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呻吟语》原文及释义

 白水清风 2014-11-17


 

   《呻吟语》这本书可以和孟子一起看。可以学习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心法。但不是那种怪力乱神妄断的玩意儿。 中国的古代智慧,健康而高明。但是难度很大,一般的读书人领悟不了而且坚持不了。再加上,教育的陋儒不知轻重缓急,把后生教的云里雾里。 一般人看完这两本书,哪怕专业知识有欠缺,但是为人肯定一流。能够做事,能够成事。而且,成大事也不算稀奇。 身体力行的,就值得尊敬。哪怕事无成名无显。  

  《呻吟语》全书共六卷,前三卷为内篇,后三卷为外篇,分为性命、存心、伦理、谈道、修身、问学、应务、养生、天地、世运、圣贤、品藻、治道、人情、物理、广喻、词章等十七篇。涉猎广泛,体悟性强。反映出作者对社会、政治、世情的体验,对真理的不懈求索。其中闪烁着哲理的火花和对当时衰落的政治、社会风气的痛恶。表现出其权变、实用、融通诸家的思想。 

    作者吕坤(15361618),明代思想家,字叔简、卑心吾、新吴,自号抱独居士,商丘宁陵县人。生于1536年(嘉靖十五年),河南宁陵人,1574年(万历二年)进士,历官右佥都御史,巡抚山西。因不满朝政,遂称病辞官,家居二十年,以著述、讲学为务。他指斥言行不一,空谈天道性命的道学家为“伪”,为“腐”,提倡“于国家之存亡,万姓之生死,身心之邪正”有用的实学。时人称其著述“多出新意”,其精华在于博宗百家,通其大意,穷其旨趣,而自得为宗,除诸家的“偏见”,而达于“一中”。他自称“不儒不道不禅,亦儒亦道亦禅”。著述甚多,有《去伪斋集》、《呻吟语》、《阴符经注》、《四礼疑》、《四礼翼》、《实政录》等。

 

 

原文及释义 

  

【原文】  

  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  

  【译文】

 收敛一个欲念,就会带来众多善行;放纵一个欲念,各种邪恶就会趁虚而入。  

  

【原文】 

  人子之事亲也,事心为上,事身次之,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 

  【译文】  

  作为子女侍奉父母,重要的是关怀父母的心意,其次是照料父母的身体。 

  最不好的是虽然照料父母的身体但并不体谅其心意,更坏的是只讲空话而没有照料父母的行为。 

  

【原文】  

  人心喜则志意畅达,饮食多进而不伤,血气冲和而不郁,自然无病而体充身健,安得不寿?  

  故孝子之于亲也,终日干干,惟恐有一毫不快事到父母心头。自家既不惹起,外触又极防闲,无论贫富、贵贱、常变、顺逆,只是以悦亲为主。盖“悦”之一字,乃事亲第一传心口诀也。  

  即不幸而亲有过,亦须在悦字上用工夫,几谏积诚,耐烦留意,委曲方略,自有回天妙用。 

  若直诤以甚其过,暴弃以增其怒,不悦莫大焉,故曰不顺乎天不可以为子。 

  【译文】 

  人心里高兴,情绪就畅快,食欲也因此增加而又不至于伤身,血气能通和而不会抑郁,身体健康而不会生病,怎么会不长寿呢? 

  所以孝子对于双亲要时刻加以注意,怕有丝毫不快之事烦扰父母。自己不触犯双亲,又预防外界影响,无论贫富、贵贱及变动之时、逆顺之境,都应令双亲欢喜为第一。使父母欢喜,是侍奉他们的第一秘诀。  

  即使父母有些过失,也应该在“悦”字上下功夫,在令他们欢喜的前提下想办法。诚挚劝谏,不厌其烦,认真留意,委婉策略,自有奇妙的效果。  

  倘若直言其过而增加过失,脾气暴躁而使其恼怒,就会使之受到极大的伤害。 

  因此可以说,不顺从双亲,就算不上是好子女。

  

