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最新收藏的文章 / 二、“纯粹的”雅利安人从哪里来?

0 0

   

二、“纯粹的”雅利安人从哪里来?

2015-01-07  工农总政委

二、纯粹的雅利安人从哪里来? 

雅利安人,虽然这群人如此牛逼,但是在漫长的人类文明史中的绝大多数时间,我们却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人们对他们的再发现是在公元1786年的事情。 

1784年,英国人威廉·琼斯爵士受命担任加尔各答法院大法官,此前,琼斯已经是一位资深的东方问题专家,曾经将一些波斯语、阿拉伯语和突厥语作品翻译成英文。这人是个语言天才,他一生共学习过包括汉语在内的28种语言,精通希腊语、拉丁语、波斯语、阿拉伯语、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其早期著作有《波斯语法》,并翻译《穆罕默德的继承法》。琼斯赴任的时候,英国东印度公司正与莫卧儿帝国争夺孟加拉省。 

莫卧儿帝国的创始人,太祖巴布尔是帖木儿大帝的直系6世孙,而母系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如果算上帖木儿自称是蒙古大汗的合法继承人这一层,巴布尔应该是正牌蒙古人的后裔,只是,是信奉伊斯兰教并且突厥化的蒙古人。不过这个莫卧儿帝国却是采用波斯语作为王朝的官方语言。琼斯正是因为精通波斯语才被委以重任的。因为当时,莫卧儿帝国势力仍然凌驾于英国东印度公司之上。但是,琼斯到了印度以后很快发现多数印度人的语言属于各个印度地区的土语方言,包括印地语、乌尔都语、孟加拉语,而且多数人口信奉印度教的各个支派,他们的宗教语言是梵语。也就是说,他精通的诸种东方语言仍不足以应付印度的语言环境。因为多数印度婆罗门教知识分子通晓波斯语和梵语,琼斯开始学习梵语,并创立了著名的亚洲学会。琼斯深入研究梵语文献,他翻译的《摩奴法典》(Dharmashastra)成为英国殖民者统治印度的法律根据。 

178622,他在亚洲学会成立三周年上发表了著名的三周年讲话,这个讲话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下面这段话引用率极高,LZ也在这里重复一下:梵语不管多么古老,它的结构是令人惊叹的,它比希腊语更完美,比拉丁语更丰富,比二者更精练,但是与它们在动词词根方面和语法形式方面都有很显著的相似性,这不可能是偶然出现的,这种相似性如此显著,没有一个考察这三种语言的语言学家会不相信它们同出一源,这个源头可能已不复存在;同样有理由(虽然这理由的说服力不是特别强)认为,哥特语和凯尔特语尽管夹杂了迥异的文法,还是与梵语同源;假如这里有篇幅讨论与波斯的历史有关的问题,或许能把古波斯语加入同一个语系。 

琼斯的这段话把古印度的梵语和欧洲的希腊语、拉丁语拉上了关系,我们知道,拉丁语是欧洲语言之母,而希腊是欧洲历史和文化的源头,欧洲语言的词汇源自希腊语的词汇数不过来。而哥特语和凯尔特语跟欧洲文化圈的关系更近了,英格兰人、德国人的祖先都可以追溯到哥特人,而法语可以看成是拉丁语和凯尔特语的混合物……那么,琼斯认为,梵语不但比拉丁语和希腊语更古老,还更完美、更丰富和更精练,那能说明什么呢?那又预示着什么呢?故事的序幕拉开了,我们继续扒。 

琼斯的这次讲话被认为是LZ强调的,非常重要的比较语言学诞生的标志。琼斯英年早逝,他的研究只是提出了一个命题,怎么解释要后人继续书写。问题摆在西方世界面前,梵语,印度人的语言,不但比所有的欧洲语言更为古老而且还更好,这怎么解释呢?十八世纪的欧洲,无论是日不落的大帝国英国,还是新兴的强国德意志,他们都是源于日耳曼人,在公元前后,日耳曼人还是蛮荒部落,如何跟拥有辉煌灿烂古代文明的印度相提并论呢?它就像一个暴发户富人家突然闯进了一个来认亲的穷亲戚,落魄但是辈份极高。他的背景和辉煌家世是这个暴发户富人所羡慕的,承认他是自己的长辈的话,无疑会给自己加上贵族头衔,让自己身价倍增,但是现今这位穷亲戚实在是过于落魄了,让自己怎么好意思说他是自己的长辈呢?况且他还长得那么难看!!!到底认还是不认,这是个问题!! 

