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孽缘中的女人(23)

原创
2014-12-04  蝉衣草
无计可施又欲火难耐的女人把这个带有挑战意味的手机短信发出之后,她便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等待着从跛脚那边的回答……一天天地过去了,尽管她像盼星星盼月亮地不厌其烦地翻看着手机,但是她始终没有盼到等着跛脚那边的答复……

她也借故外出又重新到了跛脚的房子外察看,从外边看像是一副人去楼空的样子,她又试着打过了几次电话,都是处于无人接听的失望状态……

无路可走的女人只能又低三下四地求助于妹妹小玲。小玲虽然在话语中不饶人,但她说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个性,况且又看到姐姐的茫然失措又可怜巴巴的样子,还是妹妹心疼姐姐,小玲答应让她老公帮忙打听打听,托朋友察一察……

几天之后小玲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告诉了姐姐一个多少不幸又添堵的消息……自从跛脚给孩子上上户口之后,孩子在姐姐家生活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他便和一个女人带着襁褓之中的孩子远离了家乡,有的说他在东北接了新的活计,有的说他去了南方,反正到目前为止是去向不详,没人能说的清楚……

“一个女人” 小芹反复在心里默念着,还没有看出来,这个瘸子真是坟头上种牡丹,桃花运不断啊……如此之快又结交了新的女人,到底又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他心甘情愿地为她远离故土而远走高飞呢,她的心里也不禁为自己的小儿子担起心来,这个后娘会不会像上次那个刁狠的女人一样,虐待不是自己的亲骨肉的孩子呢……

但想归想,惦念归惦念……问题是去哪里去找,又从什么地方能够找到他呢……茫然无措又无助的女人,能做的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看在儿子无辜的份上,求上天保佑他!

丈夫正强工作的北京工厂那边也有了回信,那个身为老乡的老板托别人给正强送来了两万块钱和一封信……

信中告诉他工厂现在这边的情况是举步艰难,订单比去年大幅度地减少,而生产中需要的原材料价格却一路上涨,工厂现在面临着是寻找新的出路或者厂房出租,还是关门的问题,虽然没有直接拒绝正强的返工要求,但是言外之意都在让正强体谅工厂现在的难处,字里行间都让正强感到透心的凉,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自己就好像一部残缺的机器一样,报废了就再也没人用了,这世间又有多少人情可言,又有多少怜悯可谈呢……

正强看着手上的伤也愈合得接近了尾声,虽然右手上缺少了一个手指,但随着新肉慢慢长出,他也不用频繁地再去医院换药打针了,他开始慢慢地试着用那残存的四个手指做事干活……为了全家人今后的饭碗,他也在积极地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工作……最后还是小玲的老公帮了忙,给正强在县城里找到了一份看仓库的工作,虽然挣得比以前少多了,但是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也算是够了,富裕这个词在这个家虽然是找不到了,小康之家的生活还是能够勉强够得上的……虽然小芹对眼前的状况不堪满意,可是如今她也别无它法,跛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了,眼前的至亲只有丈夫和儿子了,怨言虽然是有的,牢骚也在所难免,但是生活还是得接着过,日子还得在亲情中慢慢地打发……

一晃时间飞逝,光阴在普通人家中消磨着平淡的日子,转眼间两个年头已经悄悄地流走……这天正好丈夫正强值了一夜的班,上午从仓库赶回了家,吃过午饭之后,正强回房去补觉去了,儿子小刚也岀去玩去了,小芹正在收拾碗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小芹拿起一看,一个熟悉的号码印入她的眼帘…… 这个号码是曾经怎样的让她魂牵梦绕,欲罢不能……虽然是两年没有见到了,但是她知道这个号码就是她掉进了棺材,它也会跟着一起烂进肚子里的……她马上兴奋地打开了电话……

等丈夫正强睡醒了起来,看到这些日子里来沉闷寡言的妻子突然兴致盎然地坐在了梳妆台前,细细地打扮着,嘴里还不停地哼唱着小曲……

看到丈夫起床了,小芹告诉还在迷迷糊糊中的正强,今天晚上要去妹妹小玲那里和朋友聚聚,晚上就不回来了,就住在妹妹哪里……

第二天正好是正強休息,他做好了午饭,摆好了碗筷,就专心致致地等待着妻子小芹从妹妹家回来,一直等到饭凉了,日头慢慢地落了西,也没有见到妻子的影子……

他惦记着妻子是不是喝多了,还是又有了什么其他的事……

正强随即拨通了小玲的电话,小玲的电话使茫然无措的丈夫更加深了一头雾水,
疑惑仓惶……

妻子昨晚根本没有去妹妹家,那她又去了哪里呢……

一连几天妻子都没有回来,打她的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好像妻子小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提心吊胆又惴惴不安的丈夫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