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任性的碉堡王国

 腊八蒜996 2015-01-11

  若非工作上的便利,真的很难会踏足这样一个任性的“碉堡王国”——阿尔巴尼亚。作为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之一,1954年至1978年,阿成为我对外援助受援国人均数额最多的国家,1978年我国正式终止对阿援助。在确认无可能获得新援助后,这年年底,阿领导人霍查在公开讲话中公然把中国列为主要敌人。其随后出版的著作《中国纪事》则全面反华,甚至号召推翻中国时任领导人,近年来两国关系又进一步回暖。历史是难以用三言两语说明白,而且也很难说谁对谁错。

  说她任性,是因为中阿曾剧烈波动的关系,而碉堡王国,是因为一个面积仅为2.8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过300万的国家,却密密麻麻分布着几十万座碉堡。

  由于有工作在身,所以并没有按照旅游来安排,但是在工作结束后已订好的飞机票,却给我留下了2天自由时间,于是向往自由的心推动我开始了这次难忘的旅行。

  本次主要转了阿尔巴尼亚四座城市,首都地拉那、Lezha、Elbasan、Berati。

  阿国货币为lek,大概的汇率为1人民币=17Lek。

  Day1 首都地拉那Tirana

  

  这里是阿国首都地拉那绝对的中心,斯坎德培广场。斯坎德培是阿国的民族英雄,带领人民抵抗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广场中心便是英雄骑马的雕像。周围环绕着国家历史博物馆、国家银行、各大部委、歌剧院、钟楼、Et’hen Bey清真寺等著名建筑物。

  

  广场西北是国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正前方的壁画特点鲜明,记录了阿国从伊利亚时期到游击队时期英雄形象。

  

  请允许我展示几件馆藏品,首先是银质掐丝工艺装饰的步枪。由于不懂阿语言,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解释太多。

  

  民族英雄斯坎德培带领人民战斗场面的壁画。

  从博物馆出来,旁边是剧院,在剧院下面书店里买了一本英文版阿尔巴尼亚旅游书籍,不到300页的小册子,要人民币200多。

  

  

  Et’hen Bey清真寺和钟楼在夜景中相映成趣,清真寺建于18世纪,是首都地拉那难得的一间真正老清真寺。在1960年代,阿国无神论运动中,此清真寺逃过一劫,实属难得。

  

  白天的清真寺和钟楼,还是有很多游人慕名而来,只是中国游客确实很少。

  

  门前两位卖花的少年,眼神坚毅,表情沉稳,似乎过早负担了赚钱的重任,让他们成熟很多。不知道那天是什么节日,街上很多女性手捧鲜花。

  

  

  

  清真寺内外有着精美的壁画,当我带着好奇的走进去,管理员热情的为我讲述历史,并告诉我可以拍照。我怀着崇敬的心,静静的读着穿越历史的故事。

  

  35米高的钟楼,确实成就了一个观察斯坎德培广场难得的角度。钟楼是免费的。

  

  由广场向南,途径一个很有意思的建筑,四周斜坡向上,名曰Pyramid(金字塔),是Enver Hoxha(恩维尔·霍查)的陵墓。霍查于1942年成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书记,国家元首,领导阿国人民先后打败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国纳粹,掌权41年之久。如今看样子,建筑物已经荒废多时。不过不时有人尝试爬坡到顶端,我也不能错过。

  

  这座钟是由阿国北部学生自发搜集1997年暴乱时使用的子弹,铸造而成,于是钟的名字叫做——和平钟。至于暴乱的前因后果,感兴趣的人多搜集搜集资料吧,哪个国家没有一些动荡不安的年代?

  

  继续沿主干路向南,很快即可到达考古博物馆,由于时间问题,我没能进去参观。

  

  旁边是座大学,从门前的小广场,直视可以看到斯坎德培广场。三位女学生坐在门前憧憬未来。最后,在学校的旁边,找到了第三天准备去的小镇Elbasan的班车站。由于当地英文普及率并不高,所以大多数事情都要做更加充足的准备。

  Day2 Lezha

  Lezha位于阿国西北海边,是民族英雄斯坎德培团结各族人民一起对抗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地方,而在1468年去世后也被埋葬在Lezha。

  

  山顶的古城堡(Lezha Castle),也是景点之一,但是来去匆匆的旅程没有容许我爬到山顶。好在后面有时间观赏了另外一个更加著名的城堡。

  