围绕梵语认亲的问题,欧洲人形成了三派观点: 

一是认祖归宗派,承认梵语、印度人是欧洲文化和种族的源头。 

二是拒不承认派,你想当我祖宗?放屁,我才是你祖宗,你N多年前逃出家门在外面跟人鬼混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现在看我发达了跑过来还想当我祖宗,可能吗?谁知道这么多年你跟多少人鬼混搞成今天这个样子!! 

三是和稀泥派,只承认穷亲戚家混的还算看得过去的那一小部分人是亲戚,其他大多数都算成亲戚家的佣人奴隶,而且还要说清楚的是——你认亲可以,我也承认,但是我辈分比你大,你要承认,否则算我没说,我们心照不宣啊,哈哈哈。 

下面我们就具体扒一扒这三派的观点哈。最先粗现的就是认祖归宗派: 所有事物,是的,所有事物,无一例外,都源于印度。” ——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需要注意的是在琼斯的时代,雅利安人一词还没有出现。这个词汇的出现要归功于德意志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先驱之一,诗人学者,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 

1808年,施莱格尔从古罗马著名的独裁者裘里斯·凯撒的《高卢战记》中,找到的一个日耳曼国王——“阿里阿费斯塔斯Ariovistus)。施莱格尔认为“Ariovistus”中的 “Ario”这个词根在希腊语中有荣誉的意思,可以和梵语中的“arya”对应。在梵文中“arya”一词意思是高贵、高尚的意思,那么这个阿里阿费斯塔斯中的“ario”应该是日耳曼王族的一种荣誉头衔。需要特别提醒一下,这个梵文形容词“arya”(高贵的、高尚的)的名词形态就是著名的“aryan”雅利安了!“aryan”终于粗现了,欧也!!!!施莱格尔由此用这个“aryan”雅利安,来称呼印欧语的共同祖先,欧洲人和印度人都是雅利安人的后代! 

客观地评价施莱格尔的观点,认为“ario”“arya”存在对应关系是有争议的,不过“aryan”一词确实存在与梵文和古波斯文献,比如《梨俱吠陀》、《阿维斯塔》、以及大流士的《贝西斯登铭文》等,在这些文献中“aryan”一词被作为第一人称使用。(这方面内容,LZ还会在下一部分仔细介绍的,这里略过)但是,这些古代文献中,并没有特定人种和部落的指代。注意!!!问题从这里开始就偏离了正确的轨道了,这是祸根的最初源头。由于当时的比较语言学还处于萌芽状态,对于语言种族之间的关系,学者都没有明确和清晰的概念,加上施莱格尔等学者对于《梨俱吠陀》的偏颇解释,使得很多人都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雅利安种族,而他们就是雅利安语最早的使用者。 

由此施莱格尔认为:梵文就是人类最古老的语言,而印度则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这种观点应该说是相对客观理性没有偏见的,但是即使是事实人们情感上也无法接受。就比如,如果有人在豆瓣发一个朝鲜半岛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会是神马结果……只是类似的沙文主义情绪在我们这里表现出来的是中华帝国的民族主义,而在西方世界表现出来的则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那些西方种族主义者,跟我们这里扬言核平日本的脑残民族主义愤青本质上是一类人。 

施莱格尔的观点不能被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所容,需知道,在那个时代种族主义是西方世界的主流思想,即使像托马斯·杰斐逊和林肯这样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黑人不管是起初就是一个不同的种族,或是因时间和环境造成了不同,身心两方面的天赋都比白人低等。” ——杰斐逊 

我相信白人种族和黑人种族之间的体质差异将禁止这两个种族能在社会和政治平等之下共同生活。既然他们不能共同生活,他们在一起时就必须有上等和下等之分,而我和其他任何人一样,赞同把上等位置划归白人种族。” ——林肯 

可以想象,施莱格尔这种欠扁的观点会招来多少口水。于是一种弥合矛盾的抹稀泥观点出现了。这种观点的创造者是威廉·琼斯之后最有影响的梵文学者——马克斯·穆勒。有人把中国家喻户晓的季羡林大师称为中国的马克斯·穆勒,不过这位世界的马克斯·穆勒在中国还真没什么人知道。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最著名假说家喻户晓——就是雅利安入侵假说。今天的世界历史,这个假说还是作为与印度相关部分的正史被载入史册的。 

