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长城”攻防战

2014-10-11  马振兴

2000-2002.9:可以轻易翻越的"长城"

1999年末,一系列国内外网站的关闭和封锁,标志着内地网络有效监控时代的来临。"网上长城"已初具规模。

此时的温云超,已有三四年网龄,对他来说,越过这些早期的"边境线"并不难。他在网络上搜索到一些代理服务器的地址,通过代理进行访问。代理服务器的原理,就是让甲电脑先通过网络联接到某处一台已经联网的乙电脑上,相当于通过乙电脑上网。如果乙电脑可以访问被屏蔽了的网站,则甲也可以。但是,温马上又有了新的难题,他发现似乎有内容被过滤。这个疑问很快得到了证实。温云超在2001年,跳槽去做一家网络公司的总监。到2002年,他了解到中国的互联网上确实已开发出内容审查系统。

不过内容审查系统只是针对网络上发布的内容,而网民们访问"国境线"外的网站并未出现太大的障碍,只需掌握简单的使用代理的知识,即可绕过对特定网站的屏蔽。那时还有不少"网上白求恩"开发出诸如"代理猎手"一类自动搜索代理的软件,方便人们搜索和更新代理服务的地址。

由于这一时期各城市迅速完成由拨号上网变宽带上网的工程,网民以几何级数量增长,汉语世界的信息中心和观点交流平台,迅速由海外转向国内。尽管此时"网上长城"仍可轻易翻越,但大多数热衷时事的网民并不频繁翻越"长城",而是直接阅读海外转载过来的文章。

这一时期,被屏蔽对象除色情网站外,主要是海外新闻类网站和政治团体类网站。随着时事类信息交流平台由海外向国内的转移,其重要性已被迅速降低。同时,网络新技术和传播方式的创新,替代性平台也不断出现,譬如号称"自由百科全书"的维基百科,其查阅、检索资料的便捷性远远超过海外传统的新闻网站或论坛社区。

对文字类的"不良信息",过滤字系统的阻挡作用,甚至不亚于网上长城。但是,很快有网民研究出对抗过滤字的软件—将自己的文章输入这些软件,它会自动识别出过滤字,并转化成非过滤字。比如在字与字之间加上"/"或"*"符号,或改成同音字。

过滤字系统简便易用,但也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由于它无法识别包含关键词的文章是否真正属于"不良信息",导致官方的时政新闻几乎都无法通过这个系统,此问题时至今日依然未能解决。随着信息监控系统功能的迅速提升,它甚至会导致官方网站被意外屏蔽的情形发生。譬如《东方早报》报道,因为一条"中共武汉市气象局党组关于2009年全市气象部门反腐倡廉工作意见"的消息,登录武汉市气象局网站时会显示"信息监控系统检测到不允许的词",页面被强行关闭;而《南方都市报》12月16日亦报道,访问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的网站,点击其栏目"民用雷达"页面,亦会弹出相同的提示,后者是因为一段"港口交通管制等领域"的文字中有"口交"二字。

总体而言,无论是关键词还是对境外网站的屏蔽,此时国内对互联网内容的监控,其实际效用远未达到管理者的期望。以至几乎所有网络工程师出身的网民在谈起传说中的"网上长城"时,多认为这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绝对不可能起到真正的效果。

不过,此时的防火墙虽聊胜于无,但使用代理需要一定的网络知识,并非所有人都能熟练操作。不断寻找新的代理,对一些网民而言,也是颇为痛苦的经历。但谷歌登陆中国,一切开始改变了。

人们发现,谷歌检索到的有些网站虽被屏蔽,但通过其强大的"网页快照"功能,无需翻墙就可以轻松浏览到被屏蔽的信息,而且用搜索引擎访问非法信息,只需输入关键词,根本不必访问特定网站。接下来,人们又发现,在谷歌里搜索任意敏感词,搜索结果的第一二条链接就可以突破屏蔽直接联接到"大参考"等网页上。这些方法在网民中流传一时。

谷歌搭建了一条极为便捷的跳板,网民们浏览海外"不良网站"的高涨热情,监管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一边及时增加屏蔽内容,一边开始出台各种法律法规限制网民对"不良网站"的浏览。

2000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此后,中国相继出台了多项法规对互联网进行整治,此类法规的颁布实施,使网民上网浏览非法信息也成了一种违法行为。

终于,谷歌的"网页快照"和"隐藏路径"给自身带来了严重的后果。2002年9月3日,中国网民发现,Google.com打不开了。此次封锁一直持续到2002年9月12日才得以解除,但因为运用了TCP会话阻断的技术手段,"网页快照"等功能从此彻底消失于中文的谷歌网页。

2002-2009: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2006年1月25日,疲惫不堪的谷歌公司放弃了对"原则"的坚持,实行本土化,启用google.cn。这是为用户提供了审查版的搜索系统,限制了用户对敏感关键字和网站的访问。上述广为人知的句子,便是在谷歌中输入关键词后必然出现的文字。

即便如此,谷歌的形象仍显不驯。2009年6月24日,谷歌再次被封,原因不明。而谷歌用户的比例,也从2000年时的67.1%,下滑至不到三成。

现在看来,2002年9月3日谷歌被封已经成为一个标志,一个中国内地互联网进入成熟期的坐标。这一时期,虽然被屏蔽内容的数量在不断的增长,GFW投入的人力物力也不停增加,但对于大多数刚刚投入网络生活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并没有经历过1990年代的不设防时代,也没有网络初步形成时的那番兴奋与激荡。对他们而言,网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别无其他。

