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卫兵墓群

2014-10-24  百城主人

1 基本介绍 编辑本段

红卫兵墓群, 位于重庆市沙坪公园位西南角、人工湖岸的缓坡的一块墓地,是中国仅存一座基本保存完好的文革武斗墓群,占地约3000平方米左右(约合4.5亩)。131座坟茔,躺着573人。这其中,有约40%的人是红卫兵。2009年12月15日,重庆市公布了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共193处,红卫兵墓园名列其中。申报文物时,有关方面对墓园名称作过斟酌,考虑过武斗墓、文革墓等,民间研究者曾钟还曾建议恢复原名“复元寺公墓”。最终,定名为红卫兵墓园。

2 墓园历史 编辑本段

红卫兵墓群红卫兵墓群园所在地,解放前是开明绅士饶国模的私产。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逝世后,饶主动捐地作为墓园,时称“八路军公墓”。周恩来的父亲、邓颖超的母亲曾埋于此处,20世纪50年代中期迁移。

20世纪60年代初期,墓园埋葬了几名中印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文革”期间,重庆武斗惨烈,在1967年夏至1968年夏一年左右的时间,重庆市武斗见于官方记载的就有31次,动用枪、炮、坦克、炮船等军械兵器计24次,645人死亡。沙坪公园内墓园的造墓立碑,是1967年6月到1969年1月。沙坪公园地处武斗中“八一五派”控制范围的核心地段,隐秘、幽静,这是它成为红卫兵墓的原因之一。

“文革”武斗结束后,20世纪70年代,红卫兵墓园曾一度损坏严重。1975年全面整顿时修葺公园,才砌整了与外界隔离封闭的院墙,墓园方始得到最低限度的保护。1985年,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廖博康批示了 “三不原则”:不拆除、不宣传、不开放。随后,由民政局拨款修建了更高更结实的围墙,沙坪公园修建了一条从公园通往墓园的石板路,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2009年12月15日,重庆市公布了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共193处,红卫兵墓园名列其中。申报文物时,有关方面对墓园名称作过斟酌,考虑过武斗墓、文革墓等,民间研究者曾钟还曾建议恢复原名“复元寺公墓”。最终,定名为红卫兵墓园。

据统计,该墓群共有113座墓茔,埋着1967年至1968年重庆武斗[注1]期间,战死或故亡的八一五派组织成员[注2]。造墓立碑时间最早的从1967年6月开始,最晚的到1969年1月结束。

3 墓主介绍 编辑本段

由于红卫兵墓群红卫兵墓群墓碑保存情况较差,目前仅能确认共113座墓茔,这里给出的有关墓主人人员数据,系后来的统计折算结果。按中国传统习惯,应一人一墓,合墓十分罕见。但此墓葬群中多人一个墓头的情况十分常见。因此推算数据又和现存墓数相距较大,并考虑到环境因素和人为因素的影响,这里的数据仅供参考。

1、死亡者年龄最小的仅14岁(2人),年龄最大的60岁。

2、死亡者年龄:20岁以下的占35.2%(69人),21—30岁的33.7%(66人),31—40岁的20.9%(41人),41岁—50岁的7.7%(15人),50岁以上2.6%(5人)。

3死亡者职业:工人占58.9%(最多,176人),学生34.8%(104人),职员4.7%(14人),军人(军事院校学生)2%(6人),干部1%(3人),教师0.67%(2人)。

4 墓园布置 编辑本段

墓园的布局没有统一规划,按先来后到的不成文法随意掩埋,有的位置的坟墓密度很大,有的位置则趋疏朗,没有对称性。建墓的主要材料是石板、青砖、三合土、水泥。单人独墓的款式一般较简单,没有独立的碑,刻石融在墓体中嵌于正前方,墓志、墓表、墓铭三者合一。而多数合葬墓主体设计摹仿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再略加变通改良:南北横亘绵延的墓基适应着多人合葬的功能需要,其上耸立一座石碑。

4.1 9 号墓

9 号墓摹仿人民英雄纪念碑最为认真与酷似,墓基四周环绕着漂亮磨石栏杆。117号墓铭文字文的墓裙宽达十多米。碑身、碑顶一般饰有八一五派徽记(嵌着派别名号的火炬)。墓碑主体题字多为毛体狂草:“死难烈士万岁”。点缀其间的有时代特征鲜明的激烈口号:“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或表示悼念之意的毛泽东、鲁迅诗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4.2 05号墓碑文