【原文】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译文】  

  放宽心胸,容纳天下事物;谦虚谨慎,接受天下仁善;平心静气,分析天下事情;潜心钻研,纵观天下事理;坚定信念,应付天下变化。 

  

【原文】  

  己无才而不让能,甚则害之;己为恶而恶人之为善,甚则诬之;己贫贱而恶人之富贵,甚则倾之。 

  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译文】  

  自己没有才能又不肯让贤,甚至对人进行迫害;自己做恶却怨恨他人行善,甚至对人进行诬陷;自己贫贱而眼红别人富贵,甚至对人进行倾诈。 

  这三种妒忌,是人的极大耻辱。

   

【原文】

   攻我之过者,未必皆无过之人也。苛求无过之人攻我,则终身不得闻过矣。

   我当感其攻我之益而已,彼有过无过何暇计哉!

   【译文】

   指责自己过失的人,未必都是没有过失的人。如果苛刻地要求没有过失的人才能指责自己,那么恐怕一生也不会听到对自己的指责了。

   应当感到别人指责自己是对自己有益的,哪有时间计较对方有没有过错呢!

   

【原文】

   责善要看其人何如,其人可责以善,又当自尽长善救失之道。

   无指摘其所忌,无尽数其所失,无对人,无峭直,无长言,无累言,犯此六戒,虽忠告,非善道矣。

   其不见听,我亦且有过焉,何以责人?

   【译文】

   劝人为善也要看那个人的情况如何,如果那个人可以相劝,则以善言相劝,相劝时也要注意采取适当的方法。

   不要揭人短处,不要尽数过失,不要发生口角,不要过于直率,不要讲得太深,不要啰嗦唠叨。如果违反上述六条,即使是肺腑之言,也不是劝人为善的方法。

   对方不接受你的劝告,说明自己也有过错,这样又怎能责劝别人呢?

   

【原文】

   处毁誉要有识有量。今之学者,尽有向上底,见世所誉而趋之,见世所毁而避之,只是识不定;闻誉我而喜,闻毁我而怒,只是量不广。真善恶在我,毁誉于我无分毫相干。

   【译文】

   对待诋毁和赞誉,应有自己的见识和度量。

   今天的学者,有的是向上的,见到世上的荣誉就趋附,见到世上的诋毁就躲避,这是因为没有坚定的见识;听到他人赞誉就高兴,听到他人诋毁就愤怒,这是因为度量太小。

   其实真正的仁善与邪恶全在自己,他人的诋毁赞誉与自己毫不相干。

   

【原文】

   责人要含蓄,忌太尽;要委婉,忌太直;要疑似,忌太真。

   今子弟受父兄之责也,尚有所不堪,而况他人乎?

   孔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此语不止全交,亦可养气。

   【译文】

   指责他人应该含蓄,切忌把人说得一无是处;应该委婉,不应过于直截了当;应该含糊,不应过于认真。

   现在即便是父子兄弟之间的指责,还有不堪忍受的,更何况他人呢?

   孔子说:“忠告应该善于说出,不可以时应该立刻停止。”

   按照这句话去做,不仅可以保全朋友的交情,也可以培养自己的气质。

   

【原文】

   你说底是我便从,我不是从你,我自是从,何私之有?你说底不是我便不从,不是不从你,我自不从不是,何嫌之有?

   【译文】

   你说的正确我便听从,我不是听从你,而是听从真理,这其中又有什么私念呢?

