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l147258 / 为什么?2 / 现场经历阿里巴巴 IPO 的体验是怎样的?

0 0

   

现场经历阿里巴巴 IPO 的体验是怎样的?

2014-09-24  pgl147258

【毛书记的回答(159票)】:

先多谢 @韦昌明 邀请。然后多图预警。

昨天刚刚回答的问题《上市时候一般都有哪些人可以去敲开市锣/钟?你经历过的敲开市锣/钟的过程是怎样的?》中有简单涉及阿里巴巴IPO当天的一些细节,阿里巴巴的上市流程也跟我答案中纽交所部分的描述是大致符合的,但是由于阿里巴巴这次IPO规模空前,纽交所也为了这次IPO做了超规格的安排。所以阿里IPO当天在细节上还是跟一般公司上市有许多的不同。

下面依旧看图说话给大家分享一下阿里巴巴9月19日上市当天的一些细节和花絮。

【天亮之前就集合】

一般来说纽交所早上九点半敲开市钟,八点多来准备报道就算是早的了。谁知昨天晚上接到通知说因为阿里团队会来得很早,所以要求媒体早上六点就要到纽交所门口集合……

(图为纽交所门前的工作人员以及阿里巴巴亲友团)(图为纽交所门前的工作人员以及阿里巴巴亲友团)

我到达纽交所门口的时候天都还没亮透,街上聚集了大批记者和一些事先得到消息的前来蹲点的群众。目测围观群众大部分都是同胞——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但想围观马总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纽交所楼前一如既往地挂起了上市公司的广告幕布,以及中国国旗和阿里巴巴的标志旗。我见过的大部分公司在纽交所上市时挂的幕布都是一大整块,上面写着公司的名字和Logo。比如聚美优品(拿聚美当例子是因为手头没有别的照片):

而这次的阿里巴巴则分别挂了十一块块小幕布,五块白色的幕布上是阿里旗下的不同产品,而六块橘色略窄的幕布上则印着“Customer First"(顾客第一)、“Teamwork”(团队合作)、“Integrity”(诚信)、“Passion”(激情)以及“Commitment”(承诺)。

(图为纽交所挂出的中国国旗和阿里巴巴标志旗)(图为纽交所挂出的中国国旗和阿里巴巴标志旗)

【史玉柱的全白运动装和虞峰的花T恤】

(图为云峰基金虞峰和史玉柱合影)(图为云峰基金虞峰和史玉柱合影)

纽交所外围起的栅栏内则是早早到来的纽交所工作人员和阿里的亲友团:李连杰、虞峰、史玉柱、劳丽诗……

公司上市这种场合,理论上大部分人会遵循“Business Professional”的着装礼仪(Dress Code

),也就是西装皮鞋加领带。事实上大多数公司上市的参与者也都是这么打扮的。我见过的参与公司上市的高管中把Business Professional穿得最好的是猎豹的董事长雷军,西装非常合身,应该是订做的;衬衣领子坚挺;领带也是完美的温莎结,整体气质非常好,对比一下下面这张照片中雷总和旁边几位先生的着装就能看出区别了(有的领带太窄,有的衬衣太皱,而且一般站立时需要系上西装最上面的扣子):

但是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规矩就是用来被打破的”。细心的朋友会发现(不细心的朋友也会发现好吗!),这次虞峰和史玉柱二位穿得都十分休闲。一个花T恤配休闲西装很潮,一位则干脆直接开创了“Polo+Jersey”这一史诗性的搭配。

至于这么穿对不对,答主不敢妄评。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不合礼仪或对他人不尊重,但我到的确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底气十足地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跟一群西装革履站一起敲钟。

顺便说一句,这次史玉柱的红色Polo衫配运动服其实是2007年巨人上市时白色Polo衫的进化版:

(此图为网络资源,若侵权请告知,将立刻删除)(此图为网络资源,若侵权请告知,将立刻删除)

