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7喜 / 娱乐 /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2014-09-21  长沙7喜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进入围棋领域的,先是在家里看父亲和哥哥姐姐下,稍后进入了北京西城区官园体校,向赵子良老先生学围棋。刚去的时候他让我9个子我还输。2年后他让我4个子的时候,我转到了北京棋艺研究社学围棋,那时棋社没有专门的老师指导我们几个小孩,只是整天和过惕生、金亚贤、崔云趾等老先生泡在一起,看看他们下棋。后来是韩念文专门教我们,我们同学之间互相下的棋,他偶然复盘讲讲。这里有许多的围棋书,可以自由借阅,说实在话,大部分对于小学6年级的我来说根本看不懂。每月来的日本《棋道》杂志附录的《次的一手》小册子,是我们几个中小学生必看的,那上面的死活题作了不少。也就是二年多的光景,期间参加过1964、1965年的北京市少年儿童围棋赛,还都进入了前三名,总算是对学围棋有所交待了。随后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彻底中断了学围棋。那时我的围棋是当年的职业二段棋手魏昕让我2子我还输的水平。

 

    一晃到了1974年,尘封了近10年的围棋开始允许被下了,此前下围棋严重了说是违纪,因为1969年曾经正式说围棋是四旧,是封建主义遗毒。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这年在四川举办了全国围棋比赛,是为第三届全国运动会做准备,当年全国28个省市,大都组织了围棋、中国象棋队参赛。宁夏也把我这个1965年的北京市少年冠军找去组织了围棋队,前往四川参加有陈祖德,聂卫平等国内一流高手参加的比赛。和他们同台一试高低,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远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作为爱好围棋的我来说能有机会参加全国比赛,参与了就是成果就是胜利。

    通过这次围棋比赛,我目睹和感受到了围棋具有开发智力、娱乐、胜利后的喜悦等等正面的、好的一面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围棋的残酷性。

    那是在目睹了聂卫平输棋后的痛苦反省情景后才意识到——围棋的胜负是多么无情残酷。

    1974 年的全国围棋赛拉开战幕后,聂卫平连胜五局,此时陈祖德四胜一负,两人的积分在八十多名棋手里分列第一、第二。第六局,二人相遇,实质上就是冠亚军决赛。由于聂卫平此际比陈多胜一盘,信心大增,又占有年龄上的不少优势,聂卫平志在必得。陈祖德是1966年以前的全国冠军保持者,八年后重登赛场,自然不会拱手相让。两人间必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恶仗。

    决战那天,聂卫平轻轻摇着纸扇,点燃的香烟并不常吸,任由青烟在棋盘上空飘渺,陈祖德紧靠在椅背上,和棋盘稍稍保持距离,冷眼看着棋盘。神态上,好象两人不是在比赛,而是旁观别人下棋。

    围观的人特别多,除了没有比赛任务的领队、教练围在一旁,还有许多棋手借喝水、上卫生间顺便来看一看。

    不承想,连规定的时间一半都没用完,笔者那盘棋不过刚进入中盘不久,在利用对手考虑之机前来观战时,十分惊讶!陈聂二人面红耳赤的神色还未全然褪去,但局后研究已接近尾声,聂卫平正在痛心疾首检讨自己的“大昏着”。这盘棋由于聂犯了一个对他而言可算是相当简单的错误,下死了一块棋,从而仅81 手就中盘认输早早结束了战斗。

    晚饭后,陈聂之战已过去了八、九个小时,多数人难耐七月的成都又焖又热的天气,房间里蚊子纷纷向人发起强攻,就都到街上散步凉快去了。我走过宾馆后院时忽然发现聂卫平正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棋手住地——成都饭店背阴处一个人迹罕至,杂草丛生,蚊虫乱舞的墙根前默默地沉思着,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聂卫平在面壁,在痛苦反思。

    这情景我一直难忘。

    我还看到一位30岁出头的老棋手,已经鏖战了近8个小时,那时没有空调,闷热的7月早把许多棋手的衣服用汗水沁湿了,那位棋手面对已经失败的棋局仍在苦思冥想,仍在苦苦挣扎,仍在冀盼突然出现奇迹,本来光滑的脸上,这时平添了许多皱纹,那已经不是在体验手谈的乐趣,而是在尽全力进行明知道无望却也不想接受失败的事实的煎熬。这种围棋棋场上的苦像随处可见。

    1974年下围棋赛虽然没有奖金,但是,这次的比赛成绩却是许多人借以扭转自己命运的机会,赢了棋,很可能就此脱离农村,就此离开并不喜欢的工人岗位,就此从不毛之地调回沿海大城市,所以当着围棋比赛是和命运、高价值的利益紧密结合的时候,表面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围棋,失败了的残酷不亚于美国拳击争霸战。

    从此我知道了,围棋尤其是职业围棋,不是那么好玩的。如果没有相当的意志,强有力的体魄,没有能迅速调整自己心态的自我控制能力……那就不要走职业围棋的道路。围棋的残酷性不像中国的高考,中国的高考被许多人形容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点夸大其辞了,围棋比赛能进入比赛的一般是百八十人,这已经是把许多分母排除在省市级的选拔赛上了,剩下的这近百人最后只有一个是冠军,这才是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高考可以有十数万人进入重点大学。由于围棋比赛只能剩下唯一的一个最后胜利者,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围棋也有几分相似之处!

