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人图书室 / 易经41—50 / 解读47困卦(三)

分享

   

解读47困卦(三)

2014-10-05  洗心人图...

李守力《周易诠释》:解读47困卦(三)

47.6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象曰:据于蒺藜,乘刚也;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

【白话】

六三:被嘉石所困,居于圜土,(刑满释放)回到家里,看不到妻子了,有凶险。

象传说:居于圜土,因为六三乘刚;回到家里,看不到妻子了,没有吉祥可言。

【解读】

○困卦以阳爻言君子,阴爻言小人。窃以为六三爻辞象征庶民违法犯罪,自取其辱,自受困穷之事。按西周法律,处置违法犯罪分子按轻重有嘉石制、圜土制、五刑制,前边已介绍过这三种制度,嘉石制用于教育处置违法者,圜土制是处置情节较轻的刑事犯,五刑是情节最重的刑事犯。

(一)困于石

石为嘉石。嘉石制在噬嗑卦初九屦校灭趾”解读中已做介绍。

《周礼》郑玄注:“嘉石,文石也。困,捆也,六三被九四、九二上下捆之,组成离卦,离为嘉,嘉、假、夏古通假,离为夏。离得坤中爻,离坤互借,坤为文,故离亦有文象,嘉石,文石也。

【离为嘉】:乾《文言》“亨者,嘉之会也。”元亨利贞为春夏秋冬,故离为夏为嘉。离上九有嘉折首”,遯九五变卦离,故曰“嘉遯”,革卦六二处离卦中爻,故《象》“己日革之行有嘉也。”

(二)据于蒺藜

據于蒺藜帛书《易》作“號于疾莉”,形似。

蒺藜喻圜土。,言乘刚九二,九二体坎,坎为蒺藜。习坎卦上六寘于丛棘”,先儒以为圜土。《诗·小雅·楚茨》:“楚楚者茨,言抽其棘。” 郑玄:“茨,蒺藜。蒺藜丛棘相类,皆取象坎卦,坎为牢。《韩非子·难言》云:“尹子穽于棘。”意为尹子囚于狱中。丛棘,后世的诸家注疏也多视其与刑狱有关。

(三)入于其宫,不见其妻

宫,指妻子的寝室,《周礼·内宰六宫注》妇人称寝曰宫。凡居室皆曰寝《礼·王制》庶人祭于寝。”六三虽不当位,然顺承九四,入圜土劳教最多三年可回家,刑满释放回到家,先到老婆屋里,曰“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妻子不见了。按爻象,六三与上六不应,故有无妻之象。

2012.3.26

《系辞传》曰:

《易》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邪?”

六三不正,故困于非所困,作茧自缚而名受辱;乘刚,故依靠的人不可靠,没有贤人可依,故自身危险。名声和性命都将不保,离死期不远了,哪能见到妻子呢?

○《韩诗外传·卷六·第十三章》:

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此言困而不见据贤人者也。昔者秦缪公困于殽,疾据五羖大夫、蹇叔、公孙支而小。晋文公困于骊氏,疾据咎犯、赵衰、介子推而遂君。越王勾践困于会稽,疾据范蠡、大夫种而南国。齐桓公困于长勺,疾据管仲、戚、隰朋而匡天下。此皆困而知疾据贤人者也。夫困而不知疾据贤人而不亡者,未尝有之也。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无善人之谓也。

韩婴认为困六三爻辞是说遇到诸侯遭遇困穷没有贤人可以依靠,并以秦穆公、晋文公、越王勾践、齐桓公为例,他们皆曾遭遇困穷,由于及时依靠贤人而成就霸业。

47.7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象曰:来徐徐,志在下也,虽不当位,有与也。

【白话】

九四:徐徐而来,被金车所困,有憾惜,但有好结果。

象传说:徐徐而来,心愿在下边,虽然不当位,但是有应与。

【解读】

来徐徐

九四与六三亲比,又与初六正应,初、三皆在四之下,故《象》曰“志在下也”。九四虽与内卦应与,处困卦穷困之时,只得“来徐徐”,徐徐,疑惧之辞也。《周易》经传皆以自外而内曰”,于此可见《彖传》“来往”之辞非言卦变也。

九四不当位,故曰“吝”,与初、三应与故曰“有终”。

困于金车

金车是用铜镶嵌装饰的豪华车子,供大夫以上贵族使用。三至上互大坎,九四变卦为坎,坎为车,为金,故曰“困于金车”。《说卦传》乾为金,坎得乾中爻,故《周易》古经多以坎为金,蒙卦六三体坎,故曰“见金夫”,噬嗑卦九四互坎中爻,故曰“得金矢(见拙文:论《说卦传》的“借象”和“逸象”)。


