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着雨的冬天* / 我的图书馆 / 醉吟流年淡墨暖心

0 0

   

醉吟流年淡墨暖心

2014-12-04  *下着雨的...
 
  
 



醉吟流年淡墨暖心 

    雨,缠缠绵绵的下着。手中的一杯红酒,透过迷离的灯光,让指尖淡染了一层浅浅的酡红,连带着微醺的笑脸,在满室如水的音律中,朦胧了眸光。一场雨让心有了期许,一场雨让身得以歇息,一场雨让梦更加美丽,一场雨让流年淡染迷离!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季节,就让记忆里的章节叠加在一杯杯淡淡的红酒里!

   铺开一页薄薄的宣纸,开始了我用文字编织的故事。落墨处,总会有一丝淡淡的莫名的惆怅,跳跃于文字与音符间。我把相思,瘦成了文字,写给岁月,亦写给你。

   时光翩然,流年散落。所有的记忆都被捻成了纠缠的结,小心翼翼的锁在心尖,封藏成淡墨信笺。岁月的雨巷里行走,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光阴的故事。岁月渐远,不再青春年少,多了更多的宽容,珍惜,还有一些释怀与了解,若光阴能够改写,我相信,那一定会是圆满的结局。


   或许,每个人都会遭遇这样的爱情,那些年华里的倾城,逐渐隐匿于落日黄沙,荒漠里流浪。出走的路上,那颗不安分的心,再次倾城,从此,你的万水千山,或葱茏,或茶蘼,始终无法远行。


   后来的后来,多少时光,就在这冷暖里纠缠,羁绊。直到渐渐苍凉,直到只剩下感悟铭记。最终,你总能牵着一双温暖的手,但是,你的心,却会一直在尘埃里迷离。再也走不出那座心的围城,直到所有时光都瘦尽……

   也许不该把文字写的如此苍凉,不该让情绪揉碎在音乐中如此感伤,但我又该用何等的心情,看待一段刻骨的过往,又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把这段故事遗忘?拾起岁月的书笺,过往侵染了半池墨香,我觅着你笑容的清浅,研一抹流年的胭脂,涂抹着你的画像, 把每一份记忆封存、收藏,然后深埋在红尘的渡口上。

   风过,叶子上的雨珠带着一些无奈,带着一缕伤感,带着一点叹息,还带着些许哀怨颤抖抖的落下来,在眸底划出晶莹的线,咯疼了眼角,我已不可知那颗凝潋不动的雨珠是否带着梦落下来?


  一盏香茶暖身,一笺淡墨暖心。用文字取暖的女子,始终逃不过那一袭隔世的清寒。一声轻叹,曾经为谁化的妆,如今为谁花了妆?风烟流年,凝心刻爱。与光阴对饮,醉卧一纸墨痕。
 
 
   细雨霏霏,雨丝在空中轻轻飞舞,升腾起朦胧的水雾 ,雾气碰着睫毛, 化成了一滴两滴水珠便若碎玉一般轻轻微微轻颤。花谢花飞花飘零,红消香断有谁怜?凋零为谁无声?轻拾一朵瑟瑟发抖的孤单,数着一滴一滴含香的心跳,想用我手心里的温度,暖你飘零的凄凉,却又生怕触疼了你。

   时光零落在这个季节飘着淡淡花香的风中,散落了一地的花叶澜珊。流年缱绻,随着光阴的洪流奔涌。握不住指尖的荧光点点,披着一路的风尘沐雨,看着岁月的碧海连天。每一道波纹都刻满了沧桑,每一缕微澜,都写满了风霜。

   情之一字,爱到浓时,百转千回。冷到及时,彻骨冰寒。清风为弦,弹不尽百转情柔。流水为琴,吟不断一世柔肠。倚在回忆的门楣里,逝去的年华依然是倾城温柔,而在往日的万紫千红里,却无法写下完美的结局。一朝春尽,花落成诗,我是不是该把自己安放在林影深处,连同失落也一起藏好。

   在岁末的枝节里,任凭香息花冷,我的内心,依旧如花开般明媚。在此岸,是不曾遗忘的感动。我们来不及说出的情话,不小心被时间知晓,成了岁月的低吟浅唱。在彼岸,我还来不及叹息,记忆已陷入光阴的沼泽。若某天时光垂垂老去,我们也衰老了,原谅我,终究不能把那一笔故事忘记。

   记忆里总是泛起一朵朵儿小花,潋滟着时光,又归于宁静。经年以后,渐渐懂得,渐渐释然。捡拾着明媚,一遍一遍告别过往稠密的幽思,轻抚岁月的锦瑟五十弦。在转角处读懂彼此,即使沧海桑田,再不能相见,那些温暖,依然就在身边。那人,那城,那些命中注定,唯美了多少时光?
 
 
    轻浅的记忆落在心扉,落在思念的影集里,落在一杯杯淡淡的红酒里。写一素笺的诗词,浓浓的墨香,寄去远方,寄在你的身旁。那些曾经关于有你的文字,细细回忆曾经暖暖的相依,两两相望,却隔在烟水依依的红尘岸旁。静静地看着窗前的那串风铃,悠悠的摇摆,发出叮当的声响,我便枕着暖暖的三寸日光,任时光流淌。

   一直以为,曾经相遇总胜未曾碰头,即便时光改变了最初的模样,那一场桃花流水的约定,付出的是我生命中的所有。常常不禁问自己,如果不曾与你相遇,我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结局,还有没有人像你一样,让我爱到倾尽所有的柔情,将心沉醉在那一场花事中。转身一别,你有你的执著,我也有我的归宿,转身一别,天涯各安,相互祝福。爱过,便是幸福。

   将一颗心浸润在馨香的文字里,独守着一份流年的清欢,摇曳着满怀的岁月安暖,心内的清喜便如手中的这杯红酒,悸动了呼吸。笔下的文字是纸上开出的缤纷花朵,都是时光里美丽的凝聚。似乎,无须刻意,只需拈一滴花儿蕊间的清露,浅浅润笔,那淡墨韵染的画卷就会缓缓的洇开,暖了流年,媚了眼眸,吟落心语。

   渐渐明白,爱的极致是把一个人放在心里,不需要在一起,不必朝夕相对,念起,便是温暖,那是落花飘肩的美丽。

   难舍浮生旧梦,难舍一卷深情,纵然从此再无你的音讯,纵然一纸空白飘落在失语空城,纵然孤单身影永远站成静默凄美的风景,我依然会把余生的念想折叠成唐诗宋词的婉韵,手握散装的回忆,把一蓑烟雨梦化作水墨丹青的柔情,让这份思念,永不终老。



                             文字 下着雨的冬天
                                                               2014年5月24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