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480 / 四大名著 / 细品《红楼梦》之三十九

0 0

   

细品《红楼梦》之三十九

2014-11-11  sym480


三十九、一枝红梅寂寞开

----话说妙玉一

   妙玉在《红楼梦》中列金陵十二钗第六,出身于诗礼官宦之家,只因体弱多病许身佛门走进寂寞。在贾府为元春归省聘买尼姑后,被“拢”之在栊翠庵之中了。在这里,她既非主又非客,既非小姐又非丫鬟,实际和大观园的花鸟鱼虫一样是贾府的点缀而已。妙玉美丽聪颖,博学清高。她孤僻到无言谈者,她嗜洁到举世皆嫌;她精致到以梅花雪煮茶,她挑剔到非奇珍古玩不用。她喜欢读庄子,自称“畸零之人”。她精通奕道,谙熟音律。
    
妙玉举目无亲,才华横溢,目下无尘;妙玉身负枷锁羁绊,面对清规戒律。她似古殿青灯旁的寒梅寂寞绽放,企图用蒲团载着青春的空寂。妙玉所带给我们的,只有一抹淡得难以感觉出的哀伤与惋惜。而在她的情感世界里一样是充满了矛盾与纠结,也许是由于礼教条规,或是由于自尊孤寡,她努力克制自己似有若无的情感,把“七情六欲”苦苦包扎起来。

    贾母带着刘姥姥及家里上下人等来到栊翠庵妙玉处喝茶,妙玉在贾母面前虽然还努力做到不亢不卑,但“忙迎出来--笑往里让--忙烹了茶来”。妙玉连贾母不吃六安茶都知道,给贾母的是旧年蠲的雨水煮的老君眉,贾府的很多细节都一清二楚。作者这看似不带情绪的白描,可谓绵里藏针。她在贾母和刘姥姥面前的不同表现。刘姥姥不过尝了口妙玉恭敬地端给贾母的茶,她至于嫌憎得连杯子都不要了么?而宝玉却能用妙玉“常日”用的茶具饮茶,且并非第一次,宝玉也是未出家之人,又刚吃过酒肉,难道妙玉就不嫌他“肉食腥脓”吗?并且当宝玉说要把茶杯送给刘姥姥时,妙玉说“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
    
可是终身履洁践净的她,一只成窑茶杯只因沾了刘姥姥的嘴便弃置不用,像这样一个屏绝尘俗的人却落得遭盗匪强掳玷污的下场,原本已经是够嘲讽的了,却还不免流言口舌之讥,说她是暗通贼人,甘愿受辱,一个洁净孤傲的女孩便蒙受了如此的污名而亡。这也正应对了妙玉那“世难容”的思想性格和她那“世不容”的生活道路的必然结局。曹雪芹在《世难容》曲中赞她:“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又说:“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