    上世纪80年代初,宁夏体委成立了围棋协会,把我找去,希望我能办个围棋少儿班,为宁夏培养些少年棋手。我自1979年参加了第五届全运会的围棋比赛后,就再也没有和职业棋手进行过学习和比赛了。自1966年在北京棋艺研究社不再下棋后,奇怪的是自己的围棋水平也不知道怎么就有了提高。1974年的全国赛我和前面说到的那位女子二段棋手两次相遇,我都赢了她。此前她让我二子我还输的。我体会,这些年来,我接触围棋也就是反复地做了许多的死活题,那时也找不到什么系统、全面,着重理论的围棋书,提高计算能力是我学围棋的唯一路径。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我开始教小孩子们学围棋后,才发现,自己懂的一些围棋知识要想叫孩子们也懂,就不是只知其然就可以的,而是要应对孩子们提出的许许多多的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下,迫使自己去钻研棋理,看了一些职业棋手的自战解说,沙里淘金般地汲取他们的心得体会。在此基础上,我后来也编写和著作了20本围棋书,可以说,其中大都是我学习高手们的心得体会,只不过是把头脑里的学习过程进行了书面化的处理。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书也吸引了台湾的爱好者,并在台湾出版了。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有了前面所说对围棋的认识和感受,我在教孩子们下围棋的时候,在传授围棋棋艺的同时,尽可能地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地启发他们通过耳闻目染的社会实践来认识围棋和从学围棋中学习提高自己的观察能力,冷静判断的能力,走一步前看三步的能力,空间想像的能力,逻辑推理的能力等。我希望的是,我所教的孩子们有缘的话自己将来再拜名师去深造,然后走上职业棋手的道路。大多数的同学,通过和我学围棋,开发自己的智力,培养出一个有益的业余爱好,丰富锤炼了自己的性格、品德、独立行事的能力,也是受益匪浅的一件事。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我用成吉思汗小时候折箭的故事,告诉孩子们自己的棋要连在一起才有力量,把对方的棋切断了,才有可能发动有效的攻击。我告诉他们,黑子是黑老虎,白子是白老虎,既要提防对方的攻击,也要随时对对方发起攻击。我告诉他们,落子接近对方的厚势,等于用自己的头去撞城墙,那是自讨苦吃;落子接近自己的厚势,等于坦克车上又架上一辆坦克,是没有用处的重复。我用南辕北辙的故事,启发他们重视行棋方向的问题……我找了许多生活中常见的例子来给他们讲怎么观察发现问题,怎么分析问题,然后怎么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我用大量的死活题,来训练孩子们落子之前要先看三步甚至十三步的思维习惯。告诉他们遇事不要着急马上表态和落子,而是先研究所接触到的问题,做到了心中有数了再走子的习惯和修养。我告诉孩子们,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最本质的区别就是职业棋手不走随手棋,而业余棋手尽是随手棋,从而强调先动脑再动手的重要性。

我学围棋和教别人学围棋的体会



    在宁夏的5年多的教围棋生涯,虽然没有培养出职业棋手,但是,坚持和我学围棋的8、9个孩子,分别考上了北京大学,同济大学,浙江大学,东吴大学,上海华师大等重点大学,说明教他们会了围棋后,对他们学习功课还是有很大的好处。他们中最厉害的是黄河杯比赛中获得了业余6段证书。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北京又开始了教孩子学围棋的过程,先是上大课,4、50个孩子一起教,主要是普及,4、5年后剩下的学生中,也有走上职业棋手道路的孩子。至于上大学,对这些能把学围棋坚持下来的孩子来说基本都不在话下。

    学围棋,要想走上职业棋手的道路,并能拿到冠军,除了需要极高的天赋外,还有机遇等的问题,如:遇到了极好的老师;参加比赛赢了关键场次等等,不可预知的胜算和失误比比皆是,不是适宜每个孩子的。

    现在又开始了围棋教学活动,我的宗旨:以开发智力为主,以培养良好的性格和思维习惯为主,以打下坚实的基本功为主,为以后不和我学围棋了还能继续长棋为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