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做心理咨询师是一种怎样的工作体验?

2014-09-11  木立

成竹专注于心理咨询,最爱大白话

谢邀 @刘柯

这是一个会戳中很多初中级心理咨询师泪点的纠结问题,个人觉得原因在于是用“热情PK现实,而且是残酷的个人现实和社会现实”。

首先,心理咨询是:“背后有理论支撑的言谈举止”。这是教我精神分析的叫兽说的一句很经典的话;读完硕士、考过《心理咨询师二级证》能顺利从业吗?答案是不能。对于一个真正的从业者来讲,硕士和二级证的学习内容仅仅是扫盲而已,真的只是扫盲而已;需要更大量的理论学习+实战经验,还要将两者很好的进行结合。

所以残酷的现实来了

社会现实
1、实战经验积累困难:如果不是背靠大树,在医院、学校或客源特稳定的机构里从事心理咨询,一般初入行实战机会真的很少,一旦有一个跟捡到宝似得。问题是看心理咨询有时就跟看病一样,最终效果一样的前提下,便宜的不找,就要找贵的专家。但事实是,咨询水平的好坏跟从业年限没有绝对的关系。
2、培训、督导及其费用跟二级和研究生的学费比,这些费用那可真的是如护城河之水绵绵不绝,每次不多但绝不会断;尤其在初期还没有很多实战体验时,还要付出这个费用,是要一些经济实力的。
3、个人收入那就更别谈了,尤其是初入行的。对于这一行的职业现状、规划和预期问题, @李松蔚@简里里 老师好像有文章谈到过,所以大家可以去他们的主页里找找看。

所以,心理咨询师是个吃饱了撑的职业,要不是身体或心理吃饱到撑、得到一定满足,很难去从事这个行业。
1、哥们/姐们有钱、有闲,经得起折腾;
2、哥们/姐们有靠山、没钱,不愁案例、不愁基本生活;
3、哥们/姐们钱不多、没靠山,兼职总可以把;
4、哥们/姐们没钱、没靠山,就是热血青年,热爱总可以吧。

当下国内的心理咨询行当总体还是不太规范,感觉很多机构不是为了做事,而仅仅是为了挣钱糊口,所以对于初入行的人来说,很难解决“缺乏实战、收入很低、投入较大”这一系列的矛盾和尴尬。

所以面对这种境遇,
1、如果觉得自己不适合,那就退出吧;认识到自己不适合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2、降低期望值,愿意花很长的时间将自己(至少5—10年)慢慢打造成精品,而不是光想着挣钱;
3、平衡好自己的生活和咨询工作;这个没有人能帮到你,该取舍就得取舍;
3、不断地为自己创造机会,而不是贴着某家机构坐、等、考;(比如上知乎认真回答提问,但切莫沦为江湖郎中,天天招呼“客官来吧,我给你看”)。

最后谈谈要面对的个人现实
1、在一条路上能稳得住、心无旁骛吗?
这里主要针对的是个人学习;从业初期要面临的一个选择是从事哪个流派的学习和实践?首先适合自己很重要,其次能否一竿子插到底,中途不被其他干扰?因为这是打基础。
我见过有些人的履历,上面写了比法律条文还多的培训经历,表达的时候却不知所云没有重点。我本人花了约3年时间学习精神分析,因为基础还可以,所以学习认知行为时觉得困难不是很大。
2、能不那么自恋吗?
因为来访者和同行永远是我们的老师,虽然来访者是来解决问题的,而问题是我们能放下自己的那些自恋,去以来访者的方式读懂来访者本人?对于同行的指导也是。这个问题很多书里都讲过,这里不再多说。
3、能走一条看不见摸不着,此生没有尽头的路吗?
很明显这是没有尽头的一条路,而且日常生活中看不见摸不着,虚得很却不可或缺,此生都是。前赴后继已经很多人扎进去了,有阵亡的、有退出的、也有少有成就的;关键是,这条路有时真的挺孤独的

黄宇文精神动力学派咨询师,CAPA学徒

谢邀 @刘柯

首先,钱的问题。从业者可以看下李孟潮写的这篇:做心理咨询如何赚到钱_新浪博客
根据我自己的体验,这篇文章说的基本都是事实。而这篇文章实际在说的是,做咨询不要老想着挣钱,至少前期(前3000小时)别做梦。
前3000个小时是个什么概念?李孟潮说合格咨询师在头三年完成1000小时,在后三年累计完成3000小时,然后将成为熟练的咨询师,可以应付每年1000小时的饱满工作。
他没有说的是,3000小时,对于很多从业者来说,可能是工作10年甚至一辈子也达不到的数目。

