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ey908 / 上古真人医话... / 磁朱丸

   

磁朱丸

2014-12-13  johnney908

1.组成:磁石二两  朱砂一两  神曲四两

方歌:磁朱丸中有神曲,安神潜阳治目疾,心悸失眠皆可用,癫狂痫证宜服之。

功用:益阴明目,重镇安神。

主治:心肾不交证[1]。视物昏花,耳鸣耳聋,心悸失眠,亦治癫痫

方解:方中磁石辛寒入肾,益阴潜阳,重镇安神为君;朱砂甘寒入心,清心降火,重镇安神为臣;两药相伍,益阴潜阳,水火既济,使精气得以上荣,心火不致上扰,心肾交泰,则目昏耳聋,心悸失眠等症自除。然现上有朱砂入心,下有磁石入肾,尚需中焦予以斡旋,方能使气机运转[2],得以正常。故方中又用神曲健脾和胃为佐药,以助金石药之运化,并可防其重镇碍胃。炼蜜为丸,取其补中益胃,且可缓和药力。

柯琴称之“此丸治癫痫之圣剂”。
[1] 本方证治是由肾阴不足,心阳偏亢,心肾不交所致。肾阴不足,则精气不能上注于目,故视物不清;肾开窍于耳,肾阴不能上贯于耳,则耳鸣耳聋;阴虚则阳浮,心阳不得下潜,以致心神不宁,故心悸失眠,甚则神乱而发癫痫。治之宜益阴潜阳,交通心肾。

[2] “婴男姹女,黄婆为媒。”婴男,心也;姹女,肾也;黄婆,脾胃中焦是也。


2.磁朱丸(《千金要方》)

磁石60克、朱砂30克(水飞)、神曲120克,共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饮服3丸,每日3服。现多改为神曲糊丸,每服3~6克,日2次。

主治肾虚不济心火,火邪上浮而致两目昏花,视物模糊,耳鸣耳聋,心悸失眠。也可用于治癫痫白内障等。

本方取磁石质重色黑,补肾益精,除烦祛热,能引气归肾而镇摄肾气为主药;朱砂质重色赤,镇心安神,清泻心热为辅药,二药相配一黑一赤,一补一泻,镇摄浮阳,清降心火,使心肾相交,精气上输,故能明目聪耳,宁心安神;又佐以大量之神曲,助石药之吸收而防碍胃,助中焦之运化而增强效力。《千金要方》中曾说本药“常服益眼力”,故近代也用于治疗视网膜、晶状体、玻璃体以及房水等眼疾属于肾虚心火上犯之证者。肾阴不足明显者,也可配服杞菊地黄丸。前人记载此丸可治疗白内障,经近人临床观察,它对早期白内障有提高视力的作用。我曾用此丸配合应证汤药合服治疗白内障,确有一定效果。例如治一老太太,年近七旬患白内障,西医医院约她半年后做手术,因惧怕手术而邀余用中药治疗。当时视物模糊,下午太阳偏西光线发暗或灯下则不能再给小孩子做针线活。视两目瞳仁均是灰白色,诊其脉两尺均弱,心情烦躁。先服滋肾、清心、明目之汤药10余剂,并配合磁朱丸内服。以后我只嘱其自配丸药服用,处方如下:灵磁石60克,朱砂30克,神曲80克,炒内金30克,生、熟地各18克,山茱萸15克,山药20克,茯苓18克,泽泻20克,地骨皮20克,干石斛30克,潼、白蒺藜各15克,夜明砂20克,谷精草15克,生石决明25克,草决明12克,黄芩15克,香附15克,白芍15克,当归12克,远志15克,川连12克,砂仁12克。共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9克,每次1丸,一日2次,温开水送服。连取此丸约半年后追访,视力明显增强,视物较前清楚,决意不再做手术治疗,准备再配丸药服用。2年后追访,仍能给小孙子缝制衣服、做鞋。10年后追访,视力渐增强,能在灯下给小孩针衲鞋底等。直到80岁去世,两眼一直未失明。

本方与石斛夜光丸比较:前者主要是重镇安神,补肾清心,交通心肾,镇摄浮阳,偏于治心火偏亢、肾虚精亏而致的两目昏花视物不清,白内障属于肾虚心火旺证候者,兼能治癫痫;后方则主用于治肝肾两虚,瞳神散大,视物不清、复视等,但不能治癫痫。前者属于“重”剂;后者属于“补”剂。
摘自《方剂心得十讲》(焦树德著)


