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业案例 / 从自家屋顶开始的财富

0 0

   

从自家屋顶开始的财富

2014-10-06  

重庆,美食之都,近几年来,在琳琅满目的美食中,一道菜异军突起,这道美食就是泥鳅。围绕着泥鳅,已经形成了一个上亿元的产业。可是,在这个产业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危机——每年都有几个月的时间,泥鳅供应量不足,甚至会断货。

    泥鳅批发商代杨:养殖户没有出来,没有大规模出来的时候,就有这种情况,就经常出现市场缺货的情况。

    泥鳅经销商唐彬:不能一次性给人家卖完,反正平常人家都有的吃,有的卖,人家少吃一点一次,供不应求的。

    尤其是在冬天,货源十分紧张,经销商经常拿着钱也买不到货。而一个年轻人就是利用这个危机赚到了钱。

    记者很好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正领着工人拉网逮泥鳅的人叫刘勇,今年26岁,是这家养殖场的主人,他就是在五年时间内成为重庆市泥鳅产业领头人的那个年轻人。
    记者:这点泥鳅大概得有多少斤?

    刘勇:一千多斤一网,一网捕捞的。

    记者:像这样的泥鳅,收购价是多少?

    刘勇:现在20元一斤。

    记者:那这一网泥鳅就是两万多元?

    刘勇:嗯,差不多吧。

    刘勇从2006年养殖泥鳅以来,泥鳅的价格一年比一年高,可来买泥鳅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记者采访时,恰巧遇到这个从重庆市来的经销商到刘勇养殖场买泥鳅。

    记者:您今天准备买多少?

    泥鳅经销商唐彬:我准备可能四五天吧,就是一千多斤,一天能够卖二三百斤。

    记者:您把货供到什么地方?

    泥鳅经销商唐彬:我们就在荣昌,本地就卖了,这种品质很好的。

 


    刘勇正是在重庆市场的泥鳅供应危机中发现了商机,现在他的合作社年出产泥鳅1500吨,带动上万农户致富。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刘勇的财富计划是从自家五平方米的屋顶上开始的。那么,五年的时间,他又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

    这个小山村就是刘勇的老家,这里地处偏僻,村民年均收入不足万元。这些照片是刘勇20岁时照的,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跟着搞运输的父亲在外闯荡,月收入一万多元,一个月比在老家一年赚得都多。可到了2006年,刘勇突然要回家创业,他的这个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刘勇父亲刘祥光:都不支持他,他妈妈也反对。

    刘勇妻子郑能琴:有一点矛盾,因为当时创业要很多钱,那时候我们没有多少钱。

    刘荣:也有人劝他就说,你还是在城里边,没必要回去,是不是。

    就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刘勇又干出了一件事,因为这件事,父亲半年都没和他说话。

    刘勇父亲刘祥光:不理你,意思就是说,你自己去管,反正我也不管你了,当时就有了这种想法。

    刘勇妻子郑能琴:他爸也不理他,妈妈,妈妈还可以,反正就是还要叫刘勇在这方面就停了,继续开车。

  原来,刘勇要回家养泥鳅。2006年,刘勇的女儿刚出生,他想让女儿将来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他在回老家之前就已经看好了养泥鳅这个项目。

    这里是重庆市菜园坝农副产品市场,2005年10月的一天,刘勇就是在这里买泥鳅时认识了这位叫代杨的人。代杨是专门卖泥鳅的,他的一番话让刘勇看到了一个商机。

    泥鳅批发商代杨:下半年天气凉快的时候,尤其是在10月份,那个就是在国内的野生资源泥鳅少的时候,全部靠养殖泥鳅。

    刘勇:我就是看中这个点,自然界中的产量都在降低,人工的养殖跟不上,接不上。

    刘勇到重庆市以及周边的市场考察之后,信心更足了。可父亲始终反对他养泥鳅。刘勇决定自己先去找养过泥鳅的人学习经验。

    从2006年5月开始,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刘勇每天都像这样骑着摩托车去找养泥鳅的人。

