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摄法第一个是布施,这布施跟六度裡头的布施意思不相同,六度裡头布施,是要把自己贪吝心捨掉

2015-01-12  平淡水的...
练习放下金钱、名誉、情执,还需要练习放下怨恨。三姐去世的时候留下遗嘱,说家裡拆迁,如果有五套房子补偿的话,老公两套,自己两套,女儿一套,自己的两套要用来孝敬父亲。在落实补偿前夕,三姐去世,果然补偿五套房子。这个五套房子位于副省级城市,两套房子的价值就几百万,姐夫不肯执行遗嘱,三姐去世时,三姐的独生女儿当时她在读大学,也明确表示不执行遗嘱。外甥女初中、高中都是我安排读的贵族学校,也是我出的资。此后,因为有怨恨,和姐夫、外甥女就很少联繫。这事过去已经四年多,今年外甥女结婚,发短信让我去喝喜酒,我没加思索就婉言拒绝了。外甥女的母亲已经去世,母亲这方的亲属只有一位参加了婚礼,是我的另一个姐姐的女儿。她参加完婚礼回来之后,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说,我中午回来了,我想以后也不大会去了。这句话立马让我想到,可能那边很多亲属对我们表示不满,因为只去了她一个代表,大概难免有些嘲弄的言语,受了点委屈。这就让我想到,我经常劝人放下一切怨恨,为什麽自己没放下?我不去参加她的婚礼,其他人会怎麽看?又会怎麽议论?如果他们知道我是学佛的,估计连佛菩萨也要连累进去了。师父上人不是教导我们,世界上没有一个我不能原谅的人吗?我应该原谅他们、理解他们,他们要房子,给他们;赡养老父亲的责任在我,不在他们,我们不与人争,我们只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既然这样,我就应该高高兴兴的去参加婚礼,惭愧,这场考试没通过。
学生学佛之后还借给人三十万,借钱帮人的时候自己心术不正,还有一念贪心,想想有利息,那就帮人家一把,说好几个月就能还。期满后一分都没还,按以往的常规思路,一定是起诉,因为对方有好几套房子,而且不但不还钱,还继续买轿车消费。起诉的结果可想而知,钱可能是拿回来了,但恶缘结上了。想起师父上人的教导,钱谁用都一样,我用也好,他用不也很好?于是强忍著,要听话,不起诉,但内心还是矛盾衝突。听经久了,逐步放下了。今年见到了这个债主的父亲,他得了焦虑症,主动和我说起还钱的事。我说,以后我不跟你提还钱的事了,你别想这个了,钱我现在有得用,你先把病养好再说。还跟他介绍了自己摆脱焦虑症的经验,希望他能儘快摆脱焦虑症,破迷开悟。我想当年我得焦虑症的时候,不也是迷惑颠倒吗?不也非常需要别人的说明和安慰吗?这个时候逼人还债,那就不是学佛人的样子,这个时候帮他一把就是同体大悲。
甲:母亲一怀孕就辞去银行工作,专心相夫教子。无论她有多累或新西兰天气多寒冷,她还是像太阳一样每天按时早起,为家人准备又健康又美味的三餐,还不断的教导弟子等,一直做家务直到黑夜裡,弟子等睡觉她才去睡。弟子等小时候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父亲工作,父亲每天早上就出去上班,下班时才回家吃晚餐。但母亲会常常说,父亲一个人在外面工作不容易,赚钱多麽辛苦,回家很累了,要听话、学好,帮忙照顾爸爸。