这位德裔的英国著名学者是通过他对印度最古老的一部吠陀《梨俱吠陀》的释读得出的。《吠陀》的本意是知识的意思,是古代印度的思想智慧总结,古代印度文明又被称为吠陀文明,文明的精华就是四部《吠陀》,其中最为古老的是《梨俱吠陀》,意思是智慧之诗。 

《梨俱吠陀》里面,那些自称雅利亚(Arya)的人,也就是之前的施莱格尔指出的雅利安人,这些自诩高贵的人,在战神因陀罗、火神阿耆尼的帮助下,水淹或者火烧没鼻子、黑皮肤的野蛮人达萨人达休人的城市,并把它们变成奴隶。 

《梨俱吠陀》中,这些高贵的雅利亚人已经懂得使用青铜等金属,驯养牛、绵羊、山羊、马和狗。懂得使用马拉战车。 

由此,穆勒提出了著名的雅利安人入侵的假说:公元前1500年,一支自称雅利安(aryan)的部落越过喜马拉雅山入侵了南亚次大陆,由于他们懂得使用马拉战车,拥有先进的青铜武器,因此他们摧毁了古代印度达萨人建立的文明,给原始蛮荒的印度带来了文明的曙光,开创了灿烂的古代印度吠陀文明,并建立了延续几千年的印度种姓制度,把被征服的达萨人变成贱民达罗毗荼人。 

穆勒出生于德国,十八世纪30年代之后在牛津大学担任比较语言学教授。缪勒生活的时代,正是英帝国在印度统治最为辉煌的时期,但是他本人从未前往印度了解过印度文化。他认为,印度人的语言从梵语演变而来,因此印度人与欧洲人的知识水平相当,或者比欧洲人还聪明,他们与欧洲人应当来自同一个种族,因此印度人和欧洲人应该是雅利安兄弟。印度知识分子多半属于高级种姓,很痛快地接受了穆勒的理论,因为这个理论将他们置于与他们的统治者至少在智力上平等的地位。这个假说尽管千疮百孔,但是至今在印度仍然不乏支持者,这也是它到现在还能留在世界历史教科书上的原因。 

穆勒认为他的聪明观点,可以弥合西方世界在梵文祖先问题上的鸿沟,拉拢印度上层的同时,让英国对印度的殖民合法化,因为早在公元前1500年,高贵的雅利安人就征服了印度,今天只是再度征服而已。但是穆勒的想法显然太过一厢情愿了。毕竟种族主义才是主流思潮,穆勒的抹稀泥思想在欧洲没人买账。 

不过比起施莱格尔,穆勒的观点已经向种族主义又靠近了一步,因为在《梨俱吠陀》中找到的论据,被雅利安人所征服的达萨人是黑皮肤的。那么,就反方向的证明了雅利安人拥有白皙的皮肤了。 

但是,无论是施莱格尔还是穆勒,都没有提到过雅利安人是金发碧眼的。那么这个金发碧眼是从何而来呢? 

我们刚才提到过,对于梵语的态度,还有一个最为主流的拒不承认派。LZ一直最难理解的问题是:古老的文献中没有一个字提到雅利安人金发碧眼这个特征。但是在LZ看来最需要论证的这一点问题上,在十八世纪欧洲主流思想看来,这是最无需讨论的,雅利安人就应该是金发碧眼的,剩下的就是如何科学的证明它!(在后来的DNA染色体抽样中发现,浅色头发,蓝眼确实是印欧语民族雅利安人中的一个主要特征,Y染色体的DNARIa1,但是这种DNA存留人群最高的是被纳粹认为劣等的斯拉夫人,还有北印度人,而被纳粹认为纯粹的北欧人水平很低,而英国等西欧更是低得可怜,这是后话,后面会介绍)傻眼了吧,就这么强盗逻辑,这就是殖民主义的本色。听上去有没有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呢?当人们集体干一件罪恶的事情的时候,这个错误会是惊天动地的,德意志出了希特勒,中国有了文化大革命。 

言归正传,我们知道,北欧斯堪的纳维亚人,特征高大而金发碧眼,但是同样具有这个特征的斯拉夫人由于被西方世界视为下等人而自动被忽视。西方的比较语言学,要做的的就是如何把雅利安人的故乡放到北欧了。而所用的工具当然还是比较语言学了。于是,就有了著名的关于鲑鱼山毛榉的论证,这种理论影响甚广,观点也十分有趣,LZ仔细给大家扒一扒: 鲑鱼,也就是三文鱼,基本上都吃过吧,大家都知道挪威三文鱼,可以想见,这是一种生活在北欧波罗的海的鱼。 

