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万相 / 柒调查 / 【柒调查】能“不抱怨”吗(10.8.1)

0 0

   

【柒调查】能“不抱怨”吗(10.8.1)

2014-11-17  陈世万相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  戴震东

    你数过自己一天要抱怨多少次吗?

    别着急伸指头,科学家已经替你数了,据美国科学家统计,平均一个人一天要抱怨30到40次。

    抱怨产生负面情绪,没有人喜欢它,但却又可偏偏离不了它。

    对这个问题,我们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题目是,“你能做到不抱怨吗? ”几乎所有的回答者都斩钉截铁地说了“不!”一位受访者说,抱怨是她最日常的发泄渠道,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必须保障!

    50岁的美国人威尔·鲍温正在全球各地推广他的“不抱怨运动”,他号召人们摒弃抱怨的恶习,迎接一个新的世界。根据鲍温官网统计,迄今为止,世界上已有“6258952”人尝试用他的方法来告别“抱怨”。
“不抱怨”怎么这么难?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  戴震东

    提问:你能做到 “不抱怨”吗?

    回答者一:不可能。抱怨是一种发泄,减轻心理压力。

    回答者二:不可能。这是我发泄的基本渠道,基本上也是唯一渠道了。

    回答者三:当然做不到,我几乎整天都在抱怨。我的压力太大了,工作上又得不到理解。关键是我能找到倾听我抱怨的同事,当然,是因为我的同事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回答者四:不可能。世界上不可能每件事都很顺利啊。

    回答者五:不能。抱怨虽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但本身是一种减压的手段,是一种特别的心理暗示。

    回答者六:不能,刚才还在抱怨呢……

    这是我们做的一个小范围问卷,答卷者和你我一样,不同行业,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但答案却是一致的——我们真的很难做到。

访谈一:尝试不抱怨可以从闭嘴开始

    侯晓光是鲍温的中国粉丝,也是上海最早的“不抱怨”践行者之一。侯晓光感叹,“不抱怨”的理念太好了,但的确太难。

    星期日:听说你试过鲍温的方法6个月。能做到不抱怨吗?

    侯晓光:我是半途而废了。我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实践,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感觉上差不多能坚持21天了(注:鲍温的方法是坚持21天不抱怨,则意味你戒除了抱怨)。但事实上我并没有彻底改变,前些天我和同事发生了争执,我向他抱怨了很多东西。后来我才意识到,我还是抱怨了。

    星期日:你说得很真实。在参加“不抱怨”运动之前,你的状态如何?

    侯晓光:我每天都有很多烦心事,经常会和别人争执,发牢骚。我会想,怎么总是和别人处不好关系呢?我发现,一开始和我别人的关系不错,刚开始的前三把火很温暖的,但为什么后来就变了?以前我的习惯总是会找别人的问题。出了问题,我倾向是对方做得不好,使我认为他不值得我对他更好,然后渐行渐远了。

    星期日:你是对别人有期待。

    侯晓光:是的,有一种期待,当期待落空的时候,必然会产生一种负面的认识,会发牢骚。现在我做得最多的是,闭嘴,不说话。我感觉我要抱怨了我就闭嘴。我知道我这话一说出口就要伤人,所以我就闭嘴。我的表情、动作也会让别人觉得不满,我就躲一边去了。我相信参加不抱怨运动之初,很多人通常采用的就是闭嘴的办法。在我想不抱怨的时候,我首先就是不说话。至少我腹诽的时候别人不知道,别人看不出来。

    星期日:但是还是会腹诽?

    侯晓光:是的,呵呵,还是会。

    星期日:会压抑自己吗?

    侯晓光:我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抑制自己的情绪是很痛苦的,尤其是你愤怒的时候,但怎么办呢?其实这个东西,你控制住的当时你是非常难受的,但之后过一段时间你会发现,它是会消失的。

    星期日:你是怎么接触到 “不抱怨”运动的?

    侯晓光:最初是我太太买了看的,我看到之后觉得和我自己本身从事的这个行业有关,而且与我本来的理念也一样。那个时候我自己也在进行反省。

    星期日:反省你自己的沟通问题吗?

