,只要你肯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几晚上就能都学会,而且学会后定然大有裨益。写诗词唯一难的是,怎样用我们这颗心,写出人生的感悟,人生的思考。

 
上面这篇是主张写古诗词一定要恪守格律的,另附一篇是持截然相反观点的文章。
 
如何写古体诗
作者:佚名(大学讲师)
 
  早几年我曾在一个学校讲古诗的欣赏与写作,课堂的效果并不是十分的好,每次课后都有人和我商讨一些问题:我们为什么读古体诗?我们为什么写古体诗?我们怎么写古体诗?今人怎么写?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古代诗歌艺术的研究比较多,古代诗歌的理论的研究也比较多,但我发现都没有一个良好的系统。今天还没有一种说法既好懂,又全面。当然,我今天也不想完全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也不会,没有这个能力。今天我想讲的是我这段时间关于古体诗的一些思考。和理论无关。并且可能还有点另类。
  一、诗词曲皆为诗。词是格律诗的最高峰,也是古诗的自由体诗,是变化型的格律诗,就是后来被人禁锢了。曲是更解放的诗。 汉语诗歌最早的作品集是<诗经>。后世诗词曲的各种形式在<诗经>中都早已具备,而且数量巨大。<诗经>中整齐型的诗歌占52%,变化型的诗歌占45%,其他型的占3%。南北朝后,变化型的诗歌一路千丈,完全让位于整齐型的诗歌。但在此时,曲子诗以民间的形式从来没有消失过。如:<北风行>,<临高台>,<临江仙>,<望江南>等形式。这也为宋词的崛起奠下了基础。
  二、 古人为什么善于写格律诗,因为他们闲的慌,生活压力太小。
  很多爱好格律诗歌的朋友一直在迷惑这样一个问题:古人掌握格律怎么会掌握这么好?我们怎么就是记不住?到写诗填词的时候还得搬来范文照着写。我给这个问题的答案绝对是个真理,那是因为古人闲的慌,天天没事干就琢磨这事了。我们今天小学生上学最少要学两门课程,中学生上学要学六门课程,我上大学时学了三十九门课程。李白一生学了几门课程?就一门,语文。他能学不好吗?不信你可以把自己关在一间房间里,不用一生,三年,三年就可以掌握格律诗的所有技巧和业务。可是我们都不能这样做,今天的生活基础,生活技能,生活形式,生活需要都已呈多样化,这四个多样化使你我不能专门去背格律。有一句话叫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看看,要学三门。李白呢?就学一门就可以走遍天下。还能让杨贵妃给她研墨,高力士给他脱鞋。多牛,效果多好。那是那个时代的特征,换到今天,哪成?
  三、古人怎么写格律诗?格律诗真的象我们想象的要求那么严,不能越雷池一步吗?
  开始的时候,古人并没有把自己写的诗当成什么完美的艺术品。他们只是按照当时音乐和朗诵效果来写的。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顺口不顺口,顺耳不顺耳。这就是当时最高的艺术技巧。后来,很多无所事事的人,自己写不出好的诗来,就去研究别人写的诗。一研究,发现了很多规律。就是古人优秀的作品中都有相同的诗歌机理。于是就有人想出了七律是这样的,七绝是那样的,平仄是这样的,韵角是那样的,浣溪沙是这样的,虞美人是那样的。然后就到处乱说,有人写了一首诗,让他看看,他看了看,又和自己研究的成果对照了一下,发现有一些照道,有一些不对,于是说,你这是胡写。该这样写,该那样写。那人就回家照他说的又写了一篇,让他看看。他说,哦, 我说的你都注意了,和李白写的差不多,平仄都对,格律也严,可以发表了。长此以往,古代格律诗的严格的要求就让这些人给规定下来了。那么在这里我们可以问一下这样的一个问题:李白是和谁学写诗的?是按照什么写的?在这里我还可以狂妄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关于中国古代格律诗的任何一个要求,我们都可以在漫漫的诗歌大河中找到他的另类。并且,这些诗的艺术效果非常的好。平仄韵角我不说了,这样的例子太多。讲一下"救拗"的问题。我把机理和例子一块讲。1,什么叫"拗"?一种是说拗口,不和谐动听。一种是说不符和平仄的固定格式。第一种说法是科学的,第二种说法是胡说八道的文字游戏。可是我们不管是以前还是古时,一谈到救拗的问题讲的都是第二种说法。好像不去救这个拗就和见死不救一样。看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上阙结句"一时多少豪杰",下阙结句"一樽还酹江月",都是"仄平平仄平仄"。谁救谁了?见死不救。你敢说这诗写得不好?借你个胆。(注:按格律此句平仄应为 " * 仄平平 * 仄 ", * 表平仄皆可。)2,"本句自救"的说法是三救一,四救二。可我们还学过"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既然一三五不论了,还救他干吗?自相矛盾。这样的例子在格律诗中大约占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比例。我真不知道这个规矩是谁想出来的。