在挪威、丹麦、瑞典、冰岛等北欧语言中,被称作“Laks”或者“Lax”基本是一回事。但是在梵文中呢,是没有鲑鱼这个词的。但是我们知道在佛经中有落叉一词,这个词像著名的刹那一样都是梵文音译词,落叉是指十万,是一个表示数量巨大的词,它的梵文的拉丁文拼写可以拼写成“laksla”。这种类比其实并不少见,我们今天不是也会把数量巨大的屌丝称为蚁族,说明这种指代是有迹可循的。欧洲学者认为,这表示古代印欧人在长期迁徙过程中已经忘记了Laks,鲑鱼的本意,而只记住了它多代表的数量巨大的引申意义。 

同样的例子还有山毛榉这个名字在汉语中好怪啊,说明这在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中,并不是一种常见的树,但是在欧洲语言中它的表示非常简单,说明这是一种很常见的树种,英文中的山毛榉是“beech”。但是在古英文中则被称作“boc”“bece”“beoce”,在德文中被称作“buche”,在瑞典语种是“bok”,同样,它也有一个梵文对应“boco”,于是,比较语言学者推断,鲑鱼和山毛榉的故乡就应该是印欧人的故乡,而这个故乡就指向一个地方,那就是北欧。 

说实话,LZ还是很佩服这些引人入胜的观点,相信这之中也会蕴含着古老世界一些无法厘清的内在联系。但是以此推断北欧是雅利安人的故乡是在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因为,古代梵文中存在的鲑鱼山毛榉是不是就是今天欧洲语言中所指的那些物种,其实并不能确定。比如,在欧洲的“robin”知更鸟,在美国人那里却指得是另外一种像知更鸟的鸟类。那么在梵文那里所说的山毛榉会不会是另外一种像山毛榉的树呢?况且几千年来沧海桑田,地理环境变化显著,也无法用现在的动植物生态分布来说明古代的事情,所以说,鲑鱼山毛榉的论断是严重证据不足的。 

但是,尽管推论千疮百孔,金发碧眼雅利安人还是这样诞生了。并且从比较语言学迅速转向了人种学。 

人种学起源早于比较语言学,目前被公认为伪科学。最早准备用科学的方法划分人类的是瑞典博物学家林耐,他最早将动植物分类为林氏24纲,曾经非常流行,并且为物种起源的发现打下了基础。在对自然界分类之后呢,这位先生的兴趣自然转向了人类。 

他把人分成了四个地理亚种:红种的美洲人,白种的欧洲人,黄种的亚洲人和黑种的非洲人。这样的划分法似乎很顺理成章,合乎常识,直到今天,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人种大抵也是分成这四类。林耐对他鉴定的人种都有一个简单的描述: 

美洲亚种:红肤色,坏脾气,受抑制。头发黑、直、粗;鼻孔宽;脸粗糙,胡须少。顽固,易满足,散漫。身上涂抹红条。依照习惯统治。 

欧洲亚种:白肤色,严肃,健壮。头发金黄、飘垂。眼睛蓝色。活泼,非常聪明,有创造力。穿紧身衣服。依照法律统治。 

亚洲亚种:黄肤色,忧郁,贪婪。头发黑色。眼睛黑色。严厉,傲慢,充满欲望。穿宽松外套。依照舆论统治。 

非洲亚种:黑肤色,冷漠,懒惰。头发卷曲。皮肤光滑。鼻子扁平。嘴唇厚。女性外阴下垂;乳房大。狡诈,迟钝,愚蠢。身上沫油。依照怪想统治。 

林耐的本意可能是对人类进行不偏不倚的分类,但是在他的笔下,不知不觉地根据自身的审美标准对欧洲人进行美化而对其他种族进行丑化,尽管只有少数欧洲人是金发碧眼,金发碧眼却成了欧洲亚种的特征,而欧洲人体毛较浓密这一原始特征就不提了。欧洲人当然最聪明,性格也最无可挑剔,其他人种要么愚蠢,要么让人讨厌。对社会制度的描述最能反映出当时的欧洲人对人种等级高低的看法:依照法律统治的欧洲人胜过依照舆论统治的亚洲人,后者又胜过依照习惯统治的美洲人,而最低级的当然是依照怪想统治的非洲人了。之后各个人种学家都刻意强化欧洲白人的金发碧眼这一特征,直到雅利安人被发现而移植到了雅利安人的身上。 

