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子689 / 文学艺术 /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0 0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2014-11-03  谷子689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我与清荷铃子(右一),中间两位是《星星》编辑萧融,靳晓静老师,绿袖子(左二),水晶花(左一)

 

 


昨日,在某博客看到一个有趣的话题,大意是要警惕诗坛妖色。感觉这一说法有些好玩,且与我的认识相去甚远,作为一个女诗人,这样的提醒和警示,虽然发贴者出发点是好的,也希望诗坛风气更纯正一些,但这样的说法,我真不大赞同。也许,对我这样一个闭门造车的写作者来说,也许诗坛真有妖色是我所不知的,但以我写诗十年,混过不少诗歌论坛的经历,我倒感觉,诗坛妖女不多,更多的却是一些勤奋写作,执着追求的女诗人。

 

女诗人们爱在博客秀一秀自己的艺术照,展示自己生活美丽的一面,有的以此来诱发自己的创作灵感,为这些美图配诗,其实这是一种诗歌创作的方式,也是女诗人回忆生活画面,进行思想再创造,再提炼的一个过程。这是非常美妙的事情。看起来仿佛是女诗人们都很自恋,有一些反感这种行为的人,认为是女诗人们在炫耀自己虚荣的美丽。但我更看到这一行为产生的艺术效果和价值,我想说,一些女诗人的优秀诗作,也是在自己博客秀美照而激发灵感,碰撞出的艺术火花,这是一种欣赏美,创造美的美好过程,而不是女诗人妖色美色的一种炫耀与浮夸。

 

再者,总有某些男诗人认为,哪位女诗人很红,倍受诗坛关注,或受某刊关注,就一定与编们有染。这是传统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对女性本身的一种认识误区。而某些男诗人同样并没脱俗,仍然有着这种世俗的观点。现在的诗会甚多,诗人们相聚,大多都大广庭大众之下进行,而且,这本是一种诗意而美好的交流活动,大家从网络诗坛走向现实,彼此认识一下,交流一下,这本是十分美好的事情。至少我这几年参加的诗会,我看到的女诗人大多都端庄而行体,祝酒敬酒,与男诗人男编辑们的交流,都礼貌而得体。更有像我这样的,任何诗会酒桌上,都不爱敬酒。当然,就像某一年我在某博客为新红颜写作中受攻击的某几位女诗人辩护一样,有人嘲笑我是傻大姐,认为我思想单纯,并不知道诗坛一些内幕之事,但我仍以我坚定的目光认为,我所见的女诗人,真正靠傍编辑上位的,真还没有见过。而且,现在有些男诗人男编辑,其实也有自己的女人观。记得在会面某刊的一个酒会上,一个外来的女文青对某男诗人说,你是不是喜欢某某女诗人呀。那男诗人对她耳语着说:“我喜欢这些四十多岁的老婆娘,我疯了呀,真要那样,我干嘛不去跟二十来岁的嫩妹好呢?”当然这话这位男诗人是说得有点过,但他却点出了一些实情,现在诗歌创作真正很活跃、很勤奋的一群,还真是四十来岁的女诗人们。

 

网络诗歌论坛的兴起,博客诗歌写作的风靡,活跃了当代诗歌,也使一批又一批优秀女诗人浮出水面。而这批活跃女诗人,大多步入中年。青春时期大多都在校园里受过徐志摩、席慕蓉、汪国真诗歌的影响,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国校园文学社也比较活跃,这的确也曾影响过不少人,因此,年轻时的爱好,自然存积于心,当网络出现后,网络诗坛风行起来,这一批人又怀着对青春的怀旧,重新开始在网络诗坛,网络博客开始写诗。而且人到中年,对生命价值的追求更渴望,更强烈,中年女人对自身思想,社会庞杂现实的审视,对自身命运的思索,也同样更看重,因此,她们在网络诗坛和网络博客,进行大量的诗歌创作,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渴望发表,希望得到编辑老师的承认,渴望得到刊物的重视,这也是人之常情。但并不是一些有色眼镜的人,总认为女诗人在利用美色进行诱惑,来换取诗歌的虚荣。试想想,当下诗歌能给女诗人们带来什么适用的价值?最红的几个女诗人,一年靠诗歌又能换几个子儿?这些乱七糟八的言说,其实是对女诗人创作极大的歪想和否定。而且我记得有人还嘲讽这些女诗人,说是什么新红颜,都一个二个都老娘们的了。记得还有男诗人对我感叹过,说重庆女诗人虽然活跃,但却年龄都偏大了些。其实,我们才不管年龄大不大呢,爱美是我们的天性,爱诗歌,同样是我们的天性,爱着,写着,臭美着,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放眼诗坛,妖色我还真没看见几个。女诗人们都如此勤奋地写着诗歌,追求着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真正的诗意和美好。比如和我很熟悉的清荷铃子,我们相识多年,她一米六八的个子,高挑秀美,作为江苏女诗人,也有一副好听的声音。但她美得勤奋,美得努力。她不仅出了一本现代诗选,还出过两本散文诗集。在她写《豆娘》新章时,我就看她一年很专注地写那一本散文诗集,慢慢构思,深入地想,去写,而且几乎是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完成那部散文诗作。我和她见过三次面,也是诗歌征文获奖,在诗歌颁奖会上碰上的。这种相聚的缘份,也缘于我们在诗歌道路上的不断追求。而现在,清荷铃子更加努力,转向写网络小说,她第一部网络小说,写了七八十万字,签约创世网,第二部小说也在写作中。