【大佬全都不打领带】

(图为刚刚到达纽交所的软银总裁孙正义)(图为刚刚到达纽交所的软银总裁孙正义)

天慢慢亮起来了,突然人群一阵骚动,挤过去一看,原来是软银的孙正义到了。老先生虽然个子不高,但是精神饱满,看得出来心情好得很,笑容就没从脸上消失过。

少顷,主角们终于来了。马云,蔡崇信,陆兆禧……强大的明星阵容引起了今天早上的最大的一波高潮。我注意到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是,大部分阿里巴巴的男性高管以及孙正义都穿了正装,但是都没有系领带(有个哥们穿了中山装,据说他一直穿中山装,但是来上市没办法只能套了个西装外套)。

首先,像之前提到的虞峰以及史玉柱的休闲着装一样,不去死板地遵循Business Professional的着装方式打领带在我看来是一种有底气的表现,当然另一个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今天这些高管们并没有肩负敲钟的任务,不用上敲钟台。

【上厕所需要有专人陪同】

(图为记者们在排队等待安检进入纽交所)(图为记者们在排队等待安检进入纽交所)

所有主角都到齐了,媒体团也终于要入场了。据说这次阿里巴巴赴美上市请了国内一百三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前来报道,这还不包括美国本地的媒体以及日本来的媒体,阵容之强大亘古未有。

这么多人组成的记者团要进入纽交所需要经过层层检查,先是阿里的公关配合保安人员对照名单放人进到围栏之内,如果名字不在公关的名单上,那么不管你是谁也休想进去。我亲眼目睹了一位在我后面的装备齐全的美国记者因为不在名单上,在和保安人员进行了几轮争执之后,还是不得不沮丧离开。

进入围栏内管制区之后,记者们还要排队等待安检,因为人数太多不得不分批安检,漫长的安检过后还要在纽交所的工作人员的全程陪同下去到媒体室。说是陪同,其实是也是监视。这次的阿里巴巴上市阵仗太大,参与人数太多,为了防止局面的混乱,工作人员选择严格限制记者的活动区域。一般来说,记者只能待在媒体室,一部分提前申请的记者则会允许在“陪同下”进入纽交所的交易大厅。

(图为记者们在20平米狭长的媒体活动区内等待,有人在这里等到最后开盘,站了三个多小时)(图为记者们在20平米狭长的媒体活动区内等待,有人在这里等到最后开盘,站了三个多小时)

交易大厅的记者活动区域更是小得可怜,几十个中外记者,各种长枪短炮都挤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狭长的活动区域内,稍有越线则会被工作人员提醒退回。这个区域跟阿里巴巴IPO团的活动区域是隔离开的,所以记者们虽然能够看到马云孙正义蔡崇信就在几米之外,但是除了拿起相机咔嚓几张,完全没有任何可能去近身采访。

而且记者们就连上厕所都需要先打报告,然后在纽交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解决个人问题。来纽交所这么多次,这种待遇我还是第一次见,据纽交所的工作人员说,这的确也是他们第一次采取这样的措施应对企业上市。

【客户敲钟 高管围观】

(图为阿里巴巴创办人之一蔡崇信在跟CNBC主播聊天)(图为阿里巴巴创办人之一蔡崇信在跟CNBC主播聊天)

(图为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在等待敲开市钟)(图为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在等待敲开市钟)

敲钟前的等待时间,记者们要不就是在在纷纷朋友圈微博发布第一手消息,要不就是互相照相留念。而阿里的高管们呢?蔡崇信在跟CNBC的主播聊天,陆兆禧在低头玩手机。陆兆禧手中的手机看着不常见,据同事提醒阿里有自己的手机,陆总用的可能就是。

同事的原话是这样的:

“阿里有自己的手机嘛。不过都是他们自己用,没有别人用。”

“跟来往一样。”他补充道。

黑的好。

(*注:阿里云手机也只是个猜想,有网友说像MX4,感觉也有可能。)

