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1111 / 咬文嚼字 / 古长安的东市西市与“买东西”的由来

0 0

   

古长安的东市西市与“买东西”的由来

2014-10-02  智者1111

馆友“智者1111”:
         你好!你的馆藏文章“古长安的东市西市与“买东西”的由来”深受广大馆友的喜爱,于2017年12月27日进入“阅览室”频道的“文化”下“文化杂谈”类别的精华区。360doc代表全体馆友感谢你的辛勤劳动和慷慨分享!

────360doc个人图书馆


古长安的东市西市与“买东西”的由来

唐代京都长安的“东市”和“西市”在唐代京都长安,有“东市”和“西市”两大市场,“东市”在今西安交通大学一带,“西市”在今劳动南路一带。“东市”主要服务于达官贵人等上层社会,而“西市”不仅是大众平民市场,更是包含大量西域、日本、韩国等国际客商在内的国际性大市场。唐代“西市”占地1600多亩,建筑面积100万平方米,有220多个行业,固定商铺4万多家,被誉为“金市”,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贸中心。

东市西市在长安城中的位置


东西两市的区别
唐长安东西两市除所处位置上的不同之外,主要的区别有以下几点:
经营商品的种类略有不同
东市和西市同是长安城工商业市场,但是由于其市场位置的不同,所经营的商品种类也略有区别。东市由于靠近三大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故市中“四方珍奇,皆所积集”(《长安志?东市》),市场经营的商品,多上等奢侈品,以满足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需要。而西市则距三内较远,周围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场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

东市的商业不如西市繁荣
东市靠近三内,周围多是勋贵官僚第宅,而其商业反却不如西市繁荣,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受到政治上的种种影响和限制。
这是因为,唐统治者视商贾为“贱类”,以工商为未利,严禁百官入市。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十月、二年十二月,太宗多次颁布禁令:“五品以上,不得入市”(《唐会要?市》),“禁五品以上过市”(《新唐书?太宗纪》)。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六月,德宗又下诏:“禁百官署邸贩鬻”(《新唐书?德宗纪》)。有故事说,武周时期官张衡,令史出身,位至四品,将入三品。一次退朝,就因为在路旁买一新熟蒸饼,于马上而食,结果遭御史弹劾,而未能升迁。武则天特为降敕:“流外出身,不许入三品”,“遂落甲”。(《朝野佥载》卷四)可见封建统治者既要依靠工商业满足其物质生活的享受,又自视清高,对工商业者卑视,加以种种的限制。据《长安志》载:“万年县户口,减于长安。又公卿以下居止,多在朱雀街东,第宅所占勋贵。由是商贾所凑,多归西京……自此之外,繁杂稍劣于西市矣。”而西市商业较东市繁荣,是长安城的主要工商业区和经济活动中心,因此又被称之为“金市”。
东西市内部的街道布局
唐长安城东西两市的面积,各占南北两坊之地,平面形制均为南北略长、东西略短规则的纵长方形。
两市之内,各有两条平行的东西大街和南北大街。四条主干大街在市的中央交叉成井字形,并且将整个市区划分成九个长方形。据考古探测,西市内四街宽约16—18米。其中南北向二街之间相距309米,东西向二街之间相距327米,二者大体相等。北街距市的北墙336米,东街距市的东墙293米。东市内四街宽度将近30米,较西市之街宽约一倍。
除市内主干四街之外,在两市的四周围墙内,还有沿墙平行的四条街道,顺墙街宽都在14米许。
另外,在市内沿着各条大街,在每方之中,还有许多小的巷道。这样市的规模虽大,但大街小巷相通,交通极为方便。
在东西两市的四周,每面各开二门,两市各有八门。每门各与市内主干大街相通。市门有门吏管理。如同长安城内宫门、城门、坊门一样,早晚要随街鼓声而定时启闭。
两市内的基本布局是,中央各设市局与平准局,为市场的管理机构。所有店铺都临街开设于各方的四周,每方中小的曲巷,也都有临路开设的店铺。这样临街设店,四面立邸,既便于交通和货物进出装卸,又便于招搅顾客,进行贸易。