可以将这个看成粗略的分水岭(单纯以小时数评价咨询师是很片面的),去观看两个不同的生活状态:一批人有稳定的个案和收入,同时有同样稳定的支出(受训、学习、督导、分析...);另一批人挣扎在个案慌和收入慌之间的贫穷线上挣扎,半咸不淡地呛水着。

相同的是收入、盈利都算不多

所以,在中国,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在入行头10年,是个苦则入不敷出,善则收支平衡,无法有良好盈余的状态;而当咨询师成长后,也不会特别有钱,最多到中产水平。

再来,谈谈临床工作。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把这个行业看成是钓鱼的过程。来访者多不多,在尽了最大努力之后,对方来不来是天注定的事。像钓鱼,好天气、好钓点,万事具备,还需一点运气。咨客来访后,根据对方的情况,会和他一起工作一段时间,或长或短。有时也会遇到不适宜工作、无可奈何的时候。但真正决定工作量多少的,还是要回到咨询师与个案工作的状态和效果上。
临床工作好玩么?好玩,也平淡。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在听来访者讲他生活中的故事。而且很可能是同一个故事,或者同一个主题的不同版本(像余力机构的歌词:银幕里/新主角旧折磨)。但每一个人的生活又是独特的,总会带给你新的体验。而咨询师总是充满无知的,故咨询的过程多少会有静静等待些什么的时刻。河合隼雄也说与来访者工作的过程像钓鱼,改变的时刻就是鱼儿咬钩的那一刻,在此之前咨询师除了潜心祈祷和等待什么都做不了,同时亦不清楚上钩的将会是什么。但咬钩的瞬间是决胜负的时刻,且机会通常并不多。故咨询师需要在平时多磨练自己,以应付这些特殊的时刻。

所以,咨询师就是这么个该死的职业:不想当将军的事并不是好士兵,可是你要是太纠结在(成为一个好的咨询师)这事情上,就永远也当不好了

回到河合隼雄提到的为上钩做的准备,就是咨询师生活另一个重要的部分:受训。受训包括系统学习、督导(分个人督导和小组督导)和自我体验(精神分析领域则为接受分析)。就我个人经历,受益顺序为督导〉体验〉系统学习连续性受训〉〉单次、零散型受训。这部分的乐趣与痛苦,只有业内人自己知道了。可以强调的是,单兵作战,背后没有专业支持系统的咨询师,是走不远的

看到这里多少能意识到,这个职业不单止收入一般,而且很容易陷入危机。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个很孤独的职业。咨询师售出自己在与他人建立关系上付出的巨大努力,其实是很容易陷入疲劳状态的。危险的心理咨询 (豆瓣)此书专门论述了作为从业者容易陷入的种种危机和难题,包括如何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很好地分开。这年头接触心理学的人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认为心理学可以解决身边所有人的问题,一方面认为当咨询师很好赚很有钱,另一方面认为若有问题无需付费,看本书和人简单聊聊就能解决

想要继续走下去,咨询师要学会安排好这些纠结的复杂状态。他需要一个良好的专业支持系统,去消化和理解他在临床工作中遇到的种种难题和保守秘密的憋屈;他还需要有良好的社交圈子和生活支持系统,去丰富自己的业余世界。

最后,每个人终将要面对同一个问题:为何想要成为心理咨询师?咨询师的从业动机分析将成为一个通向后续发展的关键道路,同时也预示着其身后那巨大的,绕不开的,个人阴影。

贺梓心理咨询师,心理分析与沙盘

谢邀,下班的时候编辑了一些东西,提交的时候突然感觉都是废话...
直接说体验吧,一句话“痛并快乐着”
因为是自己热爱的职业所以很快乐,尤其是投入的去做咨询、看书、参加培训督导的时候,似乎每一分钟你都要比前一分钟更了解自己了解人类。每每都要感激自己当初选择了这个专业和方向。
“痛”呢,一部分来自“工作”过程中一些必经的痛苦;还有一部分来自国内心理咨询糟糕的现状。这个“痛”大概也是每一个新兴行业必经的阶段吧,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我和我的朋友们也一直致力于普及工作,希望能越来越好。
目前,纯粹靠个案收入生活的咨询师应该还是比较少的,行业内督导和培训的费用都较高,所以,对于毕业不久的硕士而言还是比较艰难的。
再补充一些,困难都是有的,现阶段无法跨越,面对这样一个初级阶段,建议同行们多交流,可以作为朋辈督导也可以获得足够的专业和人际支持。一个行业或专业一旦形成一个专业团队专业的圈子,困难也就不那么艰难了