3,"特殊平仄"形式的说法和"有的拗句可不救"的说法是那些无所事事的人无法自圆其说了给自己的一个卑鄙的圆满口号。要叫我说,只要是悦耳动听,什么拗都可以不救。4,救拗从逻辑上说不通。如果拗了,就是音律上不和谐了,你下边再救,下边又不和谐了。加在一起就和谐了?胡闹,只能更不和谐。这个问题不是负负得正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华盛顿砍倒了一棵树,然后又说是他表哥砍的,连续做错了两件事的问题。<念奴娇>的词牌,苏东坡之前一般是按照本韵来的,其后,就又都按照苏东坡来了。辛弃疾十九首<念奴娇>个个如此。我到现在也一直认为辛弃疾的词,艺术是古代最高的,从总体而言,概莫能出其左者,但是这一点我很看不起他。你就不能象人家东坡学学,开拓一点,大胆一点。李清照在她的<词论>中,把苏东坡批得体无完肤,说他"往往不协音律",我看是李清照不了解苏东坡。人家苏东坡内容效果第一,管它什么规定不规定。苏东坡是拗句制造商,还搞批发。但是,不见其语言或雄浑质朴或清新浅近,不加雕琢,极近自然?多好啊!看来,女人是永远也不能理解男人了,尽管象李清照那样伟大的女人。
  四、为什么古格律是有很多的规律,章法,形式。为什么古格律诗读来好听,好记,很美。
  这两个问题的实质是一个问题。答案是这要归功于汉语自身的特点(一字一音一意,个个声调又不同,还都是方块。也就是说,数目上有活跃性,音调上有灵活性),这是汉语诗歌特有格律的基础;归功于几千年来老百姓的自觉实践,他们创造了诗歌,又让那些特别爱好写诗歌的人发扬光大了;归功于象屈原,陈子昂,李白,杜甫,白居易,柳宗元,苏东坡,柳永,扬万里这些前辈大家,他们在自己创作的过程中,自觉地遵循了汉语的特点,使汉语言不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而且在文学创作中显示了它的活力和生命力。至于那些今天研究出来这个条条,明天臆想出来那个框框的闲人们,先让他们去一边凉快去吧。这里没他们的事。
  格律诗的创作的规律是格律诗本身表现出来的内在的机理。这种机理是客观存在决定的客观规律和必然结果,人们只能发现它,不能创造它。古格律的规律,章法,形式,古格律诗读来好听,好记,很美,是因为汉语各项条件和人的各种感官相互发生作用,产生的心理反应。
  以后,如果有人和你说,你看看这诗多美,因为他符合格律。你千万不要再相信他了,就当他是胡说八道。(不过,他有可能当是对牛弹琴。呵呵)
  五 、给现在流行的古诗词格律挑一些毛病
  诗词格律有两种大的内容,形式上来说分诗,词,曲。还可以细分什么乐府,新乐府,古体诗,古诗,格律诗什么的。这是形式,这里不论。从体系内在要求上说有体裁,格律(押韵平仄),篇章。现在大街上有不少讲诗词格律的书,其中王力先生的<汉语诗律学>是一本权威,但是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是"述而不作",光讲现象不讲道理。本来想跟他学点东西,看了之后疑问更多。他在序言中要求后人"遵照执行",却不谈他说的这些有何根据,有何道理。光说是古人就是这样做的,可我发现古人压根就不是这样做的。大量回避那些不合古律却依然好听好看好美的作品,只挑符合自己言论的例证。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什么学术态度?还讲不讲科学了?所以我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现在整个所谓的"诗词格律"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意义,对于研究古代诗歌没有意义,对于今人写诗更没有任何意义。别急,听我慢慢说来。
  1、"古韵目系统"本身有问题。现在我们学的"十八韵""十三辙"有很多是欠妥的。比如:"十三辙"中的"一七辙"从汉语的发音来讲是根本错误的。"十三辙"来源于民间戏曲,后经整理成了官韵。其主要支柱是京剧韵,京剧韵的本韵是中州韵,也就是现在的河南话。在漫长的形成过程中,逐渐融合,蜕变,再融合,形成了自己的并不严肃的韵律,然后经人整理发挥,成了我们学习的榜样。但是在这些分类中有很多是非常不严肃,不科学的。我们说"一七辙","一七辙"压"i,u,r,er",就现代汉语来论,"i,u"在云南一些地区不分,"i,r"在山东一些地方不分,"r,er"在湖北一些地方不分。其他的地方语言这些是都不押韵的。让我们今天写格律诗压这些韵,这不是难为人吗?"十三辙"最早可能诞生于明初,用这些韵来解释古时候的一些是可能能解释通,但是,如果李白生在那个时候,你要让他照着这来写,我估计他得抑郁而死。再说"十八韵","十八韵"来于<佩文新韵>,在<佩文新韵>中,"波"音和"歌"音本来同韵的,可到了"十八韵"这个官韵就分开了。我是真的感觉不出来"e"和"ue"在发音上,在听觉效果上有多么大的差异。怎么时代月发展,越改革越后退呀。"庚"音和"东"音在汉语发音中绝对是大户,其实这两个音是一个音,"庚"音包括了"eng,ieng,ueng","东"音包括了"ueng,'雨'eng",这两家其实是一家,分开没有任何意义。问题是现在所以的书都把它们分开了。人为地造成兄弟不合。你说我们净干点什么事呀。