集市内较为出名的店铺
据《长安志》记载,东市“市内货财二百二十行,四面立邸。”见于文献记载的,东市有铁行、笔行、肉行、善卜者、卖胡琴者、赁驴人、造琵琶者、货锦绣彩帛者、印刷业、毕罗店、酒肆、饭馆、凶肆(出售丧葬用品)等。而西市“市内店肆,如东市之制。”不过,西市的店铺和行业,见之于文献记载的,远较东市为多。如其中有大衣行、鞦辔行、油靛店、经营法烛的窦家店、秤行、绢行、麩行、酒肆、帛肆、凶肆、衣肆、食店张家楼、卖药人、药行、卖饮子药家、饼团子店、柜坊(为商人存放钱币)、烧炭曝布商、首饰店、珠宝店、卖钱贯者等等。
在这些店铺中,经营规模较大且为出名的是饮食业。有故事说,德宗一次临时召见吴凑,命为京兆尹(都城最高行政长官),要他立即上任。吴凑赶紧骑快马请客,待客人到府,酒筵已经摆好。客人惊奇地问:“酒筵怎么准备得这样快?”府吏回答说:“两市日有礼席,举铛釜而取之,故三五百人之馔,常可立办也”(《唐国史补》卷中)。
西市有一卖饮子药家,虽百文仅售一服,所用也不过数味寻常之药,但由于各种疾病,饮者即愈,故店家虽“日夜剉斫煎煮,给之不暇。人无远近,皆来取之,门市骈罗,喧阗京国,至有赍金守门五七日间,未获给付者,获利甚极“(《太平广记》卷二一九)。

唐长安的知名品牌

就饮食业看,长安城的名宴有“烧尾宴”。长安凡高官初任时,需向皇帝献食,称之烧尾。烧尾宴多名贵菜肴食点,品种多达58种。仅馄饨因花形、馅料各异就多达二十四种,称“生进二十四气馄饨”。唐人小说中有唐中宗时韦巨源任尚书左仆射时向皇帝进献的烧尾宴食单,其中多是长安的知名品牌食品。
长安的另一名肴叫“辋川小样”。这是由尼姑梵正根据王维《辋川图》创制的。王维为自己的蓝田辋川风景别墅区绘有二十景图,并为名图赋诗,共二十首。梵正精于庖厨,用鲊、臛、脍、醢、酱、瓜果、蔬菜等不同花色的食品原料,作成二十盘菜,每盘拼为辋川图中一景,合直来称“辋川小样”,为当时名吃。
小吃名点有千层饼、油塌、红綾饼饣炎 (唐新进士曲江宴会,皇帝以红绫束此饼饣炎 ,人赐一枚,故名)等等。

大唐西市

规模宏大 井字布局
西市南北长1031米,东西长927米,面积0.96平方公里,其具体范围在今西安莲湖区东桃园以东、老糜家桥以西、东桃园桥以北、中国航空器材公司西北分公司以南,现在的劳南市场位置。

西市与唐长安城中的里坊一样,都是封闭式的建筑,市的四周,环筑有市墙。长安城四周筑有高墙,城内的西市再砌上市墙,这俨然就是一座小的城中城。据了解,西市的这种建筑结构,是和长安城实行严格的宵禁制度与市场管理制度有关的。据悉,西市四周的围墙,均为夯筑土墙。从对西市北面与东面残存墙基中探知,墙基厚度皆为4米多。市的四周,每面各开两个门,也就是说西市四周围墙之中共有8个市门。市门皆有门吏管理,就如同当时的长安城内宫门、城门、坊门一样,早晚要随街鼓声而定时启闭。

西市内南北向和东西向各有两条均宽16米的街道,四街纵横交叉成“井”字形,将整个市内划分成9个长方形区域,其中东西向二街相距327米,南北向二街距离309米,各街两侧均设有水沟,在水沟的外侧还发现有1米宽的人行道。

此外,西市的9个区域四面均为街道,这样每个区域的周边都临街,便于交易。每个区域内还有便于内部通行的小巷,有的巷道下还有砖砌的暗排水道,与大街两侧的水沟相连。临街部分出土的商业店铺遗址表明,房屋的规模不大,面阔4至10米,进深3米多,均沿街毗连。这些都足见当时城市功能的健全。西市街道两旁栽种槐榆,大道笔直,绿树成荫,十分壮观。白居易给张籍的诗中所描写的“迢迢青槐街,相去八九坊”,就是反映当时西市内的这一景象。

店铺林立 商贩云集
西市内除了坐庄开店的店铺外,还有许多在市内随处叫卖或摆设摊点的小商贩。如西市以西,西怀德坊的东门之北,住有一富商张通,《白行简纪梦》载:“长安西市百肆,有贩粥求利而为之平者,姓张,不得名,家富于财,居光德里。”可以看出,这些人是在西市中卖饭粥发了财的小摊贩,西市吸引着众多的国内外商人汇集与此,仅凭人流量之大,在这里就是简单的卖粥就能发笔小财。

历史上记载,杨贵妃兄弟姐妹曾于天宝十年的元宵节夜游,与广平公主及驸马一行争进西市门时发生争执。公主泣诉至皇上,玄宗杀了杨氏家奴,但驸马也被免了官。事后杨贵妃仍觉委屈,玄宗于是召集两市杂戏以娱贵妃。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西市的繁华,由于游人如织,肢体碰撞难免,也就易起争端。