 

清荷铃子还给我讲过女诗人若离的故事。若离最初也是在网络中写了好几年诗歌,也像我们这样,天天写,天天在博客、论坛发贴,而且当时,若离在一家超市上班,一月一千多元的工资,生活有些难。但后来,若离转向写网络小说,居然获得成功,现在已成功转型为网络小说女作家,一年写两部小说,每部都能签约,有的还正式出版,她也不再超市上班了,每月也有七八千的收入。

 

还有上次我在河南叶县参加征文赛时的清荷秋语。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熟悉她的名字。她却说早就熟悉我的作品了。后来和她见面,感觉这些女诗人,都那么爱诗歌。她说她平时写得不太多,但却经常研究许多诗人的写法,细细看人家诗作的语言结构。在平顶山的一处公园,我和她还有程东斌诗人一起会面时,她居然和程东斌谈起全国好些诗人的诗作,分析得头头是道,她们对诗歌艺术精心的追求与打磨,让平时爱随意写作的我,有些羞愧,后来我和清荷秋语晚上同住一屋,我们两个将诗歌获奖册子上所有诗人的诗作,每一个逐句逐词地研究,哪些写得好,好在哪里,自己与他们又差在哪里。当时我发现福建张威诗人的作品,散文诗写得很好,很适合我的阅读口味,第二天早晨,我很早就起来,重读她的作品。回重庆后,我也开始下定决心,好好打磨诗歌词语才是。现在,我有时也如他们一样,细细去琢磨自己喜欢的诗人,哪些句子是如何精妙地表达的。

 

再有上次,我去鹤壁参加散文诗笔会,和我同住一室的范果女诗人,还真是漂亮的湖南妹子,三十来岁左右,大学教师,清纯美丽得如同周迅一样。那三天,我一直与她同住,我很感动的是一天下午,她和纳兰容若,两人在那里研究纳兰容若的诗集,一首一首地读,一个词一个词地看。我也加入他们的谈话,也表达了自己对纳兰容若诗歌的看法。范果很认真,很务实,提出容若诗集中她最欣赏的地方,还提出一些可以修改之处。对于某些句子,我们还一些研究,诗歌表达有没有问题?我记得有一句,我和范果还争论起来,我认为表达的顺序和语法有问题。但范果认为语法没问题,而是表达的思想意思和下一句跳跃太大,没有一丁点连接。以前,像这样如此精细地谈诗论道,我还真的不太多。

 

我们重庆的女诗人海烟,她对诗歌创作的谨慎态度,也一直让我感动。她说她写诗不是像我那样,在博客里几分钟就搞定。她是一句一句地写在纸上,每一句要反复地想,反复地改,写好了,还要放好几天,整体改了又改,直至最满意才发在博客里。有时她在床上写诗,一句句地想,一句一句地改,想着想着,改着改着,就困了,累了,手里拿着笔和纸,躺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道。她说她写的诗,她对诗歌创作如此慎重,让我佩服不已。

 

我还认识我们重庆永川的海清涓,她在博客偶尔写写诗,可能转大家博客少,但她对文学创作的热爱,也让我很是感动。海清涓简直就像一个全挂子,什么都写,小说,剧本,诗歌,散文,哪样都在尝试。有一年永川一个征文赛,我去领奖,我们一起去转卫星湖,海清涓说,她手中有四部自己创作的长篇小说,挂在某个网站,有一部小说,有人看中了,愿意花五万元购买著作权,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我知道海清涓一直盼着她的小说能出版,能发表。我说,五万元可以考虑呀。她说,考虑什么,那人一个字不写,如果发表了,还非要与她一起署名,如拍成电视剧,所得收入还要和她分一半。她那么辛苦地写,凭什么要让别人这样占有自己的劳动成果。我说,这也是推出你小说的一个法子呀,这一部出版了,有创作资金了,又可写下一部呀。何况你手上还有三部小说嘛,不然,一部也推不出,放在那里也没意思。她说不行,我那么辛苦地写的,字字血泪,我不能这么样就出卖自己的作品。当时我突然感觉,自己对文学的认识还是低了些,的确是这样,字字都是自己的辛苦之作,凭什么为了出版,将著作权都与别人一同分享呢。海清涓还说过她有一部作品,有个作协愿意赞助她出版,可同样要与她一起署名,她同样坚持说,哪怕作品不发表,她也不愿与别人一起署名,将自己的著作权,分一半给别人。