47.8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说,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白话】

九五:削鼻截足的样子,被赤色命服所困;将会逐渐脱离困境,适宜主持祭祀上帝大典。

象传说:削鼻截足的样子,说明九五的心志没有实现;将会逐渐脱离困境,因为守持中正之道,适宜主持祭祀上帝大典,可接受上天的赐福。

【解读】

○释“劓刖”与“臲卼”:

释文》:“荀、王肃本劓刖作臲[臬兀],云:不安貌。陆同。郑云:劓刖当为倪阢。京作劓刽。”汉熹平石经《周易》残碑《困》上六爻辞字作[-危+]刽,又与京本九五字同,恐义亦当同。

九五之“劓刖”,上六之“臲卼”,帛书《易》皆作“貳椽”。窃以为,,读腻,,读缘。貳椽即腻缘( yuán),与劓刖yì yuè)音近假借。陈寿祺曰:“《说文》作[臬出],盖劓刖倪阢[臬出]皆一声之转。”劓刖,读yì yuè 臲卼倪阢,读niè wù,古音同。

2012.2.132.15

臲卼,危旁,从《说文》:的也。从木从自。李阳冰曰:自非声,从劓省。《说文》:“兀,高而上平也。从一在人上。又刖足曰兀。故“臲卼”源自劓刖”,加危旁表示危险不安。·王符《潜夫论·梦列》:“倾倚徵邪,劓刖不安。”

劓刖,本为五刑。劓,削鼻之刑。刖,截足之刑。九五体兑中,兑为毁折,兑反巽,巽为鼻,故曰“”;九五变卦为震,震为足,故曰“”。九五无应无比,处困之时,故曰“志未得”。

《周礼·秋官·司寇》:“凡有爵者,与王之同族,奉而适甸师氏,以待刑杀。”《礼记·曲礼》“刑不上大夫”。九五为君位,所以“劓刖”在这里是指引申义:不安貌,与“臲卼”通用。

既然“劓刖”与“臲卼”通用,故帛书《易》,可能还有京房本《周易》、熹平石经《周易》九五和上六干脆用同一个词,这是因为困卦六爻中只有五、上二爻既无应也无比,爻象一致的缘故。

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由于九五有中正之德,故可逐渐脱离困境,所谓“乃徐有说,以中直也”。体兑为享献,故曰“利用祭祀,受福也。

王应麟曰:九五利用祭祀。孔子曰:知我者其天乎!韩子云:唯乖于时乃与天通,不求人知而求天知,处困之道也。李公晦曰:明虽困于人,而幽可感于神。

程颐曰:二云享祀,五云祭祀,其意则宜用至诚,乃受福也。祭、祀、享三者泛言之可通,分而言之则为祭天神、祀地祇、享人鬼。故九五君位言祭祀,九二在下言享祀,各用其宜也。

○【困卦三阳爻总结】:

困卦中三阳爻喻君子也,九二处坎中爻,三至上互大坎,九四、九五处大坎中爻,坎得乾中爻,乾为君、为大赤、为金,故坎为、赤绂、为金车。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坎为酒,九四“困于金车”,九五“困于赤绂”。

《乾凿度》言困之九二困于酒食者,困于禄也(郑玄注:因其禄薄故无以为酒食)。”窃以为“困于酒食”并非是指“禄薄故无以为酒食”,李光地曰:“小人以身穷为困,君子以道穷为困。卦之三阳,所谓君子也。所困者,非身之穷,乃道之穷也,故二五则'服荣于躬,四则'金车宠于行。然而道之不通,则其荣宠也,适以为困而已矣。”孔子在《论语·卫灵公篇》说“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困于酒食”当是指士大夫的政治主张得不到天子的理解与支持,苏东坡谪黄州只能以酒食处穷困,自我娱乐悠游养生也。故九四困于金车”,九五困于赤绂”,皆是指君子的理想不能实现,处在富贵之位而心不安宁

九二因守中而得“利用亨祀”祭祖之职,九四不以坐“金车”为荣耀,与下应而“志在下”,“来徐徐”潜心为民众造福,九五不以穿“赤绂”为尊贵,既中且正而得“利用祭祀”祭天之职。九二“方来”,九四“徐徐”,九五“徐有说”(兑为说,脱也),此君子处困以自守,渐习而得亨之道也,故《彖》曰“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君子乎

