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真颜 / 医术医理 / 缪希雍的脾阴理论——兼谈儿童脾阴虚的症候

0 0

   

缪希雍的脾阴理论——兼谈儿童脾阴虚的症候

2014-11-24  易真颜
作者:罗大伦

       这篇博文,是介绍缪希雍的关于脾阴不足的论述的,爱好中医的朋友们可以参阅。

       缪希雍,字仲淳,号慕台。是明代著名中医学家,我在《百家讲坛》讲过他的故事。他幼年丧父,家境贫苦,但他勤求博学,不但于医书典籍中孜孜探求,而且还游走四方求学,终成一代名医。他身负岐黄绝技,救人无算,以布衣游宇内,享医名于世凡四十年。缪氏不但于医经医方无不精通,而且于本草之学尤有心得,他的诸多学术思想,至今仍有指导意义。

       脾阴学说,是缪希雍对中医理论的贡献,缪希雍对脾胃的重要性极其关注,他认为:“谷气者,譬国家之饷道也。饷道一绝,则万众立散。胃气一败,百药难施。”所以他认为“治阴阳诸虚病,皆当以保护胃气为急”。

       但是,在缪氏之前,医家对脾阳与脾气关注较多,比如金元时期李东垣便非常重视脾阳、脾气之证治并创立益气诸方。而中医理论认为,人体的任何脏器,有阳便有阴,脾脏也不应例外。所以缪氏提倡之脾阴证治,发前人之未发,为中医理论增添了新的基石。但是,在缪氏之后,脾阴学说并未引起医家的足够重视,今天,在众多中医教材中,对此甚至少有论及。而现代社会人们生活方式有了较大改变,疾病类型也随之出现新的发展趋势,缪希雍的脾阴学说,此时则有着特殊的价值。


       脾阴不足的病因

      

       脾阴不足之证,多于饮食不节相关。有过于喜食肥甘厚味者,因肉食积滞化火伤阴;有过于喜食炙烤辛辣者,因辛辣热性伤阴;还有因为久病,津液耗伤,导致脾阴不足者;亦有因劳倦思虑过度,思虑伤脾,因此有伤及脾阴者。但是,在现代社会,我们发现引起脾阴不足的原因,有了新的变化。

        现代社会许多肉类皆是养殖所出,在养殖的过程中,牲畜在饲养过程中会被喂养一些添加剂,其中甚至有激素类药品,这种情况,会导致肉类成分的改变,引起食用者体质的改变。

       目前,我们发现大量儿童出现脾阴不足的情况,其中相当比例的孩子喜食肉类,这是一个新的趋势,脾阴不足与肉食中添加激素的两者之间的相关性研究,需要继续深入。


       脾阴虚的诊断标准


       在《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的《妇人门》王氏医案中,患者“产后腿疼,不能行立,久之饮食不进,困惫之极”。缪希雍诊断后,判断说:“此脾阴不足之候。脾主四肢,阴不足故病下体。”此处,其他诊断标准我们无从得知,但是缪氏提出:脾阴不足易在下肢有所表现,这点值得我们关注。

       另外,在《神农本草经疏 卷二》的《脾虚中满》中,缪氏提出脾阴不足的一个诊断依据:“昼剧夜静,属脾气虚”;“夜剧昼静,属脾阴虚”。这种区分方式,也值得我们关注。

       在后世医家中,对脾阴不足的诊断标准论述不多,在现代《中医诊断学》中,甚至少有论及,但也有对此予以关注者,比如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王忆勤主编的“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七年制规划教材中有所涉及,其脾阴不足的诊断标准为:“食少,腹胀,食后尤甚,大便溏薄,或秘结,或溏结不调,口干唇燥,形体消瘦,面色无华,倦怠乏力,手足心热,舌红少津,苔少或无,脉细无力”。

       这些论述,都较为宝贵。但是,我们可以根据临床,收集更多的脾阴不足指征,为临床医生的正确诊断提供较多的依据。

       在对脾阴不足的儿童的观察中,我们发现,其症状会有所改变:

1、脾阴不足的儿童,不一定食少,甚至有可能胃口奇好,这与脾阴不足与胃阴不足有时相连出现有关,但是亦提醒我们脾阴不足亦可以有此类症状。此类儿童,喜食肉类,而且胃口奇好,症状越严重的儿童,食用蔬菜的份量越少,而肉类的食用量越大;

2、脾阴不足的儿童大便干结者多,或者大便前半部分干燥,后半部分溏薄;

