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筆 / 散文与随笔 / 夜行者寂寞

0 0

   

夜行者寂寞

2014-09-14  潤筆

夜行者寂寞

 

 

 

用手,“摸”了一下这黑夜。

 

夜色中。行排的树荫,冷彬彬的高楼从我的身边慢慢地涌过,静态安然的。跳动的只是那还在浑圆的月亮永远可以发出的折射之光,不厌其烦地打在从我眼前仓促而过的人面之上,暗淡中忽明忽暗。也就是这种光学的作用,将我同这些行过之人的面孔一样点缀的异常“狰狞”,笑时,同样的狰狞。“调戏”状的色光,我依然反感。不敢再来多看,也幸亏自己很难看到自己。

 

依旧如以往那样“悠闲”地踱着四方步散走,将手臂舒展开,时时揪动一下那斜树柳荫。摇挲的柳叶在同样“调戏”般光点斑斓的映照下,似乎就是这么的无动于衷,悠扬地沉静按照惯常的路径晃动着,晃动出秋风的存在。面拂着风。我,虽不知晓是否会把这“狰狞”赶跑,又或者希望风能够载动着叶枝同这月光抗衡到底,但最最渴求的是,是这夜色的改变。

无论如何,此刻,我都有可能在一种“恍惚”中,用双脚踩着所有物的倒影,那些在白昼就已经高我太多的高楼大厦,在夜晚竟也是远远地伸展在前方,长长地深入到最漆黑地方,变形而扭曲。而我是必然看不到的,唯一可以来端想出轮廓的只有紧紧跟着我的这个身影,没有任何色调和注视的“狰狞”,一个平面的漆黑一小片,随着我的缓慢前行而拉长伸缩。。。。。。

 

    无法交流。当一旦只能对着自己影子的时刻,笑一笑就会成为唯一的方式,笑容,是对于黑夜最富有诗意的语言。身边走过一对老人,安逸地同我一样晃动挥舞着臂膀,偶尔说着什么,身躯依然有力的转动在柳枝繁茂间,与舞动着的柳叶竟是很同步。主路上来往穿行的车辆很多,大灯和车后的红灯穿梭中依稀平扫照映在他们的身上,以及头顶上的那些柳条。黑影子终于不可见了,只剩下幽幽的红光,在两个背影上散发出活力的温暖,那个老先生时时用手指着那月亮,指向的空宇还有漫天星辰。这一切真的和谐出夜色中的某种韵味,也让我把眼睛“移开”了自己的影子,连带着笑容“移动”到他们身上,久久注视着,凝固笑意。

 

    用笑容把黑夜打开,也很难知道将会有什么。漆黑的深不见底,为了排异极不情愿的虚飘孤寂,再来用温暖增填重量的同时,却空灵出更加沉重的空灵。

 

    流下了热泪,莫名地滚滚间抵触着空灵。面颊潮湿后,终于有的这一丝热度,就忘却了风的寒冷。也不用再来观顾什么影子了,我可想而知已经不会再“看到”狰狞。热量溶化了空灵,空灵在消解着恐惧。不想用手来“玷污”眼泪,不动声色地继续挥动着手臂,这漆黑的夜中,总会有那明亮的北斗星永远吸引着任何人的目光,那种闪耀的、刺眼的光芒也永远是一个穿透力的象征。而这眼圈中的这点点闪亮、一刹那间,我早已掂出了它的分量。何必来擦?

 

    这条街路,向径深走去,更加的漆黑,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旁边的一行柳树也似乎排到了尽头。我还是如此这番走着,脚下偶尔会有个羁绊,小小的石子呀,也会不甘于什么沉寂,用这个体积来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而用“不甘”惊扰出来的一个作状,片刻失魂中何曾能够不甘于孤独?不守于孤寂?这是一个人的独行。远处走来一个身材略好的女人,看不清楚容貌,很高挑,快捷婀娜的脚步犹如这风从我的身边习习吹过,提醒了那早已忘掉的风,突如其来的香水味,让我又一次感觉到应该是有风存在的,浓烈的香气嗅入鼻间,很呛。秋天的风开始肆虐出狂躁,不知道清晨的清新之风是否也会不甘于沉默,由于没有任何的味道,而感受了一个白天艳阳的温顺之后,进入了黑夜的迷失。赶紧加快脚步,尽量地躲开这样浓烈,片想之间,悉数这风的“罪过”。感受的很多味道,酸甜苦辣之中总有无味道的时候,就是因为浓烈始终渲染着舌苔的厚度。总想来归于一个适度,但是,距离永远在由风“操纵”着,想来就来,该去就去。

 

   风,是有罪的,审判迟早要来。。。。。。

 

   该回去了。终于能够又走在明晃晃的路灯底下,那些什么酸甜苦辣的味道终究遮挡不住亮度。商场和酒店光焰迷离的霓虹灯继续在左右着所有人的视线,因为这“幽谷中的冷亮”

我将两手不自觉地揣在了兜里,走着走着,一个看似很匆忙的小伙子挡住了我的去路,好像有一些迷惑,颤颤地问我:“

   “先生,问您一下路,请问四环路怎么走?”

   “哦,四环路是吧,向前走”语落间我用手指指向南方。

   “前边就是车站,你到车站看看,我也不知道做什么车?”

   “好,谢谢你,我走着去”

   

    我惊讶间似乎快叫了出来,走过去起码要几个小时,近10里的路程在城市如今是很少有人会走过去的,而且这是在黑夜。

  

“很远呀,你走过去?”

 

没有想到这个很有意思的小伙子,扭过头来,报以非常痛快的笑容,同我再次致谢后,摆摆手,转身而去。同样是笑容,我看到的是另一番灿烂,用这样的笑容感受那距离,我真的想知道这个小伙子的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也是独行的,轻快的步履依旧是踩着这月光、还有那漆黑中的冷亮。他寂寞吗?我就这样“傻傻地”站在原地半天,看着他的行进,用心灵感受着他的“寂寞”。

 

 

    看不到月亮了,没有夜色,没有了风,还会有什么?只会有夜行的存在吧,夜行者的存在。

 

    当我回来,于漆黑中摸索着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的一瞬间。我的手,终于又“摸”到了“寂寞”。。。。。。

 

     由于寂寞着,才会有了过程。

 

 

润笔

 

2004 10 1   200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