  至于有好事者提出的"抱韵","双交韵",不值一提,不理也罢。
  2、平仄里的问题。讲究平仄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符合人的听觉效果。现在我们闹的讲究平仄的目的就是为了符合古人写诗的规定。其实古人写是考虑更多的根本不是我们今天考虑的那些问题。那些人为的规定的自身就有很多问题。平仄是一个"竹竿","-|-|-|-|-|-|-|-|-|-......",很长,你从中任取一段就是古格律诗中平仄要遵循的规律。可问题是有几个诗人正儿八经的遵循过他?后人解释不通了,就胡说八道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二四六也不分明了,就胡说八道要救拗。如果说格律诗要字字相对,一三五岂能不论?一三五不论了,二四六还能分明吗?写一首诗"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这符合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但是好听吗?有人这样写吗?然后有人说那你是没救拗。好,我救救。自救"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怎么看这有点像洋人。它救"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呵呵,还不如不救,救上来一怪物。还有一个首局入韵必须改"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为"平仄,仄平,平仄,仄平"的问题,这又和格律的一般要求相矛盾。还有"粘句"的问题,本来是为了律诗中相邻的两句避免相同的格式,却从根本上违背了标准句式的形式,出力不讨好,自己打自己嘴巴。还有好多我都懒得说了。不说了,烦的慌。
  3、拗救的问题。我在前边已经讲了,不重复。
  4、体裁与篇幅的问题。<诗经>里的各种不同的形式,李白的很多作品,白居易的大量的乐府,词的发展,曲的发展,是最好的说明。谁敢说这些不是诗。那些人解释不同了,就用各种名目来吓唬我。什么古体诗,乐府,新乐府,自由体。别说了,这些我都不懂,我就懂这些是诗。这些朗朗上口的,悦人耳目的,感情淋漓的,动人心魄的美丽的东西叫诗。
  六 、我们今天怎么写古体诗。
  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推翻在您的心中早已形成的那些条条框框。那些条条框框绝不是那些伟大的诗人们在写作是考虑的。它们考虑的除了自己的感觉还是自己的感觉。
  今人写古体诗必须要抛开固成的理论,开拓创新。那些理论是枷锁,会把你束缚得发神经。
  1、完全不相信平仄格律的要求。读着上口,看着舒心就行。
  2、要讲求一定的格式和韵律。这个格式和韵律不是那些人说的严格的无谓的平仄格律,而是要注意汉语言对诗歌的特殊的要求。比如说词。词有三种写法,一是严格按照词谱写词。二是灵活运用已有的词谱填词。三是了解掌握词的结构的特点和特征后自由创作词。词的种类以前并不多,到了宋代多了起来,为什么?那是宋人自己创造,改动了不少。宋人都敢改动创造,我们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什么事不敢做呀?怕什么。看这一首:
    西去
    平沙漠漠,黄河渡口,此去人间无路。
    魂所据,思愁凝雪。
    抬眼望,翠峰如簇。
    青楼朱阁,舞男艳女,浪尽红莲悒露。
    临高处,小儿韫泪。
    叹悲恨,云锁南浦。
    自京都别后,每望关山几度。
    数年雄愿,不堪回首。
    剑却在,尘封处。
    断崖如锯不停桡,破壁楼台无人住。
    叹年华,误欢娱。
  你没有见过这个词牌吧?告诉你,这是我自己编的。谁敢说这不是词?谁敢说这不是词我跟谁急。当然,你要真说这不是词我也拿你没办法。
  3、一定要写自己的真实感受。不要附庸风雅,冒充大头,胡乱向文字要感情。要用文字表达感情。没事乱写风花雪月,无病呻吟,还不如找人打会儿牌呢。现在靠写诗打动人或者靠写诗过日子那么难,你再写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累不累?
  4、要让人懂。孤僻的字尽量少用或不用,不普遍的典尽量少用或不用。比我们有学问的人多的是,不要单纯的为了夸耀自己认识几个别人不认识的字就烂用本可用别的字表达的孤僻字,孤典。
  总而言之一句话,今人写古体诗,不要讲究那么多,不要束缚自己那么多,自己感觉好就行了。别怕,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你大胆的写。反正写坏了又不赔什么本,怕什么。
   
  写到现在,我又想起当年给那群大学生讲古格律时的尴尬劲了,要是我那时境界有现在这么高多好啊,我会和他们说,什么也别顾及,能表达自己的感情,语言流利,口感较好,就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