    侯晓光:我是做管理的,管理中很多的不如意的十之八九。我过去的方式是骂人的,我很爱骂人的,办公室的人也都很怕我。开始我也觉得骂人很有效。后来我也开始区分,什么是管理型的骂人,什么是发牢骚。最伟大的导师也会骂人。但发牢骚不同,它是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后来我开始不向员工抱怨,比如过去,我会对一个员工说,“你怎么回事?干什么吃的?交代你的事情怎么办得那么差?”但这种说法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会让他感觉他自己不行。

    星期日:现在怎么操作呢?

    侯晓光:现在我更多用发问的方式,我把当事人找来,不要向第三人抱怨。当面锣对面鼓。我问,“你告诉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这样那应该怎么样?”这种谈话的时间也不长,效率很高,而且情绪很平静。过去这样的谈话很容易把人搞毛了,把他埋怨走了,我也会很长不舒服,不能平静。

    星期日:和家人的沟通呢?

    侯晓光:我和我老婆过去也经常打冷战,我不喜欢和家里打热战,摔盆子摔碗什么的。我就三天不说话。当然,我会很别扭,后来我开始改变。在很多问题上,如果我发脾气了,我会掉过头找她。

    星期日:你怎么说?

    侯晓光:“咱俩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好说话。能好好说咱们就坐下来讨论讨论。”

    星期日:我感觉你是在和员工开会。

    侯晓光:哈哈,是的。我太太比我小很多,有时候会有那种感觉,不很平等,有时候我会像一个长者。过去我们总是冷战,周而复始,这种事情会伤害我们的关系。现在我们相处就好多了。

    星期日:你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侯晓光:前年我老婆怀孕了,我就开始有意地去避免和她闹矛盾。我会去积极地、温暖地、平和地交流。她也会给我好的反馈。孩子出生之后我也特别高兴,我就觉得越来越好了。

    星期日:客观地说,现在你能做到多少事情“不抱怨”?

    侯晓光:一半一半吧,确实挺难的,至少我现在很少骂人、训人了。

访谈二:抱怨多的人可以试试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  戴震东

    石杉(化名)对付抱怨的方法是把它从口头上转移到行为上。为了防止出口伤人,他会选择拂袖而去。然后夜里再找个话茬把苦水都抱怨给女朋友。

    星期日:听说了“不抱怨”运动之后,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石杉:不抱怨?我觉得你去压制抱怨是没用的,它还在你身体里边,关键还是要把你的情绪排解掉。

    星期日:一般你会用什么办法?

    石杉:要知道,口头上的抱怨容易引起他人的反应,但行为上的可能别人就不注意到的了。

    比如我对这件事情不满意,我可以闭嘴,然后选择拂袖而去。前几天,我和同事之间有点问题,我没有选择开口抱怨,我选择立即走开,我不说了。我的目的是传递我的情绪和不满,而不是和对方吵架。行动上的做法是有进退余地的,但话出口之后,结果是难以预料的。我选择离开,就等于什么都没说。

    星期日:结果呢?你和这个同事的问题解决了吗?

    石杉:当时事情没解决,但对方早晚要来跟我谈这个事情,那个时候就会比现在心平气和了。我最后解决的办法是和他发短信,我告诉他,我要把事情说清楚,我不愿意为了工作的事情闹得不明白。

    星期日:你会向别人吐露你的抱怨吗?

    石杉:会的。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起了这件事。她会劝我,说闹矛盾没必要。

    星期日:你向她抱怨了。

    石杉:对。我觉得抱怨是因为你有情绪,你必须让他释放掉。你当面锣对面鼓是一种,向第三者抱怨也是一种,行动也是一种。但千万不要压制。

    星期日:你担心你的坏情绪会影响你的女友吗?

