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经世致用 / 幕后英雄——解读清水塘老工业改造的“株...

0 0

   

幕后英雄——解读清水塘老工业改造的“株洲湘江模式”

2014-10-28  文山书院
幕后英雄
——解读清水塘老工业改造的“株洲湘江模式”

    株洲湘江集团建设的火车头广场已成为株洲市的标志性建筑。 (资料图片)

    优美宜居的株洲湘江风光带。 (资料图片)

    株洲湘江风光带已成株洲市民的骄傲。(资料图片)

    由株洲湘江集团助力的“旗滨”公司打响了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的“第一枪”。 刘科摄

    刘科 王双 杨璟

    这是一个发生奇迹的时代,改革开放让人们获得了释放潜能的空间。

    这是一个需要担当的时代,没有道路的地方需要人去探索、开辟。

    一个奇迹发生在株洲清水塘,这个上过国务院搬迁名录的老工业区,首家搬出的企业——旗滨玻璃有限公司,仅用两年时间,就在今年7月15日于百里外的醴陵东富点火投产。

    “旗滨”的搬迁,“幕后英雄”是株洲湘江集团。

    株洲湘江集团的担当,创造了“旗滨”搬迁速度的奇迹,也创造了老工业区搬迁的“株洲湘江模式”。

     一

    株洲湘江集团,

    搬迁的“幕后英雄”

    株洲湘江集团是“旗滨”搬迁的“幕后英雄”,这可是株洲市政府领导的表达。

    今年7月15日,株洲当地媒体报道了“旗滨”在醴陵基地“点火”的消息:“10、9、8……3、2、1,点火!”14日上午10:30,醴陵旗滨玻璃产业项目的第一条生产线完成点火。作为株洲清水塘老工业基地绿色搬迁的首个项目,旗滨玻璃株洲基地搬去醴陵,不是将污染带到醴陵,升级改造后的生产基地,光环保投入就达2.5亿元,项目全部使用天然气作能源,投产后排放的二氧化硫、烟尘和氮氧化物浓度将远远低于国家排放标准。

    “旗滨”,是搬出清水塘老工业区的第一家。

    “旗滨”,是搬迁到新基地投产的第一家。

    报道道出了“旗滨”在新址投产的意义:不仅让沉重的清水塘老工业区迈出了走向美丽清水湖第一步,为这个老工业区改造啃下了一块硬骨头,而且创造了“旗滨速度”:

    2012年5月18日,“旗滨”集团与醴陵市人民政府签订协议书,将株洲生产基地整体搬迁至醴陵。

    2012年12月25日,“旗滨”项目经湖南省发改委批准,选址于醴陵东富工业园。

    2013年5月29日,“旗滨”项目正式动工建设。

    2014年7月14日,“旗滨”项目二号生产线正式点火烤窑。

    株洲市政府的领导在肯定“旗滨”、祝贺醴陵的同时,把表扬的话送给了湘江集团,说他们是“旗滨”搬迁的幕后英雄。

    确实,株洲湘江集团不愧为这个称号,他们是“旗滨速度”的推力。

    

    真帮,

    株洲湘江集团好实在

    搬迁,首要问题是资金。

    湘江集团之所以是“旗滨速度”的推力,就因为出钱答应得慷慨,办得快捷。

    一件小事,也印证着株洲湘江集团和“旗滨”公司的“铁关系”。9月底,株洲湘江集团工作人员带着笔者来到位于株洲市石峰山下的“旗滨”旧址。很有意思的是,开始,保卫人员“公事公办”,而留守在这里的“旗滨”株洲分公司谭副总经理听说株洲湘江集团来人,马上从里头骑车出来接待。株洲湘江集团和“旗滨”关系不一般,笔者好不感慨!

    两家的“铁”更体现在为了“旗滨”搬迁的配合上。在旧址里,那些昔日林立的烟囱已化作一片碎砖;除保留作为工业文化发展展示的一截厂房外,其余的只剩下几个框架;铁管、铁罐等被割成整齐的条块,被载重汽车运出厂区……一块熟地已露出雏形。这个具有几十年历史,为一方经济、民生作过巨大贡献,也因为污染而被人诟病的玻璃制造企业,又回归为本来面目。

    “旗滨”公司主动,株洲湘江集团给力,成就了“旗滨速度”,也让株洲打响了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的“第一枪”。

    

    搬迁,

    要害问题是资金

    “株洲湘江集团”与“旗滨”本是互不搭界的企业。

    株洲湘江集团,是一个全资的国有公司。“旗滨”,一个上市的股份制公司。

    是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这个“媒介”,让两家走在了一起。

    时代发展到本世纪初,生态建设已上升到国家行为的层面,“既要金山银山,更要青山绿水”。国家的重要一招是对老工业基地进行改造搬迁。在国务院2009年公布的老工业基地搬迁名单中,清水塘工业区赫然在列。