 

我还认识一位叫何百玲的女诗人,零五年吧,我就在腾讯诗风认识她了。后来她驻阵诗歌报论坛,我却天南海北的诗坛到处乱跑,后来才在新浪博客安定下来。隔了好几年,我和碧宇姐、何燕子,平湖秋月等组一本《十面倾城》诗歌合集,后来我想到何百玲,也就是低处的迷雾,我想看在诗歌报论坛还能不能找到她,结果她还真驻守在那里。前几天,因为竹露的离世,我将悼念竹露的贴子,发到诗歌报论坛,我知道那里也是竹露长年坚持诗歌创作的论坛,后来我顺便到红颜诗国的版国去看了一下,迷雾姐居然还坚持在那里写诗,当版主。你看,一个女诗人,把十年的青春时光,全都驻守在一个诗歌论坛,这得要多么恒守的毅力与耐心呀。在诗路之上,像她这样的女诗人还很多,她们都将诗歌写成了自己的生命,更多时候,超越发表,超越名利,只是为了诗歌,而单纯地爱着,写着,渐渐的,有的女诗人甚至将诗歌写成生命里的一种精神爱人,一种人生梦想,一种思想和心灵深处的宗教。

 

这样的例子,我可以举很多,很多。比如大别山诗刊的主编碧宇姐,她的创刊经历,不少人都知道,是何其的艰辛。也有人对她有过诽谤和诋毁,但她强忍着不少的羞辱和猜度,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干劲,将大别山诗刊办得红红火火,将一次又一次诗赛,办得井井有条。再比如苏杭美女诗人若荷.影子,一直努力地写着诗歌,我认识她的年头,也有七八年了,她长年在为某诗歌博客服务,时常坚持选稿,没有名,不为利,一直默默为诗友们付出着,论漂亮,若荷也是一等的苏州美人了,论诗歌质量,若荷的诗歌也是深刻精炼。四川的水湄,同样漂亮秀美,但诗歌却是极为大气厚重,很见成都诗人温厚宽阔的底蕴。而这些女诗人,都如此勤奋而踏实地写着诗作,还有一部份女诗人,充当诗坛义工,当着义务的网刊编辑,纸质刊物编辑,这些美丽的诗心,真的感动着我,也温暖着我。

 

因此在诗坛,我遇见的女诗人,在我眼里,她们都如此勤奋,努力,美好,坚韧。她们和我一样,其实多半都没有很良好的创作环境,也没有很舒心的生活,都在为生存而奋斗着,但她们内心追求着一种诗意而美好的生活,而将这样一群外表漂亮、心灵美丽的女诗人,如要冠以妖女之嫌,感觉是不是有点偏颇了?

 

 我倒很欣赏重庆书香网对女诗人们的认可,前不久,他们还搞了一个重庆美女诗人排行榜。虽然这并没多少实际意义,但这可以看见出他们对女诗人的尊重和认可。也许大多女诗人人到中年,青春和姿色容颜真不在了,但女诗人们追求浪漫诗意的生活,追求诗意人生的美好情怀,这本身就是一种真正的高贵和美丽。

 

 

 

 

上传不了照片,只有用博客相册里的了。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我与秋水清荷在平顶山滨河公园。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中间黑色衣服的是女诗人海烟,右二是女诗人梅依然。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若荷.影子博客头像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大别山诗刊主编碧宇女诗人影相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诗歌报红颜诗国论坛版主低处的迷雾(何百玲博客照片)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我与十四届散文诗笔会的女诗人们,差一个转角,左一是张惠芬,第二是我,左三范果,中间是鲁橹,右三是雨倾城,右二是水湄,右一是雨兰。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这是女诗人若离转型后所写的一部小说<路过你的忧伤>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这是若荷.影子第二部诗集<黄鸟>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这是我的<子衣诗选>

 

 

 

 

周日闲侃:诗坛真有那么多妖女吗?

这是清荷铃子散文诗集<豆娘>新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