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万相 / 情愫 / 【罗朗】说说话儿(11.3.17)

0 0

   

【罗朗】说说话儿(11.3.17)

2014-10-24  尘世万相

读刘震云的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很有感触。小说写到人的孤独。一群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像蝼蚁一样的人,每日劳劳碌碌,疲于奔命,按说,他们是没有工夫去感受孤独、诉说孤独的。孤独是精神上的东西,在还吃不饱穿不暖的前提下去说内心孤独的痛苦,显得有点多余。但,孤独实实在在地折磨着每一个平凡、卑微的灵魂。

孤独是因为没有一个人跟自己说得上贴心话儿。说不上话儿不是因为曲高和寡——卖豆腐的、杀猪的、赶马车的、打铁的、剃头的,哪会谈什么阳春白雪呢,而是天生一个人可以把话说到一个人的心坎上,却无法说到另一个人的心坎上,就跟锁与钥匙的关系一样。人活一辈子,身边接触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就找不到几个说得上话儿的?是的。说话,跟说得上话不同,你跟一个人说了一万句话,最后却发现没有一句能说到彼此的心坎上,那时候孤独感就来了,还不如不说。相反,只说了一句,心神立即为之愉悦,仿如明心见性,那就是遇见知音了。人家伯牙和钟子期凭一曲《高山流水》心心相通,境界高远,被传为佳话,而一个卖豆腐的,也非要有一个知音?是的。杨百顺他爹老了的时候,不能释怀的不是自己磨了一辈子豆腐,窝囊,而是没有真正交到一个朋友,说上几句贴心话,白活了。白活了的意思是,那人生没有什么味道。

说不上话儿,也不是因为距离远,关系疏,杨百顺跟他爹他兄、弟朝夕相见,骨肉相连,但偏偏没有什么话儿可说,说了也是你一句我一句像油与水一样不相溶和,他十分憋屈,一天也呆不下去,于是离家出走,要去外面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把心里的话像直筒倒豆一样说说,那才快活。他在蒋家庄染坊里干挑水的活时,跟几个老乡也说不上话,反而跟一个蒙古汉子说上了。他后来有了个养女,虽不是亲骨肉,但她说的话儿句句都能温暖心窝,却又走失了。

说得说不上话儿,跟性格和口才也没有多大关系。有的人爱说话,见人就说,一天可能说上一万句,有的人是没嘴的葫芦;有的人会说话,有的人拙嘴笨舌,三脚都踹不出一句来,或把一件事说成另一件事,把一件事说成两件事;有的人以前爱说话、会说话,现在不爱说、不会说了;有的人自己不说,爱听别人说;有的人自己不说,专门在你说的时候盯着你看,盯得你全身起鸡皮疙瘩……不管哪一种,只要两人心灵和应,就说上了,就像男女的缘分一样难以解释,命中注定。

但芸芸众生,彼此能掏心窝说说话儿的,很少,孤独千百年来绵绵不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