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庐经略 / 历史著名将领... /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91)--- 刘永福 (...

分享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91)--- 刘永福 (清朝名将)

2014-11-17  草庐经略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91)--- 刘永福

 

 
    刘永福(1837年-1917年),字渊亭,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祖籍博白东平,中国清朝时的军事人物,清勇将领。1895年5月25日台湾割让后,拥立巡抚唐景嵩为台湾民主国总统,自称大将军。同年6月自立为大总统。

 

 
 
 1. 人物生平

1.1 为温饱投军

    1837年(道光十七年)10月10日出生于广东钦州县古森垌小峰乡(今属广西防城各族自治县)一个农民家庭。父亲除务农外,靠蒸酒散卖和行船干杂活积攒下些微家业,勉强糊口。刘永福8岁时,父亲经营小生意破产,合家迁徙至广西上思州平福新圩八甲村,帮助堂兄弟种几亩薄地过活。不久,又迁柜口村,租种别人的几亩坡地。贫困的生活,使刘永福没有机会读书识字,13岁便外出做滩艇佣工,因为诸熟江河水情,被推举为带水的滩艇师。16岁那一年,父母和叔父在贫病之中先后死去,刘永福靠着父亲传授给他的一身武艺,在江湖上闯荡。

    当时的中国社会,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沉重的民族压迫交织在一起,各地不断出现农民起义。特别是震惊世界的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后,广西地方官府时刻受到大大小小的天地会起义队伍的打击。1857年(咸丰七年),终日辛劳而不得温饱的刘永福投奔上思隆安地区的天地会旗头郑三,从此开始了他曲折而颇具传奇色彩的军事生涯。

1.2 初创黑旗军

    刘永福从军之际,正值广西各地烽火四起,山堂林立。拉起的各种队伍性质十分复杂。有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党,也有结寨自保的地主团练。为了求得安身之地,刘永福先后投效过几支农民队伍,并在这过程中逐渐聚集起部众200余人。1865年(同治四年)他率众来到广西安德,投奔势力最大的天地会武装吴亚终部。

    也就在这一年,刘永福率领所部在安德神庙祭旗建军,仿庙中悬挂的七星黑旗制成军旗,“黑旗军”由此初创。“黑旗军”是在壮族地区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其主力是壮族农民领袖吴凌云、吴亚忠所领导的壮族农民起义军余部。黑旗军的前营主将黄守忠、左营主将吴凤典等20多名大小将领,都是广西上思、宁明一带的壮族。”

    1867年,清朝军队趁着太平天国革命失败,农民起义走入低潮,调集兵力,前来“围剿”吴亚终起义军。他们派遣凶悍善战的楚军为主力,装备洋枪洋炮,采取堡垒合围战术,步步为营,逐步推进到起义军坚守的根据地归顺城下。刘永福面对这险恶形势,知道死守城池决非上策,遂借口率部赴波斗一带筹集军粮,与吴亚终分道扬镳,转移到中越边境活动。

    刘永福率黑旗军300人入越,暂时摆脱子清军的“围剿”,但受到盘踞当地的白苗土霸盘文义的袭击。黑旗军火器鲜少,就设置孤枪阵(即竹签陷井)伏击来犯之敌,又设计除掉了荼毒百姓的盘文义,从此声威大震,越南朝廷也授刘永福七品千户官职。两年以后,刘永福又在中越边境的保胜(今老街)一带,聚众耕牧,设卡抽税,建设起一块拥有25万人口,农商各业发达的根据地。60年代,刘永福曾选编福字前后两营,配合清军广西提督冯子材在北越围剿宿敌黄旗军黄崇英部,并于1870年接受冯送给的蓝翎功牌数枚,木质关防一颗。黑旗军与冯军协同作战一事,不但缓和了刘永福与清朝的矛盾,还为黑旗军的扩充创造了条件,许多流落越境的会党武装纷纷投奔刘永福麾下,黑旗军人数增至近2000人。