2012.2.14

47.9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

象曰:困于葛藟,未当也;动悔有悔,吉行也。

【白话】

上六:被葛藟藤蔓所困,被动摇不安所困;请记住:开始后悔就能觉悟,如此前往则获吉祥。

象传说:被葛藟藤蔓所困,是位置不当;开始后悔就能觉悟,吉祥的行动。

【解读】

困于葛藟,于臲卼

 

即“困于葛藟,于臲卼”。葛藟,藤蔓缠绕之草,与通假(见于帛书《易》),[léi]:攀缘,

 

 

缠绕。臲卼动摇不安之状

王弼曰:上六居困之极而乘于刚,下无应与,行则缠绕,居不获安,困之至也。凡物穷则思变,困则谋通。处至困之地,用谋之时也。曰者,思谋之辞也。谋之所行,有隙则获。言将何以通至困乎?曰令生有悔,以征则济矣。

○“曰”不是逸字

或以为“曰”为逸字,非。楚简《周易》、帛书《易》、熹平石经《周易》皆有“曰”字。

马振彪曰:曰者,思谋之辞也。孟子梁惠王篇: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曰字皆思谋之辞也。

【困卦三阴爻总结】

困字今古文皆从木,主卦、互卦也有草木之象。《易》以阴爻为小人(庶民),古今皆以草木、草莽、草野、草民、草根喻庶民,是以困卦阴爻爻辞皆有草木,初六“臀困于株木”,木根,初爻象之;六三“据于蒺藜”,取象于坎;上六“困于葛藟”,兑秋木衰,蔓藤尤生。君子尊贵,三阳爻故有赤绂金车。

庶民多与山野为伴,故初爻、上爻皆困于山野,六三言庶民自造罪业,自取其辱,而困于嘉石、圜土。上六处困卦之极,困极则通,故诫以“有悔,征吉”。

○【《诗经》中的“葛藟”】:

葛藟”以其缠绕、攀附、蔓延、绵绵的特征常被西周的文人用做比兴之辞。古人的形象思维远胜于逻辑思维,所以《诗经》与《周易》一样,都善于用物象做比喻来表达人的情感与思想。

1. 《诗经·王风·葛藟》

绵绵葛藟,在河之浒。终远兄弟,谓他人父。谓他人父,亦莫我顾。 

绵绵葛藟,在河之涘。终远兄弟,谓他人母。谓他人母,亦莫我有。 

绵绵葛藟,在河之漘。终远兄弟,谓他人昆。谓他人昆,亦莫我闻。 

 《葛藟》描述了漂流者在外的遭遇和忧伤。就常理而言,流浪遭遇的苦难多种多样,难以尽言,然而诗人却只选择了得不到父母兄弟关怀的侧面,应该说是抓住了根本,流浪的苦难最根本的正在于失去了亲情,所以又以葛藟起兴,正在于申言这种从伤怀与渴望的连绵不断,悠长不尽。

2.《国风·周南·樛木》

南有樛木,葛藟纍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国风”比兴,常以花草、藤蔓、雌鸟、牝兽喻女子,而以高木、日月、雄狐之类喻男子。其中尤以树

 

 

木喻男、花草喻女更为常见。此诗中的“樛木”,象征青年男子,那么缠绕樛木的“葛藟”,则象征

 

 

美丽新娘。南有樛木,葛藟纍之荒之萦之(皆缠绵义),以此描述新婚夫妇如胶似漆的幸福情

 

 

 

景,这是多么的传神啊!这可以说是《周易·咸卦》的另一版本。

 

 

 

3.诗经·大雅·文王之什·旱麓

 

 

 

瞻彼旱麓,榛楛济济,岂弟君子,干禄岂弟

 

 

瑟彼玉瓒,黄流在中,岂弟君子,福禄攸降。

 

 

 

鸢飞戾天,鱼跃在渊,岂弟君子,遐不作人。

 

 

 

清酒既载,骍牡既备,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岂弟君子,神所劳矣。

 

 

 

 

莫莫葛藟,施于条枚,岂弟君子,求福不回。

 

莫莫葛藟,施于条枚,岂弟君子,求福不回”的意思古来认识不一,郑玄以为求福“不违背先祖之道”(郑玄笺),高诱注《吕氏春秋·知分》以为“求福不以邪道”如果结合《周南·樛木》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就很好理解了。条枚”与“樛木”义近,指树干,葛藟只有依附于树干才能有更好的生存前景,这与《周易·姤卦》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的意义几乎相同,“以杞包瓜”言求贤,“莫莫葛藟,施于条枚”言求福,求福当有主心骨,不以邪道求福。当晏婴面对崔杼的淫威,正是引用《诗经》的这段来表达自己的气节(见崔杼筮得困卦而娶棠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