颇具代表性的105号墓碑文悼词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抒情语言,被用来寄托对死者的缅怀、称赞之情,着眼点是以死者性命证明对立方的反动、不义和己方的政治合法性。“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毛主席最忠实的红卫兵、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最优秀的战士张光耀、孙渝楼、欧家荣、余志强、唐晓渝、李元秀、崔佩芬、杨武惠八位烈士,在血火交炽的八月天,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用生命的光辉照亮了后来人奋进的道路。死难的战友们,一想起你们,我们就浑身是胆,力量无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不周山下红旗乱,碧血催开英雄花。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们已用战斗迎来了欢笑的红云。披肝沥胆何所求,喜爱环宇火样红。你们殷红的鲜血,已浸透八一五红彤彤的造反大旗。啊!我们高高举起你们殷红的鲜血,已化入八一五熊熊的革命火炬。这火炬啊,我们紧紧握!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绝不丢,你们铿锵的誓言啊,已汇成千军万马、万马千军惊天动地的呼吼。你们英雄的身躯,犹如那苍松翠柏,巍然屹立红岩岭上,歌乐山巅。挥泪继承烈士志,誓将遗愿化宏图。成千成万的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死难烈士永垂不朽!八一五革命派死难烈士永垂不朽!重庆革命造反战校(原二十九中)毛泽东主义战斗团 1967年6月”。

4.3 82号墓碑文

碑文一般能提供死者生平较完整的资料,且间杂考绩式政治评语。如82号墓:“江丕嘉同志简历毛主席最忠实的红卫兵江丕嘉同志(男)一九四九年九月五日生于重庆小龙坎一九六六年十月加入中学生红卫兵六七年三月加入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同年八月二十一日晨六点五十分为保卫中央赴渝调查组的安全英勇献身年仅二十岁在文化大革命中始终不移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勇敢战斗在斗争的最前列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他洒尽了最后一滴血江丕嘉同志为革命而死死得其所重于泰山”。

碑文丢失墓园所有碑文都遭到程度不同的风化、剥蚀:碑文姓名不全的有23名,姓名全无的24名。最严重的是71号墓,11位死者的姓名全被风化了,只有死者的岁数尚可辨认;此碑的死亡人数是根据岁数记载的占位推算出来的。85号墓则因有一整块墓碑石块被人撬走,故其中10名死者的姓名皆不可考。

5 文物保护 编辑本段

42年前,山城重庆曾爆发过规模为中国同期之最的“文革”武斗。死难者被分散掩埋于重庆市区约24处。随着岁月流转,这些墓地或被搬迁或被铲除,至今保存完好的仅一处,位于沙坪公园。

5.1 列为市级文物

2009年12月15日,此处墓园被重庆市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红卫兵墓”作为特殊的历史记载者,自身也经历诸多波折,曾数次面临被拆除危险。而当时日久远,它记载历史、供后人反思的作用得以体现。沙坪公园内的红卫兵墓园,目前是中国唯一保存完好、具有规模的“文革”墓群。它成为文物的过程中也曾有过争议,但最终所有意见指向一个基点:它应当被保护下来。

5.2 曾几次面临被铲除

围绕红卫兵墓的“拆除”声一直存在,而到了房地产开发的年代,它又面临了被地产商铲除的危险。根据陈晓文、李中华等研究者的调查,“文革”武斗结束后,上世纪70年代,红卫兵墓园曾一度损坏严重。

根据陈晓文《重庆红卫兵墓地素描》的描述:“当时墓园仅靠一堵失修颓圮的土墙与相邻的农村生产队隔断,附近农民逾墙撬走上好的石板、建房做宅基石、盖猪圈。1975年全面整顿时修葺公园,才砌整了与外界隔离封闭的院墙,墓园方始得到最低限度的保护。”

不过石墙仍不能使该处墓地免遭破坏。郑志胜回忆,1976年底,因武斗中牵扯命案他正处于羁押状态,他与几名狱友外出运粮时,向看守请求到墓园看看。他们刚进门口,便看见一群农民正猛撬墓基,打算抬着墓碑石回家。

6 社会评价 编辑本段

因墓园的特殊性,如何处置“文革”墓群,对当地官方来说一直是敏感问题。研究员李中华介绍,上世纪70年代,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鲁大东曾向上级请示此处墓地作何处置,后来没有下文。

沙坪公园管理处主任钱立全介绍,1985年,有一名退休老干部给四川省委写信,要求拆除此处墓地。

此信被转发回重庆市后,沙坪坝区政府及区委的部分干部产生了激烈的意见冲突。一方赞成把墓地炸掉,以“清除‘文革’遗迹与‘文革’记忆”,而一方,则以警示后人为名希望把它保留下来。