1.3 越南与法交战

    19世纪70年代初,已经占领了越南南部的法国殖民者又把魔爪伸向北方,企图打通红河交通线,进窥中国西南边疆。1873年9月,法国驻西贡总督杜白蕾派上尉安邺率“远征军百余人北上,一路攻城掠镇,一月之间征服红河三角洲,11月15日占领河内城。越南政府急忙派信使驰赴保胜,请求刘永福出兵抗法。刘永福对法国殖民军抱有强烈义愤,接到邀请后,率黑旗军数百人翻越宣光大岭,星驰河内。12月,在黑旗军诱使下,骄狂的法军头目安邺率数十人出城追击,在河内城西二里处的纸桥遭到伏击,在近战肉搏中,法军大炮火枪发挥不了作用,死伤安邺以下法军20余人。

    安邺毙命的消息传到西贡,法国殖民当局大为恐慌,提议与越南言和,并把安邺所占的河内和其他地方交还越南,从而推迟了法国殖民者占领越南北圻的计划。战后,越南朝廷任命刘永福为三宣副提督,驻防宣光,山西、兴化三省,控扼法军企图入侵中国的通道——红河上游。

    1875年(光绪元年),刘永福因配合清军“围剿”活动于越北的黄崇英、李扬才部武装,被清政府授予四品顶戴。两年后,他又向云南捐局捐纳游击衔,并领到执照。

    1882年4月,法国殖民者再度北侵。法交趾支那海军上校李维业(或译李威利)集兵500余人攻陷河内,次年3月占南定,北圻形势告急。5月初,刘永福又接受了越南政府的请求,率黑旗军2500余人迅速南下。5月10日,抵达河内郊外,誓师抗法。15日,黑旗军黄守忠和杨著恩部300余人企图乘夜拔除由教士教民盘踞的河内教堂,未能成功,给刘永福带来深刻的教训。他看到河内壁固沟深,城外洋楼与江面兵舰相倚为守,而黑旗军枪不足1000支,其中300余支还是火绳土枪,绝大多数人仍然手持刀矛,围城和攻坚都难以收效,遂决定诱敌出城,利用野外有利地势,发挥黑旗军近战肉搏的特长,遏制法军枪炮的火力优势。19日,被黑旗军的挑战书所激怒的李维业率法军400余人直扑纸桥西区的杨著恩部阵地,受到隐蔽在关帝庙中、竹篱笆下和村落堡垒中的黑旗军的顽强阻击。不久杨著恩部佯败退回上安决村,引诱法军鱼贯过桥。这时,装备有快枪的黑旗军吴凤典部,快速穿过干涸的稻田,迂回包抄到法军侧后,冲乱了法军的战斗队形。刘永福乘机组织黑旗军各部三面夹攻,杀死李维业等法国殖民军数十人。法军残部逃回河内死守,人人惊恐万状,一夜间几次炸营,惊呼黑旗军前来袭击。战后,越南朝廷授刘永福为三宣正提督。


中法战争

1.4 法惧黑旗军停战

    法国殖民当局得知纸桥惨败消息,又派波滑将军为北圻陆军统帅,增兵至3000余人,并成立北圻舰队,由海军少将孤拔指挥。

    1883年8月,波滑率法国侵略军1800余人,沿红河进犯黑旗军扼守的怀德,孤拔率海军炮艇攻打越南首都顺化,企图一举占领越南北圻。波滑部在怀德望乡附近,遭到了黑旗军的英勇抗击,损失惨重。法军乘雨决堤,水淹黑旗军阵地。刘永福指挥部队退扎丹凤。波滑经此挫败,知道自己现有兵力不足进取,请求增援炮艇和攻城炮队。

    丹凤地处河内通往山西要冲,三面环江,利于法军炮艇近距离火力支援。9月1日,法国侵略军发动3000余人、炮艇10余·艘,猛扑丹风。刘永福派兵一路阻截陆路法军,一路依托红河堤岸,构筑简易工事,阻止敌人炮艇靠岸。黑旗军坚守阵地3昼夜,打退法军无数次进攻,使其无法前进一步。然而在黑旗军将士浴血奋战的时候,越南国王阮福耐病死,孤拔趁王室成员纷争不休,率领法国海军攻入顺化,威逼越南朝廷签订了《顺化条约》,并晓喻各地息兵。刘永福的军事斗争失去越南统治者的支持,自觉兵单力薄,难以独自支撑北圻抗法局面,决定退往战略要地山西,与屯兵北宁的清军主力成犄角之势。

