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l147258 / 为什么?3 / 为什么中国滥用抗生素这么久,也没出现超...

0 0

   

为什么中国滥用抗生素这么久,也没出现超级细菌?

2014-12-09  pgl147258

【骆泽慕的回答(163票)】:

首先,在我的理解里,狭义的超级细菌指的是含有NDM-1基因,能够编码Ⅰ型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对绝大多数抗生素不再敏感的细菌。它最初于2008年在新德里的一家医院被分离出,2009年12月在美国微生物学会的《抗菌药物和化疗》杂志上初次亮相,而就在2010年10月,央视就报道了我国检出了3例超级细菌的情况,其中一例死亡的病例还在我大胡贱。视频:我国检出3例“超级细菌”病例 一患者死亡 。所以,你所说的没有出现,是不对的,它出现了。

在浙江大学傅鹰博士的论文《中国产NDM-1细菌流行现状及blaNDM-1基因跨种属转移机制研究》中,是这么介绍的:

我国尚未出现产NDM-1酶菌株流行的情况;blaNDM-1基因定位于具有可转移功能的质粒上,且能随由ISAba125转座酶介导跨种属水平转移,这些证据解释了NDM-1菌株迅速引起全球播散的原因,也警示我们blaDM-1基因所能造成的潜在威胁,必须引起广泛重视。

也就是说:目前,产NDM-1酶菌株尚未大量出现,但它的耐药性可随质粒在细菌间传递,所以加强该菌株的监控和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具有重要意义。试想一下,如果耐药菌达到一定数量时,耐药基因在它们与普通细菌中自由的传递,是否会出现一个爆发的拐点呢?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们应该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吧。

如果谈到广义的超级细菌,则包括了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等超级耐药菌。这些细菌在国内就不算新鲜了,虽然还不至于无药可用,但治疗上已经被逼入死角,感染上的重症患者也是凶险万分。那么,我国在多重耐药菌的控制方面,情况能不能乐观呢?有兴趣的话,可以阅读国内主要地区16所教学医院联合发布的《2013年中国CHINET细菌耐药性监测》报告。在这份数据繁杂的报告中,各项指标与2012年比起来有升有降,但结论是这样的下的:

细菌耐药性仍呈增长趋势,多重耐药和广泛耐药菌株在某些病区内的流行播散对临床构成严重威胁,应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并采取有效的感控措施。

恕我无法去找来许多耸人听闻的数据,但是我相信网络上应该很容易找到类似这样的描述:

我国MRSA感染的比率也在上升,20世纪70年代,在上海医院检测到的MRSA感染只占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5%,1994-1996年上升到50%-77.9%,2001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80%~90%。

把冷冰冰的数字成真实的案例,把比率换成治疗的成功率,您是否能感受到一些紧迫感?如果一个病房里被同种细菌感染的不同病人,用上同样的药物,有一半或是三分之二的会治疗失败,那是多么挫败人心的事啊?非得要有啥药都无效的细菌才叫可怕吗?多少感染的病人在这场博弈死去?你会听说某人死于肺炎或是菌血症,但没有人会说某人死于细菌耐药,因为耐药提高了治疗难度,却不是致死的直接原因。而那些细菌曾经是我们不屑一顾的链球菌、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也纷纷改头换面、卷土重来。细菌耐药在大众中的概念很淡薄,几十年前,上医院一针青霉素就解决了的问题,现如今每天几百块的高档抗菌药挂着也不见好转,没几个人会联系上耐药问题。而细菌耐药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它是一个社会难题,种植业、畜牧业、医疗界都牵涉其中。如果您认为是医学家们过于悲观,我表示赞同,因为我对此也很悲观。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与细菌的这场持久战,我们的确胜算不多。

------------------------------------------------题外话-------------------------------------------------

评论里有人觉得只要不滥用,大可不必恐慌。话也没错,但也不简单。都知道要合理的用,但如何才算是合理,在不同情况下又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一个养猪场老板在入院治疗时拿到了他的药物,一片接近10块钱的莫西沙星,他对医生说「这个药我认识,我们养的猪吃的刚好也是这个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段子时有一种「人不如猪」的感觉,因为那时候我正为了咳嗽迁延不愈的问题而求助于我们医院的一个主任,他建议我用莫西沙星时我大吃一惊:「我感觉自己只是没有基础疾病的社区获得性肺炎,需要用到这么高(ang)端(gui)的抗菌药吗?」,他把养猪老板的话说给我听了,我竟无言以对。

