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龙哥哥 / 历史 / 解密中法战争“不败而败”背后不为人知的...

分享

   

解密中法战争“不败而败”背后不为人知的迷雾

2015-01-09  晋龙哥哥

1882年,正当慈禧命清军进入朝鲜、平定“壬午兵变”之时,西南边疆因法国侵略越南而造成的边疆危机日益严重起来,慈禧不得不认真考虑对策。中法战争的核心,是围绕着越南主权的争夺,这种争夺早在拿破仑三世掌权的1858年就开始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国趁清政府内外交困之际,派遣远征军入侵越南南部,于1862年迫使越南阮氏王朝签订了第一次《西贡条约》,割占了嘉定、边和、定祥三省及昆仑岛。1867年又占领永隆、河仙、昭笃三省。在越南南部建立了法属殖民地,并控制了湄公河三角洲。

法国原想从湄公河上溯,侵入我国云南。但后来发现湄公河上游不能通航,便改变计划,准备出兵占领越南北部的北圻,由红河进入云南。然而当时,正赶上慈禧第一次垂帘听政,举国之力都在集中“征剿”太平军和捻军,既无力顾及藩属国的安危,又缺乏足够的外事交涉经验和实力,对法越冲突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

刘永福率“黑旗军”打败法国人,慈禧太后“保藩固边”

同治十二年正月,即1873年2月,两宫太后撤帘还政,同治皇帝亲政。这年10月,法国驻西贡总督派海军上尉安邺统军北上进攻北圻,占领河内及附近四省。此时的越南国王按捺不住了,他只得向驻屯于保胜的刘永福黑旗军求助。

刘永福的黑旗军来历非常不平凡。刘永福,字渊亭,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祖籍博白东平。在他20岁那年,因为太平天国运动,参加广西天地会反清起义,后来投入起义军吴亚忠部。在和清军战斗中,刘永福认为敌我力量悬殊,不宜孤城困守,建议突围转移,保存有生力量。吴亚忠不听,他便借筹粮之机,率300余人脱离吴部,独立转战。1867年,刘永福跟他的部下退到了南北部的中越边境,以保胜为中心实行武装割据。在这里,他采取屯垦练兵、保境安民的措施,军队垦荒、自给自足;刘永福索性树起七星黑旗,成立黑旗军了。黑旗军标榜忠义,注重内部团结,关心官兵疾苦,平时精于训练,战时勇敢杀敌。就是在这种艰苦环境下,黑旗军被训练成一支具有很强战斗力的队伍,不少小股武装纷纷投靠,到1873年,已经扩展到1000余人。越南阮氏王朝在“剿抚不能”的处境下,只能坐视他的强大,不过黑旗军既不扰民,又不与当地政府纠葛,有时甚至还可利用来清除边境土匪、消除隐患,所以双方长期以来处于暗中默契、和平共处的状态下。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刘永福欣然接受了越南阮朝皇帝阮福时邀请、率领黑旗军抗击法军,1873年11月,黑旗军在距离河内二里的纸桥设伏,诱敌出击。法军中计追击,伏兵四起,法军死伤数十人,安邺上尉被打死。法军群龙无首,大败而回,被迫退出河内和红河三角洲地区,龟缩海防一线。这次大捷,打乱了法军企图侵占北圻的计划,推迟了法国吞并越南、凯觎中国的计划达10年之久。战后,刘永福被越南国王授三宣副提督,黑旗军也从此结束了落草为寇的尴尬地位,转而成为一个正规部队。

黑旗军镇守北宁图

黑旗军镇守北宁图

与此同时,清政府也改变了对待黑旗军的态度。过去,清政府对刘永福的黑旗军一直采取敌视、镇压的态度,只是因中越边境地形复杂,山高林密,不利于出境作战,所以始终未能得手。这次纸桥大捷,使得黑旗军成为法国侵略越南的巨大障碍,对避免中国出现西南边疆危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缓冲作用。此时朝中的慈禧太后已经是在第二次垂帘听政了,比之前精明了许多,于是开始改变策略,逐渐变敌视、镇压为默认保全,以达到“保藩固边”的目的。于是暗助黑旗军援越抗法,就成为“保藩固边”的题中之义。当然,对于黑旗军,老佛爷还是持有保守态度的,她只是为了固边保藩而利用它来牵制法军,所以只会暗中资助,绝对不会公开进行。黑旗军毕竟不是清廷手中的队伍,不能公然依靠和明目张胆地使用、调遣。这里面有一个细节就体现了慈禧在黑旗军上面的暧昧态度,广西巡抚庆裕于1882年2月1日上奏,报告他已命提督黄桂兰以防匪为名,加派勇营驻扎越南边境,并且已经与刘永福有所接触,决定相互接应时,慈禧以上谕指出:刘永福未可深恃,且虑形迹太露转致枝节横生,尤当加意慎密。诏旨明显告诫庆裕,应着眼于一个“暗”字,不露形迹,避免节外生枝。