18531855年,法国贵族高比诺(Joseph-Arthur Gobineau)伯爵出了一部四卷本的著作《论人类种族的不平等》,试图从人种学的角度解释人类社会的退化。在研究了希腊、罗马和日耳曼民族的兴衰之后,高比诺确信种族问题盖过了其他历史问题,是解决其他历史问题的关键;组成一个民族的各个种族的不平等,足以解释这个民族的命运。高比诺认为在世界历史上总共存在十种文化,每一种文化的兴起都是因为雅利安人给当地人民带去了高贵的血液、艺术和知识的天赋。按照这种说法,在世界各地都应该曾经存在过雅利安人,而高宾诺也的确到处发现了雅利安人。随着雅利安人的血缘被稀释,人种即退化,而文明也就开始没落。文明创建者中雅利安血液的纯粹程度,决定了一个文明的兴衰。在这些高贵的血液被外来的元素稀释、冲淡,不再能发挥作用之后,文明也就必然灭亡。这样,在他看来,所有伟大文明的衰亡,并不是由于人们经常提及的那些腐败因素(奢侈,政府管理不善,宗教狂热,道德败坏),而是因为人种的退化。 

高比诺在十九世纪影响巨大,音乐家瓦格纳就是他的粉丝,而瓦格纳的女婿豪斯顿·张伯伦,更是继承发扬了高比诺的观点,创作了另一部纳粹经典《十九世纪的基础》。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张伯伦(不是那位绥进的英国首相)不但是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元凶,普鲁士皇帝威廉二世和希特勒的精神导师,而且对希特勒还有知遇之恩。张伯伦在希特勒有望上台之前很久就遇见:这个奥地利下士是上帝派来领导德国人民走出荒野的人。因此,希特勒把张伯伦当成先知。 

其实,说雅利安人引发了种族主义并导致了希特勒上台,进而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屠杀犹太人,不如说是雅利安人被种族主义所利用,可以想象,即使没有雅利安这个名词的出现,还是会有其他东西被这些人所用的,因为只要他们想要,世界就会按照他们想象的样子被解释。而且重要的是,还必须披着科学的外衣。 

此后呢,人种学还发明了诸如测量不同人种脑容量的统计学方法,以及测量头颅长度来区分不同人种优劣的方法,最后都被证明是在统计样本上做了手脚。但是,在纳粹时代,测量头颅长度却是与金发碧眼一样衡量纯雅利安人的重要指标。 

之后,纳粹为了追寻这种虚幻的纯雅利安人指标,对肤色、发色,眼色,头颅长度都有严格的量化指标,屠杀犹太人、吉普赛人和斯拉夫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还有征召符合雅利安条件的男女非婚生育纯种雅利安婴儿。为了防止雅利安人与其他人种性爱导致血统劣化,还发明了充气娃娃帮助解决生理问题。 

而今天西方世界尤其是德国人对西藏充满浪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也是因为,这里是世界屋脊,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应该是最初的雅利安人居住之地。 

关于雅利安引发的种族主义,可以看做是西方社会的通病,而纳粹德国只是最厉害的一种精神病爆发罢了。 

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是影响巨大的,在波斯,巴列维王朝在英国扶植下建立,直接把国名从波斯改为伊朗(Iran),这个词即为雅利安人之地的意思。而巴列维王朝以雅利安人自居,亲西方而打压伊斯兰教的行动最终导致了1980年的伊斯兰革命,当年的两伊战争、让美国总统里根蒙羞的伊朗门事件,和今天的伊朗核危机都是这一事件的后遗症。 

而美国的3K党,电影史上第一位大导演格里菲斯拍摄的臭名卓著的但是相当经典的大片《一个国家的诞生》无疑都是雅利安种族主义的产物,在南非,荷兰殖民者后代搞的种族隔离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才寿终正寝,而诺贝尔奖获得者,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者之一,著名生物学家詹姆斯·沃森几年前还因为他的种族主义言论声名扫地…… 

如今,雅利安人作为一个种族主义词汇,很少被西方世界提及,所谓金发碧眼纯粹雅利安人在远古历史上是否是个真实的存在,现在也没有定论,但是它却真实的存在于近现代历史上,给世界带来巨大灾难,它其实还潜伏在西方那些傲慢的骨子里坚信白人至上的人群的内心深处,就像一个幽灵,一旦土壤合适,它将再次复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