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传统 传承 / 看看也是醉了:绝美中国画色彩诗文赏

分享

   

看看也是醉了:绝美中国画色彩诗文赏

2014-09-15  真友书屋

中国画的颜色,其实就是中国文化的颜色。这些颜色有情绪,有审美,有品格。中国人不习惯用色谱去分辨颜色,而是用一种来自生活的感觉来命名颜色,譬如藤黄,听上去就有一种植物的嫩,又譬如胭脂,这必然是一种娇媚的颜色。


《红楼梦》里有一段借莺儿为宝玉打络子的情节,在我看来却是非常精彩的阐述色彩搭配的文字,录在这里:


莺儿道:“汗巾子是什么颜色?”宝玉道:“大红的。”莺儿道:“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或是石青的,才压得住颜色。”宝玉道:“松花色配什么?”莺儿道:“松花配桃红。”宝玉笑道:“这才姣艳。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姣艳。”莺儿道:“葱绿柳黄,可倒还雅致。”宝玉道:“也罢了。也打一条桃红,再打一条葱绿。”


宝钗笑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一句话提醒了宝玉,便拍手笑道:“倒是姐姐说的是。我就忘了。只是配个什么颜色才好?”宝钗道:“用鸦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太暗。依我说,竟把你的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络子,那才好看。”宝玉听说,喜之不尽,一迭连声就叫袭人来取金线。


中国的色彩,就是这样与生活息息相关着。人们总觉得西洋美术色彩丰富,而中国的美术,则总是旧旧的一片黑白。其实,在第五世纪南齐的时候,中国画已经要求"随类敷彩",颜色非常丰富了。如于非闇所说,“从最开始只是使用单色的矿物质和植物质颜色,到矿物质的间色,(如白垩合朱成为肉色,石青合白垩成为天青色。)和矿植合用的间色,(如蓝淀合朱成为紫色,槐花合石绿成为嫩绿色等。)这样的矿植合用,加上古代化学制的铅粉黄丹,外来输人的藤黄紫铆等。”中国画的颜色,其实丰富的很!正是这些富有中国人性格的颜色,才形成了中国美术的独家面貌。


但经过漫长的发展,文人画占据画坛统治地位时,使用矿物质颜色如石青石绿朱砂一类的画,竟被"士大夫"们称作"院体",说不够文雅。这样发展下去,到了明代,重色的彩画,竟越来越少了。


但中国画的这些颜色,这些名称,譬如藤黄、花青、曙红、胭脂、大红、朱砂、朱膘、赭石、三绿、三青,一直都在艺术史里面美着啊。


本文尽量选择与色彩接近的作品

但可能存在误差

请诸位斟酌参考



▍▍██ 工笔画常用色 ██ ▍▍




锦衣红夺彩霞明

侵晓春游向野庭


唐 孟宾於



重重青盖下

千娇照水

好红红白白


宋 苏轼



袂剪黄罗亦可人

君诗剩觅小园春


宋 唐仲友



碧绿青红百样花

尽从春色巧安排


宋 释绍昙



青纱衫子淡梳妆

冰姿绰约自生凉


宋 蔡伸




绿云剪叶

低护黄金屑

占断花中声誉

香与韵

两清洁


宋 谢懋



赭汗千金马

绣轴五香车


唐 虞世南



公子风流嫌锦绣

新裁白纻作春衣

金鞭留当谁家酒

拂柳穿花信马归


唐 雍陶





▍▍██ 写意画常用色 ██ ▍▍




天山有雪常不开

千峰万岭雪崔嵬

北风夜卷赤亭口

一夜天山雪更厚

能兼汉月照银山

复逐胡风过铁关

交河城边飞鸟绝

轮台路上马蹄滑


唐 岑参




芙蓉不及美人妆

水殿风来珠翠香

谁分含啼掩秋扇

空悬明月待君王


唐 王昌龄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晓风残月


宋 柳永






忽逢桃花林

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晋 陶渊明



花分浅浅胭脂脸
叶堕殷殷腻粉腮

唐 方干




溪叟山居不计年

半欹茅屋倚云边

竹沟旋引高源水

灌得门前数亩田


宋 赵希迈



万里飞霜

千林落木

寒艳不招春妒


宋 张炎



一见便见,八角磨盘空晨转
一得永得,夺锦朱砂如墨黑
秋风吹渭水,已落云门三句里
落叶满长安,几个而今被眼瞒

宋 释云贲




春日何来
深雪里
南枝先白

宋 李曾伯



墨出青松烟
笔出狡兔翰
古人感鸟迹
文字有改判

魏晋 曹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