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mre / 文学 /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分享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2015-01-04  farmre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文/堂珂

 

1、世间万物往往在冥冥之中隐含着一些未卜的玄机。当九岁的薛涛遵照父亲薛郧的旨意续完“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这两句(前两句是: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郧不但没有为女儿的才思敏捷而高兴,反而甚是担忧。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吉利的预兆——女儿以后可能会步入风尘。

事实却是如此。“涛及笄,以诗闻外。”随着年龄的增长,薛涛的诗名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墙里开花墙外香,善于识香惜玉追蜂引蝶的文人自然不放过与佳人相识的机会。又加上薛涛性格开朗,天生喜欢交际,一些文人官员暗中约她一起饮酒赋诗,薛涛从此飞上枝头,尽情高歌,迈出了坠入风尘的第一步。

可惜的是,薛涛未及成年薛郧就去世了,无人监管,是导致薛涛放任自流的客观条件。失去了父母监管的孩子就像失去舵的舟子,在汹涌湍急的江心打转,四周一片茫茫的雾霭纠缠着。

查了一些资料,知道古代的“妓”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从事皮肉生意的娼妓;另一种是卖艺不卖身的艺妓,有的朝代叫乐妓,或姬。而关于艺妓的卖艺不卖身争议颇大,有的说艺妓确实不卖身,有的说有些艺妓卖艺也卖身,还有的说所谓的艺妓其实就是高级妓女,只不过同她们发生肉体关系的人少而已,或者比较固定,多是达官贵人或风流才子。如李师师,小凤仙,鱼玄机,柳如是赛金花,陈圆圆,杜十娘,赵飞燕,等等。这些女子做妓大多是生活所迫,比如赵飞燕,因父母早亡,姐妹二人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卖唱,被赵临看中,收为义女,然后卖入青楼,此处境与薛涛差不多。薛涛当属于艺妓之列,至于有没有出卖肉体不得而知。不过就查阅目前能够看到的历史书籍,只有薛涛跟风流才子和官员的喝酒应酬、吟诗作赋的记载,并没有同哪个男子同宿相欢的记录(与元稹的同居算是例外,那是薛涛自以为是的恋爱,内心里,她渴望做元稹的妻子天长地久,而不是讨取肉体之欢或安居之本)。假如薛涛是那种水性杨花的随便女人,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文人一定会留下诗词恣意宣扬。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假如她频频同人发生一夜情,她的主人韦皋也不会答应。

薛涛正式成为乐妓是在她十六岁的那年。“时韦中令皋镇蜀,召令侍酒赋诗”当地最高长官韦皋把她召唤进府,遇到要员前来检查指导工作,或者亲朋好友聚会,令薛涛陪酒作诗。有点类似现在的三陪女郎。薛涛从此过上了锦衣玉食纵酒声色的乐妓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在二十岁的那一年,韦皋罚薛涛赴边疆松州,即现在的四川松潘县。这里的“罚”其实就是“发配”的意思,古代发配都是上报朝廷批准,一个小小的节度使有发配的权利吗?此疑问之一;之二,既然是发配,得有罪行,薛涛犯的是哪一门子的罪?遍查身边的书籍和网上的资料,未见有详细记载,只是笼统的说薛涛得罪了韦皋,这就使得两人之间的纠葛变得扑朔迷离。也使韦皋的人品打了折扣。

是薛涛年少气盛拂了韦大人让她去陪某个重要人物的意?还是薛涛自己与其他的官员文人有染被韦得知?还是薛年少不更世事酒后口无遮拦揭了韦皋大人的短?不得而知。关于薛涛被罚的原因众说纷纭,大多是臆测,无史料佐证,笔者更不敢妄下断论。但不管怎样,有一点必须明确:拿人钱财,食人饭菜,在人屋檐下,就得惟命是从,任何的个性自尊都不能有,任何抵触的心理都不能有,叫你上东,你绝不能上西,即使错了,你也不能白文,更不能指出来,指出当权者的错误,等于是打他耳光,高高在上的当权者焉能不恼火?

赴松州途中薛涛作了《罚赴边上韦相公二首》,其一:萤在荒芜月在天,萤飞岂到月轮边。重光万里应相照,目断云霄信不传。其二:按辔岭头寒复寒,微风细雨彻心肝。但得放儿归舍去,山水屏风永不看。薛涛把韦皋比作高高在上的月亮,而自己是小小的飞萤,显然是对韦皋的阿谀奉承和吹捧。而在第二首中,薛涛描写了旅途的艰苦,表示了自己的悔意。

此诗中的“山水屏风永不看”句有一典故:唐玄宗登基时,宰相宋璟给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书·无逸》,粘贴在屏风上,使玄宗朝夕相对,勤于政事,不敢懈怠骄奢。宋璟被罢后,玄宗将屏风上的文章改成了山水画,此后日渐追求享乐,政治日坏。