由于当时社会制度使然,西市除了物品牲畜的交易外,还有人市进行奴婢买卖。在唐代,奴婢地位极其低下。唐律中公开规定:“奴婢贱人,律比畜产,”“诸买奴婢马牛驼骡驴,已过价不立市券,过三日,苔三十,卖者减一等。”这一切也都成了西市商贸繁荣的一部分。

西市的商业发展,在唐后期达到了极盛。不仅从这一时期西市店铺的密集、行业的众多、胡商人数的增加得到了反映,也可从这时西市路旁水沟及曲巷排水管道的砌砖重修,以及凿池置潭,提供市内用水和加强商业运输设施等等得到了证明。西市的发展带动了城市设施的改善,而城市功能的不断健全,也反过来促进了西市的更加繁荣。



西市为国际贸易市场
西市距离唐长安丝绸之路起点开远门较近,周围坊里居住有不少外商,从而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贸易市场。这里有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今伊朗)、大食(今阿拉伯)的“胡商”最多,他们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这些外国的客商以带来的香料、药物卖给中国官僚,再从中国买回珠宝、丝织品和瓷器等。因此,西市中有许多外国商人开设的店铺,如波斯邸、珠宝店、货栈、酒肆等。其中许多西域姑娘为之歌舞侍酒的胡姬酒肆,则时有少年光顾。故李白《少年行》就有“五陵少年金市东”,“笑入胡姬酒肆中”的诗句。
西市的胡人胡商,在唐中期有了明显的增加。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七月以前,“回纥留京师者常千人,商胡伪服而杂居者又倍之”(《资治通鉴》卷二二五,唐纪四十一)。胡商人数达数千人之多。宪宗时,波斯等国来的摩尼数僧人,也主要活动于西市。“摩尼至京师,岁往来西京,商贾颇为囊橐为奸”(《资治通鉴》卷二四〇,唐纪五十六)。正因为西市是一个国际性的大贸易市场,胡商胡人胡店很多,所以,这里“胡风”、“胡俗”很盛,大有“胡化”之感。

外国客商 胡商最多

西市距离唐长安丝绸之路起点开远门较近,周围坊里居住有不少外商,从而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贸易市场。这里有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今伊朗)、大食(今阿拉伯)的“胡商”最多,他们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这些外国的客商主要卖出香料、药物,再从中国买回珠宝、丝织品和瓷器等。因此,西市中有许多外国商人开设的店铺,如波斯邸、珠宝店、货栈、酒肆等。

在西市,前店铺后作坊多为胡商所开,从达官贵人筹集资金的钱柜到专卖钱绳的商贩,包容了220行。胡商多经营珠宝、香料、药材、丝绸、兼营借贷,也有经营酒肆和旅店的,他们中有不少人因经商致富。历史上也流传着不少有关胡商的记载,如西市一名胡商曾以十万贯钱,从西明寺僧人手中购得武则天钦赐的清泥珠珠宝。还有胡商欲从平康坊菩提寺僧人手中花一千万购买宝骨等等。可见当时客居长安的胡商们在西市的商贸经营中获利不少,也足见当时西市商贸区域的成熟。

随着西市的不断发展,到了唐朝中期,在西市经商的胡商有了明显增加,公元779年7月前,在长安常住的胡商就达到了数千人之多,胡商、胡人、胡店,久而久之,长安城里的“胡风、胡俗”也就随之在汉人中流传开来,穿胡服、欣赏胡人艺术文化等也成了长安城里汉人的时尚,其中有许多西域姑娘为之歌舞侍酒的胡姬酒肆,尤其成了少年郎的光顾之地,因此也就有了李白的“五陵少年金市东”,“笑入胡姬酒肆中”的诗句。


交易量大 办事快捷
西市每天要进行大量的商业往来,也就发生了许多与金钱有关的故事。《太平广记》卷中《魏伶》一文就记载了这么一则趣闻:唐魏伶为西市丞,养一赤嘴鸟,每于人众中乞钱。人取一文而衔以送伶处,日收数百,时人号为“魏丞鸟”。故事里的魏伶,是西市令的两个副手之一,养了一只红嘴鸦雀。那鸟儿很会讨人喜欢,每天在市场上向商民要钱,从每个人那里叼一文钱回来给魏伶,每天都能收数百文,时间长了人们便给这只鸟送了个外号叫“魏丞鸟”。虽然是一个官员欺压商民的故事,但仔细想来也可见当时大唐西市的繁盛,一只讨钱的鸟每天都能叼回数百文钱,可见西市每天的交易量之大,其繁盛的景象也可见一斑。