时针终于走到了九点半,阿里巴巴一反常态地没有像一般的上市公司一样派高管和投资人敲开市钟。敲钟的是八位淘宝客户代表。就算是摆姿态,这姿态摆地也挺有技术含量,确实真真儿地印证了马云“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理念。

一个小细节是,通常公司上市时的敲钟台都是这么布置的(两个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相关信息):

而阿里巴巴则是直接一块广告布铺上,印了所有自己的产品的名字,也算用心良苦。纽交所这次为了这个大客户可是破了不少例了。

(图为八位阿里巴巴客户敲响纽交所开市钟)(图为八位阿里巴巴客户敲响纽交所开市钟)

【马云英语受访轻车熟路】

(图为马云以及孙正义分别接受CNBC采访)(图为马云以及孙正义分别接受CNBC采访)

敲钟之后,在等待开盘的询价阶段,马云和孙正义分别在纽交所交易大厅中央的CNBC演播厅用英文接受了采访。

我曾见过一些商界大佬接受采访,很多人在这种场合接受中文采访时都会略显紧张,更别说英文了。犹记得有次看王石用英文接受采访的视频,水平的确比中文要大打折扣。

在这种情况下,二位用英文跟对起话来还能轻车熟路。尤其是马云,表情丰富,肢体语言生动,毫不怯场,让答主的确佩服得紧。

记得看过一个研究,说右手写字的人当换左手写字时,不仅写出来的字不好看,连选择的词语都会更简单。据说第二语言也会如此,如果不够熟练,不仅仅是语音语调的不标准,连表达内容的水平也会下降。这也是为什么徐小平在前不久的某次论坛上说“我不喜欢用英文发言,因为我的人格魅力都表现不出来了”。

【交易员忙里偷闲看热闹】

(图为众多纽交所交易员以及参与阿里巴巴IPO的员工逃离拥挤的交易大厅,到二楼看热闹,前景是接受CNBC采访的孙正义)(图为众多纽交所交易员以及参与阿里巴巴IPO的员工逃离拥挤的交易大厅,到二楼看热闹,前景是接受CNBC采访的孙正义)

(背景是纽交所今年新换的LOGO)(背景是纽交所今年新换的LOGO)

【近三个小时才开盘 巴克莱是最大赢家】

(图为阿里巴巴第一次询价区间出现时的场景)(图为阿里巴巴第一次询价区间出现时的场景)

第一组发行价区间80到83美金,在这之后的两个多小时中,这个区间变化了数次,直到最后的92到93美金。也就是说,在散户们能够入场交易阿里巴巴的股票之前,阿里巴巴已经涨了36%了。

顺便说一句,因为这次巴克莱(Barclays)是阿里巴巴的指定做市商,所以所有的询价工作都是在巴克莱的工作柜台开展的。在开盘前的两个多小时间,无数人对着这个柜台按下快门键并在朋友圈、微博发布着最新的询价区间,这让更多的人熟悉了Barclays这个名字。我就有朋友在朋友圈里问为什么总是出现Barclays……这让我甚至有些怀疑巴克莱是故意延长询价时间好增加自己的曝光率……

【今天人人都是保安】

(图为孙正义在媒体区与记者聊天)(图为孙正义在媒体区与记者聊天)

孙正义接受完采访后看起来心情不错,走到记者区跟记者聊天。

孙正义背后的那个工作人员叫马修,胸牌上写着“社交网络推广部”。我还看到了不少人胸口写着“资本市场部”“营销部”。我问他今天是不是不管什么部门的员工都要来维持秩序,马修说是的,他们今天被安排放下所有工作来交易大厅维持秩序。我说看来今天每人都是保安。马修大笑说差不多就是这样。

顺便给大家解释一下纽交所的胸牌分类。

纽交所工作人员:银色的金属胸牌,活动范围无限制

上市公司相关人员:金色的金属胸牌,活动范围交易大厅

记者:则是橙色的纸质胸牌,活动范围20平米……

【纽交所为中国记者团特地改造会议室】

(图为纽交所一楼大厅一角)