且不说普罗大众还停留在「抗菌药是消炎药」的认识层面上,就算患者自身有一定合理用药的意识,医疗上你能说的算吗?你知道症状消退后要继续用几天的抗菌药吗?你知道影像学好转后是否就能停药吗?你知道如何判断你是病毒性感冒还是细菌感染吗?你知道用药以后多久才评估用药疗效吗?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喉咙有点儿痛,吃点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过两天就没事了,看来这药对症,下回我还吃;你知道昨晚都挂了抗菌药了,今早孩子还是反复烧,医生你行不行啊,这药没用你赶紧的换啊!别说普罗大众了,我医院年轻医生体温38.5,血象略高,用了一剂头孢西丁后烧还没退,就直接升级头孢哌酮他唑巴坦联用左氧氟沙星了。是病人的错吗?是医生的错吗?养猪老板的错?眼科主任对我说:「你要是能保证白内障手术不出一例术后感染症状,我就听你的建议,术前不静脉预防用药,否则病人找上门来,你承担还是我承担?」。我又无言以对。

最后,我只能说,合理使用抗菌药这个口号,做起来真难。它有总的原则,但具体到每个人的时候又有许多实践难题,经验用药还是占很重要的一块。不知道同行们感觉如何,反正我个人至今还是很迷茫。

【Maxwill的回答(73票)】:

第一次被邀请回答和自己领域相关的问题,谢谢。 首先@骆泽慕 已经专业地指出题目的陈述是不正确的,赞同,同时觉得题目的陈述相当危险。

广义地定义超级细菌,如题目所说可以理解为「无药可治的病菌」。 然而药是在研发的,假如今天有50种药,幸运的话,明天或明年也许有51种;那么严格地说也许没有永远的超级病菌。

那么把条件放宽一点,假设一共50种药,出现的病菌其中49种都治不了,那这种病菌算超级吗? 如果一个地区医疗条件有限,恰好没有那种有效药,那么对当地的病人来说就是无药可治。 这时候媒体/公众要怎么报道/理解? 如果病人得不到有效治疗死了,那么TA是死于落后的医疗技术、还是超级细菌、还是社会长期的抗生素滥用?

事实上并非只有医疗欠发达的地区才会发生此种情况。 美国每年因为耐药型病菌死掉99000人,额外医疗开销21~34bn美元;欧洲每年因为耐药型病菌死掉的人和因车祸丧生的人一样多。 发展中国家的情形只会严重得多的多,只不过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这些事实也许并非“超级病菌”直接导致,但确确实实由该名词的前身--耐药型病菌导致。 因此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等』到“超级细菌”出现才能证明抗生素滥用的危害。

【愚者之影的回答(2票)】:

先修正下题主的问题

中国早在2010年就有"超级细菌"病例了,无论是广义上的“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细菌”,还是狭义上的“具有NDM-1的细菌”,都已经出现了

超级细菌的出现,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是必然的,人类用各类抗生素对抗细菌的过程,也是对细菌的一次“人工选择”,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产生优选后的强者,也就是超级细菌。

这就是进化论,主导地球所有生命演化的基础法则,人类是无法与之对抗的,所以对于人类而言,超级细菌并不是会不会产生,而是什么时候产生。

超级细菌感染的案例目前还很少,相比于数以十亿计的细菌感染案例,超级细菌的感染案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截至2010年有记录的仅有200例,其后数据暂未找到),但这并不表示情况乐观。

人类诞生至今,对抗细菌的武器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自身的免疫力,另一个就是抗生素。在抗生素发明之前,人类只能依靠自身免疫和细菌浴血厮杀,好比手持棍棒交战的军队;而抗生素的出现无疑是瞬间让人类这一方武装了核武器,所以人类才能战胜肺结核、战胜痢疾、战胜鼠疫这些“绝症”。

而超级细菌厉害之处就在于,它可以瞬间让核武器失效,把人类拉回棍棒交战的时代。现在的人类没有太多心理准备面对这种血腥的战场。

当然了,人类也不会灭亡,要么会找出对抗细菌的新武器,要么就经历严苛的“自然选择”进化成能够抵抗细菌的新人类,不过哪一条路都不是那么平坦和短暂的。

【会飞的绵羊的回答(1票)】:

只是给人们提一个警醒,不要等超级细菌爆发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这不是亡羊补牢的事情,因为死的就不是一只羊了,而是活生生的人,生命的可贵值得人类小心谨慎!

【富洋的回答(3票)】:

原因太简单了,就是抗生素假的太多,以至于细菌都不屑于跟你玩真的。

【趴趴的睡熊的回答(0票)】:

自身体会~

小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持续被某种疾病击倒。3~5岁,一年住4次医院,每次半个月,所以幼儿园就没上。从5岁持续到12岁,大概一年去5~8次医院。12到15之间大概一年2次。去一次医院输液三次以上,最多7次。注射过的药物基本都是头孢类,后来有一些其他的不过都差不太多,什么罗红霉素,庆大霉素之类的。刚开始是青霉素,后来先锋6(学名不知道,大夫都这么叫)。最早是上海施贵宝生产,医疗费(输液3天)500+,后来有石药集团生产的头孢,好像还有一家是浙江的,医药费300+。病情严重还会加李宗伟中招的那个兴奋剂,好像是地塞米松吧?

