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万相 / 家常 / 【仲利民】木匠(10.9.1)

0 0

   

【仲利民】木匠(10.9.1)

2014-10-27  尘世万相

乡村从不缺少木匠。乡村里那些大大小小的树木,粗细不匀的木料,都是他们上佳的材料。凳子、桌子、门框、农具,长有长的好处,短有短的妙用。

我爷爷是村里有名的木匠。虽然我还未出生时,他就离开了人世,但是他不仅把精湛的作品留传了下来,也给后代留传了木匠天生的秉赋。父亲常常指着家里的桌椅对我说:这是你爷爷做的。我能从桌椅的精致中看到爷爷对手艺的热爱,榫眼与木板天然合一,即使你仔细地寻找,也无法分辨。不仅是榫的凹凸吻合自然,就是木板上暗处的花纹都流畅一致。曾经有一位经历丰富的木器收藏者要收购我们家里几张椅凳,虽然那些椅凳并非什么优良的木料,我想,一定是爷爷无可挑剔的手艺打动了他的心。

父亲没有跟爷爷认真地学过手艺,他却能够在假期里利用家里的木料做出桌椅板凳来。我相信,我的血液里一定有木匠天生的秉赋。我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对斧头、锯子、凿子非常感兴趣,喜欢用这些东西在木板或者棍子身上寻找适合的身段。我能够把那些木料恰到好处地安排利用起来,绝不会浪费,连父亲都会惊讶于我对木料的敏感。曾经,我小试身手,做了一只小木凳,连一向非常挑剔的母亲都叹服不已。要不是我在后来转向爱上了文字,我一定会成为出色的木匠。在写作时,我常常会想起爷爷留下的那些作品。浑然天成,不着痕迹。那些榫的凹凸处恰到好处的吻合,甚至连木料暗处的花纹都达到一致,给我的写作带来许多启发。不要浪费文字,更不要使用滥情的文字,就像榫眼,就像积木,最好的匠人就是让材料们站在最合适的位置,物尽其才,尽量少去添加那些自以为是的东西。

前天,我去父母那儿,向他们讨要一张爷爷做的凳子,宝贝一样搬回还在装修的新房里。正在施工的年轻小木匠不屑地说:这样的小凳子,有什么好稀罕的呢?我被小木匠的话激怒。不要看你做的家具式样新潮,你现在使用的是三合板、五合板、胶合板,连什么是好木料都不懂;你也没有手工制作榫眼的精良技术,已经半成品的方木与这些板材之间,只要加上钉就可以做成方的、圆的、弧形的、雕花的家具了,然而,它们都经不起时光的淘洗,更甭说岁月的摔打了。

小木匠目瞪口呆,他是否懂得,即使形式早已不复存在,可是那些与之相对应的精神却需要永远保存并流入血脉的,这是手艺人不死的秘密。就像电脑代替了笔的存在,可创造却永远是写作不变的灵魂,而不是流水线上一成不变的制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