3、脾阴不足的儿童唇色鲜红。脾开窍于口,其华在唇。因此脾阴不足的儿童往往唇色鲜红,颜色突出,这是其显著特征;

4、脾阴不足的儿童往往脾气大,性格急躁,容易发火,容易多动。这与脾气不足引起的倦怠乏力相反;

5、脾阴不足的孩子,往往不易入睡,或者入睡后翻滚不安,盗汗严重,这往往与脾阴不足累及心阴虚损,因而虚烦不寐相关;

6、脾阴不足的孩子,往往下眼袋肿胀,而且微微发红。因为眼睑为肉轮,对应于脾,脾阴不足者,会因为虚热而导致下眼袋微微发红;

7、脾阴不足的儿童容易反复感冒,抵抗力下降。

       以上内容,是对脾阴不足的新的补充,因为根据我们的观察,现在脾阴不足的人群以儿童居多,这已经成为新的发展趋势,因此,对儿童的脾阴不足的诊断指征的研究,显得较为重要。


       脾阴虚的用药


      缪希雍在《神农本草经疏》中,提出了脾阴不足的治疗法则及用药:“宜:补脾阴,兼制肝热,甘平,酸寒,淡渗。酸枣仁、白芍药、石斛、白扁豆、莲肉、橘皮、山药、苏子、五味子、木瓜、桑白皮、车前子、茯苓”。在这段文字中,缪希雍阐述了滋补脾阴的法则,我们从中可以基本看出缪氏滋补脾阴的心法。

       在《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的产妇腿疼的王案中,缪希雍论述了前医治疗不当的原因,他说:“向所饮药虽多,皆苦燥之剂,不能益阴。”缪氏认为,性味苦燥之药物,对滋阴无效,所以无法见效,而应该使用“石斛、木瓜、牛膝、白芍药、酸枣仁为主;生地黄、甘枸杞、白茯苓、黄柏为臣;甘草、车前为使”来治疗,因为缪希雍用药诊断准确,因此效果极好,是“投之一剂,辄效,四剂而起”。

       由缪希雍所使用的药物,我们可以分析出其用药思路:

1、缪氏擅长使用酸甘柔润的药物,比如:木瓜、白芍药、五味子等药物,与甘草等药配合,取“酸甘化阴”之意;

2、缪氏擅长使用滋补脾阴的药物,比如山药、莲子肉、白扁豆等药物,皆有滋补脾阴的作用,因此为缪希雍所常用;

3、治脾不忘调肝。考虑到脾阴常与肝阴相关联,因此缪氏非常注重滋补脾阴的同时调补肝阴,使用酸枣仁、白芍药、木瓜等柔肝之品,使得肝气自平而脾自健;

4、滋补五脏之阴。因为五脏实为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百损。所以缪希雍常用生地黄、沙参、麦冬、石斛等滋补五脏之阴,使得诸阴得补,则脾阴自足;

5、滋补脾阴不忘通调。缪希雍在使用滋补脾阴的药物的时候,常常使用通调之品,比如橘皮、苏子、茯苓、车前子、薏苡仁等药物,为的是滋补不滞腻,补而不呆,气机得以流畅,从而取效更佳;

6、滋阴兼以清热。缪希雍在滋补脾阴的同时,还往往稍微使用一点清热之品,比如桑白皮、黄柏等,此种药物虽然不多,但是却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上都是缪希雍的用药心法。后世叶天士倡胃阴之说,用药基本以缪希雍的经验为蓝本,使用沙参、麦冬、玉竹、石斛、白扁豆、甘草等药物,而后世吴澄的脾阴不足治疗的用药,也基本是取法于缪氏的。可见,缪希雍关于脾阴不足的用药心法,为后世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思路,为中医临床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养分,其意义非同凡响。


       脾阴虚的症候研究,在未来应该提起中医理论界足够的重视,因为食品结构的改变,对儿童体质的影响不可估量。我们通过现有的观察,发现有相当比例的儿童出现脾阴虚的表现,这是一个新的发展趋势。纵观中医的发展,总是紧密地贴近时代特征;而社会环境的变化,也会给中医带来新的挑战和发展机遇。脾阴虚症候的频繁出现,也需要中医从业者对此加以更多的思考。而明代名医缪希雍建立的脾阴理论,恰恰为我们另开一大法门,为我们提供了可以参考借鉴的理论基础,这一几乎被人忘记的理论,今天看来,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有着其无可替代的地位。我们应该在缪希雍的理论基础上,对此加以研究发展,以适应社会环境的变化,解除众生的疾患。

      (注:相关脾阴虚的内容,也可以参照我前面博客的博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