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9 17:49

本报讯 (记者谭 嘉)国家癌症中心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不久前在《国际癌症杂志》上发布我国2003年~2005年以人群为基础的癌症生存数据,近日,这则“我国发布最大规模癌症生存数据汇总分析”的新闻引发网络热议。文章通讯作者、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陈万青教授11月2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对这一首次覆盖我国城乡全部癌症的生存数据研究报告进行了解读。

预后较好癌症治疗效果欠佳

据了解,该研究报告纳入的13.9万个病例,来自全国17个统计数据达标的癌症登记处。所有病例于2003年~2005年间诊断,随访至2010年年底。通过全部癌症联合统计及26种不同癌症的分别统计,制定地区特异性寿命表,从而计算出癌症患者年龄标准化相对生存率。

此次研究发现,我国年龄标准化后的全部癌症5年生存率为30.9%。其中,女性乳腺癌的生存率最高(73%),其次是结直肠癌(47.2%),胃癌(27.4%),食道癌(20.9%);肺癌及肝癌的生存率较低,分别为16.1%及10.1%。女性的生存率总体高于男性。

“目前,美国全部癌症的5年生存率约为70%。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癌症的整体生存率仍处于较低水平。”陈万青分析说,癌症种类构成不同,是造成这一巨大差异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北美发达国家,预后较好的前列腺癌、乳腺癌等癌症较为多发,这部分患者的5年生存率都超过90%,而在我国,预后较差的肺癌、肝癌、食管癌、胃癌更为多见。同时,部分预后较好的癌症在我国发现期别较晚、治疗水平参差不齐,导致治疗效果欠佳。

陈万青介绍,研究发现,对于肺癌、肝癌、食管癌、胃癌等预后较差的癌症,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患者生存率相近,如何提高这部分患者的生存率仍是全球难题。但乳腺癌、前列腺癌、结直肠癌等预后较好癌症的生存率,我国则远低于国际先进水平。如在美国,前列腺癌5年生存率达95%以上,而我国仅为50%左右。

专家指出,对于预后较好的癌种,如果及时发现、规范治疗,患者生存率能有大幅提升。“这提示我国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癌症的标准化治疗和早诊早治工作。”

农村患者生存率只及城市一半

研究发现,农村患者全部癌症的生存率为21.8%,仅约为城市患者的一半(39.5%)。对于主要的癌症,除食道癌外,城市地区各种癌症生存率均高于农村。

陈万青认为,农村癌症患者预后差,可能与农村地区医疗水平相对较低,患者发现和治疗较晚等原因有关。也有部分患者因治不起而放弃治疗。

“平衡城乡医疗资源,提高农村地区医疗服务水平,改善农村地区医疗卫生状况对未来缩短城乡地区癌症生存差距至关重要。”陈万青说,农村地区癌症患者生存率较低,迫切需要政府调整政策和投入,加强农村地区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同时在医疗保险方面给予更多支持,提高农村癌症患者的报销比例。

“癌症生存数据是癌症登记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另一个角度反映癌症造成的疾病负担,也是对医疗水平和病人结局的一种检验。”陈万青表示,此前由于经费不足,对于癌症登记病人的随访工作开展不理想,仅作为单项科研课题进行研究。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支持下,从明年起,我国将把癌症登记患者的随访和结局跟踪作为常规工作开展,并在每年一度的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中有所体现。

(健康报)

 

癌症生存率远远低于欧美有两大缘由

我国全部癌症5年生存率为30.9%(年龄标准化后),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这是因为大家患的癌症种类有差别。

其一:与欧美相反,中国发病率高的癌症大多都“不好治”

癌症种类繁多,常见的有肺癌、胃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等。但是不用谈癌色变。有的癌症“好治”,生存率很高,有的癌症则“不好治”,患者生存希望渺茫。

什么癌症“好治”呢?乳腺癌、前列腺癌等都在此列。例如,前不久权威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刊登了一篇最新研究,认为前列腺癌不用提早筛查,因为它进展缓慢,是一种“惰性”的癌症,多数情况下不影响患者的寿命,而目前的筛查手段有很大缺陷。恰好在欧美地区,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是癌症大户,所以尽管欧美的癌症发病率比发展中国家高,但是死亡率却低多了。

中国情况反之。根据《2013年肿瘤登记年报》,男性中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结直肠癌是最常见的肿瘤,占所有病例的70%以上;女性中乳腺癌、肺癌、结直肠癌、胃癌和肝癌最常见的肿瘤,占所有病例的60%以上。而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都是“恶狠狠”的癌症,在世界范围内都生存率不高。如肺癌,中美之间的5年存活率差别不大,美国是16.8%(来自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的检测数据),中国是16.1%(来自中国癌症中心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的大规模统计)。