当时大夫说如果我十二岁不能自愈就一辈子这样了,万幸我好了。小时候父母担心的就是,说不定我那天就挂了。。。这里非常感谢党解决了我的医疗问题,要不就算不挂也得把我的家庭给拖垮。

为什么中国滥用抗生素这么久,也没出现超级细菌?

来个直观图,大概可以反应我打了多少抗生素。手上那个线就是输液留的针眼,现在淡了很多。以前还要深,那个血管都瘪了。然后就扎虎口这边的一条血管,不过很疼。

毕竟没实验论证过,就说自身体会。确实会有抗药性,特别是现在生病了吃口服药基本用处不大。

抗生素(也有可能是因为地塞米松因为他算激素吧,但是两个变量确实不好区别)摄入过多对身体会有一些影响,比较直观的是体毛,体重,体内激素水平,发育水平等等。也影响智力,智力会晚发育一点,当然不会成脑残的。。。虽然母上大人一直都说我打青霉素打傻了。。。(现在在一所211小985,全国50的大学念书)

【hopeke的回答(0票)】:

因为有个抗生素叫做万古霉素,是所谓的最后一线药物。由于抗生素过于滥用,因此已出现了可抵抗万古霉素的细菌,如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

虽然中国滥用抗生素,但基本上就是路边药店买个抗生素,头孢啊,克拉啊,吃着玩,抗生素还叫做消炎药~~哈哈。万古霉素这种东西,普通人一般遇不上吧,我是只听过没看过。

作为最后一线药物,万古霉素如果也耐药的话,人类可能要举手投降啦。不过不怕,还有我们药物相关实验狗,有我们在,我们可以一起去屎。

“为什么中国滥用抗生素这么久,也没出现超级细菌?”好吧,既然提到中国那就顺便放眼世界吧。。。朋友圈QQ空间经常传吊瓶要人命啊,外国人能打针不吊瓶,能吃药不打针,中国一年吊瓶XX立方的盐水,触目惊心啊balabala。。。。。大家注意啦,这几种抗生素千万不能吃balabala.....

在中国的药物滥用是低端水平的,万古霉素这种级别是要严格控制的。。。而鬼佬的话,不舒服?吃普通的不管用?好吧,那要不试试万古霉素。。

PS

中国现在抗生素滥用的情况确实存在。万古霉素也存在滥用的情况。。so sad。。

【李勇成的回答(0票)】:

前几个被赞特别多的没有一个是从医学角度解答的。我来说几句,我国人的抗病能力比发达国家强,因为环境不是特别干净导致需要自身强壮,所以我们的过敏比外国人少太多了。印度人应该是抗病最强的,他们几乎不吃药也不拉肚子感冒,抗菌药只能杀死细菌,而我们大部分吃的是广谱抗菌药,而窄谱抗菌药几乎没人吃,所以也让特定的病菌的变强的几率变小

【张家懿的回答(0票)】:

我感觉中西方体质还是有差异的,抗生素作用在亚洲人,即使会出现超级细菌,时间上还要再往后一点。何况中国医学受传统中医思想,都限制抗生素的用量。我个人认为中医很博大精深,当然不排除现在昏医很多。5000年中医文化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改变了中国人的体质。

【duduvv的回答(0票)】:

临床上会有一部分病人因为抗生素滥用而出现多重耐药,就是对三种或三种以上抗生素同时耐药,需要进行多重耐药菌隔离。

【刘鹏飞的回答(0票)】:

只能说大家一定要按时打疫苗:)

疫苗的一个好处就是减少发展中国家的抗生素使用量

【桑洋的回答(0票)】:

科学不过发达

【张翔的回答(0票)】:

你说的超级细菌是指泛耐药性呢还是指传统超级细菌的呢,如果是泛耐药性请看骆泽慕的解释。抗生素和细菌从来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中国超级细菌不爆发,并不代表没有,超级细菌需要在抗生素的压力下进行基因突变才能有可能形成,这种成功概率并不高,即使产生有多种耐药性的传统超级细菌,又有什么关系呢,通过对抗生素不断进行修饰比如添加氨基加氟,高通量药物检测总能筛选出有效且相对安全的抗生素的。不过滥用抗生素这必然增加了超级细菌形成的隐患几率以及降低了抗生素修饰的选择范围,所以国内开始对滥用抗生素产生重视也是应该的。

原文地址:知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