2002至2009这几年,是中国互联网业的飞速发展期。期间,有近40家中国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这几十家公司聚集了几十亿乃至上百亿美元的财富。一个新兴的产业正在全速发展,对年轻一代来说,它代表且仅代表着机会与财富。

然而,网络技术的发展大大提高了监管难度。"不良信息"的内容,迅速由单纯的文字格式变成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格式,传播源头更加分散,传播方式更加隐蔽和多样化,传统点对面的传播方式所占比重越来越低。同时,"不良信息"的识别难度也越来越大。

尤其是对色情类信息来说,识别难度迅速加大。借助互联网传播的隐蔽性和有效性,色情业的扩张似乎如鱼得水。尤其是聊天室,短短几年时间就由交友平台迅速变成色情广告泛滥的平台,以至除非整体关闭别无更好办法的程度。

对监管者来说,更大的挑战和难度在于,随着转型期社会矛盾的增加,各种突发性事件信息传播的监管任务也越来越重,因此必须随时扩大关键词。而互联网与传统媒体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人都可以是报道者。仅靠简单强化对特定网站的屏蔽效率,远远无法完成新时期社会稳定赋予其的监控要求。

为此,屏蔽的对象和名单,必须迅速从组织、机构扩展到个人,从专业新闻或宣传机构扩展到可能成为"不良信息"传递平台的专业网站或技术工具。譬如对海外一些视频专业网站的封堵。

为此,屏蔽名单已不单是那些新闻类网站,而是扩大到了无所不包的境地。以中文维基百科被屏蔽为标志,之后众多的视频类网站、博客类网站的屏蔽与关停,都显示出监管者为应付层出不穷的网络突破渠道只好采取终极手段。

熬过了SARS的侵袭,迎接了2008奥运会的盛临,经历了大地震的洗礼,GFW更加成熟壮大,也更加幅员辽阔无远弗界。它无疑开始一点一点地显现出成效来。因为对于绝大多数网民来说,掌握"翻墙"技术以及不断地更新各种复杂的代理软件是件令人烦恼的事情,因此,一旦某个网站被关停,也就预示着这家网站在国内的销声匿迹。据国内个人博客网站牛博网创办人罗永浩介绍,牛博网因博客中涉及敏感问题而被"墙",之前每天120万PV的访问量迅速落至10多万,不足原先的一成。

或许只有利剑的存在才能体现出盾牌的价值。伴随着GFW的成熟与高效,突破网络封锁的努力与尝试也日益多样化与集团化,很显然,这一时期对网络监管的突破渐渐显露出更加复杂的情势,已经从单纯的网民自发的行为,上升到深刻政治背景与内涵的层面。

2002年3月,动态网络技术公司在海外成立,该公司有着明显的***功背景,主要从事突破网络封锁软件的开发,主要软件有"自由门"、"动网通"。这些年来,***功组织在海外获得了巨额的资金支持,使得他们有能力不断的开发破"墙"软件,并向全球免费提供下载,这不能说没有任何海外官方资助的影子。"自由门"软件目前已经升级到6.90版,而"自由门"接收反华国家与机构的资金赞助,是众所周知的秘密。

如同一场你追我赶胜败莫辨的游戏。"自由门"软件越是升级,GFW的功能就越发加强。每一代"自由门"使用时限越来越短,更新愈加频繁。2006年开始,几家内地著名的防病毒软件,开始将"自由门"软件列为病毒清扫对象。具体内情我们无从知晓。

这时,另一款全称为洋葱路由(The Onion Router)的软件TOR也开始免费发布。网民简称其为"洋葱头",或者"套"。它最初来源于美国海军实验室开发的一种技术,随后被发现可用于保护互联网用户的隐私。阴差阳错,网民发现"洋葱头"除了具有防止西方政府监控网民隐私的功能,还能用其突破互联网的封锁。2006年," 洋葱头"独立成型,以"洋葱头"项目之名注册为美国的非营利机构,免费发布"洋葱头"软件。

每当境外有了新的破"墙"软件,克服它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利用那些乐于与中国合作的美国公司的技术资源,开发新的应对软件。据悉,中国占全球电讯设备市场约25%,这一比例还有继续扩大之势。其中有相当部分属于被中国政府购来用于建立"安全系统"。

除了这些明显有着背景支持的软件,新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以及网民不断对新技术潜力的发掘,也给GFW带来了新的挑战。大约2005年起,博客这种形式开始在内地网民中风靡。相较于先前的BBS,每一个博客都是一个网民自己的独立媒体。这对于网络监管来说,投入的时间、人力与资金与之前对BBS的管理,恐怕是几何级数的变化。

而网民对P2P(个人对个人)下载软件潜力的开发,也为GFW始料未及。2003年左右,随着宽带网络的普及,各种P2P下载风行网络。一夜之间,网民们发现,原来P2P软件竟能直接搜索其他网民电脑中的信息和资料。尤其对那些色情信息的需求者来说,它意味着根本不需要再费劲爬上海外色情网站去寻找色情图片,现在,只要开着电脑,任意两个陌生人之间就可以互相传递色情影片。网络封锁对此形同虚设。

P2P技术带来的巨大冲击,甚至使中国猖獗一时的传统盗版行为开始变得无利可图,因为人们可以随意从网上免费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应对过滤字系统监管,又有了新的应对手段,有人利用过滤系统无法识别图片内容的特点,将"不良信息"的文字处理成图片格式,然后发至网络。

2007年4月28日,上海市民杜冬劲起诉上海电信,起因是他作为被告的宽带付费用户,发现不能直接访问一些海外网站,属于对方违约。法院判杜冬劲败诉,因为原告通过设置代理服务器仍可以登录某网站。网民用商业服务合同纠纷的方式来挑战GFW,实属无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