《太平广记》卷中《吴凑》一文则记载说,唐德宗紧急任命吴凑为京兆尹,叫他即刻上任。闻讯而来祝贺的客人们到府上的时候,宴席已经摆好了。有人问怎么这么快?门吏说:“东市西市每天都有礼席,可以随时带着盆锅去买。所以三五百人的宴会,可以立刻办妥。”西市的繁华,由此可略见一斑。

西市还留有不少汉文化的传奇故事,相传,隋代徐德言和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爱情故事,吕洞宾在酒肆中被云房先生钟离权点化等传说故事,都发生在西市。

西市也作刑场
历史上的西市不单单发挥着经贸区的作用,同时也有其他用场,比如作为刑场。唐代著名酷吏,也就是撰写《罗织经》的来俊臣就是被斩首于西市。

一个历史事件产生了三个名词
一个历史事件——周公旦平息叛乱事件
商朝的纣王被周武王打败之后,纣王的儿子殷君武庚在商人的鼓动下图谋复辟。他们欺周成王年幼,蔑视摄政王叔周公旦年老,企图趁机藉不服摄政王的管叔、蔡叔和霍叔等人的力量推翻周朝,夺回统治权。
周公旦得知后,亲率大军平息了叛乱。

第一个名词——地名“商丘”
周公旦亲率大军平息叛乱,活捉了殷君武庚,并将参与造反的商人监禁在一个大土丘上,此即后来河南省“商丘”的来历。

第二个名词——买东西的“东西”
这一群被围困在大土丘上的叛军,在无计可施之时,祈求财神赵光明显灵相救。求救疏文写道:
待毙商人真可怜,
白水当酒祭苍天,
淡淡几杯清泉水,
淼淼三柱草末烟;
乞求财神莫嫌弃,
显灵救苦解危艰......。
赵公明出面保释了全体商人,让他们负责长途贩运,将东都洛阳的物品贩到西都镐京去卖,回头时再把西都镐京的物品贩到东都洛阳去卖,即是说买东都的物品卖到西都,交易西都的物品再卖到东都,自此,“买东卖西”、“买卖东西”便成为“交易”的通称。买东西、卖东西之说由此而来。

第三个名词——称从事买卖交易的人为“商人”
由周公旦平息叛乱事件,赵公明让商人买东卖西,后人说:
成汤气数尽,
天下买卖兴,
仙官利市吉,
财神救商人。
“商人”本指原纣王治下的商朝人,后来随着买东卖西商贸交易的不断发展,“商人”就逐渐演变为“专事买卖的人”。此后,“商人”失去了本是“商朝人”的原意,演变成了“买卖人”。

“东西”来历的另一些说法
“买东买西”——购物的说辞
由于古长安东西两市是当时最重要的国际性交易市场和时尚娱乐中心。两市商贸繁荣,人们购物多去这两处,时而买东,时而买西,久而久之,“买东西”一词也就成了人们购物的说辞。
朱熹朋友盛温和称“东西”的理由
传说宋时,朱熹与他的朋友盛温和两人相遇于巷子内,盛温和手中拿着一个竹篮子。
朱熹问道:“你去哪里?“
盛温和回答说:“我去买点东西。”
朱熹是以穷理致知研究学问的人,他听了盛温和的话,很好奇。
随即问道:“你说买东西,为什么不说买南北呢?”
盛温和反问朱熹:“你知什么是五行吗?”
朱熹答:“那我当然知道,不就是金、木、水、火、土吗?”
盛温和说:“不错,你知道五行就好办,现在我说给你听听,东方属木,西方属金,南方属火,北方属水,中间属土。我的篮子是竹子做的,买火放进去会火会烧掉篮子,买水装进去水会漏光,而土遍地都是我用不着去买,只能买木买金,所以叫买东西,不说买南北呀。”
朱熹听后说:“哦,原来如此!”
“东西”一词来历确与五行有关
“买东西”这一语言现象,传说是基于我国古代的五行观念衍生的。“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古人发现,上述五类物质经过混合加工,可以构成世间许多新的物质来,因而就产生了以这五类物质作为宇宙间万物的基础这一观念。据此,人们把一切事物和现象都归纳于这五类物质之中,而这五类物质由此成了具体事物抽象化的代名词。这就是中国古代的五行观念,代表着当时历史条件下前人对世界的认识水平。按照五行观念推衍,东西南北中,与金木水火土具有相对应的关系,即东代表金,西代表木,南代表水,北代表火,中代表土。而古人认为,我们生活中使用的物体差不多都是由金和木两种物质做成的,因此,顺乎其然地便把“东西”二字当成了用来泛指物质、物体的代名词了。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今人对世界的认识早已有了新而更新的一次次飞跃,但这一语言现象却一直沿用了下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