其二:“好治”的癌症在中国的生存率也不如欧美好

中国的高发癌症中,也有乳腺癌、结直肠癌这种比较“善良”的。例如乳腺癌,在中国的5年生存率是73%,比起16.1%的肺癌5年生存率着实好太多。但是和欧美国家比起来又差远了。根据中国国家癌症中心在《国际癌症研究》期刊上发表的论文,美国是90%,澳大利亚是89%,欧洲是82%。结直肠癌也是类似的情况。

这两大因由显示出中国癌症的特殊性:“穷癌”“富癌”共存

“穷癌”未去:除了肺癌,中国高发的“难缠癌”都是“传统保留项目”

国际癌症机构关于2012年新增癌症的数据是:全球83%的新发现肝癌都在发展中国家,其中一半在中国;超过70%的新发现胃癌在发展中国家,其中一半在东亚(主要是在中国);超过80%的食道癌、85%的宫颈癌都发现在欠发达地区,其中东亚和非洲是重灾区。很明显了,肝癌、胃癌、食道癌、宫颈癌等难缠的癌症似乎特别“嫌富爱贫”,所以,有的学者把这些癌症称之为“穷癌”。

为什么“穷癌”热衷找欠发达地区呢?这和传染因素、公共卫生水平关系密切。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资料表明,全世界有五分之一的癌症是由慢性感染引起的,例如人乳头瘤病毒引起宫颈癌,乙肝病毒引起肝癌。经济发达的国家有精力、金钱来通过公共卫生政策来对付这些病毒,情况自然会比发展中国家好太多。尽管中国在乙肝预防问题上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无奈历史欠债太多,随着步入老龄化社会,肝癌的高发还是在持续。

癌症生存率远远低于欧美有两大缘由

我国全部癌症5年生存率为30.9%(年龄标准化后),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这是因为大家患的癌症种类有差别。

中国的癌症发病率小于欧美,但是致死率却要高得多(图: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中国的癌症发病率小于欧美,但是致死率却要高得多(图: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其一:与欧美相反,中国发病率高的癌症大多都“不好治”

癌症种类繁多,常见的有肺癌、胃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等。但是不用谈癌色变。有的癌症“好治”,生存率很高,有的癌症则“不好治”,患者生存希望渺茫。

什么癌症“好治”呢?乳腺癌、前列腺癌等都在此列。例如,前不久权威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刊登了一篇最新研究,认为前列腺癌不用提早筛查,因为它进展缓慢,是一种“惰性”的癌症,多数情况下不影响患者的寿命,而目前的筛查手段有很大缺陷。恰好在欧美地区,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是癌症大户,所以尽管欧美的癌症发病率比发展中国家高,但是死亡率却低多了。

中国情况反之。根据《2013年肿瘤登记年报》,男性中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结直肠癌是最常见的肿瘤,占所有病例的70%以上;女性中乳腺癌、肺癌、结直肠癌、胃癌和肝癌最常见的肿瘤,占所有病例的60%以上。而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都是“恶狠狠”的癌症,在世界范围内都生存率不高。如肺癌,中美之间的5年存活率差别不大,美国是16.8%(来自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的检测数据),中国是16.1%(来自中国癌症中心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的大规模统计)。

中国与全球平均、美国癌症的主要类型发病率、致死率迥异中国与全球平均、美国癌症的主要类型发病率、致死率迥异

其二:“好治”的癌症在中国的生存率也不如欧美好

中国的高发癌症中,也有乳腺癌、结直肠癌这种比较“善良”的。例如乳腺癌,在中国的5年生存率是73%,比起16.1%的肺癌5年生存率着实好太多。但是和欧美国家比起来又差远了。根据中国国家癌症中心在《国际癌症研究》期刊上发表的论文,美国是90%,澳大利亚是89%,欧洲是82%。结直肠癌也是类似的情况。

这两大因由显示出中国癌症的特殊性:“穷癌”“富癌”共存

“穷癌”未去:除了肺癌,中国高发的“难缠癌”都是“传统保留项目”

国际癌症机构关于2012年新增癌症的数据是:全球83%的新发现肝癌都在发展中国家,其中一半在中国;超过70%的新发现胃癌在发展中国家,其中一半在东亚(主要是在中国);超过80%的食道癌、85%的宫颈癌都发现在欠发达地区,其中东亚和非洲是重灾区。很明显了,肝癌、胃癌、食道癌、宫颈癌等难缠的癌症似乎特别“嫌富爱贫”,所以,有的学者把这些癌症称之为“穷癌”。

为什么“穷癌”热衷找欠发达地区呢?这和传染因素、公共卫生水平关系密切。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资料表明,全世界有五分之一的癌症是由慢性感染引起的,例如人乳头瘤病毒引起宫颈癌,乙肝病毒引起肝癌。经济发达的国家有精力、金钱来通过公共卫生政策来对付这些病毒,情况自然会比发展中国家好太多。尽管中国在乙肝预防问题上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无奈历史欠债太多,随着步入老龄化社会,肝癌的高发还是在持续。