   你说的不对,我就不会听从,我不是不听从你,而是不听从不对的道理,这其中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原文】

   卑幼有过,慎其所以责让之者。

   对众不责,愧悔不责,暮夜不责,正饮食不责,正欢庆不责,正悲忧不责,疾病不责。

   【译文】

   卑幼的人有过失,在责备的时候应该慎重:

   众人面前不责备,惭愧后悔不责备,夜晚不责备,吃饭不责备,正在欢庆时不责备,正在忧伤时不责备,正在患病时不责备。

   

【原文】

   人之情,有言然而意未必然,有事然而意未必然者,非勉强于事势,则束缚于体面。

   善体人者要在识其难言之情,而不使其为言与事所苦。

   此圣人之所以感人心,而人乐为之死也。

   【译文】

   人的情感,有的表面上是这样,而其本意并非是这样;有的事实已经如此,而其意愿并非如此。其中的原因不是被时势所勉强,就是被体面所束缚。

   善于体谅他人者应该想到他人难言之情,从而不被他人的表面言谈和已有事实所困扰。

   这就是圣人所以能感动人心,而他人乐于为其牺牲缘故。

   

【原文】

   人事者,事由人生也;清心省事,岂不在人!

   【译文】

   所谓人事,就是说事情由人而生的。那么清心省事,不是也在于人么?

   

【原文】

   目中有花,则视万物皆妄见也;耳中有声,则听万物皆妄闻也。心中有物,则处万物皆妄意也。

   是故此心贵虚。

   【译文】

   眼中有了尘物,看到的一切就会是虚幻的;耳有自鸣的毛病,听到的就会不真实。心中有了某种念头,感到的都会受其影响。

   基于这个缘故,心境最可贵的是虚无。

   

【原文】

   奋始怠终,修业之贼也;缓前急后,应事之贼也;躁心浮气,畜德之贼也;疾言厉色,处众之贼也。

   【译文】

   有始无终,是修业的大敌;前缓后急,是做事的大敌;心浮气躁,是养性的大敌;疾言厉色,是处世的大敌。

   

【原文】

   居官有五要:休错问一件事,休屈打一个人,休妄费一分财,休轻劳一夫力,休苟取一文钱。

   【译文】

   做官有五个要求:不要错问一件事,不要屈打一个人,不要浪费一分财,不要轻使一民力,不要贪图一文钱。

   

【原文】

   进言有四难:审人、审己、审事、审时,一有未审,事必不济。

   【译文】

   提出建议有四大困难:审度他人、审度自己、审度事理、审度时机。一有审度不周之处,事情就一定不会成功。

   

【原文】

   善处世者,要得人自然之情。得人自然之情,则何所不得?失人自然之情,则何所不失?

   不惟帝王为然,虽二人同行,亦离此道不得。

   【译文】

   善于处世的人,应该顺应人的自然感情。得到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么不能得到呢?失去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么不会失去呢?

   不仅帝王这样,就是两个人同行,也不能违背这个道理。

   

【原文】

   事有知其当变而不得不因者,善救之而已矣。

   人有知其当退而不得不用者,善驭之而已矣。

   【译文】

   明知有的事应该改变但不得不因循,这就要靠善于补救。

   明知有的人应该黜退但不得不延用,这就要靠善于驾驭。

   

【原文】

   每日点检,要见这念头自德性上发出,自气质上发出,自习识上发出,自物欲上发出。如此省察,久久自识得本来面目,初学最要知此。

   【译文】

   每天都要检点自己,看看各种念头是从德性、气质、习识或是物欲上发生出来的。这样反省,时间久了,就能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

   刚开始修身的人,更要加以注意。

   

【原文】

   吾常望人甚厚,自治甚疏,只在口吻上做工夫,如何要得长进。

   【译文】

   我们常常对别人的要求很高,而对自己的要求很低,只在口头上说来说去,这样怎会有所长进呢?

