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西蒙·维森塔尔代表作 有关大屠杀)

2014-11-11  韩共同


向日葵》是西蒙·维森塔尔的代表作,已被译成许多种文字出版。它既在讲述历史和个人经历,又在探讨一些重要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大屠杀这样的惨剧,应该怎样对待双手沾满鲜血的罪犯们,如何使这样的悲剧永远不再发生,大屠杀研究和教育的重要意义又是什么。西蒙·维森塔尔强烈反对无原则的宽恕,更严厉批驳否定历史、抹杀历史的谬论和企图。他特别重视大屠杀这一反面教材在教育人民方面的作用。他认为:“学校如果保持沉默,就失去了其教育的意义;教堂如果宽恕,就失去了其教化的意义;父母如果对此否认或保持沉默,就失去了家庭养育的意义。年轻的一代应该听到老一代所发生的事情——无论后者多么不愿意讲述。”同时,他努力使那些在人类历史上实施惨绝人寰暴行的罪犯得到公正的审判,而不是报复。




作品目录

向日葵(一)

1.前言 2.向日葵(1) 3.向日葵(2) 4.向日葵(3) 5.向日葵(4) 6.向日葵(5) 7.向日葵(6) 8.向日葵(7) 9.向日葵(8) 10.向日葵(9) 11.向日葵(10)12.向日葵(11) 13.向日葵(12) 14.向日葵(13) 15.向日葵(14)

向日葵(二)

1.向日葵(1) 2.向日葵(2) 3.向日葵(3) 4.向日葵(4) 5.向日葵(5)6.向日葵(6) 7.向日葵(7) 8.向日葵(8) 9.向日葵(9) 10.向日葵(10)11.向日葵(11) 12.向日葵(12) 13.向日葵(13) 14.向日葵(14) 15.向日葵(15)

向日葵(三)

1.向日葵(1) 2.向日葵(2) 3.向日葵(3) 4.向日葵(4) 5.向日葵(5)6.向日葵(6) 7.向日葵(7) 8.向日葵(8) 9.向日葵(9) 10.向日葵(10)11.向日葵(11) 12.向日葵(13) 13.向日葵(14) 14.向日葵(15)

评论集(一)

1.评论集(1) 2.评论集(2) 3.评论集(3) 4.评论集(4) 5.评论集(5)6.评论集(6) 7.评论集(7) 8.评论集(8) 9.评论集(9)

评论集(二)

1.弗里德里希·希尔(1) 2.弗里德里希·希尔(2) 3.古斯塔夫·W·海涅曼4.克里斯托夫·豪里斯(1) 5.克里斯托夫·豪里斯(2) 6.罗歇·伊戈尔(1)7.罗歇·伊戈尔(2) 8.罗歇·伊戈尔(3) 9.雅各·卡普兰(1) 10.雅各·卡普兰(2)11.罗伯特·M·W·肯普纳 12.海曼·凯斯顿(1) 13.海曼·凯斯顿(2) 14.海曼·凯斯顿(3)15.海曼·凯斯顿(4) 16.海曼·凯斯顿(5) 17.普里莫·列维 18.保罗·乔治·林德哈特19.萨尔瓦多·德·马达里亚加 20.加百利·马赛尔 21.赫伯特·马尔库塞 22.马丁·E·马蒂(1)23.马丁·E·马蒂(2) 24.约翰·M·奥斯特赖克(1) 25.约翰·M·奥斯特赖克(2)26.约翰·M·奥斯特赖克(3) 27.约翰·M·奥斯特赖克(4)

辛西娅·奥齐克 有关"宽恕"的沉思笔记

1.对耶稣的运用 2.道格敏感,道德责任 3.詹姆斯·威廉·帕克斯 4.特伦斯·普瑞蒂5.路易丝·林泽尔 6.科特·范·许士尼格(1) 7.科特·范·许士尼格(2)8.莱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 9.马纳斯·斯波伯 10.弗里德里希?托贝格  第一部

  《向日葵》

  昨天晚上阿瑟说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也记不起来了。好像事情还很重要。唉,要是当时我身子没那么乏就好了!

  我站在阅兵场上,犯人们刚刚领到了他们的"早餐",正在慢慢腾腾地列队集合。所谓"早餐",就是一份又黑又苦的汤水,集中营的厨师们竟把这种东西称为"咖啡",真亏他们说的出口。犯人们一边吞咽着那份黑色的汤水,一边赶过来集合点名,唯恐迟到了。

  我没有去领我的那份"咖啡",因为我不想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对党卫军中的许多虐待狂来说,厨房前面的这块儿空地是个最中意的狩猎场。通常,他们总是藏在棚屋里面,只要心血来潮,就会像老鹰抓小鸡一样袭击那些可怜无助的囚犯。每天都有犯人因此而受到伤害,而这只是每日上演的"节目"的一部分。

  大家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满脸愁苦,只等着集合的号令。在这种场合往往危机四伏,可我已经顾不上这些,只是一门心思地在回忆着昨晚的谈话。

  哦,我想起来了。

  昨晚夜深人静,四周黢黑。我们躺在床上,只听有人在低声呻吟,有人在悄悄低语;偶尔有人翻身,压得木板床吱嘎作响,有如游荡的幽灵。黑暗中虽然分不清彼此的面孔,但是,只要一听到声音就知道他是谁。白天的时候,我们同屋的两个人回了一趟犹太居住区。他们竟然得到了看守的许可。是看守心血来潮呢?还是收受了他们的贿赂?我琢磨不透。估计只是心血来潮,否则一个犯人能拿什么去贿赂看守呢?

  现在,这两个人正在讲述他们一路上的见闻。

  阿瑟在人堆儿里挤了挤,朝这俩人靠了过去,生怕漏掉一个字儿。我早已睡意朦胧,只是迷迷糊糊地听到,他们带回了外边的消息,是关于战争的消息。

  住在犹太居民区里的人消息灵通,我们被关在集中营里,得到的消息仅仅是凤毛鳞爪。那些白天在外面做工的人带回来的消息少得可怜,我们只得把这些只言片语拼凑起来加以分析。这些消息有的是偶尔从波兰人和乌克兰人的谈话中无意听到的,听来的消息可能是事实,也可能是谣传;有时甚至路人出于同情或安慰也会向他们悄声嘀咕几句。

  通常听到的都不是好消息。一旦有了好消息,大家反而会问:是真的么?抑或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相反,只要是坏消息,我们总是不假思索地接受,因为我们早就对坏消息习以为常了。坏消息接踵而至,一个比一个令人震惊。今天的消息比昨天的要糟,而明天的消息比今天的会更糟。

  棚屋里污浊的空气令人窒息,无法思索。日复一日,大家白天干一天活,衣服全都湿透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又穿着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挤在一起。大多数人累得连鞋都不愿意脱就上床睡了。晚上,时常有人在睡梦中突然尖叫起来--可能是做了噩梦,也可能是被睡在旁边的人踢了一脚。我们睡觉的这个棚子以前是个马厩,天窗只打开了一半,双层铺上满满当当挤了一百五十多人。这么多人被关在一起,根本呼吸不到新鲜空气。

    来自: 韩共同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