何患卿狂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成竹童鞋点个赞。再吐槽一下国内心理咨询行业的现状:鱼龙混杂,能让真正的有志成长的咨询师积累知识和经验的平台太少。咨询师与别的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对个人成长的要求几近苛刻,需要你不断地接个案,不断地参加各种学派的工作坊,不断地接受督导。这些都需要良好的个人心态和宽松的环境(包括工作和经济)。

ACT在昌平心理学副教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

在中国,心理咨询还属新鲜事物,在这个行业里确实鱼龙混杂,水平层次不齐。但是大众对心理咨询的理解也存在一定问题,比如很多人认为通过一次咨询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等等。我认为心理咨询是在人们满足了物质需要的基础上的精神享受,心理咨询的高度发展一定是跟人们的生活水平、文化素质等联系在一起的。

蓝紫幻灭心理咨询师 接受杭州面询或远程视频咨询

谢邀!
在国内当心理咨询师的时间远没有在美国久。但也亲身体验了国内从事心理咨询师这一行业的艰辛和不易。
1. 全职心理咨询师
据我了解到周围的全职心理咨询师除了做个体咨询外,基本上需要去心理咨询师培训机构兼职一下讲课以平衡收入。或者是自己成立的机构内开设培训小组或培训课程,以此维系生存。少部分人可以独当一面完全依赖个体咨询或团体咨询为生,一般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居多,原因也跟他们探讨过,他们说一线城市人口流动大,心理咨询的需求量就远高于二线、三线的城市。本身人口基数要高于二三线,再者,流动的部分人口都是偏年轻化的,对于心理咨询这一新鲜行业的接纳度要高许多。
目前我自己在做全职心理咨询师,收入不稳定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也时常会因为经济上捉襟见肘跟朋友开玩笑,说需要他们救济我。 咨询师之间有时也会开玩笑,说我们必须都得耐得寂寞(没有来访者的时候),经得起考验(来访者脱落)。 如同上面很多其他咨询师回答的一样,这条路是“痛并快乐”的,所以不少来访者告诉我说资费太高,消费不起的时候,我也十分无奈,我们自己的生存成本有时候都不够,而不少人需要咨询却又负担不起。
为此也和小伙伴们讨论过,之前因为有开设心理动力小组的团体小组,价格就相对优惠很多,目前正在跟朋友协商是否需要继续开拓团体的需求,比如“抑郁康复小组”“社交焦虑康复小组”“情绪管理小组”等等去满足市场上大量来访者想要获得心理咨询而受阻于价格过于昂贵的限制。
团体小组的困境于在杭州的我们是局限于场地的问题,寻找合适的团体场地让我和小伙伴们抓破了头。如果有杭州的其他咨询师了解哪里有合适的团体场地可以租赁请私信我!感激不尽!

全职心理咨询师有非常自由的时间安排,我可以把一天过得很舒适,不需要赶公车上下班,可以自己花2小时做做中饭享受午休的时光。还能在没有来访者的时候读读书,充实一下,还可以跟其他咨询师进行朋辈督导。

2. 兼职心理咨询师
说一说兼职心理咨询师的状态,这里有好一部分是刚毕业的心理咨询师,特别是一个人在外打拼的咨询师。在杭州这样的消费水平,纯粹靠心理咨询来赚钱养活自己是有很多不定因素及困境的,刚回国的时候,从事了一会儿EAP心理咨询师,认识了现在的一些兼职心理咨询师的小伙伴。这些小伙伴们还在挣扎着为督导培训等赚钱打一份相关工作,周六周末还要牺牲自己的业余时光去做个体或是团体咨询,可以想象,这样的负荷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都是相当的重的。而能够在这条路上一直坚持走下去的朋友,都是值得我钦佩和敬仰的,因为他们的踏实和热爱!
上面也有提到了,兼职咨询师一般会有一份本职告诉,然后会在业余时间举办沙龙、团体小组、个体咨询,参加督导培训等等让自己仍旧与心理咨询这一行业接轨,所付出的努力和坚持,更是反应了整个业内的官方支持和扶持太少太少。

最近也跟另外几位咨询师聊,想到了咨询师之间可以形成一个比较好的良性循环就是互相转介,有时候有些人的caseload比较多,无法接过多的来访者的时候,转介给那些挣扎在接客量的咨询师们,以此来平衡,让更多的咨询师不会因为温饱问题而抛弃这一行业转投他业。

还有,我就只能做个梦,希望有一天,咱们能够有非盈利机构的出现,咨询师们可以给他们打打工,不需要担心经济,专心提供心理服务就好了,募集资金和运作的事情就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突然觉得要呼吁一下更多人从事非盈利事业才有希望助推一下心理咨询的工作哈!嗯,做梦完毕!

匿名用户

自己看看就知道了,给你们一个链接:服务项目和收费标准看最下面

    来自: 木立 > 《其他》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