  民族英雄斯坎德培墓就在Lezha,导游用英文讲述了一些历史传奇故事,可惜我只懂了这厮一定骁勇善战。斯坎德培死后被埋葬在St Nicholas’s大教堂,此后奥斯曼帝国占领Lezha,便洗劫了该墓,并改为一座清真寺,而在无神论运动期间又被摧毁。如今只是被保护起来的遗迹。

  

  里面摆放着英雄的武器、头盔、雕像和阿尔巴尼亚国旗马赛克壁画。

  

  Lezha附近时Shengjin海滩,也是阿国人民旅游度假的胜地。迷雾笼罩平静的亚德里亚海,对面便是意大利。

  Day3 Elbasan

  由于酒店和机票全部订妥,所以空出的两天富裕时间,我便安排了当日往返的两座城市,作为目的地。首先第一站是小镇Elbasan,由于距离较近,返程时顺便简单的走了走首都最近的港口城市都拉斯。

  Elbasan(爱尔巴桑)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说在公元前2世纪就已经有这个小镇,在公元4世纪,罗马人建造城墙,大约保卫1平方公里的小镇。在1466年奥斯曼帝国重建小镇,并命名Elbasan,土耳其语意为“掠夺别人土地的地方”。

  

  虽然准备得比较充分,但是下车之后,我还是走反了路线,我一度以为选错了目的地,不过好在自己游玩,也并不追求什么景点,一些小镇生活的场景也是我很喜欢的地方。我转了一个农贸市场,期间还遇到一个铁匠铺。

  

  在及时修正路线之后,终于找到了小镇的古城,略显残破的城墙,记录着岁月的痕迹。

  

  小镇城门也有两只石狮子,从前应该也可以口吐清泉。

  

  走进城墙,找到了小镇King’s Mosque,是阿尔巴尼亚最古老的宗教建筑物之一,可以追溯到1492年,1967年无神运动时关闭,1990年重新开放。

  

  继续向里不远,便可以看到St Mary’s教堂。

  

  教堂里面有着精美而古旧的木雕和壁画,无论寺庙、清真寺、教堂内,都有着凝结了人们智慧和毅力的劳作成果,让人肃然起敬。

  

  似乎教堂内有人在策划婚礼的事宜。

  

  教堂后墙上的雕像,也许是一只抽象的神兽。只是形象,有点萌。

  

  在小镇里面闲逛,没有一丝景点的感觉,似乎是人们正常生活的节奏。在石头房子的小巷里面,我遇到了旅行中最美的艳遇。两只喵星人在院墙上向我张望,我也停下来和她们对视。我猜她们想要从高墙上下来,找她们的伙伴去。我伸手试图帮助她们,可是她们犹豫了很久。她们始终端庄美丽,大方又得体。我的心情瞬间放松到了极致。

  

  从一个酒店的院子里,我爬到了城墙上面,这里的人们似乎都很闲散的过着静谧的下午,阳光炽热的倾泻而下,偶尔有一个注意到我的游客,向我招手。

  

  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就找个小咖啡厅,这里的意式浓缩只要大约3块钱,为了解渴,同时也补充一下体力,我还是要了一罐可乐。服务员用极为蹩脚的英文和我困难的交流着。最后用肢体语言反复的告诉我,后面的山区,不要去,危险。我也不知道是地形危险还是当地人危险。。。

  

  拖着疲累又不愿回来的身躯,坐班车返回地拉那,走路回酒店,顺便又走过一条新鲜的街道,一座教堂上的雕像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斯坎德培昂首挺胸,没错,我们又回到了地拉那城市中心。

  Day4 Berati

  Berati(贝拉提)是阿最古老和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之一,城内大量宗教古籍躲过了无神运动,在1976年政府将该城市确定为博物馆之城。贝市有着4000年的悠久历史,保加利亚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都曾经统治这座城市。2008年成为UNESCO世界遗产。

  

  山顶城堡的守护下,白房红顶和方正的窗户,层层递进,组成美丽而安静的画面,也是贝拉提最经典的画面。

  

  走进之后,两侧石房留下狭窄的胡同,毫无方向感。我想如果不是本地人,应该很容易迷路。

  

  于是我赶紧从胡同里返回,找到一条主干路,沿路上山,先去登城堡。

  

  上山的坡度蛮大,爬了十分钟左右,已是汗流浃背,终于到了城堡的门口。

  

  城墙依然坚实,炮口依然坚挺。

  

  正门更加高大威武。

  