薛涛的第一次求情没有得到韦皋的回应。

薛涛在到达松州后趁热打铁,又写了两首五绝寄给韦皋。其一:黠虏犹违命,烽烟直北愁。却教严谴妾,不敢向松州。其二: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想想也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被“发配”到荒蛮动荡之地,一路上长途跋涉,餐风露宿,不远处烽烟隐约,外强的铁蹄随时踏过来,真是艰苦加凄惨,孤独加寂寞,担忧而恐惧,即使一个大男人怕也消受不起,何况一弱女子乎。

好在韦皋并不是那种绝情的人。最终,薛涛忏悔的情真意切和处境的可怜兮兮打动了他,他怒气消解,于是将薛召回成都。并且大发慈悲,替她脱了乐妓的籍,回复了良家妇女的身份。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2、回过头来说说韦皋这个人。

韦皋本是一穷秀才,因为有些文采,得到张延赏夫人的垂青,而将女儿嫁于他,做了倒插门女婿,在岳父家住了三年。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韦皋的不拘小节和无所事事,日渐引起张延赏和婢女仆人的轻视。妻子一看这种情况,就说:“你一堂堂七尺男儿,文武双全,为何要待在家里受人怠慢?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应该趁年轻求取功名才是!”

韦皋也真有志气,听了妻子的话果断离开张府,去寻找自己的前程。到唐德宗时,韦皋已官至代理陇右节度使。朱泚作乱,对长安的龙子凤孙来说,是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对韦皋来说,却是出人头地的绝好机遇。唐德宗逃到奉天,即现在的陕西乾县,泚围攻奉天,韦皋指挥军队救援,立了大功,因此被封为金吾大将军。贞元元年,委任西川节度使。

“宣父从周又适秦,昔贤谁少出风尘。当时甚讶张延赏,不识韦皋是贵人。”诗人郭圆的这首《咏韦皋》写的就是韦皋出任节度使的事。这中间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原西川节度使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岳丈张延赏。在去上任时,韦皋故意改名韩翱,可能是想给岳丈一家人一个惊喜,也可能是想借机羞辱岳丈一番。有知情人通报张延赏,说韦皋即是韩翱。苗夫人闻之大喜,说如是韦皋,定是我的女婿。张延赏不信,说天下同名同姓的多得很,你那宝贝女婿说不定早就死在山沟了,哪能接替我的位子呢。第二天一看,果真是韦皋,张又羞又愧,交接仪式一结束,便偷偷出城溜走了。

韦皋是个很有心计也很有威望的人。从当年设计诛杀泚的招降使臣,到任节度使期间,屡次打败入侵的吐蕃,并与邻邦南诏和好,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一时声名显赫,四邻能人纷纷前来投奔。薛涛就是在韦皋任职蜀川的当年,被召进韦府的。

韦皋可谓才华横溢。他的《天池晚棹》“雨霁天池生意足,花间谁咏采莲曲。舟浮十里芰荷香,歌发一声山水绿”意境优美,婉转动人。由韦皋改编的《南诏奉圣乐》曾在长安德麟殿上献演,轰动一时,被列为唐代宫廷十四部乐之一,成为中华艺术宝库中的瑰宝。

而最让文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与薛涛的交往。他为薛涛才华的展现搭建了一个既高又结实的平台,从而让薛涛过上了自己想过的那种生活,声名得以远播。说韦皋是薛涛的大恩人,甚至是再生父母,一点也不为过。

唐代的开明在历史上是首屈一指的。许是受了这种环境的影响,唐代的男人多生性豁达,大气疏朗,不拘小节。想韦皋杀叛军使者,屡次大败吐蕃,招贤纳才,应该是个胸怀坦荡的男人,不知为何独独在对待薛涛的问题上斤斤计较,小心眼,细想,定有不为人知的缘由在里边。

这原因或许就是韦皋的软肋。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3、恢复良家妇女身份的薛涛隐居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以写诗为消遣。当然柴米油盐、笔墨纸砚、衣服首饰是不用愁的,靠着韦皋这棵大树,还有什么荫凉不能乘?即使韦皋不赞助,爱慕她才华的其他达官贵人也会倾囊相助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说是隐居,却一直与韦皋、韦府中的幕僚以及客人往来密切,包括元稹、白居易、杜牧、刘禹锡这些大哥大级的人物,正是借了这些大家的名号和提携,薛涛声名远播。

韦皋去世后,武元衡继任西川节度使,那年薛涛三十八岁。武元衡看重她的才能,上奏朝廷给她校书郎的官职。虽然没有得到批准,但“女校书”之名却不胫而走,留下了“万里桥边女校书”的美名佳话。