    此时,清廷为了“保藩固圉”,“代越守土”,在北宁集结了军队万余,但不希望立即与法军直接冲突。因此,抗法的中坚力量——黑旗军首先成为侵略者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10月25日,孤拔就任法国远征军总司令,兵力增至9000余人。12月,孤拔按照其“先攻山西,再取北宁”的作战方针,率兵6000人,炮艇12艘,分水陆两路进攻山西。这时,驻山西的清军主方闻风先逃,刘永福独自负担起山西防御战的指挥重任,动员黑旗军3000余人,联合留下的5营清军,以竹筏阻塞河面,又沿岸修筑炮台,密排苯炮,以简陋的武器依托城垣及外围工事抗击洽军,重点防守河堤。14日,法军以舰炮和机枪掩护步兵摧毁了扶沙要塞。刘永福命令黑旗军5个营秘密向敌人侧后机动,突然出现在陆路法军及水面炮艇之间,配合堤岸守军夹击法军。双方激战很久,终因黑旗军迂回部队伤亡较大,被迫撤退。下午,法军迫近城北堤岸,黑旗军战士跳出工事与法军肉搏。经过一小时激战,法军以死伤士兵200人、军官22人的代价,夺取了堤岸阵地

    15日凌晨,刘永福派人偷袭法军,打算夺回堤岸阵地,但是当时月光皎洁,法军利用优势火力保住了阵地。黑旗军只得撤至山西外城,分段固守。16日,法军炮艇以桅炮悬击,配合陆炮轰塌西门城楼及全部防御工事,突入城内。刘永福指挥黑旗军依托市区建筑物步步阻击,于当晚退至兴化休整。黑旗军本以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见长,刘永福曾对法军宣言:“永福岂畏尔哉!尔占水,我占山。我有无穷之饷源,尔无久支之兵费。尔纵设立码头,我必频年兴兵,杀尔人,焚尔居,扰尔商政,使尔不得安枕。虽有红江之利,尔法国岂得及享哉?”(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中法战争》第1册第315页)可惜他在实战中并没有这样做。尤其是怀德,丹凤、山西等地,紧靠红河利于法军炮艇活动,黑旗军单纯采取固守城池的阵地战法,自难抵挡优势敌人的强攻。此外,山西一役,屯驻北宁的万余清军见危不救,给刘永福的心头留下难解之恨。

    1884年初,清朝云贵总督岑毓英率军万余抵家喻关,会见刘永福,将黑旗军正式扩编为12营,3000—4000人,称“福字营”,并陆续装备了刚输入中国的13响和17响连发枪。但是,清朝统治者只是把刘永福当成抗法的借用力量,实行“刘团战而官兵守”的错误方针,引起黑旗军的普遍不满。3月,刘永福奉命增援北宁清军,在涌球修筑“地营”(有被覆的野战掩体)10座,抗击敌人,终因与北宁清军将领结怨太深,没有主动出击,挽救危局。北宁失陷后,清军相率溃奔,刘永福立脚不住,退守保胜。

    8月,署理两广总督张之洞电奏清廷,提出了“牵敌以图越为上策,图越以用刘为实际”(《清季外交史料》卷15)的战略方针,建议由刘永福部黑旗军、唐景崧部粤军与岑毓英统领的滇军会合犄角,共同抗法。10月,法军收缩战线,退回宣光固守。西线清军则进围宣光,调动炮队,采用“滚草龙”战法,企图克复宣光,进而与东线清军会师,并力进攻北宁、河内。刘永福初时指挥黑旗军配合清军阻击出城反扑之敌,后来他看到顿兵攻坚,徒伤精锐,加上与滇军将领丁愧有矛盾,便自请出防左育,堵截顺江增援之敌。他在沿江两岸修筑地营炮台,用木船载石塞江,并在炮台附近和江边密布地雷、火箭,多次击退乘船增援宣光的法军。1885年2月,法军在东线得手后,抽调第一旅援助宣光。3月2日,分路进攻左育及对岸的同章阵地。黑旗军依托地营,引发地雷,一次又一次打退法军的冲锋。后来因为防守同章的黄守忠部被击溃,法军占领对岸高地,安设炮位,猛轰左育阵地。黑旗军伤亡近千人,被迫撤退。