    刘勇妻子郑能琴:就是早上很早就出门,然后有时候晚上很晚了才回来。有时候经常都是,他那时候是骑摩托车,经常都是晚上10点、11点才回来。
   然而,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刘勇找的全都是曾经养殖泥鳅失败的人。为什么偏去找养殖失败的人呢?刘勇这样做,有他自己的想法。

    刘勇:失败是因为他有原因的,或者是池塘垮塌了,池没建好,或者水来了之后汆水跑了,用药用多了,造成死亡。他会跟你说,他毫无保留的,因为这东西都是他经历过的东西。如果成功的东西,你去问他,他相当保守,他都不会说,只能去看。

    通过调查,刘勇发现,野生泥鳅苗存活率很低,要想做大,首先要繁育出家养的苗。

    父亲反对刘勇养泥鳅,主要是担心养不成,白白投钱瞎折腾。看着自家的屋顶,刘勇突然想到了一个既能说服父亲,又可以启动自己的财富计划的办法。

    刘勇父亲刘祥光:当时农村的老百姓,一分钱都很紧张,挣钱不容易。他说,那我做在楼上那个楼顶上。我就说,反正那个楼顶是空起来的,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反正空就空去吧,那你就示范吧。

    刘勇:以前我住就住隔壁,当时考虑到经常可以观察之类的,我就把孵化池建在我们的猪圈上面,不是有个楼顶空余了嘛。我们建了两个池子,一个长的,一个短的,孵化不同的泥鳅。

 


    这是刘勇家的屋顶,这个池子是泥鳅孵化池,专门用来孵化种苗。连刘勇自己也没想到,这个五平方米大的屋顶,日后会给他带来千万财富。除了屋顶,他又把家里闲置的一个一亩大小的水塘重新整修,建成了这个泥鳅养殖池。

    此时的刘勇很兴奋,因为自己酝酿已久的财富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可接下来发生的意外,却差点让他干不下去。

    2006年7月的一天,刘勇刚从屋顶的孵化室提着两桶泥鳅苗走出来,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刘勇父亲刘祥光:他从四米梯摔到下面这一梯,就是摔下来,打倒了一桶,手上还提着一桶,而且脚趾骨被划到一公分那么大一块皮,他都没提起他脚痛了,他说,我的鱼苗打倒了,在那里气啊,气得都爬不起来了。

    让父亲没想到的是,在摔倒的第二天,刘勇就跑到池塘查看自己的鱼苗。

    刘勇:要把它做到最好,要把它要做出来,做出成绩给大人看,不能让人小看了。如果你连这个事情,矛盾闹得这么僵的情况下,你都没做好,那你以后做事情,肯定他不会同意的。

    到2006年10月,刘勇养殖的第一批泥鳅快要长成了,可意外却发生了。一天,刘勇突然发现,养殖塘里有许多受伤的泥鳅。泥鳅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

    几天后,刘勇发现了伤害泥鳅的凶手。但是,他跟村里的其他养殖户一样,面对这个凶手束手无策。
  养殖户罗小平:赶不掉。你在那边一赶,它就跑到那边去,你从那边,它又跑过来。对于我们这个,鱼苗多了,它有吃的,它就从你追过去,它就跑过来了。

    养殖户彭友:就是来了惊吓一下就可以了,把它吓走就可以了。

    养殖户郁文志:每天都在这里看守,就是这样。

    原来,当地栖居着两千多只白鹭,刘勇池塘里受伤的泥鳅就都是这些白鹭叨的。

    刘勇:小的它吃,大的吃不下了,它全部给吐了,要么就放在水里面,全部感染死了,它只吃小的。

    刘勇试过用石子吓唬、扎稻草人等很多办法,可无一例外,人一走,白鹭就回来。

    白鹭甚至开始像这样肆无忌惮地争夺地盘。

    刘勇:吓了之后的话,基本没用,你走几步,它走几步,你往回走,它也往回走。

    黄嘴白鹭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不能伤害,很多养殖户只能任由它们吃自己的鱼苗。

    养殖户彭友:吃一点也无所谓,毕竟它是保护动物,不能把它杀死这些之类的。
    刘勇只有这么一亩地,他实在经不起白鹭这么吃。他该怎么办呢?后来他想到一个看似简单却很巧妙的办法,就是这个办法让他彻底解决了白鹭伤害泥鳅的难题。