环境污染与癌症尤其相关,发展中国家的环境治理堪忧环境污染与癌症尤其相关,发展中国家的环境治理堪忧

“富癌”又至:肺癌居首,乳腺癌、结直肠癌等“富贵癌”也来了

肺癌是全球第一癌症杀手,也是当今中国致死率最高的癌症。它在中国的发病率可以用飙升来形容——第三次居民死亡原因调查结果显示,肺癌死亡率在过去30年间上升了465%,取代肝癌成为中国致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肺癌和什么有关呢?和吸烟、空气污染等因素强相关,所以肺癌在欧美发达国家也高发。

乳腺癌、结直肠癌也称得上“富贵癌”。根据国际癌症机构的数据,前者发病率最高的三大地区依次是西欧、北美、北欧;后者则是澳洲、西欧、南欧。这两种癌症近些年来在中国也是上升趋势,且国内外的学者都预测,它们在中国发病率会越来越高,乳腺癌已经是中国妇女最常见的癌症。这又是为何呢?原来,“富贵癌”一般与饮食习惯、生活方式有关,吃得越来越“好”了,动得越来越少了,罹患这些“富癌”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了。以乳腺癌为例,世界卫生组织的报道称,一些东南亚国家和非洲国家的乳腺癌发病率比发达国家要低五倍。牛津大学流行病学家和癌症专家Tim Key博士说:“不能说有哪些人群从基因上就对该病免疫,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人们从穷国移居富国,一两代人之后,他们的发病率就和西方人一样了。这和人们的生活方式有关。”

绝“穷癌”杀“富癌”,得向发达国家学习公共卫生政策

癌症种类很多,但是主要的祸害们却可防可治,关键是有对路的公共卫生政策。

得病率高、危害大的多数“穷癌”与肺癌虽不好治,但可以防

今年4月,《柳叶刀肿瘤学》公布的一份重要报告称,中国29.4%的癌症死亡与慢性感染有关,22.6%与吸烟有关。所以通过疫苗、净水等方式来对付慢性感染,通过控烟来对付肺癌非常重要。发达国家的“穷癌”少,也和良好的公共卫生政策休戚相关。

前文已经提到,目前中国的乙肝疫苗已经取得很不错的成果,只是因为人口基数大、老龄化等原因肝癌发病率还比较高。但是,可以直接通过疫苗控制的癌症——宫颈癌并没有得到如此好的“待遇”。今日话题《宫颈癌疫苗难产,伪疾病宫颈糜烂泛滥》早已提出过这一点:“宫颈癌是世界第二常见的女性癌症,中国每年新发病例高达13万。宫颈癌却是一种疫苗可预防的癌症,接种疫苗可以有效预防70%宫颈癌的发生。”然而,“宫颈癌疫苗已在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广,但在中国内地却至今难产”。原因不外乎这种疫苗仍然处于冗长的审批中,而这一审批过程已有8年。以至于许多健康意识很强的年轻女性只能赴港甚至去东南亚打疫苗。

除了疫苗,水也至关重要。去年,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团队长期研究成果《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出版,首次证实消化道癌症高发与水污染的直接关系。胃癌、食道癌等消化道癌都是中国传统的“穷癌”。

当然,还有控烟。不论有钱没钱,肺癌都是绝对的杀手。通过控烟可以有效地降低肺癌得病率,这几年美国的肺癌得病率呈现下降趋势,被认为是控烟取得了成效。

发病率高的乳腺癌等主要“富癌”,虽预防效果一般,但可以通过早筛查来有效治疗

乳腺癌、结肠癌都是可以通过筛查体检早发现的,而一旦发现,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控制。这远远比到了中晚期再发现,然后疯狂进行各种“过度治疗”要好得多,花费也少得多。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报告如是说,“虽然通过预防可能会减少一些风险,但这种战略不能消除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形成的大多数乳腺癌。因此,早期发现以便改善乳腺癌结果和存活率,仍然是乳腺癌控制的基石。”

乳腺癌既然是中国妇女的第一大癌症,早筛查的公共卫生政策必要性显而易见。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原卫生部和全国妇联开始在农村开展妇女“两癌”(即宫颈癌和乳腺癌)检查项目。2013年,此类试点项目扩大到城市。只是方法不对,有专家说“乳腺癌筛查普遍采用手诊的方式,就是通过医生用手触摸来诊查,效率低下,漏诊误诊率很高,是很不合理的。”因此,该项措施反而被诟病浪费了公共卫生资源,且可能带来不必要的“人人自危”。许多相关人士又指出我国没有那么多金钱来负担高条件的检查。如何才能执行经济、有效的癌症筛查公共卫生政策呢?在“富癌大户”们越来越多的今天,必须引起讨论和重视了。

结语

随着中国逐渐富裕,“富癌”杀到,“穷癌”却还顽固。对付人人谈之色变的癌症,不用一些强力的公共卫生政策实在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