    清水塘老工业区是国家“一五”、“二五”期间重点建设的冶炼、化工基地,为国家的发展建设作出重大贡献。然而它的污染在全国也很有“名气”。“清水塘不清”,“空中弥漫着异味”,“重金属排放”。还清水塘的蓝天碧水清洁地,是株洲市民多年的企盼,是每一任市里领导施政的焦点。

    如果说,治理清水塘老工业区污染是株洲施政焦点的话,那么,在湖南省实施长株潭地区两型社会建设,提出将湘江打造为“东方的莱茵河”构想后,清水塘的治理更是上升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层面。道理很简单,一个废气弥漫而飘散在株洲上空、废水从白石港排入湘江、废渣中沉积着重金属的工业区,怎么也与“环境友好型”不对等。正因为如此,2007年,长株潭城市群被批准为全国两型社会建设试验区后,省政府将清水塘老工业区列为首批启动的5大示范区之一。

    国务院在对老工业区实施搬迁改造战略中,一开始就将其纳入了搬迁改造试点。2011年,国务院批准的《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将清水塘老工业区列为7大重点治理区域之首。

    搬迁,是治理的必然选择!

    可是,清水塘老工业区产业以冶炼、化工产业为主,面临转型紧迫性;另一方面,央企、省企众多,牵涉多方利益,搬迁改造难度较大。而“旗滨”愿作搬迁的第一家,这自然受到各方称赞,也受到政府的支持。

    可是一个企业,特别是一个化工企业的搬迁,并不是搬一个家那么简单,其中一个首要问题,就是新闻媒体就首钢搬迁问题向企业负责人的发问:钱从哪里来?

    正是这个“钱”字,难倒了多少英雄好汉,以致中国舞台上演了“秦琼卖马”的大戏。而一个工业区的搬迁费用,“亿元”是最基本的单位,绝不是付清一饭一宿的消费那么简单。

    “旗滨”搬迁,钱从哪里来?株洲湘江集团就这样走来,与“旗滨”携手!

      四

    接单,

    “株洲湘江集团”流向“深水区”

    株洲湘江集团走向老工业区搬迁的前台,这意味着其走改革开放的深水区,更彰显其敢于担当的精神。

    株洲湘江集团是一个为湘江而“生”的企业。在2011年10月18日成为市政府直属公司之前,“株洲湘江集团”隶属市国资委,任务是根据省委、省政府“三市并进、湘江治理、两型社会”的总体要求,按照打造“东方莱茵河”的总体规划,从事湘江风光带的建设。经过1年多的运作,株洲湘江集团打造出了湘江西岸美丽如画的风光带,亮出了株洲市一张最引人注目的城市名片,让自身也成为集湘江风光带建设经营、地产开发建设、旅游开发、项目投资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现代企业集团,当时拥有注册资本3亿元,净资产30亿元。在成为市政府直属企业挂牌那天,市委、市政府领导寄语该公司,成为“旧城改造的运营商、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商”。

    为湘江而生的株洲湘江集团,注定和湘江命运与共。正当他们准备转场株洲湘江段东岸风光带建设时,却让市政府作为奇兵,调到了清水塘老工业基地搬迁的“战役”中,排阵在“主攻”方面。

    市里筹集这笔钱的任务交给“株洲湘江集团”,自有一番考量:老工业区搬迁是政府行为,钱得政府出,这么多钱不可能财政投入;“旗滨”作为被搬企业,当然不能承担这个责任。出路就在于资本运作,“城市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是城市建设的走向,那么清水塘老工业区改造,也必须走这条道路。让湘江集团这个本来为清洁湘江、美化湘江服务的企业,涉入改革开放的“深水区”,投身清水塘改造,这无论于社会、还是株洲湘江集团本身,都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

    面对市领导的企盼和信任,株洲湘江集团负责人庄重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一种老工业区改造的新模式——“株洲湘江模式”就这样诞生了。

    笔者搜索了辽宁铁西、首钢搬迁等模式,唯有株洲将任务交给了中介环节——公司。

    政府进行宏观决策,将市场之手引入老工业区改造,免除了巨额的财政投入。

    被搬企业不需要大量财力、人力、物力投入,却能在搬迁过程完成升级。

    作为中介环节,株洲湘江集团在压力中进入了一个更广泛的发展空间。

    一个模式的创造,获得了“三赢”局面。

    

    担当,

    意味着更多付出

    参与“旗滨”的搬迁,对于株洲湘江集团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这意味着株洲湘江集团得履行政府赋予的责任。无论压在谁的肩上,都有着沉甸甸的份量。

    国务院在老工业区搬迁意见的“拓宽资金筹措渠道”政策规定中,要求“合理引导金融租赁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依法依规参与企业搬迁改造”,并规定,“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发行企业债、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等募集资金,用于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可发行债券的过程是那么漫长,而在2012年5月18日签订的协议中,明确搬迁款必须在当年8月31日前到位。远水不解近渴。