    刘勇:它挺响的,但是响了以后,它会在30分钟之内它不会来,但是如果你不可能在30分钟之内又来吓它,挺费神的。蚊香燃得比较慢,一般一盘蚊香都是燃8个小时到6个小时,然后我每隔大概就是几厘米左右捆一个,把它给捆住。它会自己掉下去从空中,它专门有个铁丝抬着的,它也不会熄,燃到这里爆一个,隔十几二十分钟它到这里又爆一个。

    这个办法实施以后,白鹭再也不敢来刘勇的池塘偷吃泥鳅了。

    到2006年底,刘勇养殖的一千两百多斤泥鳅终于可以捕捞上市了。而此时,泥鳅的市场价格也正像刘勇预料的那样,从8元钱一斤一下涨到了20元一斤。他盘算着自己第一批养殖的泥鳅就能赚两万多元钱,刘勇有了扩大规模的想法。

    可当刘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根本就不理他。

    刘勇父亲刘祥光:扩大规模?你上面不是养了几亩地,我想也没有看到效益。这时候农村,我们农村人挣钱就不容易,我说你没看见效益,我怎么支持你?

    如何才能让父亲支持自己呢?刘勇心生一计。

 


    刘勇:当时我想的就是提前卖,当时价格比较高,要11月半左右,那个时候价格已经开始渐渐地变冷了,我看到有20元一斤,我就开始在拉网,然后叫我爸亲自地去挑,去卖,收钱。

    那天卖泥鳅的场景,刘勇的父亲至今记忆犹新。

    刘祥光:一桶有一百二三十,挑了七桶,里面的鱼,就是在那块田,不到一亩地,挑了七挑。泥鳅用那个网刮,还是个新鲜事物,当地都不相信,所以集体来看。哇!这么多泥鳅!这个行业可以,我就同意,就是大量地扩张规模。

    父亲不光拿出钱扩大泥鳅养殖规模,还提出跟刘勇一起干。可这个时候,刘勇却没有急于扩大规模,而是先把旧池子重新修整。

    这就是刘勇重新修整的池子,里面不仅隐藏着刘勇的财富秘密,也包含一段他最恼火的经历。

    刘勇妻子郑能琴:有时候我回娘家都没有钱。我回娘家,我爸爸妈妈还要资助我一点。

    刘勇:全家人所有积蓄不足一百元的时候,那个时候每天的压力都睡不着,都在想怎么怎么找钱啊之类的。

  原来,2007年,国内房地产市场升温,建筑材料价格迅速上涨。刘勇本打算花十五万元重修的一个七亩的池塘,结果多花了三十多万元,这让刘勇陷入了困境。

    这个时候,女儿又突然病了,刘勇连给女儿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

    刘勇妻子郑能琴:我就打电话给刘勇,我说小孩感冒了,在小医院就不能看好,要到大医院去。然后他说,我现在没钱,你就先在爸妈那里借来先垫着。

    刘勇:她挺反对的。她说,我嫁给你之后,你叫我去你妈家里,面子啊,挺丢面子。

    郑能琴:本来我们也不至于那么落魄,她爸爸搞这个养殖技术,害得我们小孩生病了都没钱看。

    连给孩子看病的钱都要妻子去娘家拿,刘勇为什么非要花高价修这个池塘,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池塘呢?

    为了解真相,记者跟随刘勇来到了这个池塘。

    池塘水深在两米左右。这是普通的泥鳅养殖池。
    记者:水位有多深?

    刘勇:水位大概就是五十公分。这是一般情况下。饲养的情况下就是五十公分。

    记者不禁好奇,既然常规养泥鳅的池塘水深五十厘米左右,刘勇修建的这个泥鳅养殖池为什么两米左右深呢?