6.1 “三不”原则

据沙平坝区文保部门介绍,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廖博康到墓园走了一圈,并未直接表态。随后,他批示了 “三不原则”:不拆除、不宣传、不开放。

随后,由民政局拨款修建了更高更结实的围墙。后来,沙坪公园修建了一条从公园通往墓园的石板路,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墓园的再一次拆除危机,则与房地产开发时代的到来密切相关。

据传,1993年曾有某港商的一个建设项目,把墓园划入了拆除范围,但后来此规划不了了之。

6.2 引发了文保关注

2005年,因开发地产要拆红卫兵墓园的消息广为传播,人们也从此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墓地围绕墓园的“拆除”风波并未就此平息。

沙坪公园管理处主任钱立全介绍,到2005年,重庆再度传出有房地产开发商要将红卫兵墓园拆除,对这一地段进行商品房开发的消息。此消息一出,引发强烈关注。重庆众多人士积极奔走,呼吁保护墓园。

而许多人通过互联网了解到了重庆有一处红卫兵墓园。“这个传言刚出来时,我很高兴,这是好事。”钱立全认为,正是这一消息,使更多人关注了墓园,而这对墓地的保护是有好处的。

沙坪坝区原文物局书记吴波介绍,沙坪公园附近地理位置好,商业价值高,2005年前后商业开发正如火如荼。不过,当年开发商的意见一提出,即遭到众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强烈反对。

他说,当年高校、民主党派反对拆墓的声音尤其强烈,他们希望此事得到慎重对待。不过,也有一些人认可拆除,认为铲除承载着痛苦记忆的物质,可消灭精神上的伤痕。

吴波回忆,此提议原本不在政府规划中,最终也未被列入土地开发议事日程。

钱立全说,对于墓地的“威胁”除了商业开发之外,还有家属提出要迁移尸骨。他回忆,2003年或2004年,有个家在贵阳的死者家属提出,希望把死者的尸骨迁出,以便进入其家族墓地。钱立全说,那是个合葬墓,虽然公园方清楚死者埋在哪个角,但只要迁出一个,就会造成墓地的严重破坏。

于是,钱立全接连两次给那家人写信,希望从文物、从历史的角度,不要迁移。“我还说,他在这里有战友陪着,不孤独。”最终,家属方放弃了。“假如他要迁,你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人之常情。但如果这个例子一开,其他家属知道了要迁。又怎么办?这墓地就完了。”钱立全介绍,正是接踵而来的“危机”,使沙坪坝文物保护部门及公园管理处产生了一些想法。他们认为,只有使红卫兵墓园成为文物,才能从法律上避免类似情况一再发生。

7 相关新闻 编辑本段

近日,网上有传言称清明期间,重庆的红卫兵墓园将会对外开放风。而重庆否认开放红卫兵墓园,并且称存在安全隐患红卫兵墓群红卫兵墓群

红卫兵墓园年久失修,墓碑风化严重,存在安全隐患,一直以来实行的是封闭管理。网上有关“清明期间对市民开放”的说法不准确,至于有无修缮计划、开放打算,该工作人员表示“难以回答”。

有消息称,重庆市红卫兵墓园今年清明期间将对外开放,其管理方昨日下午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予以否认,称墓园年久失修存安全隐患,清明期间不会开放。

昨日有消息称,向来实行封闭管理的红卫兵墓园,将在清明节期间对市民开放,此消息引发强烈关注。本报记者向墓园管理方求证此消息时,“清明期间一定不会开放。”沙坪公园管理处一位周姓工作人员如此表示。

她说,红卫兵墓园年久失修,墓碑风化严重,存在安全隐患,一直以来实行的是封闭管理。网上有关“清明期间对市民开放”的说法不准确,至于有无修缮计划、开放打算,该工作人员表示“难以回答”。

对于此消息,重庆市文物局综合处一位吴姓处长也显得很惊讶,“我没有听说过啊。”他向管理方求证后回复记者:以沙坪公园管理处的说法为准。

据公开资料,重庆曾爆发过规模为中国同期之最的“文革”武斗。死难者被分散掩埋于重庆市区约24处。许多墓地或被搬迁或被铲除,位于沙坪公园内的红卫兵墓园,目前成为中国唯一保存完好、具有规模的“文革”墓群。虽然它也数次面临被拆除危险,但最终保存下来,并于2009年12月15日,被重庆市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