    石杉:我觉得没有,她每次都会安抚我,然后找渠道帮我跳出坏情绪。我觉得这种抱怨是有用的,我女朋友也经常向我抱怨她的烦恼。

    星期日:“不抱怨”运动的发起者强调,抱怨特指和第三者说第二个人的问题,因为这个样会把坏情绪带给别人,对解决问题不利。

    石杉:我觉得不同的事情,情绪的传递要用不同的方式。有的事情你要和对方当面直接讲,但有的时候,直接说并不是好的方式。这也和每个人的性格、行为方式有关系。 我一般会选择合适的对象来抱怨第二个人,我承认经常和我女朋友抱怨一些事情,但是除她以为我不会找别人。向第三方抱怨第二个人,一概地说都不要抱怨不好,有时候也是最佳的途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这样。

    星期日:为什么只对她说呢?

    石杉:一方面她也会找我抱怨,她能够体会我的心情。另外,和她说是最安全的的,她不会再去扩散,她和我认识的人没有什么交集的。

    星期日:如果给你一个紫色手环,你会试试看吗?

    石杉:我不会戴。但我觉得这个运动也是可行的。凡事都有个度,抱怨多的人可以试试。

专访威尔·鲍温:抱怨就像疾病

□星期日新闻晨报记者  王娜

    2007年2月,47岁的威尔·鲍温上了奥普拉·温弗瑞脱口秀,那期节目是介绍一些普通人,他们各自做了一些事情来改变世界,威尔·鲍温是当晚到场的9个普通人之一。说起那个节目,鲍温还有点小小的懊丧,“那时候我还没开始写我的书,如果当时我的书已经出版的话,奥普拉秀后这本书就能卖出2000万册! ”

    威尔·鲍温是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市基督教会联盟的主任牧师,在担任牧师之前,他有多年销售,广播和行销等工作经验。4年前,他开始发起“不抱怨”运动,成功地使自己成为美国当今最有影响力的演说者之一,他撰写的相关书籍《不抱怨的世界》和《不抱怨的关系》也成为畅销书。

“不抱怨的世界”运动简介

    威尔·鲍温,畅销励志书《不抱怨的世界》的作者。他发起了共建“不抱怨的世界”运动。参与者可以戴一只紫色手环,每抱怨一次就将手环换一只手,直到21天不再变化为止。

    据鲍温自己说,他过去是一个总在抱怨的人,但他也发现,抱怨了一通,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抱怨大多都是“废话”,说了伤神,但无济于事。鲍温打算改掉自己的抱怨的恶习,于是便有了这本《不抱怨的世界》。

    在书中,鲍温对“抱怨”的内容也是有明确定义的,他解释说,当你陈述一件事实的时候不算抱怨,当你带有情绪去谩骂的时候才是抱怨。

    鲍温认为,抱怨很多时候并非反映人的真实态度,而是通过抱怨来表达别的东西。他解释,“GRIPE”这个5个字母代表了五种不同的“假抱怨”形态:GETATTENTION,抱怨可以引人注意;REMOVER ESPONSIBILITY抱怨可以帮你推卸责任、INSPIRE ENVY有的故意抱怨车太慢,但他开的已经是宝马了,这就是故意让人艳羡;POWER通过抱怨去操纵某事,比如希特勒通过抱怨当时德国政府而上台 ;EXCUSE POOR PERFORMANCE,你可以通过抱怨来解释自己的无能。

    另外,鲍温强调,“抱怨”特指向第三者吐槽。你如果对一个人心存芥蒂,却和第三者吐苦水,那是真正的“抱怨”,因为你把坏情绪带给了别人,而当事人却没事。所以,如果有怨言就请对当事者直说,那不算抱怨,而是解决问题!


    星期日:奥普拉·温弗瑞为什么会邀请你上他的节目呢?

    威尔·鲍温:这些年来,我都在家乡堪萨斯市担任牧师,我在我的教堂里讲授一系列关于“人生繁荣”的课程,堪萨斯当地报纸《堪萨斯星报》写了我的故事,于是陆陆续续有人给我写信求教,然后奥普拉·温弗瑞秀也找到我。上了那个节目之后,立即有图书经纪人找到我,说出版商希望出我的书。

    星期日:听上去“人生繁荣”和你现在的“不抱怨运动”似乎关系不大?