3.【出处】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

【组成】神曲四两
磁石二两
朱砂一两

【用法】为末,炼蜜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三丸,日三次。
【功用】镇心,安神,明目。
【主治】治两目昏花,视物模糊,心悸失眠,耳鸣耳聋,及癫病等症。
【方解】
明·王肯堂:磁石辛咸寒,镇坠肾经为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镇坠心经为臣,肝其母,此子能令母实也,肝实则目明。神曲辛温甘,化脾胃中宿食为佐,生用者,发其生气;熟用者,敛其暴气也。服药后俯视不见,仰视渐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久病累发者,服之则永不更作(《证治准绳·类方》)。
清·王又原:经曰:五脏六腑之精,皆上注于目。则目之能视者气也,目之所以能视者精也。肾惟藏精,故神水发于肾;心为离照,故神光发于心。光发阳而外映,有阴精以为守,则不散而常明;水发明而凝结,有阳气以为布,则洞悉而不穷。惟心、肾有亏,致神水干涸,神光短少,昏眊、内障诸证所由作也。磁石直入肾经,收散失之神,性能引铁吸肺金之气归藏肾水。朱砂体阳而性阴,能纳浮游之火而安神明。水能鉴,火能烛,水火相济,而光华不四射与?然目受脏腑之精,精资于谷,神曲能消化五谷,则精易成矣。盖神水散大,缓则不收,赖镇坠之品疾收而吸引之,故为急救之剂也。其治耳鸣、耳聋等症,亦以镇坠之功,能制虚阳之上奔耳(《古今名医方论》)。
清·柯韵伯:此丸治癫痫之圣剂。盖狂痴是心、肾、脾三脏之病。心藏神,脾藏意与智,肾藏精与志。心者,神明之主也;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即此谓也。然主何以不明也?心法离而属火,真水藏其中;若天一之真水不足,地二之虚火妄行,所谓天气者蔽塞,地气者昌明,日月不明,邪害空窍,故目多妄见,而作此奇疾也。非金石之重剂以镇之,狂必不止。朱砂禀南方之赤色,入通于心,能降无根之火而安神明。磁石禀北方之黑色,入通于肾,吸肺金之气以生精,坠炎止之火以定志。二石体重而主降,性寒而滋阴,志同道合,奏功可立俟矣。神曲推陈致新,上交心神,下达肾志,以生意智;且食入于阴,长气于阳,夺其食则已,此《内经》治狂法也,食消则意智明而精神清,是用神曲之旨乎!炼蜜和丸,又甘以缓之矣(《古今名医方论》)。
清·王晋三:瞳神散大,孙思通、倪微德、李东垣皆言心火乘肺,上入脑灼髓,以火性散溢,故瞳子散大。倪云忌用辛热,李云忌用寒凉,孙云磁朱丸益眼力,众方不及。磁石辛咸寒,镇摄肾精,令神水不外驰;朱砂微甘寒,收纳心经浮溜之火;磁石伏丹砂,水胜火也,故倍用磁石。《易》象曰:水在火上,乃为既济。第磁石入足少阴,朱砂入手少阴,手足经之走殊途,水火之气性各异,故倪曰微妙在乎神曲,非但生用化滞,发生气,熟则敛暴气,今以脾经之药配入心肾药中,犹之道家黄婆媒合婴姹,有相生相制之理(《绛雪园古方选注》)。
清·张秉成:治神水宽大渐散,光采不收,及内障拨后翳不能消,用此镇之。朱砂禀南方离火之气,中怀阴质,镇邪荡秽,随磁石吸引之,能下行入肾,自然神水肃清,而阴霾退避矣。用生曲者,藉以发越丹石之性,而助其建功也。用米饮下者,取谷气以和脾胃,使朱砂之入心,磁石之入肾,婴儿姹女,藉中立以既济之耳。上方之意,岂浅鲜哉(《成方便读》)。
近代·张锡纯:磁朱丸方,乃《千金方》中治目光昏眊,神水宽大之圣方也。李濒湖解曰:磁石入肾,镇养真阴,使肾水不外移;朱砂入心,镇养心血,使邪火不上侵;佐以神曲,消化滞气,温养脾胃生发之气。然从前但知治眼疾,而不知治痫风,至柯韵伯称此方治痫风如神,而愚试之果验,然不若加赭石、半夏之尤为效验也(《医学衷中参西录》)。
现代·冉先德:心肾不交,神明不安,故心悸失眠。肾窍于耳,出藏五液,上以明睛,肾精不足,故耳鸣、耳聋,视物昏花。治宜交通心肾,摄纳浮阳,镇心明目。方中磁石入肾,益阴潜阳,镇养真精;朱砂入心,镇养心血,安神定志。二药相配,使心火下交于肾,肾水上济于心,水火既济,则心悸失眠可愈。更用神曲,使金石药不得碍胃,谷化生精,共奏滋肾潜阳,镇心明目之效。因本方重镇安神,故亦可用于癫病治疗(《历代名医良方注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