人与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往来,要常常往来,彼此当中的猜忌、怀疑就化解了。如果不常往来,自己在家裡想,他想什麽、他想什麽,全都想错了,就变成疑虑、变成猜忌,永远不能团结在一起。所以我们的方式,在新加坡那个时候,曾士生是高级部长,有一天跟我在一起吃饭就问我,你用什麽方法把宗教团结起来?他说我们的宗教,它有一个组织,新加坡有个组织,五十年了,都没有办法团结起来。只是每一年过年,这些宗教领袖们,大家在一起聚会一次,吃一餐饭,以后就不往来了。一年只往来一次,这怎麽行!这个不行。我说我每一家拜访,每一家送礼,常常接触。我们办活动,一定邀请他们都来参加;他们办活动,我们也去参加。我这样,每个星期,有的时候有二、三次聚会,一个星期,所以一个月至少有十天的时间聚会,就变成好朋友了,变成一家人了。所以不可以不往来,什麽问题都能化解,不可能产生衝突的,只要我们把自己姿势放低一点,尊重别人。
  四摄法第一个是布施,这布施跟六度裡头的布施意思不相同,六度裡头布施,是要把自己贪吝心捨掉,那是修行的功夫;四摄法的布施就是多请客、多送礼、多往来。除布施之外,爱语、利行、同事。爱语,我们的想法、看法、说法决定是想到对方,尊重对方、敬爱对方,他怎麽会不欢喜?利行,我们所作所为对他决定有利益,决定没有伤害。同事,我们共同做一桩事业,什麽事业?化解社会衝突,促进世界安定和平,他愿意,我们共同干这桩事情,所以做得非常成功。最有效果的团结就是组团旅游,因为这些人平常很难得见一面,旅游的时候,从早到晚都在一起,总有十几天,这十几天无话不说,变成真正的朋友了,互相了解、互相认识,就团结起来了。
  我们移民到图文巴,那是一个新的,对我们来说新的社会。这个小城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城市,我们去的时候人口只有八万人,我在那边十三年了,十三年人口增加了,现在十二万。八十多个族群、一百多种语言、十几种宗教,佛教就是我们一家,我们居住在他们环境裡头。他们那边基督教最多,跟天主教,我们看他们是一家人,信徒最多,佔信仰宗教的人比例来说,它超过二分之一。像我们佛教,估计大概一千人左右,还有几个宗教,像巴哈伊教、锡克教、印度教,这都是少数民族,我们在那裡提倡平等对待、和睦相处。我们用了一个方法,这个方法是当地人民要求的。我们开幕第一天,我们是买了一个教堂,开幕第一天,正式发请帖邀请邻居,靠著我们这些邻居,我们发了一百多封信,真的就来了一百多人。我们向他报告,我们从哪裡来的,我们是干什麽的,为什麽选定这个地方,买了这当地的教堂。买当地教堂,保存得非常完整,我们是重新把它粉刷油漆,它是个很老的教堂,整修之后焕然一新。它用什麽材料,我们也用这个材料;它漆什麽颜色,我们也漆什麽颜色,所以教堂变成新的,没有一点改变,当地人欢喜,我们尊重他的文化、爱护他的文化。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教堂裡面的十字架换成阿弥陀佛,除这个之外都没动。我们招待邻居吃素菜,免费供养他们。我们的会完了之后,就有几个人来找我,他说法师,你们的活动很有意义,我们很欢喜,能不能多办几次?他要求多办几次。我说好,我们就约定每个星期办一次,星期六的晚餐,温馨晚宴。十三年没中断,每个星期六,所以小城都知道,星期六我们那裡免费晚餐招待。这些小城的居民,差不多每个人都到我们家来做过客,对我们都了解、都认识,他们公开称讚我们:学院的人都是好人。
 丁:弟子等从小生活在佛教家庭中,父母亲就给弟子等在生活上介绍佛法。譬如冬天要注意穿够衣服以防感冒,生病不止劳累父母,还可能传染同学,原来这是无畏布施,也是「身有伤,贻亲忧」;在学校要聆听老师的教诲,以便在家複讲给妹妹听,原来是练习尊师重道,学为人师;弟子所用的东西都要保持整齐乾淨,留给妹妹用,原来包含三种布施,不糟蹋东西不止对环境好,还能省钱和给妹妹做好榜样。父母还给弟子等介绍淨土法门持名念佛,阿弥陀佛以及恩师上人。三十年前在新西兰没有寺庙道场,并不容易请法宝,所以学佛修行只是在家裡日常生活中跟父母共修。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