    3月23日,东线清军在老将冯子材的率领下,取得镇南关战役的胜利,并乘胜反攻,接连收复文渊、驱驴、谅山,屯梅等处。刘永福也在同一天进兵临洮,迭克被法军侵占的广威府、黄岗、屯鹤江等10余州县,取得了西线反攻的重大胜利。

    1885年4月4日,中法签订停战协定。法国侵略者畏惧刘永福留在越南继续战斗,声言黑旗军一日不离越境,就一日不交还占据的澎湖岛。在清廷的逼诱下,刘永福于1985年8月率3000人入关,次年被委任为广东南澳镇总兵。黑旗军被裁减为5个营,不足1000人,最后竟只剩300人。

1.5 保台湾抗日军


 


    1894年4月,中日大战一触即发。清廷因台湾孤悬海外,防守薄弱,起用抗法名将刘永福帮办台湾军务。刘永福但为国家、民族存亡大局计,毅然撇下妻儿老小,调动2营黑旗旧部,并新招2营士兵,于8月初分乘“威靖”、“驾时”两艘军舰,起航赴台。

    1895年4月,清军在战争中惨败,清廷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割让给日本。消息传来,台湾人民悲愤交加。5月25日,台北丘逢甲等人成立“民主国”,推选巡抚唐景崧为总统、刘永福为民主将军,希望他们出来领导抗日保台斗争。可惜唐氏根本不想保卫台湾。6月3日,日本侵略军攻陷基隆,他即带领大小官吏和12营清军带着库银登船逃回厦门。

    6月7日,日军占领台湾省城台北。面对强兵压境的危急局势,一直在台南积极筹饷御敌的刘永福,目睹清廷拱手让出祖国大好河山的投降行为,愤然抗旨,甘“冒违君之罪”,肩负起领导驻台清军和台湾义军抗击日寇的重任。28日,台南地方绅民继推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总统。刘坚辞不受,仍以“帮办”之职派人接替内渡文武官员职务。他首先动员台湾广大民众武装起来,团结各地自发兴起的抗日义军,在加强海防的同时,重点部署了以新竹、大甲溪、八卦山、曾文溪为防线的多层防御,以南北交通线为联系纽带,沿途河流,山岭为天然屏障,节节抗击南下的台北日军。并抽调黑旗军为机动部队,以便随时加强薄弱环节。

    6月中旬,日军3100余人分东西两路合击新竹。义军按照刘永福的要求,在大科嵌山区和湖口镇附近山林中伏击日军,使其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22日,日寇以重炮轰击新竹县城,义军避免死守硬拚、主动撤至山中。7月9日,义军分3路反攻新竹,因消息走漏,只杀伤日寇多人,未能攻克县城。义军将领杨紫云不幸中炮身死。

    刘永福听说新竹失陷,杨紫云战死,又派吴彭年为前敌主将,率领黑旗军精锐七星队驰援前线,加强大甲溪防线。8月初,南下受阻的日军又增援了第二师团,分路向南推进。刘永福闻讯,急电前线守军,严防日寇由僻径渡大甲溪,包抄八卦山。22日,黑旗军和义军埋伏于大甲溪南岸,乘日军渡溪之际,发起猛攻。日寇纷纷落水,积尸盈溪。最后日军收买汉奸,从背后抄袭,大甲溪遂陷于敌手。

    大甲溪防线的失守,严重危及台中重镇彰化的安全。刘永福任命吴彭年为主将,吴汤兴和徐骧为副将,分别扼守彰化城外的大肚溪和八卦山。日寇正面强攻大肚溪受阻后,绕道攻陷台中府城。8月27日,又集中兵力猛攻八卦山阵地。翌日晨,日寇以汉奸引路,沿小路爬上山顶。守军奋起肉搏,防守大肚溪的吴彭年也率七星队驰援,与之血战。此战,击毙日军近卫师团1000余人,义军吴汤兴、吴彭年等也大部分牺牲,只有徐骧率少数余部突围,退往台南。日军虽然攻陷了战略要地彰化,但因受到抗日军民的沉重打击,心怀畏惧,不敢孤军冒进,遂暂停南下,等待援军。