    威尔·鲍温:谁都希望人生繁荣,人们希望有钱,希望健康,希望有好的人际关系,这些都是我对繁荣的定义,它不仅仅是指有钱。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演说,也真正开始研究人们如何看待“繁荣”。我发现人们常说自己希望有这个有那个,但同时他们又总是抱怨自己已经有的那些东西,你对已有的东西不满意,怎么能要求要更多呢?需要有一种感恩之心才可以一步步往前走得到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或是你想要更多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人们关注自己想要什么,而不是不想要什么。

    比方说我认识很多男男女女,都特别想要一份真正好的关系,但我们却总是听到他们在抱怨,“啊,所有的女人都这么歇斯底里。”所以,你嘴上说你想要这个,可却又说这个不好,那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呢?再好比钱,很多人希望有钱,但他们又总是说有钱人都是伪君子,这样你永远不可能有钱,因为你设定有钱是不好的。“人生繁荣”和抱怨,一个是正面,一个是反面。

    星期日:你自己选择了一条从商人到牧师的人生之路,这是在走向你自己的“人生繁荣”吗?

    威尔·鲍温:17年前,我33岁。那年我被公司解雇,我的第一任太太也在那时离开我,所有的坏事都在那时发生了,我觉得非常失落,问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我意识到自己深深地被召唤要成为一名牧师。成为牧师的这个过程其实很艰难的,因为我曾经是个成功的商人,我的父母觉得我疯掉了。但我还是用了10年时间来完成学业,直到2003年我修完全部课程,正式成为牧师。当然在这10年里,我已经利用周末的时间在教堂里演讲布道,平时我还做点其他活,卖手机,卖保险以及在广播节目里播广告。这10年我是这样过来的。

    星期日:我听了你的演讲,你反复强调“不抱怨”的核心是要积极地看待一切、感受快乐,你自己是一个快乐的人吗?

    威尔·鲍温:我不是。大部分时候我在学习快乐,学习让自己更快乐。

    我曾经是一个非常负面消极的人,因为我的成长环境不是很积极的,我的父母不是那种显露很多爱和关怀的人,我成长的过程是艰难的。我出生在一个很有钱的家庭,家里有好几处房子,但是并没有很多爱,反而是有不少跌宕起伏,这当中有着很多恼怒、很多负面的因素存在。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下功夫去改变“我是谁”,训练自己快乐。比如我训练自己的一个方法是练习瑜伽,我每周练习5-6次,也一直坚持冥想;另一个我很刻意地去做的事是,不管你信不信,我并不真的喜欢和人说话。我是那种防备心很重的人,我觉得有这种感觉,你一旦了解我了,就不会喜欢我了。但是我一直在训练自己,因为我慢慢发现我越和人说话,我和他人的距离越近,我越觉得快乐。当我邀请别人一起而不是把自己防备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更快乐了。

    你看到我的女儿莉亚,她总是很开心,很乐观,很积极,这其实是我非常有意识地努力的结果,对待她我总是用爱和鼓励来替代恼怒和消极,而后者正是我自己的生长环境。我和女儿的差别就在于,我女儿的快乐是自发自动的,而我的快乐是我自己去努力学习训练得来的。

    星期日:现在你喜欢你自己了?

    威尔·鲍温:喜欢。我想就这就是从最近几年开始的吧。很多年来我确实不喜欢我自己,我生长的家庭是那种“如果你爱你自己,你一定有问题”的家庭,他们认为如果你对自己很满意,你就是自私、甚或自负。于是我做的就是“好吧,那我恨我自己。”多年来我就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对我来说爱自己是最难的事。

    现在我学会喜欢自己,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看着别人说,“哦,我希望我有他拥有的一切。”其实每个人都只能清楚地知道和了解你自己,你永远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有多好,有多糟糕。好比我现在秃头了,我没法让头发长回来,但是我可以更接受我自己,别人不秃头不代表他就更喜欢他自己。又好比中国人看美国人,美国人看中国人。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美国人对中国的感觉是很困惑的,在很多方面我们很羡慕你们,要知道美国的赤字惊人,而我们最大的债主是谁?就是你们中国!我们欠你们的钱,所以我们觉得你们一定感觉很好。而另一个事实是,我们美国人居住在全世界最富裕、最自由的一个国家,同时我们还生活在世界上暴力最少的时期,人类文明的中心,我们是最幸运的人,但我们依然有那么多的抱怨,我们还抱怨什么,地球上其它地方的人都会对我们说,闭嘴!