纽交所新装修的一楼大厅有一整面墙都是显示屏,今天不间断地播放阿里巴巴的广告。

(图为改造为媒体工作区的纽交所会议室)(图为改造为媒体工作区的纽交所会议室)

在交易大厅内的记者挤在20平米区域内等待开盘时,媒体室的记者们会轻松一些,除了工作,还会聊聊天、上到舞台上照相留个念。

这个媒体室其实是纽交所的一个会议室,很多论坛和会议曾在这里举行。这次为了招待阿里巴巴庞大的随行记者团,纽交所特地重新布置了会议室,设置了记者用的无线网络,每个桌子上都扯了插线板,会议室还有好几块大银幕实时播放阿里上市的动态。也算是下足了功夫。

这个会议室之前是这个样子的……(能想象五任驻华大使一起吹牛逼是什么样子吗?)

【记者团喝光纽交所热水】

(图为中午开饭前的媒体午餐区)(图为中午开饭前的媒体午餐区)

纽交所给记者团准备的午饭也是很典型的美食餐:沙拉、意面以及鸡肉牛肉鱼肉。我旁边的一位上海的记者吃了几口感叹道“太难吃了”。我几滴冷汗下来心说我怎么觉得还可以呢……难道果然是来美国久了饮食审美被带低了?

另外一个花絮是,无意中听到旁边记者回来说:“刚才我去向服务生要热水,他说热水都被咱喝完了暂时没有了。”这是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中美差异,美国人习惯一年四季只喝冰水,所以一般很少会给客人准备热水。这次一下来了个100多人爱喝热水的中国记者团,这些老美后勤人员估计确实有点力不从心吧。

【马云细腿裤配短袜与陆兆禧现身群访】

(图为马云和陆兆禧来到媒体工作区接受媒体群访)(图为马云和陆兆禧来到媒体工作区接受媒体群访)

(马云发言时候陆兆禧长时间地眼神深邃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啥)(马云发言时候陆兆禧长时间地眼神深邃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啥)

记者们正在吃午饭的当口,马云和陆兆禧来到了媒体室接受记者团的提问。

印象最深的是群访结束时有记者不甘心大声喊出了一个问题“当首富的感觉如何”,马云本来不想回答,无奈记者们纷纷起哄,马云于是回答道“我连我们小区的首富都不想做”。

另外我还想最后一次以一个外行人的身份评论一下马陆二位的着装。

首先陆总的西装太宽大了,不够合身。我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个上市集团CEO在不以浮夸为目的的前提下,应该稍注意一下着装,把西装搞得合身一点,就算不为自己也要考虑公司。首先陆总的西装太宽大了,不够合身。我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个上市集团CEO在不以浮夸为目的的前提下,应该稍注意一下着装,把西装搞得合身一点,就算不为自己也要考虑公司。

然后是马总,马云穿的却是一件深蓝色的休闲绒西装外套,配一个扣子系到顶的休闲衬衫,还有细腿裤,这些都没什么,有底气嘛怎么穿都行,我都表示尊重。

但是唯一一点我的个人审美不敢苟同的是马总的短袜……(见下图)

【快递员靠送快递挣百万 在北京有七辆车惹唏嘘】

(图为参与纽交所敲钟的阿里巴巴客户来到媒体区与记者互动)(图为参与纽交所敲钟的阿里巴巴客户来到媒体区与记者互动)

马云和陆兆禧做完群访离开不久后,参与敲钟的几位阿里巴巴的客户也来到媒体室跟大家交流。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快递哥”窦立国的发言。他自己笑称靠送快递赚了几百万,现在已经在北京买了七辆车,最近本来还想买一台大黄蜂但是因为资金不够所以作罢。

引起台下记者们阵阵唏嘘。

当然了也包括答主。

答主找了个角落哭完之后迅速离开了会场,回家睡觉去了:)

(完)

(除一张图片外,文中所有照片均为答主版权所有,请在转载图文前征求许可)

原文地址:知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