    刘勇:冬天如果要卖的话,必须得做个网箱,两米左右的水深的情况下来暂养才行。

    刘勇建这个水深两米的池塘,不仅是为了在冬天养泥鳅,这里面还隐藏着另外一个原因。

    这个跟刘勇走在一起的人叫晏太君,他是成都市最大的泥鳅批发商之一。2007年5月,通过朋友介绍,刘勇认识了他。可当刘勇提出跟晏太君合作时,对方却没有太大兴趣。

    刘勇:他说,你能产多少量?当时我就说,大概就是几千斤左右。

    泥鳅经销商晏太君:量太小了。你像在成都那边,有的时候批发,一天好的时候有一千多公斤吧。

    刘勇:他说,太少了,我过来拉一次要好几吨。

    泥鳅经销商晏太君:他货肯定是供应不上的,当时来说。

 


    当时刘勇一年只能产八千多斤泥鳅,并不具备跟晏太君签订单的能力。可是,当晏太君看到刘勇的养殖池以后,不仅改变了原来的想法,还主动提出给刘勇先付订金。

    刘勇:他就说,那你就干脆多养些,销路就包在我身上,如果你再不相信,我就给你订金,签合同。他说,如果你觉得是个形式的问题,我再给你点钱。

    刘勇的这个水深两米的池塘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晏太君的态度180度大转弯呢?这跟泥鳅的货源供应有着直接关系。

    每年10月,野生泥鳅卖完以后,泥鳅的价格翻两倍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对于批发商来说,能在冬天给他们供货的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除了深水池以外,这个大棚里还隐藏着刘勇另一个跟屋顶有关的财富秘密。

    记者:这个大棚有多大?

    刘勇:有六百个平方,每年能给我创造大概四五百万元的利润。
  这座大棚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效益?

    这些工人正在分泥鳅,要分出雌泥鳅和雄泥鳅,然后再送入大棚。

    养殖场员工彭文海:这就是那个雄的,雄泥鳅。我们在选,一会儿就催产。

    画面中鳍细长的就是雄泥鳅;而体型较大,鳍稍短的是雌泥鳅。

    这就是被分好的雌泥鳅和雄泥鳅。分好后,下一步就是开始给泥鳅催产。

    记者:这个是一个必需的工序吗?

    刘勇:对,对。给泥鳅打催产激素,泥鳅明天它就好产卵。现在打的是公的,现在公的泥鳅比较小。

    当初刘勇从屋顶成功孵化育苗后,用同样的办法建了这座大棚,作为孵化基地,自己育苗,节省买苗的钱。

    大棚里这样的十平方米池塘每年可以孵化一千万尾泥鳅鱼苗。通过它,刘勇每年除了节省三百万元买苗的钱外,还能卖两百多万元泥鳅种苗。
    到2008年,刘勇的泥鳅养殖面积已经达到105亩,年销售泥鳅十七万多斤。可是,市场火爆程度远远超出了刘勇的预期。

    刘勇:就迫切想扩大规模之类,想把市场给占领。自己怎么做也达不到市场的需求,就成立专业合作社,让大家一起来养,一起来给市场供货。

    2008年底,刘勇牵头成立了泥鳅养殖专业合作社,想为养殖户免费提供养殖技术,统一供种,统一销售,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可是,没想到,当他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却遭到了乡亲们的质疑。

    养殖户彭友:害怕,害怕没经验,或者是怎么样的。

    养殖户盛秋云:开始看他就是好像那个刚刚读书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他都已经结婚了。

    当时,24岁的刘勇很清楚,因为自己年龄小,乡亲们不放心。面对质疑,刘勇想到了父亲。

    刘勇:叫我爸去说服,因为我比较年轻,因为我爸说服力比较强,因为我爸做生意啊,做其它东西都挺诚恳的。

 


    刘勇父亲出面后,效果立竿见影,村里有51人加入了合作社。刘勇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社员的泥鳅养殖中。到2009年底,以前抱着试试看想法参加的村民都开始佩服刘勇了。

    养殖户郑光富:是很小,但是他毕竟有文化,我们肯定没有文化,他岁数小,但他有经验。

    养殖户彭友:鱼生病了,然后打电话,我还以为他要很久过来,结果一打没有多久就过来了。

    养殖户盛秋云:像我现在遇到什么事情,给他打电话,他都能够随时给你解决。

    刘勇用自己的真诚打动了大家,越来越多的养殖户加入到合作社。现在,合作社每年销售泥鳅一千五百吨,销售额达两千多万元,占到了整个重庆泥鳅市场的2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