    星期日:听下来,我感觉这个“不抱怨运动”就是你自己的一个心理疗伤过程?

    威尔·鲍温:我人生的低谷是在17年前,“不抱怨运动”开始于4年前,所以它们基本上没什么直接联系。我发起这个运动是因为很多人写信问我有关抱怨的问题,于是我开始做一些研究,比如有人问我,抱怨对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好,我不知道就去查找资料,做这方面的研究总结,然后我发现科学家其实已经有不少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了。比如说对抱怨的定义其实就来自于美国一所大学的克罗斯基博士,我只是运用我语言的技巧将它变成人们容易记忆的东西。

    这些研究工作和演讲经历是我发起“不抱怨运动”的初衷,但它却给我个人生活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人生就是这样,当你一直追逐一样东西,你未必能得到;而当你放弃或者转身朝别的方向努力时,你反而实现了原来的目标。17年前,我在人生低潮的时候,决定跟随当时看来对我来说正确的事情来做,于是我做了,结果,这件事变得不可思议,17年后,我上了奥普拉秀,我被邀请到中国来,我看到自己的大脸出现在大屏幕上,这确实奇怪。

    很多年来,我自己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公共演说家,但当时的情况是做牧师似乎是我唯一的选择,结果我放弃了成为演说家的想法去做牧师了。而你看我,现在不仅是一个职业演说者,同时仍然是教堂里的牧师。

    星期日:是不是因为你的运气特别好呢?

    威尔·鲍温:我不相信运气。我会说有一些事情会发生就会发生,如果不是我,那也一定会发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而这些改变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我内心对它开放,另一个原因是我是一个努力的人。告诉你一件我最近读到的事情,迈克尔·杰克逊有一次做慈善演出,观众很少,这是迈克尔·杰克逊,全世界最流行的歌手,他可以只是到那里出现一下就好了,或者随便怎么唱一下就好,但是他提前一个小时到那边,练习,热身,暖嗓,然后为当时在现场的50个人唱了一支完美的歌。

    当我准备成为一个演讲者的时候,我花钱请了一个非常贵的演说教师,她天天为我做练习,从头到脚指导我,我该怎么挥手怎么点头,我原来留胡子的,她建议我不要留等等。后来当我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又看了大量如何写作的书。所以我说这些就是想说没有运气这回事,这件事情它自己会发生,它要发生在努力工作的人身上。你努力工作,然后有朝一个想法努力,肯定能成功的。

    星期日:最后一个问题,虽然你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是 “不抱怨的世界”,但是我注意到你为这个活动起的名字是“无抱怨”(complain-free),而并非“不抱怨”(noncomplain),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威尔·鲍温:我明白你的意思,很高兴你注意到这点。事实上一开始我想用的是“不抱怨”,但是我的朋友们听了之后,说不行不行,他们建议采用现在的名称,因为我们希望人们用积极的态度来讨论这个话题,“不抱怨”听起来有点强化了“抱怨”,而“无抱怨”要积极得多。但是我所有的概念都是关于停止“抱怨”的,所以我认为这项运动一定要有“抱怨’这个字眼在里边。我之前说到过,抱怨的反义词是感恩,但是我并没有用“感恩的世界”这样的名称,为什么?因为抱怨就像疾病,我们要先治疗这个疾病,想像我们的紫手环运动,如果你让一个人每感恩一次就换一下手环,到后面他就会换越来越多的手环;而现在我们采用的是每抱怨一次换一下手环,渐渐的人们会越来越少地换手环,显然后者会让你更有成就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