至于越南这边,依旧惧怕法国的势力侵略,1874年3月15日,越南受法国人的压迫和讹诈,在西贡签订了《越法和平同盟条约》,即第二次《西贡条约》,越南向法国开放红河,并给予法国在越南北部通商等多种权益。该约中虽然承认越南为独立国,但又称法以越南为保护国,实际上否定了中越当时的关系,为后面的发展埋下了隐患。越南处大国夹缝之间,两边都难违逆,只有一边承认法国权益,一边接着供奉中国。以下数年之内,越使又屡屡北去北京纳贡,并数次因内乱向中国乞援,中国都派兵戡乱。1875年5月25日,法国照会清政府,通告该约内容,意在争取清政府的承认,从而排除在历史上形成已久的中国在越南的影响。6月15日清政府复照,对该条约不予承认。

但法国对越南的侵略野心已经顾不上清朝这边是否承认了,1879年6月,法国驻海防领事土尔克称:“法国必须占领北圻……因为它是一个理想的军事基地,由于有了这个基地,一旦欧洲各强国企图瓜分清国时,我们将是一些最先在清国腹地的人。” 1881年7月,由法国总理茹费理主导的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了二百四十万法郎的军费用于越南。1882年3月,法国西贡殖民政府派海军上校李威利(又译为李维业)率军数千于4月占领河内。1883年3月李威利一军占领南定。

清政府这边也同时做出了回应。慈禧太后已经开始为“保藩固边”作一系列人事调动。1882年正月,她任命倪文蔚为广西巡抚,徐延旭为广西布政使。四月,以直隶总督李鸿章家有丧事,调两广总督张树声暂署直隶,以陕甘总督曾国荃署理两广总督。同月,命广东水师提督吴全美统带广东兵轮,克期出洋,与滇、粤防军遥为声援。

在人事调动期间,福建巡抚岑毓英于三月间上奏,请朝廷资助刘永福军饷器械,使之固守以抗击法军。慈禧觉得应听听身处一线的地方大员的意见,便于五月间下令云贵总督刘长佑入京觐见。

刘长佑抵京后,如实向慈禧作了禀报。其大意是:法国决不会放弃亡越图我之心,现在法人日日增兵,其主要障碍在黑旗军。法人已悬赏万金求购刘永福首级,又悬赏十万金要法军攻取保胜,灭黑旗军老巢。刘永福曾屡次请求越南国王与法军决战,还曾亲赴谅山,与广西提督黄桂兰面商,表示同仇敌忾,并愿意分兵赴北宁助守;保胜有该部驻防,法军决不会得逞,只是因兵力不足,亟望得到天朝援助。

至于越南现状,刘长佑说,目前法军以兵舰东下越南海阳,分驶广南、西贡。若山西有失,则法军西入三江口,不仅保胜无屏障可依,而且云南自红河以下都需步步设防。他认为,“非滇粤并力以图,不足以救越南之残局;非水陆并进,不足以阻法人之贪谋。”

听了这样一番言论以后,慈禧打消了对黑旗军的疑虑,决定改默认保全到公开资助。她决定派候补吏部主事唐景崧赴越南游说刘永福。1883年4月14日,唐景崧在山西会见了刘永福,向刘详述了法越及清廷形势,并提出上、中、下三策,供刘永福选择:上策,据北图南,事成则王,不成亦不失为捍卫华边之豪杰,功在中国,声施万世。中策,提全师击河内,战胜则声名崛起,粮饷军装当由朝廷相助;不胜,则忠义之举人犹荣之,四海九洲知有刘永福,谁肯不容?立名保身,无逾于此。下策,坐视国难,则无功无名,谁重黑旗刘永福者!事败而投中国,恐不受;株守保胜,实为下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