    刘永福抓住这一时机,以黑旗军为前锋,抽调各路军队发动全线反攻,相继克复了云林、苗栗,一直打到彰化城下。但是台湾军民武器简陋,粮饷缺乏,久攻彰化不下。而清政府封锁台湾,断绝抗日军民的军械粮饷来源,刘永福几次派人到大陆要求接济,都遭到拒绝,更使得抗日事业处境艰难。

    9月中旬,侵台日军增加到八九万人。日军组成“南进军司令部”,以兵力4万分三路进攻台南:一路自彰化经嘉义向台南推进,一路在嘉义西侧布袋咀登陆,沿海南趋;一路在枋寮登陆,向北进攻。针对前线形势,刘永福赶到嘉义,部署防御,任命王德标和徐骧为前敌主将,死守嘉义。10月11日,日军大举进攻,义军以地雷大量杀伤敌人。次日,日军用重炮轰塌城门,义军与日军巷战肉搏,终因寡不敌众,弃守嘉义。

    10月10日、11日,日军先后在布袋咀、枋寮登陆,夹攻台南府城。刘永福退入城内,眼看军中缺粮,部下溃散,自己回天无力,心中愁闷万分。19日,日舰攻打安平炮台,刘永福亲自登台发炮还击。入夜,日军攻击益急,部将纷纷劝他内渡。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椎胸,呼号恸哭说:“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遂密乘英轮返回大陆。21日,日军占领台南。

    刘永福历经艰险,回到广州后,以兵折地失引咎自责,一再报请两广总督谭钟麟辞官归里。是年冬,刘永福卸甲解职,返归钦州老家。


2. 临终遗言

  1917年 刘永福临终遗言;

    予起迹田间,出治军旅,一生惟以忠君爱国为本。无论事越事清,皆本此赤心,以图报称。故临阵不畏死,居官不要钱,虽幸战绩颇著,上邀国恩,中越均授以提督之职,居武臣极地,亦可谓荣矣。然予心惕惕,终不以官爵为荣,只知捍卫社稷,不使外洋欺我中国为责任。此身虽老,热血常存。现今国事日危,外强虎视,若中政府不早定大计,任选贤将,练兵筹饷,振起纲维,各省督军不知和衷共济,竭力为国,以救危亡,因循坐误,内乱交作,蛮夷野性,必乘机入寇,割据瓜分,亡国奴隶,知所不免。吾今已矣,行将就木,恨不能起而再统师干,削平丑类,以强祖国。儿曹均已成立,各宜发奋为雄,抱定强种主义,投军报效,以竟予未了之志。倘为国用,自宜竭力驰躯,不惜以铁血铸山河,强大种族,以期臻于五大洲最强美之国。若不能见用于时,亦宜将于之遗嘱,遍告当轴名公,求其人告大总统,务以尊贤任能为急务。远小人,贱货色,严边防,慎取舍,旁求山林逸才,延揽智谋健将;惜民力以裕财源,养民气以威夷狄;集群策群力,以鞭笞天下,则天下之尚力者,自然入我范围而不敢抗。如是,则国基巩固,国势富强,吾虽死,九泉之下,亦将额首而颂太和。


3. 人物评价

“余自小即钦慕我国民族英雄黑旗刘永福!”——孙中山

“为数千年中华吐气”的“义勇奇男子。”——清·湖广总督张之洞

“将军英勇无比,堪称北圻之长城。”——越南·北圻督统黄佐炎

“刘永福“这些人的英勇气概实在是太神奇了!”——法国孤拔上将

刘永福“真乃高人一筹,诸统领莫及焉!”——清·直隶总督李鸿章

刘永福“为越南之保障,固中华之藩篱,其功亦伟矣!”——清·兵部尚书彭玉麟

“钦州渊亭,国之宿将!”——民国总统黎元洪


4.人物故居

4.1 防城故居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刘永福回国后,利用回乡省亲扫墓之机,在故地那良大坡村(中越边境)选地择吉日兴建住宅,经过一年多的施工,住宅于光绪十四年(1888年)冬竣工落成。