在薛涛不多的诗作中,有两首值得一看。一是犬离主:出入朱门四五年,为知人意得人怜。近缘咬着亲知客,不得红丝毯上眠。二是鱼离池: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这两首诗是写给元稹的。据说薛涛由于某件事得罪了元稹而被疏远,薛涛写此诗表明自己的心意,乞求元稹的原谅。

读完此诗,一个有才华但地位卑贱的女子内心深处的悲哀历历在目。她只能伺候别人欢笑,一但偶有不慎,就有可能受到冷落或很重的责罚,而自己出了摇尾乞怜外,毫无办法。

也许这就是中国古代女文人和乐妓的命运。她们是拴在男人腰带上的一条宠物、饰带或玩偶。高兴了,热情似火,抱起来又亲又搂,爱不释手;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就拿你发泄,甚至一脚把你踢出门去。

作为一个美貌而又才华横溢的知性女人,薛涛不是不想得到爱情,而是没有一个专一的男子可以托付终身。有的只是耍花枪式的逢场作戏,虚情假意。达官贵人、风流才子尤甚。家花不如野花香,男人大多只想“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玩玩可以,千万别当真,什么都可以谈,千万别谈感情。

也不是没有让她动情的男人。在众多名流中,元稹是唯一的一个。

元稹唐宪宗元和四年春天奉朝命出使蜀地,任东川监察御史,住在梓州。元稹久闻薛涛的大名,言谈间流露出爱慕之意。大官严绶知晓元稹的心意后,令薛涛到梓州去见元稹。薛涛见元稹时已四十二岁,比元稹大十一岁,但这阻止不了两人的一见钟情,在见面的当天夜里,薛涛就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元稹。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第二天清早起来,薛美人倦怠中抑制不住满腔的兴奋,满蘸真情挥玉手写了一首《池上双鸟》以作纪念: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一场缠绵的姐弟恋拉开了序幕,两人在蜀地共度了一段美妙甜蜜的时光。这“共度”是不是跟今天的“同居”是一回事呢?我想应该是的。没有拿到营业执照就开始营业。

可惜好花不常开,好梦不常留。一年后(有说是三个月)因弹劾东川节度使严砺的罪行,得罪了朝内其他大官,元稹被召回长安,后调到洛阳,然后又贬到江陵。

薛涛对元稹有着深厚的感情,离别后写了两首七绝寄赠元稹,其一:扰弱新蒲叶又齐,春深花发塞前溪。知君未转秦关骑,月照千门掩袖啼。其二:芙蓉新落蜀山秋,锦字开缄到是愁。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诗中满是对元稹的爱恋之情,并将自己与元稹比作夫妇关系。也就是说,薛涛实际上把元稹当成了自己的丈夫,尽管厮守只有短短的一年,尽管名不正言不顺,没有合法的手续。这并不影响她对元稹的爱情。

没有想到的是,“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并没有说到做到,情深难改,他实际是一个负心汉,薛涛在锦江畔刻骨铭心地思念着情郎,元稹到了江陵即与年轻貌美的刘采春热恋得如火如荼。风尘才女薛涛只是元稹生命中的一支小插曲,他又何曾想过要与她相伴终身呢!不过是想排解失去妻子的空虚,远离家人的寂寞,寻求生理和精神的安慰而已。一向聪明的薛涛这次也犯了糊涂,一张薄薄的桃色笺纸,怎么能留得住那些被酒色痴迷的褪色了的真情?

枝迎南北鸟,夜送往来风(已发中财)

人常说,字如其人,文如其人,此话缪也!它只适合一部分人。事业成就的高低和人品的优劣没有必然的联系。误区是,往往一个人事业成就的辉煌,掩盖或淡化了人品的瑕疵。我见过太多太多的官者,文人,在龙飞凤舞、绚丽多彩、堂而皇之、信誓旦旦的文字后边,是令人嗤之以鼻的龌龊。其思想觉悟道德水准有时连一个普通的老百姓都赶不上。仪表堂堂的里边,是一肚子狗屎加猪粪。

薛涛自此心灰意冷,终生未嫁。

如果把薛涛得罪元稹与得罪韦皋放在一块,不难发现薛涛内心中那丝柔弱的刚强和苦涩的无奈。在内心深处,她一定是在抵抗着一些什么,或者想过一种真正属于自己、拥有自尊的生活,可是不能。她已经踏上了由别人驾驶的船只,没有一点主动权。她只能堆起厚厚的笑容,站在枝头唱着歌,一任潮湿的流风拂过如花的脸颊。又有谁知晓,她内心苦涩的沧桑一如奔腾的江水。

两岸的风景转瞬变为过眼的烟云。她凌空一抓,只抓到一把无奈的叹息。

 

 

 

参考资料:中国历史专题网

《唐诗故事·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farmre > 《文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