    株洲湘江集团虽然有30亿元的资产,既不可能在短短3个月内将其变成黄金白银,也不可能从别的地方抽走资金而投向搬迁,干那种砸锅卖铁的买卖。只有一条路——融资。

    当时主管融资工作的副总经理何武在回忆这一幕时,用一句“实在是压力太大,承受力已近极限”表达当时的感受。

    压力激发人的潜能,产生智慧的火花。开发这块土地,走出“圈地融资、贷款还钱”的怪圈,以全新的思路让这片土地升值到一个辉煌的空间。株洲湘江集团的精英们把这个思路演绎成一个财富创造传奇故事,将自己的战略思维、开发思路寓于这个故事中。株洲湘江集团的人心是坦诚的,他们的神色是自信的。如果说,他们的坦诚来自本质的话,那么自信则建立科学的论证基础上。株洲湘江集团精英讲故事只不过是把这种自信密码传递给对方,让对方和自己携手共进。

    故事是人讲的,可不是虚构的。笔者在“旗滨”旧址看到:这里三面是青翠的石峰山,一面是碧绿的湘江,一块平坦的土地就像一片宝石镶嵌在青山绿水边;湘江二桥从北面挨“身”而过,对面的河西是风光带景观、分层次的建筑;在长株潭融城的大背景下,株洲城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向四周扩展着。这里,可以打造成集闹中有静、依山傍水的宜居家园,交通便捷、人流物流交汇的商业王国。无论是居家还是经营,谁对它散发的魅力都不会无动于衷。

    这里的故事,株洲湘江集团精英们到哪一家银行拜访,都会重复一次。银行从沉默转为笑脸,都伸出了牵手合作的橄榄枝,有两家则捷足先登。

    如果说,高层是讲故事的话,那么株洲湘江集团里承担办理融资的运通公司却是流汗——承担融资的具体操作。总经理田茂军回忆那一幕时,用一句“也不知那两个月是怎么过来的”表达感慨。他带着一班年轻人,跑银行、做材料、谈合同,忙得团团转。讲如何忙,如何累,他似乎觉得那是叫苦,就用两个例子告诉我们,一个年轻人加班,谈的女朋友吹了,因为接上头后,几个星期都见不上一面,只说加班,误会也就产生了,尽管采取过补救措施,最终还是吹了;至于两个月没回家吃晚饭,孩子不认识爹妈了,出差路上接到电话被告之下一个出差地在哪里等故事,并不是笑话。真是“为钱弄得人憔悴”。

       六

    收获,

    化危为机风雨后

    那么,作为株洲湘江集团,他们收获了什么呢?

    株洲湘江集团负责人告诉笔者,最起码有四个方面的收获。在“形而下”层面,湘江集团从“旗滨”原址上置换出了500余亩土地。围绕这片土地,他们有着更大的收获:

    坚定了株洲湘江集团敢于担当,善于担当的精神。

    探索了株洲湘江集团应对危机的思路,即把危机视为机遇;先解决燃眉之急,先解决当前矛盾,再解决长期矛盾,用时间换取空间。

    清晰了株洲湘江集团的发展思路。他们认为,株洲建市60多年的隐形资产,主要沉积在土地上。正是对“旗滨”腾出的“笼子”的开发思路形成,让他们对株洲市旧城改造有了完整的规划。株洲湘江集团手头拥有配置的控规地块5000亩,大都处于市区最好的地段,是一笔不菲的资产。但这些土地绝不能卖出筹资,必须跳出圈地融资、贷款还钱的怪圈,充分利用合作开发、股份制等办法,实行城市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实现土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和增值。为融资平台公司在项目股权直接融资、公司股权质押融资、经营性资产质押融资、资产证券化融资方面树立标杆,确保公司融资有资源、还款有保障,同时也将为融资平台公司转型为经营性实体公司化解投融资平台风险提供新的思路。

    确立了株洲湘江集团发展的新目标——向经营实体转型。做“旧城改造运营商、文化旅游发展商、现代服务业集成商”;以“一体两翼三驱”为发展路径,即以湘江风光带旧城改造形成商业性资产为主体,以文化旅游和金融服务为两翼,拓展业务板块,增加经营性资产,打造多个利润增长点。实现了滚动式发展,在争取早日完成“一江两港”综合整治、“三个中心”建设等重大社会公益与民生建设任务的同时,实现战略转型升级,将公司打造一家集商业地产业、健康养老业、文化旅游业、金融服务业等产业为一身的大型国有现代企业集团。

    株洲湘江集团负责人的话不虚,株洲湘江集团只用了3年时间,净资产由30亿元增至105亿元,是株洲市内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净资产突破百亿的大型国有企业。

    态势预示着未来,株洲湘江集团前程不可限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