   

【原文】世之治乱,国之存亡,民之死生,只是个我也作用。

   只无我了,便是天清地宁、民安物阜世界。

   【译文】

   天下的治与乱,国家的存与亡,百姓的生与死,都在于“我心”的问题。

   只要没有自我之心,整个世界就会天清地宁、民安物丰。

   

【原文】

   仁厚、刻薄,是修养关;行止、语默,是祸福关;勤惰、俭奢,是成败关;饮食、男女,是死生关。

   【译文】

   仁厚与刻薄,是修养的关键;行与止、言谈与沉默,是祸福的关键;勤劳与懒惰、简朴与奢侈,是成败的关键;饮食、男女,是生死的关键。

   

【原文】

   作本色人,说根心话,干近情事。

   【译文】

   作本色人,说真心话,做合乎情理的事。

   

【原文】

   士大夫殃及子孙者有十:

   一曰优免太侈;二曰侵夺太多;三曰请托灭公;四曰恃势凌人;五曰困累乡党;六曰结权贵损国病人;七曰盗上剥下,以实私橐;八曰簧鼓邪说,扰乱国是;九曰树党报复,阴中善人;十曰引用邪昵,虐民病国。

   【译文】

   做官的人会在以下十个方面给子孙带来祸害:

   1、骄奢淫佚;2、强取豪夺;3、以公循私;4、恃势凌人;5、困累乡党;6、巴结权贵,损害国家、危害民众;7、欺上瞒下,损公肥私;8、用异端邪说扰乱国事;9、结党营私,任人唯亲;10、重用邪昵之人,欺压百姓,危害国家。

   

【原文】

   人生天地间,要做有益于世底人,纵没这心肠、这本事,也休作有损于世底人。

   【译文】

   人生在世,就要做个有益于社会的人;纵然没有这种志向和本事,也不要做有损于社会的人。

   

【原文】

   过宽杀人,过美杀身,是以君子不纵民情以全之也,不盈己欲以生之也。

   【译文】

   过于宽容他人,等于杀害他人;过于美饰自己,等于杀害自身。

   所以君子不放纵民情以为保全,不放纵自己的欲望,以为养生。

   

【原文】

   处人,处己,处事,都要有余,无余便无救性,这里甚难言。

   【译文】

   对人,对己,对事,都要留有余地,没有余地就无法补救,这其中的道理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原文】

   饭休不嚼就咽,路休不看就走,人休不择就交,话休不想就说,事休不思就做。

   【译文】

   饭不要不嚼就咽,路不要不看就走,人不要不加选择就交往,话不要不想就说,事不要不思虑就做。

   

【原文】

   圣人掀天揭地事业只管做,只是不费力;除害去恶只管做,只是不动气;蹈险投艰只管做,只是不动心。

   【译文】

   对于惊天动地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费力;对于除害去恶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动气;对于赴汤蹈火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动心。

   

【原文】

   养定者,上交则恭而不追,下交则泰而不忽,处亲则爱而不狎,处疏则真而不厌。

   【译文】

   有良好的修养的人,与上司交往时恭敬而不窘迫,与下属交往时泰然而不疏忽,与亲友相处时恩爱而不狎亵,与常人相处时真切而不厌烦。

   

【原文】

   任有七难:

   繁任,要提纲挈领,宜综核之才;重任,要审谋独断,宜镇静之才;急任,要观变会通,宜明敏之才:密任,要藏机相可,宜周慎之才;独任,要担当执持,宜刚毅之才;兼任,要任贤取善,宜博大之才;疑任,要内明外朗,宜驾驭之才。

   【译文】

   任用人才有七难:

   繁多的任务,要提纲挈领,宜用有综合能力的人才;重要的任务,要审谋独断,宜用性格沉稳的人才;急迫的任务,要观变会通,宜用明智敏捷的人才;秘密的任务,要保守机密,宜用周密慎重的人才;单独的任务,要独当一面,宜用刚毅英勇之才;多项的任务,要任贤善听,宜用心胸博大的人才;疑难的任务,要光明磊落,宜用容易驾驭的人才。    

 

【原文】

   凡为外所胜者,皆内不足也;为邪所夺者,皆正不足也。

   【译文】

   凡是受外界影响而改变本心的人,都是因为内心修养不够;凡是被邪恶所战胜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正气不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