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万相 / 食话 / 沈嘉禄| 路边摊(14.3.17)

0 0

   

沈嘉禄| 路边摊(14.3.17)

2015-01-06  陈世万相

我家小区外面有块面积不足300平方米的“三角地”,白天被十多个地摊摆得满满当当,卖花、卖水果、卖陶瓷餐具、卖服装,修自行车,啥都有,为了争夺地盘,有人还干过几回。夜幕降临,摆摊的刚走,大妈们就来跳排舞,录音机一放,载歌载舞,排山倒海,场面煞是壮观。大妈们跳累了,撤。烧烤摊马上过来填补空档。一时间,火苗乱蹿,烟雾腾腾,10楼以下的居民窗子都不敢开。

烧烤摊不仅污染空气,还污染路面,每天一早你去看看,满地的油污纸屑加啤酒瓶玻璃碴子,还有狗屎!但也有一部分群众表示欢迎,说这一带的烧烤价钱便宜,味道好。前几天,我跟其中一位面熟的摊主聊了一会。这个摊主有个相当搞笑的绰号:张三丰。也许是他年纪轻轻,却留着一把飘飘欲仙的胡子,跟传说中的全真武当派祖师有几分相像吧,当然也可能是起绰号的人胡扯。不过张三丰对这个名号也很满意,叫他一声应得很快。张三丰在烧烤过程中,时不时地要用布满油脂的手捋一捋胡子,以至这把胡子虬结成束,显得十分邋遢,而这又似乎为他增添了几分道骨仙风。

张三丰刚来上海时在一家修车铺当小工,后来干过快递、回收过旧家电、卖过烘山芋,掘到了“第一桶金”,娶了媳妇,最辉煌的时候是去年在我家对面小区的沿街商铺租了一间店面,专卖羊肉面,白切羊肉味道不错,我们就成了熟人。但半年不到,这一溜小饭店统统关张,一问才知道原来没一家有营业执照,更没有卫生许可证。既然无证,为何“存活”半年之久?每天晚上不少私家车都堂而皇之地停在路边,也没人管。

关门后,张三丰老板也没得做了,小几万装修费泡汤,为此欠了一笔债。为了生存,只好回到原点,摆摊烧烤。“告诉你,”张三丰愤愤地说:“我最恨记者了,当初我卖烘山芋时,有记者在报上说做炉子的柏油桶有毒,烘出来的山芋吃了会致癌,这没有证据啊。”我说:“那我问问你,你烤东西的燃料为什么会冒那么大的烟?真正的木炭好像不是这样的。”

张三丰也老实相告:“没人来时,用木炭保护火种,客人来吃东西了,催得紧,我就得让火头猛一点,用点油脚。这油脚是工厂里用剩的废油,没事的。我烧烤用的油是地沟油?谁说的?你看看,我用的是干净的油,成本老大哩。”

我早就注意到张三丰的摊头上挂着两只油桶,不同客人不同油桶。我换个话题问他:“如果有关方面将路边摊集中起来管理,给你们固定的地方,凭证经营,低价供应安全的液化气和食用油,你欢迎吗?”

“我吗?当然欢迎。就怕你一固定地方,吃客就不来了。现在这块地方好啊,居民集中,生意好做,我觉得我们即使走了,还会有人来摆摊的,这叫前仆后继。你说有没有人管?晚上八点一过城管下班了,我们就算准时间出来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