    房屋占地面积约659.75平方米,建筑面积602.86平方米。坐东北向西南。房屋宽32.5米,进深20.3米,两层砖瓦结构。共十二间,分上下座,上下座中央为厅,厅中央横梁左右刻有正楷:“全家吉庆”“金玉满堂”八个大字。上下座之间中央为天井,天井两则楼附房。

    同年十一月,刘永福返钦州,购得板桂街莫姓旧宅,筹建晚年住宅“三宣堂”,决定于钦州定居,那良所建之房屋作为回乡省亲扫墓临时住所。清光绪二十二年(1897年)春,刘永福返那良省亲扫墓暂住后,返钦州(其母陈氏二品夫人之墓坐落于那良镇楼村虎龙岭)。光绪十七年(1891年)在钦州营建公馆,命名为“三宣堂”,以纪念他援越抗法的光荣历史。 刘永福那良故居现为县级(原防城各族自治县)文物保护单位。

4.2 钦州市故居

    刘永福故居名“三宣堂”,位于钦州市板桂街10号(古称下南关)。建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是钦州市现存最宏伟、最完整的清代建筑群。占地面积22,7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5600多平方米,大小楼房119间。除主座外,有头门、二门、仓库、书房、伙房、佣人房、马房等一批附属建筑以及戏台、花园、菜圃、鱼塘、晒场等设施。头门临江向东,有醒目的“三宣堂”大字匾额。刘永福当年援越抗法有功,被越王封为“三宣提督”,主管越南宣光、兴化、山西三省军事。“三宣堂”的命名是为了纪念这段光荣历史。门两边的对联是:“枝栖古越,派衍彭城”。  进头门,经过30多米的龙眼飘香过道,便是一座两层楼房的二门。门顶上原来悬挂着“建威第”的金字大匾,配以“恩承北阙、春满南天”的对联。二门内是开阔的广场。广场南面是一个巨大的照壁,上书“卿云丽日”,字迹圆润秀雅。

    主座在照壁北面,面阔三间,进深三座。前座门顶上有“钦赐花翎”的直匾,配以“天阶深雨露、庭砌长芝兰”的对联。门口高三米多,设二层门,外层是富有南方特色的“拖笼”,内层是几寸厚的格木板门,十分厚实。前座与中座之间是东西两花厅,西厅陈列有中央一级的党政军领导人及专家学者、社会名流的留名和墨宝,东厅陈列有前越南革命领导人黄文欢、英国驻华大使柯立文夫妇以及一些国际友人的题赠。两厅之间为天井。即有名的“拒贿庭”。据说中法战争结束后,刘永福从越南带回一件珍奇的战利品——被黑旗军击毙的法军首领李威利的头发。法国人知道后,专门派人携重金到三宣堂企图高价买走这撮头发。刘永福不为重金所动,就在这个庭院里对来者严词训斥,那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过了“拒贿庭”便是中厅。厅内壁画、木雕琳琅满目,内容有名山大川、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彩凤仙鹤,还有牧童樵夫、仙翁神女、圣贤豪杰、武将文仕等,中厅左右是对称的二层楼房,西面是刘永福的卧室。家具中有个独脚小茶几,脚座为品字形排列的三个狗头狗爪。原来刘永福爱养狗的习性也反映在家具上。

    后座为祖厅,是建筑群中最高的一座,叫“请缨堂”。这是当年刘永福反对“二十一条”,请缨抗日的地方。民国四年(1915年),袁世凯受日本提出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刘永福听到这消息后,不禁义愤填膺,立即通知全体家人并家庭教师集中祖堂,“抗电北庭,请缨与战。”并表示,如果日本逞凶,他愿以七十九岁高龄的“老朽之躯”充当先锋,与敌决一死战。

    后座陈列《中法战争历史文物展览》,展室10个,展出面积共1000多平方米,分中法战争概况,黑旗军(刘永福所部)的抗法斗争,萃军(冯子材所部)的抗法斗争等三个部分。主要展品有:大清光绪皇帝及越南嗣德帝赠刘永福父亲的诰封碑,刘永 与主座并列的一座占地1500平方米的谷仓,群众叫它“济民仓”。谷仓一排10间,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这是刘永福在灾年主座西侧尽头有一列平房,是刘永福的书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