  城堡内现在依然是一个有居民的小镇,小镇和山脚下同样的风格,白房红顶。

  

  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古老的城墙和废弃的教堂,却有新人在此拍摄婚纱照。

  

  穿礼服的小姑娘手提裙摆,独自走下台阶,显得自信从容。今天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日子,据说今晚“超级月亮”将要上演,路遇不下十对当地新人结婚。

  

  这是城堡内最古老的Holy Trinity教堂。

  

  教堂前荒草和鲜红的野果。

  

  走到城堡中部,又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教堂,可惜到写下游记的时刻,我已经忘记了它的名字。应该是St George教堂。

  

  教堂周围遍布这种黑黑的野果子

  

  城堡内的居民,似乎并未因为居住地成为旅游目的地而改变生活习惯,犹然而安逸。连向日葵,都懒得抬头向日了。

  

  走到城堡最高处,视野变得开阔无比,俯视着河对岸的村庄。

  

  站在城堡最高点,便可以看到城市的发展历程。依河而建、沿河发展。

  

  来到山下,再次回眸曾经驻足的制高点,和山脚漂亮的民居。

  

  这里的教堂和清真寺,随便找到一个,都有几百年的历史。教堂里面也随处可见代表整个国家的双头鹰的形象。

  

  半山腰还有一个非常著名ST Michael教堂,在某些固定的时间举行一些仪式,平时是不开放的。

  

  在回来的路上,拍到了路边的两个碉堡。在前面有提到过,阿尔巴尼亚被称为碉堡王国。

  回到首都TIRANA之后,趁着天还没有黑,继续研究最后一个半天里想要去的地方——Dajti国家公园。

  

  在坐了一趟公交到达郊区之后,辗转步行15分钟,终于找到了登山缆车的站点。

  

  回到城市中心——斯坎德培广场时,一轮明月缓缓升起,一股思乡之情犹然而生。

  Day4(半天)Dajti山国家公园

  

  清晨醒来,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坐上上山的缆车,心中充满期望。

  Dajti山国家公园,位于首都地拉那东部25km,在山上可以俯视首都全景。顶峰海拔1613m,全山植被茂密,即使在炎热的夏季,漫步在绿树成荫的山路,也不会感到闷热。

  

  随着海拔不断升高,首都全貌慢慢进入眼帘。

  

  下缆车之后,全城尽收眼底。

  

  指示牌上告诉我们各种标记,各种线路以及适合的项目。其实只身一人,在这荒山里面,我还是不太敢走什么线路。

  

  本来我是躲过周六日,本着避开郊游高峰来这里玩。避开高峰的结果便是,基本没有遇到几个人。小朋友应该是当地人。

  

  国家公园里面的植物,千姿百态。

  

  幽蓝的小花。

  

  紫色花蕊,下面带有白色毛毛的小花。

  

  草丛中随时都有动物乱窜的声音,我终于抓拍到一只硕大的蜥蜴。抓拍到一只是很难的,因为我再也没拍到第二只。是不是有的同学没看到,呵呵,仔细看!

  

  带眼睛的树。

  

  山上有着一些酒店,但是基本看不到游客。酒店的门前,还能看到碉堡。遇到一个当地人,用手势告诉我,大致的登山线路。我走了几分钟全是野路,便返回了起点,对那人比划,“我一个人,就不上去了。”

  

  山坡随处可以看到碉堡。

  

  放弃了登顶的念头,我便就近找到了一片草坪,修整之际,一个当地人牵着毛驴驮着一堆柴火,从我面前路过。

  

  晒足阳光,呼吸好最新鲜的空气,再次回到缆车站,一杯意式浓缩和一个冰淇淋,算是充电了。

  

  回到首都地拉那,准备好回程的行李。最后再找一家饭馆吃一顿特产吧。但这也许是我最吃力的一次点菜,没有中文的菜单是意料之中,但是连英文的菜单都没有啊。最后,我把口袋里的一张钞票拿出来,我要吃鱼、总价别超过这一张钞票,你们看着办吧。

  

  成果还算满意,鲜嫩无比,不过如果再想吃,可点不出来一样的了。

  

  阿尔巴尼亚是一个不发达的国家,和中国之间有着复杂的历史关系,本次借出差候机的机会,简单的走了几个地方,对于整个国家,也只是了解了九牛一毛。如果有机会,还希望能够更加深入的走遍这碉堡的王国。

  最后附一张地图,上面有我去过的几个地方的位置。

  谢谢各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